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有个钧瓷汤-钧瓷网
      分享到:
    • 北京有个钧瓷汤

      作者:张国领2017-05-15 来源:钧瓷网

      生活在北京,有一件事最值得我骄傲——我不是北京人,而是出生在河南神垕。原来说神垕,前面要加个后裰:河南禹州,现在说到神垕人们马上就会补充一句:“哦,我知道,河南出钧瓷的神垕镇”。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神垕镇名气越来越大,钧瓷的名气越来越大了。

       

      timg (3).jpg

      河南禹州神垕镇

       

      神垕产钧瓷,神垕人更爱钧瓷,所以多少年来我都认为自己是个爱钧瓷的人。但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北京海淀区小南庄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里,我见到汤珵老人之后,瞬间便颠覆了我了解钧瓷的自信。因为在这里我见到了一位真正爱钧瓷的人。

       

      现在社会上有一种说法,叫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在浪费感情。我将此话延伸开来说,应该是不以挣钱为目的的爱钧瓷,都是钧瓷迷。老汤对钧瓷的热爱,从来不以赚钱为出发点,相反,他每年为钧瓷几乎贴上了自己的全部收入。我不能问他为了收藏钧瓷花了多少钱,我只能请他从怎么爱上钧瓷的,怎么爱钧瓷的谈起,于是在这个三居室的房间里,我对钧瓷和这位考北京人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DSC01166.JPG

      钧瓷爱好者汤珵 李家旺摄

       

      老汤的工作单位最早叫中国对外经贸部,后来这个单位变成什么名称大家都知道了,就是这个单位的性质,让老汤对中国的文化在国际上的地位有了不同与一般人的认知。于是他在足迹踏遍五大洲和神州大地之后,经过自然的筛选,渐渐爱上了中国的紫砂壶,爱上了形态各异的奇石。因为在对外经贸往来中,除了谈进出口贸易,他都不忘向异域朋友炫耀中国的自然和人文文化。

       

        为了这一爱好,他无论走到哪里,工作之余都不忘逛逛紫砂和石头市场。见到好的就如获至宝,不惜重金把它买下来,拿回家中慢慢品味。这样的爱好一直到他五十岁,一直到他第一次见到钧瓷。他说第一次见钧瓷是1996年的一次到河南许昌出差,办完公事他照例去市场走走,那时许昌有一个名气很大的商场叫亚细亚,就是在那里他见到了似梦似幻般的钧瓷。他见到的那件钧瓷正是传统的钧瓷如意瓶,瓶是普通的瓶,瓶上的天然而成的纹络图案却深深地震撼了他。看到这件钧瓷的同时他脑海也跳出了他所喜爱的紫砂壶和石头,发现眼前的钧瓷瓶,上面的云是飘动的,风是灵动的,水是流动的,景是不停地在变动的,而紫砂也好,奇石也好,在钧瓷面前就顿时失去了生命力。一静一动,一死一活,一五彩斑斓一千古一色,越看越比越看出钧瓷的妙不可言。那一刻,曾五湖四海到处跑的汤珵,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孤陋寡闻,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不知道自己的祖国还有如此好的宝贝。

       

      DSC01183.JPG

      汤珵在观赏钧瓷 李家旺摄

       

      老汤毫不犹豫地买下了那件钧瓷花瓶,并从售货员那里知道了钧瓷就产在许昌辖区内的禹州市神垕镇。

       

      第二天他乘车直奔神垕,到神垕之后他像林黛玉进了大观园,呈现在面前的是一个色彩斑斓的王国,这里不仅有钧瓷,且到处都是钧瓷,每一件还都不重样,他放下这件抱起那件,又放下那件抱起这件,说是爱不释手一点都不夸张,眼睛似乎不够使了。也就是这次很偶然的神垕之行,让他与神垕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此之后他每年都要三至五次专程到神垕淘钧瓷。首都北京与中原小镇被他的热爱连系在了一起,无论工作与生活,他心中时刻想着神垕,他在家中说得最多的关键词,是钧瓷和神垕。由于他的入迷,全家人也都被感染,在他的带领下,一起一次次到神垕淘宝。

       

