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红生:承古创新,手造美器-钧瓷网
      分享到:
    • 刘红生:承古创新,手造美器

      作者:王增阳2018年03月20日 来源:许昌晨报(12版)

      早春时节,乍暖还寒。当记者到达位于禹州城西的星航钧窑时,刘红生大师毫不在意地脱下厚厚的外套,套上了一件背心。在工作室,刘红生拿出一团陶土。随着轮盘的转动,陶土在刘红生的双手中不断变换形状,由实心变为中空,光滑的表面也逐渐产生一条条玄线。随着器型不断升高,刘红生由坐着变成半蹲,直至完全站起来。半个小时后,刘红生的额头上渐渐有了细汗。

       

      微信图片_20180319205455.jpg

      刘红生独特的手拉坯成型

       

      由于工作的关系,记者多次看过钧瓷人手拉坯。但这是记者第一次看大件手拉坯,最终成型的器型有近80厘米高。在修整器型内部时,刘红生的胳膊需要完全伸到里面。这考验的不仅仅是手劲儿,还有臂力。“进行手拉坯之前,就应该在脑海中有个大致的作品轮廓。在制作的过程中,还要根据实际情况不断修整,最终成型的作品一定要流畅、自然。”刘红生说。

       

      一直以来,刘红生的作品广受收藏界好评。在年轻的钧瓷大师中,刘红生的手拉坯技艺堪称一绝。这与他的艺术创作经历密切相关。1993年,高中毕业的刘红生进入禹州钧瓷研究所,和其他几个同事负责烧窑。1994年,刘红生开始学习手拉坯、配釉、造型设计等,并拜时任禹州钧瓷研究所技术副所长的任星航为师,系统学习钧瓷制作技艺。

       

      微信图片_20180319205503.jpg

      刘红生在手拉坯

       

      刘红生至今还记得他创作的第一件作品。“那一年,我创作了一件加了底座的《天球瓶》,但烧制成功后没有意识到它的珍贵之处。钧瓷研究所负责销售的大姐看到后,立马说:‘我拿到销售部,看看有没有藏家喜欢。’我随口答应,没放在心上。过了一段时间,大姐告诉我,这件作品卖了700块钱,这在当时可以说是一个极高的价格。那个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一件好的钧瓷作品价值是无穷的。”刘红生说,从那时起,他开始更加努力地学习钧瓷创作。

       

      螭龙画缸.jpg

      螭龙画缸 | 刘红生作品

       

      在任星航的言传身教下,刘红生经过数年的刻苦学习,逐步成长为精通钧瓷制作的技术骨干。尤其在造型上,刘红生主攻手拉坯成型技术,其作品以端庄大气、简约典雅的艺术风格在钧瓷界脱颖而出。 1999年,任星航创建星航钧窑,刘红生随即加盟。从成型技术员干起,他历任烧成车间主任、研究室主任、生产部经理、钧瓷窑炉博物馆副馆长等职。2005年,刘红生被授予“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称号;2006年,荣获“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河南省技术能手”等称号。其作品先后获得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第四、五、六届中国陶瓷大地奖金奖等。

       

      微信图片_20180319205507.jpg

      春城 | 刘红生作品

      微信图片_20180319205534.jpg

      春城局部

       

      刘红生的作品最大的艺术特色就是简约而不简单,在展现端庄大气之美的同时不失灵动之美。记者曾在禹州钧官窑址博物馆看到其创作的“城”系列作品。刘红生有感于钢筋混凝土构建的“城市森林”,创作了“城”系列作品。他用草绿釉和桃红釉表现春天的萌动,用红釉表现夏天的炽热,用花釉表现秋天的斑斓,用月白釉表现冬天的皑皑白雪。《春城》《夏城》《秋城》《冬城》,既有四季的变化和感悟,又有“城市森林”、地平线给人的视觉冲击。城市作为一种现代社会意象的内涵,被他用钧瓷诠释出来。

       

      微信图片_20180319205511.jpg

      夏城 | 刘红生作品

          

      在刘红生看来,钧瓷是艺术家情感的表达。如今,钧瓷艺术不再是简单地制作和复制前人,而应该加入创作者的艺术感悟和情感体验,使作品在展现创作者技艺的同时,传递出创作者的艺术情感。

       

      微信图片_20180319205515.jpg

      秋城 | 刘红生作品

       

      只有亲身参与其中,才能体验到泥土的珍贵。“我们手中的每一团泥土都是珍贵的,不能随意创作,毫不顾忌艺术美感。工艺和美学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不能简单地堆砌各种元素,更不能随心所欲。钧瓷有自身的艺术内涵,博大而不拘小节,色彩丰富但不妖艳媚俗。”刘红生说。

       

      微信图片_20180319205519.jpg

      冬城 | 刘红生作品

      微信图片_20180319205538.jpg

      冬城局部

       

      “钧瓷的美不在于复杂、烦琐,其最好的装饰就是釉色。一件好的钧瓷作品,器型很重要,是根本所在。我们评价一个军人,不是看他长得有多帅,而是看他是否有一种挺拔的气质。同样的还有模特儿。”刘红生说,钧瓷只有拥有好的器型,才能进一步通过釉色之美展现匠心之妙。

       

      莲语.jpg

      莲语 | 刘红生作品

       

      刘红生坚持将现代美学元素与传统钧瓷工艺相结合,遵循“宁简勿繁、宁整勿碎”的原则,在传统造型的基础上,综合陶瓷艺术语言,挑战工艺难度,并糅合刻、塑、雕等装饰技艺,使作品呈现出雄奇刚健的艺术美感。其作品《万山红遍·蝶恋花》创意源于毛主席的诗词《蝶恋花》,器型灵感取自经典红色名曲《映山红》,象征对红军精神和伟大革命领袖的热爱。该作品造型如花蕾初放之姿,整体线条饱满优美,花口沿“脱金”婉转而下,瑰丽的红、紫、蓝窑变釉色呈现出苍穹之下、崇岭之间,红映万山、层林尽染的美妙意境。该作品花口下方还堆雕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自然天成的“脱金”效果、简练灵动的线条,将蝴蝶的轻盈灵动演绎得活灵活现,极具神韵。

       

      蝶恋花.jpg

      蝶恋花 | 刘红生作品

       

      如今的刘红生,与妻子任英歌共同忙于星航钧窑的日常创作事务。“创作钧瓷也是一种修行,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感悟和体验,有不一样的创作灵感。我认为,对钧瓷艺术的探索是无止境的。”刘红生说。在刘红生身上,记者看到了钧瓷艺术传承千年依旧光彩照人的精神力量。

       

      (本文转自2018年3月20日《许昌晨报》12版,原标题为《手造美器——记星航钧窑刘红生大师》)

      QQ图片20180319210412.jpg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