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一笑而过的《冷眼看钧瓷》-钧瓷网
      分享到:
    • 谈一笑而过的《冷眼看钧瓷》

      作者:殷振志2017-08-02 来源:钧瓷网

      奇文共赏:谈一笑而过的《冷眼看钧瓷》

       

      一笑而过不知是何方高人,网上流传着他的奇文《冷眼看钧瓷》(见附),视角独特,笔走偏锋,语言幽默,格调轻松,对目前钧瓷界的一些乱象极尽讽刺和调侃,意在排遣己意,揭示真相,给目前钧瓷界的“虚火”降温。这无疑是一副清醒剂,引来不少网友的喝彩与认同。钧瓷生产与收藏要健康发展,这样的冷静旁观和理性对待是少不了的。中国的文化思想向来是不喜欢怀疑论,更不喜欢虚无主义,但这样的反向思维还是很可贵的。只是作者的心太冷,好像有所郁结,全以嘲弄的口气发泄,则让人不能完全接受了。我曾写过一篇《优势与局限》的文章,从跨界思维的角度论述钧瓷的不足,也得到不少钧友的呼应。但事先我不知道网上还有《冷眼看钧瓷》的文章,还以为是开了反向思维的先例,现在看不是这样的。这说明文心不远,文心也是可以通气的。我们的文章都在一个坐标系上,但我们的方向相反。我是从文化的角度论述钧瓷的不足,他是从现象学的角度指陈钧瓷的假象;我做的是“热讽”,他投的是“冷箭”;我打的是“面”,他打的是“点”。虽都是在为钧瓷“降温”,有一定的认识价值,但情感态度不同,下手的轻重也不同。他是单刀直入,一针见血,我是浮在面上,点到为止。但不管怎样,都是在为钧瓷瞎操心。

       

      1405251401e29d016596dc92fc_1125054.jpg.thumb.jpg

       

      现在说回这篇文章。《冷眼看钧瓷》既是奇文,我们当然欣赏他的文字,读着这样的文字很痛快,比那些常见的板着面孔说教把文章写成公文空话套话官话连篇八股调十足且又自认高明的强多啦。但他的一些说法是不敢苟同的。比如,该文认为钧瓷原本不像鼓吹的那么金贵,它原来只不过是皇家的生活用具,比如花盆、痰盂、夜壶之类。这话理操话也操。因为陶瓷的发明原本就是用于生活的,把它当生活用品是本义,当艺术作摆设是奢侈,既是生活又是艺术那叫高雅,全凭人的需要和情趣而定,它并不伤到钧瓷的自尊,也无需把生活与艺术截然分开。生活方式即是文化方式,“仪式”演变为“礼仪”,有文的文化来源于无文的文化,有文的文化也常在无文的文化的包围之中,连孔子也说过“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的话,而孔子是“如用之,吾则从先进”的。所以钧瓷用于生活是不分什么文野的,大可不必研究它的小出身。

       

      074916x8q0180wppp987ia.jpg

       

      再如,该文认为广告语中“纵有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件”,其中“钧瓷”二字应为“君赐”,指的是君王的赏赐,现在是移花接木。我对“钧瓷一件”和“君赐一件”没有考证,相信也考证不出啥名堂。我认为这全是糊涂账,全是后世的好事之徒瞎编的,后人跟着起哄罢了。就像“莫道世上黄金贵,不如孔家一把泥”(有说“神垕一把泥”的)一样,根本就是当代好事之人的“山寨版”,是无所谓什么出处的。

       

      135958qa30cq1tap31pp1q.jpg

       

      还有像“入窑一色,出窑万彩”一句,人人都跟着瞎吆喝,却不知道这句话语起何时,典出何处。但据教之忠老先生说,这句话是他和几位同事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编写钧瓷宣传页时,几个人偶尔对出的一句话,不意现在竟成了经典用语。我们可能都认为这话有出处,但教先生不说出来,我们去哪里查啊!所以,对一些广告语我们是不必当真的,那是好事之人的鬼把戏,正规的文献上没有这样的词。

       

      132726toit990zq5pzt0o5.jpg

       

