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飘摇驺虞桥-钧瓷网
      分享到:
    • 风雨飘摇驺虞桥

      作者: 神垕山民2016-12-08 来源:钧瓷网

      【小编的话】

      神垕古镇,历史深厚,人文大观。斜穿古镇的驺虞河古道、饱经风雨的驺虞桥,在时间长河里持续凝聚着古镇居民的浓浓情感。本文作者有感于斯,经过长期酝酿,写下此文,以驺虞桥畔一段亘古乡愁,启人心扉,与君共鸣。

       

      我出生在一个古怪的地方——河南省禹州市神垕镇。古得没有确切资料显示它可上溯的纪年,只是从出土的陶片推知“夏商已有人类活动”“晋唐时期制瓷技术已相当成熟”;怪的是,神垕的许多东西都是唯一。

       

      首先,神垕的地名唯一。字典上对垕的解释是:垕,地名。神垕,在河南省禹县;其次,这里盛产的陶瓷也是唯一:钧瓷是宋代五大名窑之一。

      古代的神垕镇是一个狭长弯曲的盆地。镇内面积几十平方公里。从镇西头的关帝庙算起,蜿蜒漫向东南,在南小桥出镇,称“七里长街”。蜿蜒曲折的道路沿着一条蜿蜒曲折的河道而行。

       

      640 (7).jpg

      神垕镇一段古河道

       

      镇内的这条河,叫“驺虞河”……

      现在,地方诸多媒体讲起神垕历史时,常把这条河称作肖河,这也没错,我们姑且称之为驺水吧!在原钧瓷一厂东南角、被称为“桥南”的地方,有一处古民居——苗家祠堂。祠堂内有碑记载:苗家祠堂坐落于“大刘山之阴、驺水河畔”。并且1957年“驺虞桥”被折毁时还留有残石为证。

       

      640 (8).jpg

      “驺”字残石

       

      据民国《禹县志》水志记载,神垕境内驺虞河发源于镇西部的槐树湾和大刘山下的黄龙池(古代神垕四景之一)。两股泉水的汇入,使驺虞河水常年不断。

       

      那么驺虞河怎么又被称为肖河了呢? 驺虞河迂徊曲折缠绵于七里长街,在塔林坡处入郏县境,一路向南,数公里后途经安良镇的一个村庄——肖河庄。问起村民方知,村里大部分人姓肖,祖上是移民过来的。靠近肖姓村庄的这条河,因肖姓所居自然就叫肖河了。肖河的名字由此而来……

       

      在神垕境内叫驺虞河,出了神垕向南称肖河。就像颍河,在禹州市内叫颍河,在褚河地段就叫褚河(因褚姓所居而得名)。其实叫肖河、驺虞河二者并不矛盾,但个人觉得,讲起神垕人文历史的时候还是称驺虞河更好,虽然驺虞二字不好读且读音更有异议。

       

      小时候,听老人们讲起神垕历史的时候,常常提到“驺虞(音“牙”)河”,总觉得怪怪的。翻阅了字典也没有找到虞字读成“牙”的根据,以为是老人们读错了。

      后来,有幸购得一本明代刻印的《诗经》,发现里面《国风·召南·驺虞》中有一段:“彼茁者葭,壹發五豝,于嗟呼驺虞……”在“虞”字下方特注明“音牙”。当时没有汉语拼音,《诗经》里就把一些难读的字用同音字标示了出来。按其所标示的音“牙”读起来,十分押韵。

       

       

      640 (9).jpg

      640 (10).jpg

      明代版《诗经》在《国风·召南·驺虞》中标注“虞”读音为“牙”

       

      这时才明白老人们将虞读成“牙”是有根据的。再后来看的资料多了,方知读“yu”、读“ya”都有据可寻(不赘述)。在官方文献中,显示驺虞的时候,最好读“yu”,毕竟当今字典上查不出“ya”的读音。但作为土生土长的神垕人,我还是愿意把驺虞读作“zou ya”,因为是老人们一辈一辈口口相传下来的,又不是我等的杜撰。

       

