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神垕活着的钧瓷古镇-钧瓷网
      分享到:
    • 千年神垕活着的钧瓷古镇

      作者:范醒华2018-04-19 来源:阜阳日报(A5版)

      4.jpg

       

      一个山村小镇,在近千年历史上能够四获皇封,确实不多见,由此可见这座小镇的魅力。

        

      这座小镇就是河南省禹州市的神垕(hòu)古镇,一个很多人连名字都不会读的古老小镇。

        

      四获皇封

        

      地图上显示,阜阳到神垕330 多公里,走高速公路,仅需4个小时左右。

        

      汽车在中原大地上风驰电掣,弟弟专心驾驶,母亲欣赏窗外风景,我打开手机细读神垕的资料介绍。

        

      神垕之名源于“ 钧瓷”。神垕四面环山,山水相依,蕴藏着丰厚的陶土、瓷土、煤炭和稀有金属。感念天地之造化,这里的居民就地取材,自古就会冶陶制瓷。自唐代出现钧瓷以后,神垕逐步发展成为中国北方陶瓷中心之一。灿烂的钧瓷文化,让这座群山环抱中的小镇中外驰名。在禹州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神垕古镇的古窑青烟,已穿越千年,至今古意盎然。林立的烟囱仍在( 自然已被现代化遗弃),笼盔墙不倒,千年窑火不息,被誉为“ 活着的古镇”。

        

      神垕钧瓷发展到唐代,已经成为贡品。传说,唐宣宗曾经巡幸至神垕的大刘山下,当地官员进贡给皇帝一种彩色瓷器,有别于当时流行的“ 南青瓷北白瓷”的特殊效果,宣宗非常喜欢,当场就要封赏,官员就请皇帝赏赐百姓,因宣宗下马的地方有座山神庙,烧窑的地方在山神的后面,宣宗当场就将此地封为“ 神后”;北宋徽宗时,官员又把神后钧瓷送往东京汴梁,宋徽宗作为一个艺术皇帝,反复观赏,连称:“ 绝妙,奇珍!”忙问产于何地,侍臣奉告产于神后。徽宗说:“ 神后出此珍宝,应以土为上。”随提笔在“ 后”上加了一个土字;南宋高宗登基后,认为把山下的土捧到头顶上,以土压人不好,于是又把土字搬到下边,改为“ 神垕”;明隆庆年间,为了避明穆宗隆庆皇帝朱载垕的名讳,又将神垕改为“ 神后”;到了清末,慈禧太后也很喜欢钧瓷,听了关于“ 垕”字变化的故事,认为把土捧到头上以土压人固然不好,但踩在脚下也可惜,不如放在左边,以呈左尊右卑之式,这样就成了“ 神垢”。可是皇帝光绪帝不想让宝瓷成为垢瓷,就极力劝说慈禧把土还给神后的脚下,以呈接皇天后土之德,于是仍写成“ 神垕”,延续至今。

        

      钧瓷的故事

        

      古代皇帝四改神垕的名字,无疑增加了钧瓷的传奇色彩,但是钧瓷的魅力还在于自身特点——窑变。钧瓷“ 入窑一色,出窑万彩”,魅力四射。也就是用同一种釉,一经烧制即呈现出色彩斑斓且特点各异的作品。神垕古镇七里长街上,钧瓷店铺林立,钧瓷作品琳琅满目,或湖光山色、云霞雾霭,或人兽花鸟虫鱼都是巧夺天工的,恰如“ 月夜望星空,晖晕自然成”。钧瓷也正是由于这神奇的窑变和变化无穷的图形色彩与奇妙韵味,被誉为中国“五大名瓷”之首。

        

      我的家乡界首市,也是陶瓷之乡,烧陶制瓷也有近千年的历史了。田营镇五里十三窑的故事,已故陶瓷艺术大师卢山义的“ 三彩刻花陶”艺术,非遗陶瓷艺术大师卢群山的传承与创新,还有著名工艺美术大师韩美林在界首烧制的系列“ 民风陶”, 还有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女雕塑家、著名雕塑工艺大师闫玉敏在界首的精品创作等等,都给我留下了精彩的记忆。而走在神垕七里长街,钧瓷的钧红产品强烈刺激着我的感官。无论是丹红、霞红、血红,还有我说不清的红,那红得鲜亮,晶莹,如旭日初升,或如夕阳残红,都让人爱不释手。

