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件钧瓷拍品再说“钧瓷始烧年代”-钧瓷网
      分享到:
    • 从一件钧瓷拍品再说“钧瓷始烧年代”

      作者:邓雷 孙学涛2018年01月16日 来源:许昌晨报(12版)

      日前, “孔家钧窑杯”2017年度十大钧瓷作品评选活动结束。其中,位居10件作品之首的《钧窑天青玫瑰紫釉葵花式三足洗》,在2017年北京中汉秋季拍卖会上以885.5万元成交,在钧瓷界引起强烈反响。 

      这件器物的年代被标为“明初”,令诸多人士提出质疑。中国古陶瓷研究者、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刘志军指出,这件器物明明是宋代珍品,怎被标为明代?那么,钧瓷到底产生于何时?

       

      QQ图片20180115200716.jpg

      钧窑天青玫瑰紫釉葵花式三足洗

       

       

      【价值】

      《钧窑天青玫瑰紫釉葵花式三足洗》的价值被低估

       

      2017年12月19日,北京中汉拍卖有限公司举办的2017年北京中汉秋季拍卖会瓷器工艺品专场,《钧窑天青玫瑰紫釉葵花式三足洗》以770万元落槌,加上佣金,总价以885.5万元成交,引起社会关注。

       

      该作品为“七”刻款,直径20.6cm,器型、尺寸、釉色及工艺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底刻“七”字标记的《钧窑天青玫瑰紫釉葵花式三足洗》(故瓷17469/金二四七17)相同。

       

      3.jpg

      钧窑天青玫瑰紫釉葵花式三足洗

       

      1月10日,参与《钧窑天青玫瑰紫釉葵花式三足洗》拍卖者之一的钱伟鹏先生开门见山地说,《钧窑天青玫瑰紫釉葵花式三足洗》传承有序,是著名收藏家仇炎之先生的旧藏,后由英国著名收藏家埃斯肯纳齐收藏。

       

      埃斯肯纳齐被维基百科誉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东方艺术品经销商”。其在2005年以约合人民币2.3亿元的天价拍下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

       

      1993年10月27日,《钧窑天青玫瑰紫釉葵花式三足洗》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被拍走。“此次它再次面世,我们志在必得。”钱伟鹏说。

       

      钱伟鹏系中国著名古陶瓷鉴定家、收藏家,当今官窑民间收藏第一馆天物馆馆长,英国国家展览中心古董展示会高级顾问,英国伦敦奥林匹克古董展示会高级顾问,美国纽约亚洲艺术品检查委员会高级顾问,英国伦敦东方古董公司董事长,景德镇陶瓷大学御窑研究所所长、硕士生导师。

       

      QQ图片20180115200703.jpg

      英国著名收藏家埃斯肯纳齐和我国著名收藏家钱伟鹏

       

      “大概在2010年,我在美国纽约一个拍卖会上拍得一件同一类型的作品,当时标的是‘明代或更早’。那件没有这件漂亮,花了550万元。”钱伟鹏说,作品拍回来后,被放到天物馆。基于对作品的认识,在出书时,这件作品被直接标为“北宋”。

       

      “大家心知肚明,这件器物的价值是远远被低估的。但由于其他一些原因,才把它标为‘明初’。” 钱伟鹏说,1986年,南京明宫遗址出土过一批钧窑瓷片,造型和元代枢府大碗类似,碗心底部为明初月亮底。1988年,他在上海仇炎之家收集到一件完整件,初步确定为洪武官窑仿钧产品,与传世宋钧窑有着明显差异。

       

       

      【观点】

      “官钧明代说”实际上存在很多漏洞

       

      2006年11月12日,由深圳市文物考古鉴定所主办的中国深圳“官钧”瓷器学术研讨会开幕。在此次会议上,该所抛出“官钧明代说”。他们根据深圳文物考古鉴定所对2004年在禹州市出土的“官钧”瓷器标本进行深入研究,无论通过器物类型学排比、考察特殊釉色品种出现的时间,还是对比研究相关绘画资料和梳理历史文献,都有相当确凿的证据证明“官钧”瓷器的生产时间为明代永乐、宣德年间。 

