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快乐的事,是听老钧瓷艺人讲故事!-钧瓷网
      分享到:
    • 人生最快乐的事,是听老钧瓷艺人讲故事!

      作者:刘宇的博客2017年09月20日 来源:钧瓷网 阅读次数:904

      距第十届禹州·中国钧瓷文化旅游节开幕

      还有  9   天

       

      人生快乐的事情,是听一位老者讲一件他年轻时候快乐的事情。

       

      人生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听老钧瓷艺人老王手舞足蹈像顽童般给你讲述他当年学做钧瓷的那些事儿。

       

      640.webp (12).jpg

       

      “那时候,我上学不咋地,我娘就说让我跟着学钧瓷,学个手艺,有口饭吃,神垕人,你不学钧瓷学啥?当时家庭也困难,有口饭吃就很不赖了。我当时就应了,没过两天,我娘就托亲戚给我找了个老师。记得第一天去的时候,我娘非让我给老师跪下。我心想,他又不是我爹娘,我不愿意跪,所以我就鞠了个躬。那师傅说,这都啥年代了,不时兴跪下拜师了,孩儿就跟着我了,以后我吃啥他吃啥!我娘听完感激得不行,又说了好些不听话就打我这类交代的话后,满意地走了。从那以后,我就跟着师傅了。当时我心里想:这师傅脾气真好,我不给他磕头他也不生气,这次真是跟着好师傅了。”

       

      640.webp.jpg

       

      “然后呢?”我望着老王眼睛里透出的亮光问。

      “然后啥?某少挨打。” 老王有点儿委屈地又说道:“第一天上午,啥都没干,师傅让我在院里转转,他忙着手上的活儿,一会儿就到了晌午,我记得可清,那天晌午面条,我家里的面条都没那么白,我就使劲儿吃了两大碗。我是在院子里蹲在那里吃的,吃完第二碗,我站都站不起来了,是扶着砖墙站起来的,吃的肚皮鼓饱薄得就像一层油纸。当时我就想,钧瓷这活儿干着行,每天都有白面条吃,绝对中!可到了下午可不中了。”老人说着嘴角开始向上扬。

       

      640.webp (1).jpg

       

      “下午怎么了?”我接着问。

      “该干活了啊!吃完饭,歇了会儿,师傅喊我干活儿,我就跟着去了,去一看竟然是让我干手搅轮。”

      “啥是手搅轮?”

      “你们这些人还不知道,当时某电机,你说拉坯咋弄?”

      “咋弄?”我问。

      “不知道了吧,那时候拉坯要俩人,师傅坐在那里拉坯,旁边徒弟要拿个棍子站在旁边,以前拉坯哪里有电机?全部都是人用棍子搅的!人力干这活儿,胳膊能累脱臼。”

       

      640.webp (2).jpg

       

      “夸张了吧?”因为知道老王和我说话总有点儿夸大,所以我才这样说。

      “这一点儿都不吹,就你这棒体格,二十分钟你就不行了!你是不知道那活儿多重!以前拉坯没有电机,就是一个青石磨盘,那磨盘要有百十斤,那就是现在的拉坯托板,泥要放在磨盘上,磨盘上不都有一个眼儿么?下粮食用的那个眼儿,不过拉坯的磨盘是一个跟那个下粮食一样大的坑,刚好棍头儿能捣在里面,这旁边的徒弟要用棍子捣着这个眼儿让磨盘转,这样师傅才能拉坯,这咱神垕行话叫——捣磨眼儿。”

       

      640.webp (3).jpg

       

      “你上去就能弄成?”我有点儿知道老王为什么挨打了,所以笑着问。

      “往哪里儿弄成去,没那么简单!那是要功夫的,可不是棍子一直捣着眼儿转,那是你人站着不动,猛用棍搅转磨盘,等磨盘一开转,棍子就要离开磨盘,磨盘有惯性,等那转的速度稍微降下来,你要眼疾手快,用搅棍再次接着那磨盘眼儿,再使劲儿转。”王师傅说着用胳膊抡圆比划着。

       

      640.webp (4).jpg

       

      “第一天去弄成了?”

      “某弄成,师傅好声好气地说,你新来转慢点儿,可磨盘是转的,再慢我也捣不住磨盘眼儿啊,我弄不成啊!我转了一回儿某接上转,师傅说再来,第二回我又某接上,师傅说再转,第三回,第四回,一直弄了十来回,我一回都没接上,师傅某耐心劲儿了,抓住鞋就扔过来了,那时候拉坯,都是扎长桩,一坐下就拉好些个,所以图个脚自在,布鞋都不穿脚上,都踩在脚下,所以顺手拿着就扔过来了。”

       

      640.webp (5).jpg

       

      “砸着了?”