        

      钧瓷极难烧制,民间曾流传着钧瓷制作“ 生在成型,死在烧成”的说法。钧红产品尤难烧制,古话说“ 要想穷,烧钧红”,烧钧红往往十窑九不成。至今,神垕还流传着一个凄美的神话故事。相传古代有个皇帝做了个梦,看到一对红似朱砂、鲜似鸡血、晶莹透亮的花瓶,十分惹人喜爱。第二天,他派大臣四处查访,终于打听到是神垕镇烧的。皇帝传下圣旨,让神垕窑工为他烧制出梦中所见的花瓶。

        

      钧瓷窑变不易掌握,当时生产条件又落后,可是皇帝的圣旨谁敢违抗呢?窑工经过千辛万苦,总算把花瓶烧出来了。而皇帝一看,大怒:“ 这些东西和我梦中所见根本不一样!”于是传旨,十天之内烧不出梦中花瓶,所有窑工满门抄斩。

        

      窑工们日夜赶烧,期限快到仍然烧不出来。有个窑工之女名叫艳红,不但长得美丽,而且心地善良。她从小跟父辈学会了瓷器的造型和烧制手艺,此时

        

      大祸临头,也十分着急。一天晚上她做了个梦,梦见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用树枝在地上写了“ 气血”二字便消失了。艳红心有所悟,决心以身试火,让自己的血气渗入窑中,凝结在花瓶上。当炉火烧到决定釉色的关键时刻,她登上窑顶,纵身跳进窑里,但见窑中红光弥漫、红浪滔滔。出窑时,一对玉般晶润、血般艳红的花瓶亭亭玉立在匣钵之中。

        

      人们为了纪念这位美丽善良的姑娘,为她盖了庙、塑了像,让子孙后代怀念她,这就是后来传说中的金火圣母。2010年,一位叫贺小娟的青年女窑工,复活了“ 一把泥”剧团,并且将金火圣母的故事搬上了舞台,在伯灵翁庙(也称“窑神庙”)中的戏台上演,受到广大古镇百姓的欢迎。

        

      钧瓷之魂在于窑变,千百年来神垕人就在孜孜追求窑变,在学习、研究和驾驭窑变技艺。通过千万次的上下求索,钧瓷在“ 土与火”的交融、幻化中谱写出一页页华美的篇章。不变的是初心,嬗变的是创新,只有以不变求万变,才能方得始终。手捧着色彩万化的钧瓷产品,我似乎触碰到神垕窑工的七巧玲珑心。

        

      老街印象

        

      当晚,我们住在镇子上一家宾馆里,第二天早上,老板李振彪一家邀我们共进早餐( 由于房费低廉,宾馆是没有早餐的)。盛情难却,两家人坐在了一起。李振彪50 岁出头,兄妹5 人都做钧瓷生意,而且做得很好。由于生产规模扩大,老李的工厂从老街搬出来了,他除了钧瓷生产,还办了宾馆、饭店。晚上,我们在他的饭店就餐,被他的朋友以“ 孝子兄弟陪母亲玩神垕”为题发到群里,引来几多点赞。神垕,就是厚重,尊孝、崇信、尚义,由此可见一斑。我们还观赏了老李生产和收藏的钧瓷珍品,简直让人大开眼界。

        

      据老李介绍,神垕镇有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 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3 处,各种古寺庙、古民居、古祠堂等40余处,还有许多老胡同、老店铺。除了始建于东汉的灵泉寺,距离老街稍远一点,其余大多数分布于以老街为核心的古镇区内。神垕民谣,“老街七里长,开满瓷器行。走进小街巷,都是笼盔墙”。

        

      而古老的驺虞桥,则是进出长街的咽喉要道。目前,从驺虞桥走出了国家级大师9 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4 人,省级工艺美术大师和陶瓷艺术大师120 多人。就是这些心灵手巧的神垕人,不仅传承了钧瓷的古老记忆,而且积极吸纳新的科技手段,通过不断地探索创新,将钧瓷工艺推向新高度。

      编辑:junci1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