       

      其证据之一是在明代绘画方面。明正统二年(公元1437年)谢环所绘《杏园雅集图》、明中期杜瑾《十八学士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十八学士图》及上海博物馆藏《五同会图》等,画中均见有造型与“官钧”基本相同的仰钟式花盆(与盒托配套)。其中,杜瑾《十八学士图》所绘仰钟式花盆着红彩,颇似“官钧”玫瑰紫色。他们进而认为,从《十八学士图》中可以看到,存世钧窑瓷器多为故宫所藏。底部刻有数字“一”至“十”的所谓“官钧”,实际上是明代最为普遍的一种花器,包括花盆、花盆托等。

       

      对此,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员、曾担任“中国宋代五大名窑珍品及仿品展”评委的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刘志军说:“明画中出现宋代作品,并不矛盾,好比现代人的绘画中出现青铜器也是正常的,但你不能说青铜器就是现在才出现的。实际上,现在已知宋画中曾出现类似鼓钉洗、仰钟式花盆这样的器物。”

       

      钱伟鹏说:“《十八学士图》为唐代阎立本奉旨绘制,此后宋人亦有摹本,明人再临摹宋人的亦在情理之中。如果仅以画作上有什么瓷器,便推断这件瓷器的产生年代,那么,我曾在日本京都清水寺见过一幅南宋画作。该画为该寺的镇寺之宝,上面画有钧官窑瓷器。”

       

       

      【测定】

      热释光方法测定不支持钧瓷始于明代的观点

       

      刘志军介绍,《钧窑天青玫瑰紫釉葵花式三足洗》底部的“七”字刻在正底部,与1974年禹县城内北关八卦洞附近,即钧台钧窑遗址出土的钧瓷同属一类——在花盆底部一般刻有“一”至“十”的编号。实际上,它上面是一个葵花式花盆。这件器物是一个盆托。

       

      1.jpg

      钧窑天青玫瑰紫釉葵花式三足洗

       

      2004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钧台钧窑遗址西区(原制药厂)古钧花园建设工地清理窑炉4座。发掘者将地层划分为7层,时代分别为第一、二层是近代,第三层是元代,第四、五层是宋代,第六、七层是唐代。

       

      为弄清此问题,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原主任苗建民和他的团队采用热释光年代测定技术对钧台钧窑遗址1974年发掘地点和2004年发掘地点出土的钧瓷残片标本进行了测定。利用这种方法,该团队成员发现这两个地方出土的钧瓷残片年代高度吻合,分别距今820年和815年。

       

      “不容否认,任何测定方法都是有误差的。此项工作中热释光方法的精确度误差可以达到10%的水平,即误差为‘±80年’。两个遗址出土的钧瓷年代处于公元1115年至1275年的可能性较大,因此不支持钧瓷始于明代的观点。”苗建民说。

       

      刘志军说:“这是最权威的研究团队得出的关于钧瓷始烧年代的最新成果。”

       

       

      【建议】

      做钧瓷史研究要从社会的各个方面入手

       

      2013年,在故宫博物院建院八十八周年之际,“色彩绚烂——故宫博物院钧窑瓷器展”在延禧宫西配殿对公众开放,展出了包括35件国家一级文物在内的125件(套)展品。其中,钧窑菱花式花盆等的所处时代被标为北宋。

       

      关于钧窑断代的特征,故宫博物院研究员、中国古陶瓷界泰斗耿宝昌认为:“1974年在禹县钧台钧窑遗址以及神垕,相继发现宋代烧造名瓷的多处窑炉遗址和大量遗物。它同历代宫廷皇家保留下来的珍贵品宋代钧窑瓷完全相同。此早已有发掘报告公之于世,无可置疑。”

       

      耿宝昌说:“钧瓷生产与社会状态是相辅相成的,做钧瓷史研究要从社会的各个方面入手。宋、金、元各个时期的政治、经济、社会甚至人口状态都是我们研究的对象。只有把钧官窑放到社会的大环境里去研究,才能更加接近实际,我们的研究才会更有意义!”

