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垕八大怪-钧瓷网
      分享到:
    • 神垕八大怪

      作者:丁建中2018-12-24 来源:钧瓷网

      神垕古镇,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由于自然环境的关系和钧陶瓷技艺的影响,这里不但出产有举世闻名的瑰宝钧瓷,而且还孕育出独特的地域文化。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曾就神垕出现的一些独具魅力的奇特现象进行梳理,总结出来“神垕八大怪”,即“夏天棉袍穿在外,洋车闸皮磨得快,吃菜都是郏县卖,汽笛声响报时来,划拳不把魁五猜,金火圣母供人拜,墙壁使用笼盔盖,牲口驮土马帮来”。

       

      第一怪:夏天棉袍穿在外:这一奇怪现象与钧瓷窑场的工作环境有关,那时钧陶瓷的烧制都是用的煤窑。夏天人本来穿的应该都很薄,但为赶生产进度,窑工们经常要开热窑,由于窑内余温较高,进窑去搬匣钵往外传递时,要身穿棉袍头戴棉帽手戴棉手套才能进到窑内,不然的话高温熥烤的人受不了。而到了冬天,大部分人穿的都很厚,但窑场的工人添火、投炉渣、出炉渣,却往往是热的满头大汗,所以穿的很少,甚至是光着膀子赤脊梁。在神垕瓷业界有句行话,叫做“窑manr”,就是指这种现象。“manr”字是个儿话音,神垕当地土话,民间写法是门字里面写个外字,表示门以外的地方,如街道为家门的外面,窑的周围就是窑门的外面。如果说谁“窑manr”,多是指这个人比较另类,凡事扭着劲儿,喜欢对着干,与众不同,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比较奇葩。

       

      IMGc81f66054a3442959677239.jpg

       

       

      第二怪:洋车闸皮磨得快:神垕镇位于山区,由于地势的原因,几个主要街道常常形成上坡下坡的情况,如市场街、泰山路、大炮楼往东至南小轿、东大至南大后公路、青岗涧大坡等。而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钧陶瓷厂的工人上下班除了步行,当时的代步工具就是自行车(俗称“洋车”)了,为安全起见,下坡时人手都要握着车把捋着闸前行,以防“放箭”。由于天天如此,自行车的闸皮很快就被磨薄,再刹闸时闸就不黏了,所以要经常更换新的,否则刹不住闸容易出问题。家住在北大、西大、红石桥、关爷庙办事处,而在钧瓷二厂、东风瓷厂上班的工人,上班基本上都是一路慢下,住在南大办事处而身为国营瓷厂、钧瓷一厂工人的,下班也要骑车下坡,家在镇区外乡村的,回家时都是骑自行车,来来往往上坡下坡,所以更换自行车闸皮是经常的事。九十年代以后,人们富裕起来了,骑摩托车的人多了,再后来家庭轿车也多了,虽然骑自行车下坡省劲,但毕竟上坡骑行是比较费力的,所以骑车的人越来越少,现在基本上自行车就被淘汰掉了。

       

      165660980.jpg

       

      第三怪:吃菜都是郏县卖: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神垕镇除国营瓷厂、钧瓷一厂、二厂外,还有四个社办瓷厂,每个办事处也都有自己的大队瓷窑,所以说神垕镇是名副其实的陶瓷大镇。神垕居民有城镇户口(俗称市民,吃商品粮)和农业户口(俗称庄园儿,有地种)的,镇区居民在窑上做工的很多,具有城镇户口的一般都在三大县办钧瓷厂工作,大队窑的工人一般都是农业户口的,社办瓷厂的工人则是城镇户口和农业户口兼而有之。因大部分居民从事瓷业生产,所以镇区内不太多的耕地除了种庄稼外,基本上都不种菜。而邻近的郏县是农业县,那里除了种庄稼外,还种植有大量的蔬菜,所以常常就有郏县的菜农(主要是安良街的)拉着蔬菜到神垕集市上去卖。一般是每天早上天刚亮,就有菜摊摆出来,随着天色大亮,陆陆续续赶集的人越来越多,经过讨价还价,过称付钱,买菜的提着一篮子菜,心满意足的回家吃早饭准备上班,卖菜的摸着鼓鼓的口袋,心里盘算着又卖了多少钱也很高兴。等到八九点以后,早集也就散了,因为买菜的人都去上班上工了,卖菜的也卖完了菜,收拾好东西,用小毛驴套好架子车或者开着小三轮回家了。所以当时神垕镇流行一句歇后语,叫“神垕街的集——快市(事)”,意为去的晚就无菜可买了。

