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烧钧瓷是否将成为历史?-钧瓷网
      分享到:
    • 煤烧钧瓷是否将成为历史?

      作者:王增阳 文/图 2017年09月26日 来源:许昌晨报(A12版) 阅读次数:937

      1.jpg

      李占伟近影

       

      “我们都知道煤烧钧瓷具有独特的艺术特色,我的很多作品就是用煤烧出来的,但煤烧钧瓷还能延续多久充满未知和不确定性。就我个人的观点,煤烧钧瓷很可能成为历史。”在神垕镇神钧堂,钧瓷大师李占伟谈及这个可能关乎他未来发展的话题,并没有多少惋惜的情绪,反而充满迈步从头越的豪气。

       

      不知道这样的想法在其他钧瓷大师的脑海中是否出现过,但这是记者第一次和神垕的钧瓷大师就这个问题进行讨论。煤烧钧瓷在神垕钧瓷人和众多钧瓷爱好者的心目中,占据着极为重要的地位。

       

      煤烧钧瓷的历史极为悠久。关于钧瓷不同烧成方式的历史演变,钧瓷文化学者李争鸣先生在其《追根求源话钧瓷》一书中有着较为详细的介绍:宋代钧瓷始于柴烧;金元时期出现煤烧;元代末年由于煤炭浅层枯竭,深层煤炭不易开采,又改用柴烧。到了明代,由于南方瓷器崛起,北方连年战争,树木、柴草被毁,燃料缺乏,大多数钧窑停烧。直到清代末年,钧瓷才恢复烧制,多在烧碗窑中带烧,后来又在炉窑内用蓝炭(没有烧透的煤炭,烟少易燃)烧制。20世纪50年代初,神垕的任坚工程师试建倒焰煤窑烧制钧瓷成功。从20世纪50年代初至1994年,钧瓷都用煤烧。1994年,禹州市钧瓷研究所和孔家钧窑相继试验液化气烧制钧瓷成功。该技术在减轻空气污染、减小劳动强度、改变钧瓷作品空间等方面有明显的优点,很快在神垕大多数窑口中推广,并在实践中进行了改进和完善。当气烧钧瓷成为主流后,神垕瓷区一直保留少量煤烧钧窑,没有断烧。2004年,禹州市钧瓷研究所、星航钧窑、晋家钧窑成功恢复了柴烧钧瓷工艺。一些窑口在使用煤烧、气烧的同时,也兼做柴烧,因此市场上出现了柴烧、煤烧、气烧三大主流钧瓷产品百花齐放的局面。

       

      由此看来,钧瓷在1000多年的传承发展中,由于时代的局限性和历史发展的潮流,不同的烧成方式相继出现,且都为其艺术的传承和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烧成方式的不同,也为钧瓷的窑变艺术带来了可喜的变化。不同烧成方式的钧瓷作品在市场上经受了检验,有着各自的收藏人群。

       

      “煤烧、柴烧、气烧可以产生不同的艺术特色,纯粹以烧成方式判断钧瓷的艺术价值不可取。”李占伟说。

       

      从工艺上讲,煤烧钧瓷劳动量最大,产品需要装匣钵,煤需要严格把关,烧池需要清理,烧制时需要添火、撬火、平火、盖天眼、捂火还原等,工艺最复杂,成品率也较低。煤烧钧瓷以厚釉著称,施釉一般是五遍,其中浸釉两遍、刷釉三遍。煤由于火焰小,靠的是辐射升温,所以产生的热量相对较大,在不同阶段产生的一氧化碳浓度差别较大,釉汁在高温下的流动受窑温起伏和一氧化碳浓度的制约,容易出现曲线变化和色彩交融。煤烧钧瓷具有热烈奔放、生机勃发的艺术风格,釉面容易出现山水画中彩霞纷飞的艺术效果。

       

      “不管是什么样的钧瓷,作为泥与火的艺术,烧制离不开各种原料,煤、柴或者液化气都是先决条件。”李占伟说。

       

      自古以来,传统手工艺由于交通方式的局限性,极为依赖本地资源。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传统手工艺不仅是一门手艺,还传承着传统的生活方式,具有很强的地域性、异质性和多样性色彩,是一个地区、民族的文化表征。在5000多年的华夏文明历史长河中,但凡烧制陶瓷的地方都离不开两种资源,一种是制瓷陶土,另一种是烧瓷燃料。神垕长期流传的“东山煤,西山釉,北山瓷土处处有”的俗语,将钧瓷的地域特色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今日的神垕,烧制钧瓷所用的煤,大多数产自附近的煤矿。有些窑口也尝试过用其他地区的煤烧制钧瓷,但效果并不理想。“神垕镇用煤烧制钧瓷的窑口,都面临燃料短缺的局面。我们平常烧制钧瓷用的煤,大多数产自同一个煤矿,但那个煤矿已经关闭了。有些窑口用过山西煤、内蒙古煤,也试过平顶山煤,但效果并不好。现在有些窑口可能还储备有一些煤,但有的窑口已经面临无煤可烧的局面。”李占伟说。

       

      在另一家同样以煤烧钧瓷为主的窑口,窑口主人告诉记者,几年前,他就和煤矿达成协议,并提前付款。只要煤矿产出来一点儿煤,他就雇人运回来储存起来,直至煤矿彻底关闭。虽然他存了一部分煤,但总有烧完的那一天。

       

      除了燃料枯竭这一难题外,让煤烧钧瓷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的另一个关键因素就是环保的大趋势。中国作为一个富煤、贫油、少气的国家,煤炭提供了70%以上的能源量。煤炭在燃烧过程中除了产生大量烟尘外,还会产生一氧化碳、二氧化碳、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有害物质。近几年来,在环保部门对生产企业的严格要求下,陶瓷行业的节能减排、环保生产问题得到空前重视。业内人士表示,陶瓷行业以民营企业为主,集中度低等问题比较突出,导致出现尽管污染严重但环保监管难以执行到位等现象。在全国各地的瓷区,有些企业采用低硫煤,安装脱硫装置。但采用上述环保设备除需要较大的投资外,使用过程中维护费用高,企业难以按规程要求及时更换易损件,因此很难连续达标。

       

      “为什么有些煤矿被关停?其实是因为环境问题。在环境问题日益严峻的今日,陶瓷行业同样面临重大挑战。”李占伟说,以钧瓷为代表的陶瓷行业具有特殊性,建筑陶瓷属于陶瓷行业,艺术陶瓷同样属于陶瓷行业,不可能因为艺术陶瓷有一层艺术和传统文化的外衣就可以网开一面。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虽然追求艺术享受,但更加注重健康。如果煤烧钧瓷与环保的大趋势有冲突,那么我可以主动改变。人是活的,艺术同样是活的,不可能说离开了煤烧,我就活不下去了。老话说,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烧钧瓷也是如此。只要钻研钧瓷烧制技艺,不断提升工艺水准,主动作出改变,钧瓷行业就死不了。”李占伟充满信心地说。

       

      在李占伟看来,钧瓷艺术博大精深,让人们为其着迷,但钧瓷行业不可能以特殊性为理由回避环境问题。这是大趋势,也是钧瓷大师应有的担当。

       

      对于独具特色的煤烧钧瓷未来的发展,你怎么看? 

      编辑:junci1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