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峰:神垕的记忆-钧瓷网
      分享到:
    • 苗峰:神垕的记忆

      作者:苗见旭2017-12-19 来源:钧瓷网

      神州钧窑董事长李迎福说:“苗峰这一走,小的说对你们苗家是一个损失,往大处说对禹州文化也是一个损失。”《神垕志》主编郭冠军说:“苗峰这一走,镇上少了一个古镇论谈聚合点,再不能像以前一样无论谁都可以在他那里扯谈古镇风物了。”

       

      徐发水说:“苗峰真有腿劲,这些年,他硬是扯上我跑遍了神垕镇方圆几十公里范围的山川和村落”。

       

      董耀伟、苗战强和窑火如水则写来了挽联:

      “访老问贤研方志全靠博闻强记,溯本求源捋脉络只为还原历史”

      “益家益乡益宗亲今日永别痛无尽,吾师吾友吾长兄来世再逢论史文”

       

      a.jpg

       

      “访老问贤探幽寻古拓捡记忆神垕,搜集整理查证考据终成神垕记忆”

       

      远在哈尔滨的钧瓷收藏家李家旺更是发来唁诗:“天地呜咽刘山恸,钧友塞北哭苗峰,怒斥老天欺古镇,缘何丁酉殒四英”。

       

      b.jpg

       

      家旺兄说的四英,是指在两年之内古镇接连病逝的三位钧瓷大师,他们风华正茂、年富力强,却过早谢世,成为钧殇。而今誉称“神垕记忆”的古镇文化使者苗峰却紧随其后,撒手人寰,怎能不让人扼腕叹息,肝肠寸断呢!

       

      苗峰,原名苗青峰,1963年生,神垕镇西大街人。是我本家叔叔,我叫他峰大。峰大自小聪颖,高中毕业后即在神垕老街开了一家钟表维修店,技术精湛,人品极佳。镇上人没有不认识他的。由于人缘好,人们上老街来总要到他店里坐一会儿,扯一些瓷镇新闻旧事。日子久了,他的钟表店(后改为钧瓷店)便成了“聊斋”。人们闲暇,想约友喷话儿,大都异口同声,去苗峰那儿吧。

       

      c.jpg

       

      峰大很有心劲,博闻强记。人们闲聊的掌故遗事,勘舆易理他都过目不忘,熟记于心。更可贵的,他精研禹州历史,对史书上记载的神垕人文更是悉心记忆。前年一家古镇开发旅游公司负责人在采访了苗峰后,对镇政府领导说:“古镇文化太厚重了,以前来过几次,对古镇的印象只是表层,今天听苗峰先生一席谈,才深层次地看到了千年古镇与众不同的人文活力,古镇有苗峰这样的民间文人不简单,堪称神垕的活辞典。”

       

      金牌编剧王宛平采访苗峰后也意味深长地说:“古镇出这样的人士在意想之中,因为古镇的人文土壤太丰厚了,它除了生长钧瓷大树之外,出人杰当是料定!”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前两年网上狂刮的否定、质疑丑化民族历史之风。有人发文说,神垕窑神庙供奉的金火圣母是照抄外瓷区的神话传说,即是外瓷区这个神话也是文人的杜撰臆想,哪有活人以身做柴焚烧自己呢?

       

      苗峰看后,怒了。他说:“三尺之上有神灵,说这话的人目无先祖。他没有活过先前,怎么能拿现代的臆想去评判先人呢!他不知道,我们瓷镇在民国三十一年就发生过‘跳窑’事件。跳窑人叫王金,因联合工人争权益和窑主闹罢工,最后要挟窑主,跳进了即将住火的瓷窑中,镇上商会表彰他的义气,在金火圣母的牌位右侧立了‘大弟子王金’之牌位。这就是我们尊称的‘金火圣父’。”

       

      d.jpg

      苗峰在第十届钧瓷文化节期间在老庙参加祭祀活动

       

      峰大就是这样的一位尊长爱幼,热爱公益,深受族人拥戴的人。我们苗家是镇上的大姓家族,历史上苗家祠堂的规模在省内也是数一数二的,现在古镇上搞开发,苗家祠堂理所当然地成了醒目景点。为了修葺祠堂,峰大协同苗水、苗长欣等长辈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终于融资一百多万,修苗家祠堂于一新。华夏苗氏宗亲理事会发来的唁电可见其功。“骤闻噩耗,涕泪滂沱,一载不见,阴阳阻断,痛哉宗亲,正值壮年,哀哉宗亲,吾族茫然,修葺宗祠,惮精竭肝,续联族谱,奔走呼唤,今吊宗亲,哭失苗贤,呜呼哀哉,一路走安”。

       

      大宋官窑周新红也发来藏头诗唁电:

      神在离地三尺间,

      垕土孕育万彩璨。

      记取千载舍与得,

      忆君论道仍畅谈。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苗见旭:男,1969年生,大学学历,禹州市神垕镇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作家协会会员,禹州市作家协会主席。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龙山钧瓷坊艺术总监。1988年至今,陆续在《散文》、《散文百家》、《北京文艺》《中国作家》《河北作家》《文艺报》《中国艺术报》《中国教育报》等二十多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百余篇作品多次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