       

       

      第四怪:汽笛声响报时来:“呜……”,随着汽笛一声鸣叫,神垕的人们就知道是几点了,是该起床了,或是该下班了,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汽笛鸣叫俗称“放汽”,是神垕镇特有的指示时间的一种方法,这还要从1950年代末说起。当时国营瓷厂为满足生产用电的需要,在大炮楼的东南边,过去驺虞河在其岸边空地上,建起了一个小型的火力发电厂,利用烧锅炉产生的热汽压推动发电机发电。

       

      1960年左右电厂开始投入使用,当时烧的锅炉若蒸汽压力过大超过额定值时,需要放出一些热汽,这时就会产生鸣叫声。但是这放的汽笛声听着像拉响的警报,容易使人们产生错觉,以为出什么事了,可还不得不放。于是就有人建议,干脆定时排放热蒸汽,按照上下班时间,这样既缓解了汽压,又能给大家提示上下班时间,一举两得。后来厂里就采纳了这个建议,并征得钧瓷一厂、二厂及神垕镇政府的同意,决定每天定时鸣笛放汽。放汽时间定为每天六次,汽的长短大约在半分钟左右。具体放汽时间是:早上5点半一次,提醒大家该起床了,上早班也该去了,早饭也该准备着做了。上午7点半一次,这是正式上班到达岗位开始工作的时间。11点半一次,这是上午下班的汽笛声,工人可以回家吃饭了。下午13点半(夏季14点半)一次,为上班正式工作时间。下午17点半(夏季18点半)一次,为下午下班时间。晚上23点半一次,为下夜班时间,并提示大家已经是子夜时分了。

       

      放汽从1960年代初开始一直到1979年代末结束,历时近二十年,虽然多数家庭当时也有用马蹄表计时,但放汽确实给三大钧瓷厂、社办瓷厂及全镇人民的生活带来很大便利。1980年代以后,由于国家电力的普及和供电量的增加,瓷厂及镇区用电基本上都走入正常,加上电厂的设备及发电方式均已落后,故而停产不再发电,放汽也随即停止。当时停止放汽后,人们一时还不习惯,又到部队上录了一段军号声,每天在高音喇叭里放出。于是,“嘟嘟嘟嘟......”,嘹亮的军号声,又在上述的六个时间段吹响。吹号大约持续了一年左右的时间,也停了下来。因为随着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家家户户基本上都买有钟表掌握时间,同时大部分人也都开始带起了手表,所以用吹号来报时已无必要。

       

       

      第五怪:划拳不把魁五猜:猜枚,是神垕土话,即划拳,是喝酒时的一种酒令,是酒文化中一项用以判定输赢的方式。猜枚时两个人单手各伸出若干个手指头,同时嘴里要喊出十以内的数字,谁喊出的数字刚好是两人伸出的手指头数相加之和,谁就算赢,而另一个人就算输,而输者就要喝酒了。若两人喊的数都对或都不对,就谁也不能算赢。喊数时,有一些约定俗成的口语,如:“一路发、好事双、三桃园、四喜财、五魁首、六合连、巧七枚、八大仙、九长远、满十成、宝贝锤(握拳不伸手指头)”等等。

       

      a87af00812be4a5290650e880fd72623.jpg

       

      但神垕街猜枚有个与别处不同的地方,就是有一个禁忌,即在猜枚时不能喊五和魁,五魁首也不能喊。为什么呢?原来,在过去神垕有个大户人家,也是个窑货主,此人叫王魁盛,小名叫魁,他瓷窑众多,富甲一方,但却乐善好施,在群众中有好的口碑,声望很高,在当地名气极大。神垕人敬重他的为人,为避他名讳,猜枚时约定俗成不喊五魁首,同时也不喊五和魁,这个习俗就这样一直延续下来。至于说五即魁,魁即五,这里面有种说法,就是古代乡试考五经(诗、书、礼、易、春秋),得第一名者为经魁或魁首,合在一起就称为五魁或五魁首。

