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骥醉钧-钧瓷网
      分享到:
    • 老骥醉钧

    • ——记中国传统工艺大师王金合
      作者:王增阳 文/图2017年10月10日 来源:许昌晨报(12版)

      王金合近影.jpg

      王金合近影

       

      金斑荷口瓶.jpg

      金斑荷口瓶

       

      国庆期间的天气并不算好,但稍显寒冷的天气并没有阻挡住各地游客到神垕游玩的脚步。每天早上,当中国传统工艺大师王金合穿过人潮到达紧临神垕老街的天合坊时,他感到无比欣慰。“神垕的魅力、钧瓷的价值正在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作为在钧瓷行业劳作近60年的钧瓷人,我感到无比自豪。”王金合说。

      第十届禹州钧瓷文化旅游节首次在神垕举办,带给神垕的不仅是无上的荣耀,还有实实在在的客流。国庆期间,有很多游客走进紧临神垕老街的天合坊。当有游客上门时,王金合会饶有兴致地向游客讲解钧瓷的历史和欣赏要点,乐此不疲。对他来说,只要是能够让更多人认识钧瓷、了解钧瓷的事情,他都愿意去做。

      从16岁进入当时的国营瓷厂,王金合已经在钧瓷行业辛勤耕耘了近60年。20世纪70年代,王金合与妻兄杨富州在家中建了一座窑炉,悄然开始创作自己心仪的钧瓷作品。从小窑到大窑,从仿宋、仿清到现代钧瓷的釉色研发,王金合不断将自己的钧瓷烧制技艺推向更高的领域。

      不管是刚刚接触钧瓷的游客,还是熟悉钧瓷的鉴赏者,在欣赏王金合的作品时,都会有异样的感觉。王金合的作品既有个性,又自成一派。王金合创烧的金斑釉以孔雀绿和碧蓝为主色调,伴有金斑和银斑。金斑和银斑均呈开花状,或梅花点点,或银星闪烁。釉质温润,充分体现了钧瓷釉色的变化无穷,惟妙惟肖,显得高贵典雅。其釉彩或青绿绵绵,或桃腮粉红,或金斑盈面,或红绿交错。件件作品釉彩渗化,熠熠生辉。其窑变图像颇似印象派莫奈的画作,也像中国画家吴冠中的画作。步入王金合的钧瓷展厅,一件件既是炉钧又有别于传统炉钧的作品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不少作品上,釉质自然流动,形成一幅幅自然天成的瑰丽图画。

      传统意义上的炉钧是指清朝初期景德镇的仿钧,以紫砂类土质为胎,分两次烧成,先高温素烧强固胎质,后入炉低温釉烧。传统炉钧每窑只能烧成一件或若干件,且在极端火焰下烧成,成品率极低。随着时代的发展,钧瓷的烧制技艺得到了提升。液化气窑的引入,使钧瓷的成品率大大提升。在烧制实践中,王金合认为,炉钧同样可以在烧成方式和窑炉结构上进行改变。炉钧不仅能在小窑中烧,而且能在大窑中烧;不仅能用炭烧,而且能用煤烧。

      “作为一名钧瓷艺人,要思考传承,要思考创新,更要思考如何为钧瓷的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王金合说。2005年,王金合建立了自己的窑口,立起了5立方米的大窑炉。一年后,王金合在这座煤烧大窑之中,烧出了精美的炉钧作品。他突破了一窑一器的局限,每窑均能装烧几十件。而在釉色花式上,王金合的炉钧之美自成一派。

      “对我自己来说,烧制钧瓷就是一条对艺术的不懈探索之路。我不想走别人走过的路,而是要开创属于我自己的风格。作为钧瓷艺人,没有创新是不行的。像我们熟悉的豫剧,有着众多不同的流派,我们钧瓷行业的大师们同样可以自成一派,而不是千人一面。只有这样,才能开创钧瓷百花齐放的局面。”王金合说,尽管已经70多岁,但他依然不断探索着钧瓷的釉色之美,致力于将钧瓷上没有出现过的色彩烧制出来。在王金合看来,钧瓷的釉色之美是自然造化与钧瓷艺人辛勤探索的结果。王金合不断摸索,用大窑烧出小炉的效果,用煤烧制造出炭烧的效果。王金合在窑炉上改结构,在釉料上改配比,在烧成上寻规律,历经磨砺,终成正果。

      对于王金合的作品,一直以来有着不同的声音,他的作品在釉色的展现上过于激进,但王金合对此不以为意。“钧瓷之美,在器型,更在于釉色。钧瓷的特点就在于‘入窑一色,出窑万彩’。在釉色的探索上,钧瓷艺人不能止步不前,要下功夫去钻研。”王金合说,不需要言语争辩,作品就是最好的证明。

      人们形容钧瓷釉色的神奇变化为“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王金合创烧的炉钧在这方面堪称代表:釉色对比强烈、色彩丰富,或如烈焰般蒸腾奔放,或如秋水般明丽温润,细处如工笔,有具象之细致;渗流如泼墨,浑然天成,自具风华。也许正因如此,王金合才把他的钧瓷作坊命名为“天合坊”,融入了他对钧瓷艺术的理解与追求——天人合一。

      熟悉王金合的人都知道,他喜欢在日常生活中根据自己的体验,写下一首又一首充满情趣的打油诗。在第十届禹州钧瓷文化旅游节在神垕举行之际,他又作了一首诗:

      钧瓷之都,中国神垕。

      宋时烧钧,历代传承。

      古镇风貌,得天独厚。

      七里长街,瓷窑遍布。

      肖河之水,镇区东流。

      驺虞桥上,往事回首。

      鼓乐阵阵,琴声悠悠。

      古寨古街,古院坐落。

      百灵翁庙,焚香祷告。

      花戏楼台,民间风貌。

      天合厂院,肖河岸边。

      门前流水,坐北向南。

      ……

      天合炉钧,窑烧而成。

      南北精华,融会贯通。

      ……

      北极冰花,金斑金钉。

      铜崖金挂,青天明镜。

      北国风光,江南美景。

      塞尚梵高,莫奈冠中。

      无力作画,窑变而成。

      年逾古稀的王金合,依旧探索着钧瓷色彩之美的极限所在,也努力实现着将钧瓷推向更大舞台的艺术之梦。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