      好了,就从驺虞(zou ya)说起吧!前文《诗经》里早有了对驺虞的记载,并有释文说:驺虞,兽名,白虎,黑纹,不食生物……(一说文王化身)。总之,有瑞兽驺虞出现的时候,应当是稼禾茂盛、动物成群、国富民足、天下太平的盛世,古代帝王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就要有瑞兽出现,预示着当时的君王是有德之君,主宰驾驭当时的国家非它莫属,实至名归。可见在距今近三千年前大自然完全原生态的时候,的确出现过一种类虎的动物——驺虞。

       

      640 (11).jpg

      古桥头的驺虞像残石,人足兽身

       

      历史的画卷风起云涌,到了六百年前的明代,朱元璋的四子燕王朱棣,励精图治,力挽狂澜,终得一方天下。此时,瑞兽驺虞又出现了,现身在“钧州西神后山下”“不踏生草、不食生物,观之悍猛、近则温训,雨季涨水,常驮人渡河……”(你且不要追其真伪,反正明代以来的地方志和现存的“永乐三年钧州神后山神庙碑”上就是这么记载的)。

       

      于是,就有了为明成祖(永乐帝)歌功颂德的各种唱辞;于是,就有了捕瑞兽送往京城(时南京)的故事;更有了贤明君主为解百姓渡河之难而降旨,令其弟周王朱橚于驺虞出没的河道上修建豪华渡桥一座,以造福当地百姓,并于大刘山之阳建驺虞庙一座(又称白虎庙、山神庙)。

       

      现在,神垕窑神庙院内躺放的巨碑“钧州神后山神庙碑”就是从驺虞庙遗址上运回来的。驺虞理所当然的成了保护神垕一方平安的山神,连接东西两岸河道上的“桥”,理所当然就命名为“驺虞桥”了。

       

      皇帝降旨、国家投资、世子(朱橚之子)督办。可以想象,当时驺虞庙规模之宏大、驺虞桥形象之壮观,民间一直流传着这样的民谣“修成白虎庙,九缸十八窖,山前白虎庙,山后驺虞桥……”

       

      57afee4482e465c87b53cbacd4ca517a.jpg

      新驺虞桥

       

      驺虞桥连接东西两岸,桥体所用的巨大石材是就近征集的各色石料。根据当地资源,红岩石较多。在桥拱顶端朝北的地方,用巨石雕成的龙头瞠目昂首、迎着水流作吞吸状,与之对称的桥拱南端则现龙尾,栩栩如生。桥拱最高处悬一分水宝剑。相传夏季山洪暴涨时,无论多凶猛的洪水遇到了分水剑,便会自行分流平缓通过。

        

      c8f6ad57a30ca278d9bdcadc97a2d8b0.jpg

      老桥上损坏的龙头

       

      驺虞桥建造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那么桥体上的一些构件,还带有什么样的文化宗教符号呢?

      神垕之地历史悠久,民心向善,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接纳融入了多种宗教和信仰。据不完全统计,晚清时期神垕镇内就有大小庙宇近五十座,其中包含了道家、佛教、儒教、天主教等等。善良的乡民们对一些天灾人祸、世局变迁无法左右,只好祈求各路神仙出来保护。于是,一个弹丸之地,便有了各种宗教信徒们祈祷的场所。

       

      明朝初年,统治者崇尚道教。永乐皇帝朱棣,为了向世人表明自己皇位的合法性,溯本求源,自称是真武大帝转世,并将四灵之一的玄武神,按照自己的模样塑造、称真武大帝(民间称披发祖师),在全国大兴道场。神垕镇北边乾鸣山上的祖师庙应该就是那个时代的产物。

       

      话说神垕镇乾鸣山的祖师庙,虽然政治上占了优势,尽显风光,但是神垕镇西边还有一座建于宋金时期的古刹――崇音寺(俗称西寺)。当时,崇音寺宣传的佛法虽然不是国家的主流文化,但寺内主持“妙应和尚”德高望众,在一方享有美誉。所以崇音寺与祖师庙的地位在当时难分伯仲。

       

