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灵秀话神垕-钧瓷网
      分享到:
    • 千年灵秀话神垕

      作者:冉培艺2015-11-10 来源:中国钧瓷之都神垕镇

      向禹州西行数十公里,就可以抵达历史悠久的历史文化名镇——神垕镇。古镇是有记忆的,这种记忆,独特而又美丽,与众不同。

      傍晚黄昏之时,我穿行于一个又一个逼仄的街道和小巷。穿梭在逐渐黯淡的落日余晖里,产生一种分外鲜明的记忆:即便你是一个对小镇一无所知的人,倘若突然空降至此,当你身临其境,你会体会到,这个古镇,和瓷器息息相关。
      在这里,处处洋溢着浓厚的古陶瓷文化气息。
      古旧的笼盔,古老的城墙,古色古香的花盆,饰以点点新绿,小镇一片盎然生机……
      这个世界,由笼盔构成。走进僻静幽深的小巷,它们无处不在,代替了砖石的功能,镶嵌在家家户户的院墙房脊上,或和大块的红石掺杂在一起,勾勒出一幅幅奇特的图画;或者从墙根一直到屋顶,规则而匀称,在落日的余晖里,形成层层叠叠的优美剪影,令人惊诧。
      漂亮的笼盔墙,加上一道斑驳的木门,让整个院落活跃起来,再加上用笼盔垒出的花池、井台、猪圈,甚至是厕所,来客仿佛走进了一个别致的世界,顿感时空交错,小巷显得格外幽深。
      用笼盔烧制钧瓷,年代久远。随着生产制造的延续,它越积越多,人们便使用它垒建房舍、窑炉、作坊、围墙等,废弃的笼盔被广泛使用,填上土便是花盆,装上水就是鱼缸。真正实现了生产与生活相结合。
      笼盔垒墙有两种方法,一为竖立式,二为卧式。垒建院落围墙多采用前者;而垒建窑炉时,由于窑壁较厚,则多采用后者,笼盔头朝外,一个个圆形的笼盔头组成了一个有规律的几何图案,加之古铜色的色调,形成了一道道靓丽的风景。
      排列整齐的笼盔犹如坚强勇敢的卫士,夜以继日地守护着家园,守护着这座古镇。
      在中国城镇建筑史上,笼盔被用于建筑,是罕见的。行走于神垕镇的大街小巷,笼盔成为承载历史文化的介质,一种象征钧瓷历史年轮的载体,静静地带着我们走向小镇历史深处,让人身处其中,回味无穷。
      小镇除了有古建筑和笼盔墙,也留下了丰富的钧瓷遗迹,宛若一座纯天然的钧瓷博物馆,向人们展示着她那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然而钧瓷的秘密,也遍布在小镇的每个角落。
      神奇的钧瓷制作工艺同样引人入胜。
      钧瓷是如何制作而成?想必每一个土生土长的神垕人都不会太陌生。
      钧瓷的成型方式主要有拉坯、脱坯、注浆、徒手捏制,但最传统的当数手拉坯。一双粗糙的大手,在对泥土的感悟中,拉出一朵朵奇异的钧瓷之花。,巧匠对泥土有了长时间的感觉,泥土在他们手中自如地变幻成千姿百态的钧瓷。
      大师能够做到心随手动。一块软软的泥,在手中不停地被拍打、揉搓,像一个手艺娴熟的面点师在盘手中的面点,转瞬之间,一根匀称的泥条被揉搓出来,放在旋转的轮盘上,泥条跟着旋转起来。手指搭在泥条上,依靠挤、压、拉的力量,泥条的形状不停地变幻,一会儿,一个秀丽挺拔的玉壶春就出现了,线条流畅,完美对称,像变魔术一样,转瞬之间出现在你面前,让人不敢相信。抻拉挤压之间,在高速旋转的轮盘上,一个个变化多端的瓶、钵、碗、盘的泥坯造型呈现在我们眼前,也许只有两三分钟,也许更短,钧瓷之花绽放开来。
      从加工、造型、制模、成型,到素烧、上釉、釉烧、检选。这八大生产工序,只是现代的制法。在古代,有“七十二道工序”之说,哪道稍有不慎,都可能前功尽弃,所谓“十窑九不成”。由此可见,浑然天成的艺术品是需要倾注多少的精力啊!
      “入窑一色,出窑万彩”,魅力尽情绽现。一际宝石红、霁红、郎窑红、美人醉……层峦叠嶂、扁舟泛漾,亦有玉竹生烟——世间的唯美是纯粹,净且充满着神奇。“釉且无色,艳丽绝伦”。看着这世间的奇美,浮想联翩,是流霞,是宝石……落英缤纷,是嫣红的海棠、是紫酽的丁香、是羞向的玫瑰……诱人的色彩充满神奇的特点,自然的,无娇饰的,流畅的线条写意着云霞雾霭的传奇。
      钧无双配。一钧瓷一世界,视野走入独然的意境,是田野村庄,或是小桥流水人家,是清泉,是瀑布。迥然各异的纹理幻化成为视觉中流动的盛宴。仙境般的梦幻,如诗在钧瓷上点缀着,遐想翩翩然起舞,像蝶一样做灵魂最曼妙的暂歇。
      钧瓷是一场视觉与听觉的盛宴。此起彼伏的“噼噼啪啪”之声,时而密集,时而零落,轻重舒缓,各有抑扬。这像是一奏交响乐,嘈嘈杂杂,珠落玉盘。像从远古飘来,如铃如泉,虚妙清冷,如琴如涧,绵绵不绝,使得这个深夜,一片澄明。伴随着“噼噼啪啪”声,一道一道的冰裂纹开始出现,像闪电击过地面,绚烂之后留下余痕。或许,你在青年时代买下了它,在你中年或暮年的某一个清晨,你抬眼望去,这些纹路变成了一幅优美的图画,像高山流水,像远黛初晴,像翩跹的鸟兽,亦或是像黛玉在葬花。“纵有家财万贯,不如拥有钧瓷一件!”钧瓷开片的魅力,犹如微风吹荷塘,细雨落池中,折煞又征服了多少人?
      看见的是钧瓷,看不见的是其身后掩藏着世人罕知的历史故事。拨开历史的云雾,翻开浩瀚的卷轴,那是唐玄宗时期的“钧不随葬”,是宋徽宗时定为的御用珍品,每年钦定生产36件……千百年来,钧瓷成为画家眼眸里的谜、诗人心中的珍宝、收藏者一生的痴恋……
      “雨过天晴泛红霞,夕阳紫霭忽成岗”、“峡谷飞瀑菟丝缕,窑变奇景天外天”……钧瓷篇,是该用唐诗宋词的格律来表达,抑或是吹一曲悠扬典雅的笛来抒怀呢?
      黄昏时分,漫步于幽长幽长的古巷,余晖洒落,遥忆巷子里宋时的日光。宋时的故事,钧瓷的记忆,在思绪中飘飞,在脑海里沉积。古巷幻化为定格的永恒,宋时余韵依旧,与历史长河中静静涌流。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