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神垕-钧瓷网
      分享到:
    • 再回神垕

      作者:张国领2017-12-20 来源:钧瓷网

      神垕是我的家乡,是我出生和成长的地方,自十八岁离开她之后,四十年来不知多少次行旅匆匆投进神垕母亲的怀抱,每次回去,那熟悉的环境,亲切的面容,温馨的气息,都在告诉我,回家了,回到家了。紧张的心情立马就会放松,一身的疲惫再感觉不到沉重,多少天的期盼即刻被眼前的现实所取代,远游的孩子瞬间就能放下外面浮躁、冷漠、繁华和孤独的世界,而尽享家的温情……

       

      0.jpg

      张伟红作品

       

      可今天是怎么了?我明明走进的是我的老家神垕啊,明明是日夜想回、也多少次回来过的神垕啊,脑海怎么就跳出一个巨大的问号:这是神垕吗?这是我梦中的神垕吗?这是我记忆中的神垕吗?这是我心目中的神垕吗?

       

      1.jpg

      耿亚伟作品

       

      耳畔分明有肯定的声音在回答:这就是神垕,这就是我曾经无限向往的神垕,这就是我魂牵梦萦的神垕;这就是我割舍不下的神垕……

      虽然回答是如此不容置疑,我还是在寻找,寻找那个昨天的神垕——

       

      昨天的神垕是恬静的;太阳升起在凤翅山和大刘山的山垭时,起得不算早的神垕人,或吱呀、或咣当、或咕咚地刚刚打开单扇或双扇木门,男人们挑起水桶走向井台,把桶拎扣在铁链上,长长的辘辘绳和冒着热气的井水,借着水桶这个圆形的容器,来一次亲密的接触。挑着汲满水的水桶,一路遗洒着溢出的水滴,从水井口一直延伸到家门口,一路写下男人勤快与能干的证明。而驺虞河的水日夜流淌,悠哉游哉地从神垕中央流过,将房屋的倒影和浣衣女的身影,和那一片片擎着五彩梦幻的落叶,向下游飘去。当然还有一河的欢笑,一河的家长里短,一河的理想碰撞。河底有五颜六色的祥云,那是有意和无意弄碎的瓷片,在清澈的河底躺着,一天天与辽阔的蓝天对视,与悠闲的白云对话,互吐着彼此的心事,互诉着千年不变的衷肠。

       

      2.jpg

      耿亚伟作品

       

      昨天的神垕是简朴的; 过河的脚踏石是临时摆上去的,街上的小路是泥巴筑成的天然路基,下雨天泥浆翻起,有地方鼓起一个大包,有地方洼下去一个大坑,赤脚踩下去有噗哧噗哧的声音,脚从泥巴中拔出来有卟唧卟唧的响声,快乐了不知深浅的孩子们,苦了负重前行的挑担人。那时几乎所有的重东西、大东西都是用肩膀挑出来的,包括生产用料,包括生活必须,包括建筑砖石,包括日月星辰。那时的神垕男人女人都有一副宽厚的肩膀,为了防止挑担磨烂了衣服,脖子上都会套个垫肩,垫肩足有一斤重,厚度超过半公分,用一层层最硬实的布料、最密实的针脚缝纳而成。

       

      3.jpg

      耿亚伟作品

       

      如果几天没有下雨,土质的大街就会扑土罡天,一阵风来或一辆车去,尘土蔽日,像核爆之后的蘑菇云似的久久不散。等尘土散去之后,走出尘土的人,无论他多么讲究,就都成了灰头土脸。没风没车时,双脚踩下去,尘土便没了鞋子,所以人们都习惯了不穿袜子,不是买不起,是没有工夫洗。街两旁的墙壁最常见的不是水泥也不是砖石,而是烧钧瓷打下的旧笼盔。对神垕不了解的人从这里过一趟,这些笼盔墙就会告诉他们神垕的前世今生……

       

      1977年我从神垕高中毕业,那时街上的情况可以都用三个字来形容:脏乱差、矮小短、破旧黑。但今天我明明回的还是神垕,怎么就如此的陌生?低矮的小瓦房不见了,狭窄的小街道不见了,狼烟黑地的尘土不见了,街道两旁随意停放的各种车辆也不见了,就连最脏最有“味道”的公共厕所,也变得干净整洁起来。此时的神垕,老的古朴庄重,能承担起历史的传承,新的高雅大气,尽显现代的气息。如果还用三个字来形容,那肯定是“高大尚、古美新、宽长平、明艳靓、整洁好……”

       

      4.jpg

      耿亚伟作品

       