      老汤到神垕初期,是钧瓷大发展的时期,但不是钧瓷的鼎盛期,大部分钧瓷资源还在国家的钧瓷厂里,有几家现在名声显赫的钧窑,那时还处于刚刚创业阶段。老汤不仅见证了他们创业的艰难,也见证了他们的发展和壮大,所以神垕的钧瓷大师他不但都熟悉,还都成了他的好朋友。

       

      神垕现在有多少钧瓷窑口,有几个省级和国家级钧瓷大师,多少煤窑,多少柴窑,老汤都记得清清楚楚,对于钧瓷使用的什么花秞、星斑秞、炉钧秞、珍珠秞、二厂秞,烧制出的钧瓷特点、效果、变化,说起来如数家珍。而在神垕乃至禹州、许昌的钧瓷人心中,老汤就是家里人,有人还亲切地称他是神垕女婿。因为在人们的心目中,钧瓷犹如美女,这是出生在神垕的美女,爱上神垕美女的男人,就是神垕的女婿,女婿上门,全家谁不高兴呢?二十多年来,老汤关心着神垕钧瓷的发展变化,也关心着神垕镇的发展变化,更关注着神垕人的素质变化,他说钧瓷带给神垕的不仅是财富,还有外在风采、内在气质、文化意识、审美情趣、世界观等等的巨变。老汤可能没有意识到,神垕的一切变化,也与他对钧瓷的热爱有关。正是他的爱启迪神垕人去思考,钧瓷为什么让一个衣食无忧的北京市民,二十年不间断地来往与神垕和北京之间。花了多少路费?花了多少时间?花了多少精力?买那么多钧瓷做什么?这些思考哪怕是不经意的,都会对思想形成潜移默化地改变。

       

      DSC01167.JPG

      汤珵和晋晓红 李家旺摄

       

      老汤说他这二十年收藏的钧瓷有一千二百多件,几乎囊裹了神垕镇大小窑口的作品。既有大师作品,也有无名窑主的作品,他说钧瓷的奇妙之处就是神奇的窑变,而窑变不是人能掌控的,所以说大师的作品在于做得早、做得多、被众人所知道,而小窑口因种种原因宣传不够,没有名气,有很多好的作品不为人知。钧瓷没有重样的,所以说都是孤品,完全靠收藏者自己的眼光和爱好去发现。他每次去神垕,都要把窑口走一遍,亲眼去发现值得他收藏的珍品、精品。

       

      一千多件钧瓷,占去了老汤三居室的大部分空间,几乎是一件挨一件地摆放在展示架上,由于钧瓷太多,地方又太小,使钧瓷的美在这里变得异常拥挤。偌大的房间一个人进去竟无法转身,一不小心就会碰到探头探脑的钧瓷宝贝。对此老汤的爱人王秀云不但不反对,还和老伴一样成了钧瓷鉴赏家,对家中的每一件钧瓷都能说出个一二三。她还在对钧瓷的窑变和釉彩欣赏中生发灵感,爱上了书法和绘画,夫唱妇随,使这个温馨的家庭成了艺术的殿堂。

       

      DSC01169.JPG

      汤珵和晋晓红、李家旺在一起

       

      在北京,像老汤这样痴迷钧瓷的人不多,能有一千多件藏品的更是非他莫属。我问老汤以后的打算,他爽朗地一笑说,今生既然爱上了钧瓷,就矢志不渝地爱下去,接下来准备把收藏的钧瓷分门别类登记造册,进行研究,写文章,出书,适当时候搞一次个人钧瓷收藏展。告别老汤夫妇时,他扬了一下手中的车票,说两天后他还去神垕,这是今年第二次神垕行,因为又有几个窑口要开窑了。我们衷心祝愿老汤这次去神垕会有新的斩获。

       

      “北京有个钧瓷汤”,这是我了解钧痴汤珵之后,想到的一句话,现在就作为这篇小文的标题了,不知老汤是否同意?!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张国领:禹州神垕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丰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原《橄榄绿》主编,《中国武警》主编,武警大校警衔。出版有散文集、诗集、报告文学集等10多部,《张国领文集》11卷。作品曾获“冰心散文奖”、“解放军文艺新作品奖”、“战士文艺奖”、“中国人口文化奖”金奖、“河南十佳诗人”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