黑药-钧瓷网
      分享到:
    • 黑药

      作者:苗见旭2014-01-10 来源:许昌日报

      朋友在两个形色相同的瓷碗里斟满茶水,说:“你尝尝。”我不解地问:“啥意思?”他诡异地笑笑,坚持说:“你尝尝就知道了。”我疑惑地分别呷了一口。朋友问:“啥感受?”“没感受。”我直截了当地说。“稍等一会儿你再尝尝。”朋友说。过了一分钟,我再次品啜茶水,还真是,一杯后味儿发涩,典型的铁观音味道,一杯涩中带甜,像加过微量的糖。

      说出感受,朋友大喜:“哎哟,还是我们的文化人有灵气,味蕾灵敏,表达准确。看来,我这养生釉算是大功告成了。”看我不解,朋友进一步说:“这两个杯子,施的都是黑药釉,不同之处,其中一个杯子的釉里加入了对人体有益的化学活性物质。这物质,能让孬酒变好酒,涩茶带甜味儿;做成烟筒,能吸取烟焦油。”

      朋友越说越起劲,眉飞色舞,成就感十足。看着朋友兴奋的样子,我却怎么也产生不了共鸣。我想起了黑药。

      黑药是故乡神垕陶工们对适合凿窑洞的黄土的一种称谓,是天然的釉药,天然得像中药良方一样配伍得当,不加任何成分就当釉子用了。加上烧成色泽黑亮,窑工们就直呼其“黑药”。

      黑药成为釉药是要经一些工序的,先是在缸里用清水浸泡一夜,第二天搅拌成泥汤,用笊篱捞去浮物,然后用木瓢从表层轻舀泥汤入盆,入盆的泥汤就可以当釉子用了。这叫撇黑药,这道工艺类似于黄河澄泥,每次听人说起澄泥砚,我就想起撇黑药这道工序来。

      其实,在黄河流域,只要是土质细腻,适合凿窑洞的黄土都能当黑药。没躬身烧钧瓷之前,我一度狭隘地认为,只有神垕这地方的黄土能当釉子,是上天赐给陶工们现成的一碗饭,及至弄清了它的矿物组合,才明白了我们的祖先多么的伟大。他们在生活的重压下发明了陶器,在陶器的缺点暴露无遗的情况下,又观察到黄土灶膛里火旺处有黑色的琉璃质东西生成,于是最原始、天然的黑釉就产生了,我们的祖先再也不用陶器做生活用具了,黑碗、黑盆、黑水缸,一应而出。于是,他们端着黑碗,饮着黄土渗出的泉水;他们呼吸着泛着黄土气息的空气,吃着从黄土里生长的粮食;他们浑身上下,每一寸血管里都流淌着黄土的精魂……我常常想,黄河、黄土、黄种人是不是天生就是一脉生成的三胞胎呢?或者说,炎黄子孙是不是生就是黄土里长出的一簇簇庄稼呢?这些土生土长的庄稼,感恩生育它的这片土地,它从生来到死后,做梦也不会怀疑黄土对他们有伤害,做成的黑釉器皿更是经历了几千年的检验,百益而无一害。

      而现在,对金钱的崇拜,摧毁了人们朴素的信仰,人们变着花样施展绝技,说着违心的话,瞒天过海,骗取利益。不是常常有这样的报道吗?奶粉里添加了三聚氢胺,酒里混合了塑胶剂,生豆芽能加几种激素。食品搞定了,现在又来搞器皿了。我苦笑一下,眼前一片苍茫。说实在的,对养生釉的横空出世我真不敢恭维,即是配比科学,我也认为它是画蛇添足,自自然然的多好呀,是啥就是啥。自然一词的解释不就是“自来就是那个样子”吗?

      我还是怀念从祖先那里传下来的,使用了几千年的养生釉——黑药,如果你觉着拗口,那就干脆称“老水缸”釉吧。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