      总之,不管是崇音寺的主持或是真武庙的道长,他们首先是人,是人就有思想。在一个荒郊僻壤之所,这两个大的布法场馆的掌门人,就有了英雄相惜的情怀。无法推测内幕,反正两个人的关系非凡。据说,每天祖师庙开饭的时辰,撞几下钟,崇音寺听到后也回应几声,两处便同时开饭,一呼一应友好相处……相传道长和主持每次要去街上办事时也总是钟声互鸣相约而行。而每当僧道上街之时也是乡民们祈福问卜的时段。

      一僧一道为乡民们办了许多好事。善行之举自然得到了乡民们的一致好评,于是在修建驺虞桥时,桥两侧的石栏杆(望柱)的顶端,便依次雕成了类似和尚头与道士头的模样……

       

      68fcdc8fdf18ae8a6bca00f3de320a71.jpg

      老桥望柱

       

      解放前,神垕镇上没有职业的散户苦力,每天一大早都会聚集在桥头,倚靠栏杆、手抚望柱上的和尚头像,晒着太阳,等待窑主们前来招唤、干些力气活……直到现在,当地的一些老人,还常对不肯用功的顽童说:“不好好学习,长大了就抱和尚头去……”  于是,“抱和尚头”就成了下苦力应征临时工的代名词。现在想来,驺虞桥头,地阔景暖、闲人易聚,也就成了当时的“劳务市场”。那些干完活领到报酬的下力汉,买点儿食物填充肚皮后,也习惯地聚在桥头扯扯天南海北,叙叙家长里短。

       

      a5785c294468a0323e82554acadf1a91.jpg

      新桥望柱

       

      现在我们看到的桥是2008年复修的。老桥在1957年就被拆掉了。那一年夏季,农历六月十三日,天降特大暴雨,山洪暴发。从上游冲下来的树木、梁檩阻塞了桥洞,洪水如猛兽撞开了望嵩寨的一段寨墙后灌入东大街……最终导致近30口人死于水患(至今每年农历6月13日,在神垕镇还可以看到许多家庭,上坟祭奠亲人的情景)。就在当年,政府一官员斥责桥洞太小、阻碍了水流。一怒之下,带人拆掉了驺虞桥,桥体上的构件也在近几十年水冲、人移中难觅踪迹,从此,东西两寨的居民,走亲访友、赶集生产开始绕道而行、诸多不便……

      直到2008年,为了发展旅游,镇政府在老驺虞桥的桥基上修复了这座历史古桥,恢复了古镇地标性的建筑,虽稍有径庭、但也是功德之举。

       

      4b4c98161fc4e316c8e23e796924ac76.jpg

      新驺虞桥与寨门

       

      如今,驺虞桥上每天行人众多,游览拍照者不计其数。偶有几个经历或听说过它历史变迁的长者,常常指点遗迹,叙话当年……

      驺虞桥——一座古代连接官宦民心的石桥;一处乡民聚散的闹市;一个神垕人伤痛的记忆;一座古镇经济复苏、百姓心灵回暖的历程碑,几多风雨、几度春秋……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晚辈,虽偶听一二,支离破碎,对世道变迁、人世沧桑不无感慨……

       

      秋雨淅浙,二两老酒下肚,漫步驺虞桥头,望着被雨水浸淫的石阶,如同历经荣辱的长者,强项趴伏、欲言却休——太多的陈年旧事不知从何说起?更不知说与谁听?

      木叶至今摇落去

      剧怜秋草为谁青

      此情此景,我已心随雾漫,意游古远,一任秋雨潇潇……

       

                   2016年暮秋

                   神垕山民记 

       

      【作者手记】

      神垕――生我养我的地方,有着厚重的历史。表层消失了水流的驺虞河,它的深处,有股浓郁的乡愁在诉说着每一块残石断瓦曾经的辉煌……不想演绎历史,只想让那些写满乡音、乡情的残垣断壁晚一天消失,甚至连自己的名字……

      成文之始,曾多次拜访“神垕记忆苗峰”老兄……文中掌故与资料来源大多由苗老兄提供。一并感谢深爱着神垕这片热土的前辈们……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