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垕印象-钧瓷网
      分享到:
    • 神垕印象

      作者:苗见旭2017-09-29 来源:许昌日报(12版)

       

      这是一个曾经四次被皇封,连名字都神奇得让人惊讶的小镇。

       

      063011bbopixuxrpxuixmb.jpg

       

      “垕”神垕,皇天后土,天神、地神护佑的地方。

       

      航拍图上,龙山和凤山搂抱的神垕像一个祥瑞的港湾。鳞次栉比的新型建筑依山就势泊在港湾的周岸,像神采奕奕的各色游艇。而港湾中心的老街瓦屋则像年月久远的老船,黛色的瓦蓬,瓷窑烟囱妆成的桅杆。加上西高东低的镇势,更让这些船儿蓄满了惯性,欲跃出山。

       

      640.webp (2).jpg

       

       

      “弃船登岸”走进老街,一扇扇的门响动起来。明清时代的门不知打开了多少岁月。每一扇门的后面都是一进院子,每一进的院子后面还是一进院子,在往里走,又是一进院子,有的更是四五进院子。“庭院深深深几许”谁家的女子从巷子深处走来,撑着伞,仿佛飘逸于岁月深处的某个角落。遇见我们,提眉侧目,侧身走过,留一段好闻的丁香气息。

       

      223500wh4vniywyiiy8wy6.jpg

       

       

       

      穿行于温家大院、白家大院、义兴公、陶瓷官署及各色商号,你会发现老街南边的院子,一律通向肖河。老街北边的院子通向窑场和山野。这些巷子两边的墙壁,多半是笼盔垒就的,码排有序。十几年前,我曾经靠着胡同的笼盔墙留过一张影。身后的笼盔一柱柱默立着,笼体上间隔均匀的玄纹年轮般装饰出岁月的沧桑。而今,少了居民抚摸的笼盔,愈加的静默了,只有墙头笼盔里长出的野草在夕照里红红黄黄的,像蓬勃的火焰。

       

      timg (2).jpg

       

       

       

      “弯弯曲曲的巷子,盘盘桓桓的石阶,走着挑水的镇民。街南的院子和街北的院子实际是相通的,中间隔了一条老街。巷子里的居民一清早从肖河岸边的井里汲了水,吱吱呀呀的响着扁担挑回家。肖河的河道里则是大闺女小媳妇的天地。她们在清浅的河床里捡拾彩色瓷片,五颜六色地拼成湾,再选一块捶布石,这洗衣的盆地就铺成了。阳光照耀下,洗衣的女子像花,河水中的瓷片则是流淌的花瓣儿了。”

       

      timg (3).jpg

       

      这是30年前肖河的速写。我一直认为肖河既然发源于神垕的龙山,那它携括的瓷片肯定是龙的金鳞玉片了。它绚着彩穿过古镇,一路鸣溅着流向了凤山。

       

       

       

      站在龙山之巅,你会好奇于老街巷子的末端。南边的通着肖河,北方的连着窑场。仿佛一条藤蔓,根部扎进水里,茎梢结着老窑。

       

      老窑是瓷镇重要的景观。烧煤烧柴的年代,每天它都进行着炽烈的窑变。窑工们把它看成了生母和归宿。多少人靠它养家糊口,多少人因它发财升官,又有多少人舍身取义纵身窑火,以身作柴,焚烧了自己,碧化了钧窑瓷器。例如,金火圣母。例如,金火圣父。

       

      edc44aa587d58989f4fdf4868410b8a4.jpg

       

       

       

      老窑是靠着烟囱助燃的。烟囱是束缚火的步履的通途。窑的大小照应着烟囱的高低。在神垕古镇,挺立的长长短短、高高低低的烟囱有几百根。有的周边全是厂房,只有一管烟囱竖立在那里,擎天一柱,艳阳下像孙大圣的金箍棒。有的两根并排站在一起,像竖起的筷子,碰上落日滑落,就像筷子夹着的山樱桃。更有趣的是站在老街瓦屋中间的烟囱,像极了卸了帆的桅杆。燃煤的时代,它们日夜吞吐着火舌,像笔蘸着窑火在天幕上写着瓷事。而今因环保问题,这些烟囱都静寂下来。这些静下来的烟囱却并不寂寞,它们成了文物,成了古镇旅游的一大风景。它们默默的矗立着,矗立成古镇永恒的意境。

       

      415b0434055cbc813dd1399b5ca96afb.jpg

       

       

       

      走出院子,走进老街,无论从哪个方向都会不可避免地遇到窑神庙。窑神庙是神垕镇人文景观里最具魅力的场景。我一直认为,它是窑工们心灵深处香烟缭绕的圣地。那里终年氤氲着先祖们对火崇拜的魂灵。每逢初一、十五,窑工们都会带上上好的香裱、供品来到窑神庙祭奠窑神,聊以慰藉心灵深处的希冀。他们供奉的窑神大都是舍身取义的平民。这就使得神的世界变得通情达理、平适可亲。

       

      22.jpg

       

      由此看来,窑神庙历经一千多年的沧桑而保存完好,除了“神厚”之外,更深层次的还是其独特的魅力和禀赋,以及它所幻化出的钧瓷的魂灵。

       

       

      走出窑神庙,秋雨洒的密了些,满街的青石板路全湿了,像刷了一层桐油。斜了眼望过去,窑神庙高翘的檐牙和斗角以及撑伞的游人全都半晦半明地倒映出来。吱呀一声,谁家的院门又开了。随着响声飘过来一种香,奇异地钻入鼻孔,细细咂摸,带点炭香的味道。哦,想起来了,这是瓷镇上有名的炭烤火烧,外焦里嫩。如果夹上十块钱的卤肉,那就更是美得让人说不成话了。打住,不说了,我已经满嘴生津,馋涎欲滴了。

      418833806245958196.jpg

       

       

       

      (本文转自9月29日《许昌日报》专刊《展历史画卷,看文化禹州》,原标题为《神垕印象》)

      640.webp (9).jpg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苗见旭:男,1969年生,大学学历,禹州市神垕镇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作家协会会员,禹州市作家协会主席。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龙山钧瓷坊艺术总监。1988年至今,陆续在《散文》、《散文百家》、《北京文艺》《中国作家》《河北作家》《文艺报》《中国艺术报》《中国教育报》等二十多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百余篇作品多次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