       

      2006年,在由深圳市文物考古鉴定所主办的中国深圳“官钧”瓷器学术研讨会上,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古器物部主任吕成龙力挺宫廷传世钧瓷属宋代的观点。他认为,钧瓷生产与宋徽宗大规模修建园林相关。

       

      虽然能够佐证钧窑时代的证据很少,但不是完全没有。与“寿山艮岳”同处河南境内的钧窑所出瓷器的主要器型是花盆、花盆托,这与当时宋徽宗大规模装点园林的需要十分契合。而此时的其他官窑,几乎并不烧制与此类似的花盆。

       

      以青瓷为例,明初的官窑景德镇和龙泉由于造型须由宫廷出样,因而烧制的青瓷完全一致。如果说钧窑是明初的,为什么在景德镇和龙泉都没有出产与钧窑形制类似的花盆和花盆托呢?景德镇所烧花盆底部为何并不像钧窑花盆刻有从一到十的数字呢?

       

      吕成龙认为,宋代艺术风格应该成为断代软标准。宋代之后,广东、江苏、江西等地对钧瓷均有所仿制,不仅如此,就是在河南禹州,历代也有钧瓷的烧造,可不同时代有着不同时代的气息,尽管就地取材,但内涵方面也是有变化的。专家们判断钧瓷起源于北宋,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它精美、典雅、含蓄、明净的艺术风格是宋代特有的时代风尚,而宋钧与其他宋官窑的美是一致的,具有同一时代相同的神韵。

       

       

      【结语】

      期望有更多的考古资料,完善各自的理论

       

      刘志军说,总的看来,“北宋说”还占据统治地位。但是,近年来异论之声高涨。随着研究的深入,人们逐渐把钧瓷分为两类。一类是钧台钧窑遗址出土的钧瓷,很精致,被认为是“官钧”,也被称为“陈设类钧瓷”“数字钧瓷”;另一类是神垕及周边出土的钧瓷,被认为是民窑钧瓷,也被称为“器皿类钧瓷”。

       

      他介绍,由于从考古资料来看,难以完全否定“北宋说”,所以“元代说”和“明代说”回避了民窑钧瓷,而对所谓“官钧”即“陈设类钧瓷”的“北宋说”大加挞伐。有些专家在坚持钧瓷“北宋说”的同时,也将“官钧”年代撇开不论。主持发掘刘家门窑的秦大树在断定刘家门窑是北宋晚期窑场的同时,还申明:“这里应特别指出的是,本文所论证的是刘家门窑发掘出土的这类钧瓷器物,即有些学者所说的‘器皿类钧瓷’。对于鼓钉洗、海棠盆、出戟尊等所谓‘陈设类钧瓷’的生产时间,笔者并不支持其为北宋末产品的观点。”

       

      刘志军说,目前,从考古方面来说,一个是类型学,另一个是地层学。如果不能在类型学和地层学得到更好的判断,那么,我们还可以从陶瓷工艺学的角度、从烧制工艺推敲作品所处的时代。我们熟知,从唐到金一直沿用支钉、支圈这种烧制工艺。金以后,就禹州范围内所见,已没有支圈烧制这种工艺了。

       

      “对于钧瓷的断代,还有待钧台钧窑遗址发掘资料的进一步整理、揭示。‘官钧’的年代是矛盾的焦点。在我这些年来对于钧瓷的烧制和研究而言,我认为钧瓷的始烧年代一定在北宋。当然,关于钧瓷的始烧年代,对每一种说法都不能信而不疑,我们只能期望有更多的考古资料,来完善我们的理论。”刘志军说。

       

      (本文转自2018年1月16日《许昌晨报》12版,原标题为《从一件钧瓷拍品再说“钧瓷始烧年代”》)

      QQ图片20180115200649.jpg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