      又如,作者说现在的钧瓷煤烧、气烧、柴烧、炭烧的什么都有,你已弄不清是用什么烧的了,心里耿耿的。其实这应该是种技术的进步,进步到可以相互通气,火烧联营了。也许只有生产者最清楚,但也是只知道自己的,不明白别人的;内行人些许能看个明白,但也未必敢肯定;而外行人则永远是雾里看花,不清不楚。这正应了那句外国人说的话,“我唯一知道的是自己不知道”。我说过,钧瓷无故事,谁也不敢拍着胸脯打保票,说这是什么烧的,那是什么烧的。好的钧瓷,至今还没有见到作者是如何设计、如何创烧的记录。钧瓷行当有句话,叫做“生长在成型,死活看烧成”,再好的计划谁也不敢保证会烧成什么样子。也许这就是钧瓷的“神秘处”和可贵处,都看懂了,钧瓷也就不主贵了。所以对钧瓷是用什么烧的也不必太计较,只要烧得好,气烧传统釉烧得很古典,煤烧现代釉烧得很“窑变”,觉得很美就是了。钧瓷是“神秘”的,钧瓷意象也是模糊的,我们研究美学就是了,要弄清楚,只好去当匠人去。

       

      300000764046130673029107145_950.jpg

       

      至于作者说的生产厂家挂羊头卖狗肉,糊弄顾客,前面柴烧、煤烧做样子,后边气窑藏得远远的,这是存在的,揭穿一下也是必要的,但有些事情我们也是无可奈何的。“口中发誓,脚下画‘不’字”,不仅仅是《小五义》中“黑妖狐”智化的发明,我们现代人同样如此。我们不能指望厂商不做生意,做生意就难免要“故弄玄虚”,因为人心太诡诈,欲望太强烈,都想投机取巧,趋利避害,而历史从来是只管功能效果,不管人的道德善恶的。至于最后买不买钧瓷,这要看有无闲钱和闲心,不管是当生活用具或作艺术品,千百年后,经过了“折腾”,还保不准真成了稀罕的文物,还真是“雅堂无钧瓷,不可自夸富”呢。“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向来如此。所以什么事都是变化的,我们不可太执就行。

       

       

      附:

      冷 眼 看 钧 瓷

       

      一笑而过

      钧瓷始于唐,时称花瓷,后人称之唐钧。盛于宋,承蒙老赵徽宗八弟的偏爱,一朝选入宫,身价倍增,谓之宝瓷或贡瓷;今人雅称为宋钧,其实就是一日用品,八弟用的夜壶、花盆、花浇壶、垃圾斗、笔洗、痰盂、香炉以及花瓶,皆由禹州的钧台窑烧制。钧瓷作为一正式名称,见于明代文献;身价暴涨于清末,发扬光大于今天盛世。好了,把钧瓷祖上的荣光回味一番后,也该看看今天的钧瓷是何物了。现在也想有双慧眼,把今天的钧瓷看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先看钧瓷的广告吧,流传最广的是:“纵有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件”。据无齿之徒考证,原文是“纵有家财万贯,不如君赐一件”,流传甚广。宋代的钧瓷(时称为宝瓷)是宫廷吃饭、浇花、吐痰、扔垃圾、写毛笔字的用品,徽宗“瘦金体”大哥会拿日用品恩赐为他浴血疆场的大臣吗?即使赐予,能拿出手吗?况且徽宗八弟能用明人的“钧瓷”一词吗?会上演一出“关公战秦琼”的小品吗?明白了吧,君赐的宝贝才是无价之宝呢。既然宋人老赵不赐明人命名的“钧瓷”,那明人或清人应该赐吧?请历史学家翻翻明史或清史考证吧。哈哈,“君赐”窑变为“钧瓷”,看来也是“天尝地酒”的图省事的广告啊。        

       广告云:钧瓷自古就有“黄金有价钧无价”的尊贵名声。可是弱弱的问一声,黄金买卖什么时候才出现的?古籍中的“金”可是指的铜啊。哈哈,一语道破天机,都是近代人忽悠炒作的结果。黄金有价,贵在明码标价,童叟无欺;钧不标价,专欺吃饱饭没事干找人骗的闲人。经营钧瓷的店主看闲人来了,笑里藏刀,察言观色,你去问价,他就试探你:“那不得个几万元”?一件钧瓷从报价几万,到最后几十元成交,玩的就是心机和心跳;没价格,可商量,就看谁的道行深了。小女子赚钱靠的是设备,古董商赚钱靠的是做假,作曲家生存玩的是七个数字,而钧瓷商人发财靠的是深沉。           