       

       

      第六怪:金火圣母供人拜: 全国各地大部分瓷区都有祭祀窑神的习俗,但所祭窑神均为男性,如景德镇的风火仙师、山西榆次窑、陕西耀州窑、河南当阳峪窑及鹤壁窑的德应侯或伯灵翁、广东石湾窑的陶祖舜帝等等,唯有神垕镇的窑神庙,除供奉有土山大王、伯灵仙翁之外,还有一位女神,这就是金火圣母。关于金火圣母,说的是古时候有个窑工的女儿,为救烧窑的父老乡亲,奋不顾身跳入熊熊燃烧的窑炉之中“祭窑”,从而烧出窑变珍品钧瓷的凄美故事,这个救人的美丽女子后来就被窑工们供奉起来,并被称为“金火圣母”。这三大窑神各管一工,各司其职,土山大王即舜帝,,主原料加工,是司土之神;伯灵仙翁主制作技术,是工艺之神;金火圣母主窑炉烧成,是司火之神。钧瓷窑工祭祀这三尊窑神,表达出对钧瓷技艺的传承、对钧窑祖先的尊崇和敬畏。

       

       

      第七怪:墙壁使用笼盔盖:匣钵俗称“笼盔”,是承载摆放陶瓷坯体的一种容器,亦为陶瓷材料制成,耐高温且强度很高,可叠摞在一起成稳固的钵柱,能保证产品在窑中安全烧成,同时不使煤燃烧产生的灰渣落在产品釉面而造成废品。经过往返多次的使用,有些匣钵由于变形、开裂、缺口等,已不能再用,就被报废处理掉。由于以前的生活条件较差,镇上的居民就把这些废匣钵拉回家,变废为宝,当建筑材料垒房屋墙壁用。有的用废旧匣钵直接垒墙,匣钵里面填满炉渣和碎石,匣钵缝之间的空隙再用白灰掺炉渣钩缝。有的则用匣钵干叉,许多家庭的茅厕就是如此,这样的好处是拆建容易,利于出粪。有的是用匣钵片和从驺虞河里或山上捡回的石头交叉叠垒在一起,中间掺入灰渣用来粘墙。现在的神垕古镇,许多房屋或院墙还留存有这种用匣钵垒的墙壁,时代有早有晚,但都是七八十年代以前所建,有的可早到明清及民国时期。

       

      微信图片_20181223220526.jpg

       

       

      第八怪:牲口驮土马帮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禹县钧瓷一厂、二厂和国营瓷厂三个大厂所用的白土、釉药等原材料,均出自禹县西北部山区,由于当时交通不便,人们的生活条件也较差,汽车、拖拉机很少,所以土井上往钧瓷厂里送料都用牲口驮,“叮铃铃,叮铃铃......”,不断有驮土的人牵着牲口从街上走过,那时一队队的马帮成为神垕老街上的一道风景。后来到了九十年代,随着汽车运输的兴起,原材料都用车拉送,驮土马帮便逐渐消失了。但牲口身上戴着的铃铛声却仿佛仍在耳畔回响,仿佛又看见驮土的马帮在往各个厂里送土……

       

      上述“神垕八大怪”,如今有的已经消失不见,有的正逐渐消亡,也有的当下仍然存在,但不管怎样,这“八大怪”对钧瓷人的工作、生活都产生过很大的影响,它们会永远的留存在神垕人的记忆中。

       

       

      参考文献:李建毛:《祭窑与窑神庙》,《中国古陶瓷研究》第八辑,中国古陶瓷学会编,紫禁城出版社,2002年12月

      致谢:本文写作过程中,承蒙原禹州市国营瓷厂退休职工吴国合先生提供电厂放汽的一些情况,特此致谢!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丁建中:丁建中,艺名钧丁,男,汉族,1964年3月生,禹州市钧丁钧艺工作室主任及艺术总监,河南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中国古陶瓷学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中国陶瓷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理事、高级工艺美术师、收藏家最喜爱的钧瓷艺术大师、河南省陶瓷专家委员会专家、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