      “离那么近,都还是干手艺活儿的,手多准!咋砸不住!当时我满头汗正拿着搅棍找眼儿呢,忽然感觉右脸一阵风,我转头一看,一个黑鞋底子,啪的攥我脸上了!当时我可哭了。”

      “哭了?就这可就哭了?”我笑着给老艺人递过去一支烟。

      老王习惯地将双手在拉坯皮围裙让蹭了蹭拉坯泥,又从拉坯机旁边小凳子上面的收音机下面拿出个打火机点上,抽一口烟,定了定神,烟从口中缓缓吐出来后收敛起笑容说:“当时真哭了,那时候脾气很倔,在家也没受过这样的委屈,当时不想哭出来,但一时就某憋住,可哭出来了,师傅一看我哭了,也没再说啥,拿了鞋,坯也不拉了,走了。”

      “走了?不教了?” 我惊异地问。

       

      640.webp (6).jpg

       

      “咋不教?我师傅从来不说那么多,估计是看着我哭了也某啥说,他就走了。”

      “后来呢?换师傅了?”我追问。

      “还换师傅呢!那是亲戚托亲戚,靠脸托脸找的师傅,我不干能让家里跟着丢人?我当时哭了一会儿,倔脾气就上来了,自己拿着棍子就开始练,就练咋在磨盘转的时候能续上力!”老王说完脸上又开始轻松起来,抽烟的速度加快了起来。

      “你知道吧,那时候练得俩手都是水泡!我用穿衣服那样的布条缠缠就继续练,那时候年轻,也不怕感染啥的。反正天天练捣磨眼儿,没事就练,我一天练不成两天,估计师傅看见我没事儿就在那里练搅盘,出错也不好意思打我了,反正就这样继续干活儿了。”

       

      640.webp (7).jpg

       

      “后来呢?出电动手拉坯机了?”我问。

      “电动手拉坯机才多长时间的事儿!我干了一二十年后,才出电机手拉坯了。后来我干到第二年,那磨盘再快,我瞌睡着半睁着眼都能捣着磨眼儿续上劲儿,磨盘的速度我也能控制了,想快就快,想慢就慢,就连磨盘上的磨眼儿惯性能转到哪里停住,我看一眼基本都知道。”老王得意地说。

      “这是真下工夫了!”我说。

      “不但磨盘上下功夫了,我看师傅拉坯还看出门道了,他拉啥型,到哪点要啥速度,我心里都知道,后来,师傅听着收音机,哼着戏,拉着坯,一上午头都不抬的,就成这样了。”

      “这太默契了!”我感叹道。

      “再后来,师傅说,学拉坯吧,我就学拉坯,人家都说学拉坯上手可难,抱个泥头都抱不直,我上去就上手了。”

      “看得多了,自然都差不多会了。”我说。

       

      640.webp (8).jpg

       

      “是啊,这都是基本功,就是换成现在电动的,转快转慢这泥都脱不了手,这就是那时候转磨盘转出来的,现在的手艺,上去就是电动拉坯机,好多年轻人手上还没劲儿就开始学拉坯,你说那能拉稳当了?这拉坯啊就是手艺,这老祖宗的手艺要慢慢学。”说完,老王抱了块儿坯泥,啪的摔在了拉坯机上,往皮围裙上蹭蹭手,开始对收音机调台,我知道,这是他开始工作的节奏。我从他对面小凳子上起身,告别,走到门口我忽然回头笑着问:“现在你会扔你徒弟鞋不?”

       

      640.webp (9).jpg

       

      老王听到顿时停止摆弄了收音机,楞了一下自言自语说:“现在生活好了,咱这儿的年轻人爱往城里跑,卖个衣裳,跑个业务啥的,但凡有口饭吃,年轻人都不干这个喽,就是有的来干上几天,也都熬不住跑了,嫌这活儿太脏太累,整天一个人也不不热闹,现在收个徒弟都是难的,谁还敢扔鞋啊!”

       

      640.webp (10).jpg

       

      听罢,我转身,刚前走几步,后面就传来了老王拉坯时随着收音机里戏曲哼出的调子。

       

      640.webp (11).jpg

       

      经钧友推荐,转自《刘宇的博客》,钧瓷网向文章作者、摄影者及钧瓷艺人致谢、致敬!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