      记忆中的老神垕不见了,使我这个“老神垕人”,对家乡有了前所未有的陌生感。我原以为是我离开家乡太久了,不料一直陪着我逛神垕新街老街的老同学、老战友李迎福也说,他对现在的神垕同样是陌生的,很多地方只有通过辨认才能说出原来是什么位置。不光是他,所有的神垕人今天走在神垕的大街上,都会有共同的感受。他说主要是现在的神垕镇,在新一届镇党委的带领下,砥砺前行,励精图治,使整个神垕焕然一新。特别是通过第十届中国钧瓷文化旅游节在神垕举办,使神垕有了脱胎换骨的巨变。李迎福是地地道道的神垕镇人,从神垕街上一步步成长起来,现在又是神州钧窑董事长,不但见证了神垕镇的巨变,还为这巨变做出过巨大的贡献,他对神垕的陌生感,充分说明了神垕镇的现代和古老,都已超出了我们这一代人心中的预期。

       

      5.jpg

      张伟红作品

       

      说到钧瓷文化旅游节我才想起,我这次回神垕,是应政府之邀回来参加第十届中国钧瓷文化旅游节的。钧瓷文化节已举办了十届,第十届才在我的家乡也是钧瓷的家乡神垕镇举办,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太迟了,毕竟这是中国钧瓷文化节啊,神垕才是最有资格承办的。尽管迟了十年甚至更多的时间,但今天在神垕举办,我想从此这一节日将会在神垕落地、开花、扎根。这对于神垕镇来说,是件天大的喜事,对于神垕人来说,是件天大的喜事,对于中国钧瓷文化来说,也是件天大的喜事,对于我这个长期工作在外心系家乡的游子来说,更是天大的喜事。神垕人、钧瓷人,都是最善于抓商机和发展机遇的,一定会以此文化节为契机,将千年神垕的钧瓷文化窑变神垕、片开中原、光耀华夏、名扬全球。所有神垕的乡亲们,都会乘文化节的金色秋风,辛勤劳动,争取更大的丰收,收获更多的喜悦。

       

      6.jpg

      张伟红作品

       

      世界因钧瓷称中国为“柴那”,中国因钧瓷在世界引以为骄傲,河南因钧瓷有了一张靓丽的片名,禹州因钧瓷而形成独物的钧瓷文化,神垕因钧瓷被誉为钧瓷之都、北方唯一活着的古镇,我因出生在钧瓷之乡而倍感自豪。

       

      生活在北京,经常有想来河南的朋友打电话,让我给他推荐河南最值得看的地方。我就会问他:“你是想看‘死’的河南还是想看‘活’的河南?如果是想看‘死’的河南,就去洛阳、开封、安阳,那些‘死’去多少年的一朝朝古都,仍以没有生命的面孔在那里等待你去回想;如果你是想看‘活’的河南,就去神垕镇,那虽然是个一千多年的小镇,但旺盛的窑火从来没有断过,神奇的窑变从来没有重复过,五颜六色的钧瓷产出从来没有停顿过,人们活跃的思想无论多少代过去了,从来都是在坚持创新中。在那里你会看到什么是传承,什么是创新,什么时传统,什么是现代,什么是模仿不了别人也模仿不了自己的独一无二。”

       

      7.jpg

      张伟红作品

       

      有时有新认识的朋友听说我是河南人,就会说他到过河南,我就会问他到了神垕没有,如果他说没有,我就说那你等于没到河南,现在旅游界有个流行的说法,叫去河南不到神垕,等于没有真正到河南。这样说就是要在心理上让他产生没来神垕的遗憾感,由遗憾变为一定要来神垕的内在动力。

       

      在外工作,经常有人问我是哪里人,以前我总是回答:“河南许昌神垕镇的。”后来我的回答改为“河南神垕镇的”;现在只说是“神垕镇的”。有知道的人立马会说:“哦,我知道,就是出钧瓷那个地方。”当然也有人不太明白,我会给他补充一句:“就是中国出钧瓷那个地方。”

       

      8.jpg

      边继伟作品

       

      从对家乡的介绍这细微的变化可以反映出,知道神垕的人越来越多了,知道钧瓷的人越来越多了,喜欢钧瓷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我说起神垕也更加自信了。对于神垕镇来说,这是可喜可贺的。

       

      记得以前中央电视台有过一个广告,叫“中原之行那里去?郑州亚细亚。”现在亚细亚没有了,广告没有了,但我觉得另一个广告词应该应运而生,就叫“河南之行哪里去?钧瓷之都神垕镇。”

       

      9.jpg

      边继伟作品

       

      站在修茸一新的神垕老街,看着街上那熙来攘往的观光人流,看着乡亲们那一张张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笑脸,我坚信我的家乡会越来越迷人,钧瓷这一国之瑰宝会越来越光彩夺目,神垕古镇越来越成为中国人、外国人文化寻根、心灵净化、精神洗礼和灵魂安放的旅游圣地。

       

      再次回到神垕,站在这曾经站过如今却不敢相认的神垕老街,为神垕点赞的同时,我也深深地为我的家乡祝福!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张国领:禹州神垕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丰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原《橄榄绿》主编,《中国武警》主编,武警大校警衔。出版有散文集、诗集、报告文学集等10多部,《张国领文集》11卷。作品曾获“冰心散文奖”、“解放军文艺新作品奖”、“战士文艺奖”、“中国人口文化奖”金奖、“河南十佳诗人”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