      说完广告说疗效,钧瓷的疗效就是窑变效果。无数骚客为钧瓷的窑变而神魂颠倒,会写诗的吟诵到:“夕阳紫翠忽成岚”,不会写诗的也吆喝一声:“钧瓷的精臻善,令人叹为观止”,也有的诗人称赞曰:钧瓷“无论置放到哪里,顿时使万物增辉”。真让人感觉来到了小靳庄,个个是诗圣。面对一幅图案,你看像阿猫,我看像阿狗,他看又像一头驴;一会看出个杨贵妃,一会又幻化出一圣母玛利亚。钟馗、关公分不清,反正各取所需,想什么就是什么。好似宫中阿哥想美事,全凭意淫满足。“入窑一色,出窑万彩”那是老祖宗的水平,现在却是人定胜天,魔术一变,入窑一抹,彩釉加钧釉,点斑、抹斑加喷斑,加铜、加锌、加铬、加钴、加草木灰和童子尿,蚯蚓、蟹爪加兔丝,随心所欲,想要什么效果就有什么效果。老外有麦当劳式快餐,国人就有钧瓷式工艺品。                聊完窑变再说工艺。钧瓷烧成工艺历史上有炭烧、柴烧、煤烧等,煤烧的厚重,柴烧的温润,炭烧的典雅,其风格各领风骚几百年。老祖宗烧钧瓷确实很难,尤其是炭烧的小风箱炉,一炉只烧一件,“十窑九不成”就是指炉钧;煤烧的难以控制火候,因此,“要想穷,烧钧红”。可自从今人发明了液化气和天然气烧成工艺,整个钧瓷面貌就为之一新了;温控器、传感器、耐火材料一应俱全;氧化温度、还原温度,控制易如反掌;多快好省,产量屡创新高。“烧钧就烧红,十窑九窑成”,“要想富,用气炉,炉炉都出万元户”,现在的钧瓷产地已是“烟火柱天、日进斗金”了,可惜这火已经不是凤凰涅槃之火,是要发财的欲火了。就像小姐把辈分搞乱了,大棚把季节搞乱了一样,唐钧的凝重、宋钧的素雅、元钧的粗犷、明钧的艳丽也乱套了,一扫而光,现代钧瓷只剩下了轻浮和矫饰。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现代钧瓷用什么烧出来的?但艺人们知道投其所好,把天然气铁皮窑藏的远远的,在显眼的位置砌一孔粘土抹的馒头窑,然后告诉你都是用煤窑烧出来的,掏钱吧。挂羊头卖狗肉。            

      在窑变实在折腾不出新花样的情况下,艺人们开始了在造型上开辟致富的羊肠小道。香炉、葫芦瓶、连座瓶、玉壶春瓶、梅瓶、双龙活环瓶、鹅颈瓶、出戟尊、莲花尊、鼓钉洗、碗不知道生产了几轮了,俱往矣。现在是创新的年代,兔年捏肥兔,狗年捏傻狗,猪年捏笨猪......,十二年捏一轮。你拉个海碗,我就倒个面盆;中秋节烧月亮,元旦了生金蛋。连李白、杜甫也得去天然气中回炉,浴火重生。嫌手拉胚太累,就用模具倒,干脆就注浆成型......钧瓷艺人也像穷光棍熬夜,凭的是手艺。         

      话又结巴回来了,钧瓷是买还是不买啊?买,生在盛世,有钱不花也不爱国啊。就像过去用煤炒菜是佳肴,现在天然气也能炒出美味一样,用天然气也能烧出钧瓷佳品。只是别被忽悠了,还是像老赵徽宗八弟学习,买钧瓷当日用品吧,想养花、想吐痰、想养鱼、想........就买几件回来,不能说是附庸风雅吧,至少会给你单调的生活增加意淫的乐趣。买房子限购,政府指责你哄抬房价;买墓地死后还要交物业税,死无安身之地;还是买钧瓷吧,但如果你想收藏钧瓷传世,如果你还信“雅堂无钧瓷,不可自夸富”,那就是日本人,自己折腾吧。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殷振志:男,1957年生于禹州市张得乡大周村,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初在襄城师范、禹州市一高任教,后在禹州市委工作。曾任禹州市委政研室主任、禹州市委办公室副主任、禹州市纪委副书记等职。2011年退职后开始钧瓷的研究。2015年出版读钧随笔《蹭在文化的边上》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