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套老钧瓷酒具里,盛满了浓浓的友情-钧瓷网
      分享到:
    • 那套老钧瓷酒具里,盛满了浓浓的友情

      作者:张铮2018年03月20日 来源:许昌晨报(14版)

      “我家的柜子里,放着两个大大的钧瓷酒杯。它的式样如同红酒杯一样,如今,这样款式的酒杯在市面上并不多见。30年来,它们静静地‘待’在柜子里,我一直舍不得用,只是隔几天拿出来擦拭一下,回味我和老友梁志成的那段友谊。”

       

      mmexport1521543329158.jpg

      刘国友收藏的酒杯

       

      他的一句话,改变了我的人生

       

      1956年我出生在禹州农村,那时家里很穷。为了能“跳出农门”,我选择了读书。好在有父母的支持,我读完了高中,考上了原许昌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今许昌学院)。

       

      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了许昌郊区的一所中学,也是在学校里,认识了当时担任数学教研组长的梁志成。虽然我大学时学的是外语专业,但由于种种原因,我并没有教外语,而是担任了副科老师。

       

      mmexport1521543325764.jpg

      刘国友收藏的酒杯

       

      多年习得的专业知识无用武之地,这让我一度有些迷茫。苦闷之余,我常常找到梁志成畅谈心事。梁志成也是禹州人,待人宽厚友善,平时对我也很照顾。由于我们经常来往,成了亲密的朋友,有时候还会一起回老家。所以,郁闷的时候,我大都找他倒苦水。

       

      梁志成平时知道的消息多,而我整天埋头在学校,消息很闭塞。大概在1980年前后,梁志成告诉我现在的外贸行业很需要外语人才。

       

      听到梁志成的提醒后,我开始打探这方面的消息并回到学校进修学习,拿到本科文凭后我离开了原来就职的中学,到政府机关上班。

       

      现在回想,我还真得感谢梁志成当年的提醒。我是从农村出来的穷孩子,那时在城市里没有亲戚朋友,不光消息闭塞,而且人也有些木讷。在他的帮助下,我不光学业有所进步,而且生活也有了很大的起色。

       

       

      分别前,我送给他一套钧瓷酒具

       

      mmexport1521543322585.jpg

      刘国友收藏的酒杯

       

      进修后我再次回到许昌,我还经常去找梁志成,我们在一起谈论古今,喝茶饮酒。时光匆匆,大概是1986年,梁志成说他想辞职,去南方做生意。当时我的思想比较保守,还劝他不要辞职,在城市有份稳定的工作对于农村出来的孩子已经很不容易了。

       

      但是,梁志成属于那种雷厉风行的人,想准的事情就一定会干下去。要分别了,我也不知道送他什么礼物好,于是我回禹州老家的时候,买了一套当时市面上很流行的钧瓷酒具。

       

      微信图片_20180321084232.jpg

      悦钧斋张超豪藏品

       

      临行前,我把这套钧瓷酒具送给梁志成,他把其中的两个酒杯又回送给了我,说有机会我们还一起用这套酒具喝酒。梁志成刚去广州的那两年,我们还经常有联系,每次他回来的时候还聚会。但是到了1990年以后,我就和他联系不上了。

       

      微信图片_20180321084241.jpg

      悦钧斋张超豪藏品

       

      我多次打电话,但都联系不上。当时他留了两个座机号码,一个是家里的,一个是公司的。

       

      可能是时间太久,号码都变了吧。快30年了,我一直没有再见过梁志成。

      每次想老朋友的时候,我就把这两个钧瓷酒杯拿出来反复擦拭。

       


      老朋友,希望有生之年再相聚

       

      这段回忆在我心中是无比美好的,那份友谊是最真诚的。虽然很短暂,但这它让我刻骨铭心。

       

      现在回想起来,除了梁志成对我的帮助和指点,最让我难忘的还上他的热心肠。

       

      微信图片_20180321084245.jpg

      悦钧斋张超豪藏品

       

      我还在学校教书的时候,有一次,可能是吃了不干净的食品,当天我突发急症,上吐下泻,整个人虚脱得没一点儿力气。梁志成一夜没合眼守在我的身边,一会儿给我端水,一会儿给我喂药,直到我病情稳定下来后他才去休息。

       

      这两年,我也退休了,人越老就越怀旧。为了能和梁志成再次联系上,我去他之前工作的学校打听过,但遗憾的是没人和他有联系。

       

      我又回禹州老家,辗转找到了他的老家,最后在他的一个本家侄子那里打听到,早些年,梁志成的生意在南方做得还不错,但由于投资失误,现在公司已经没有了,他也跟随其儿子去了杭州。

       

      微信图片_20180321084253.jpg

      悦钧斋张超豪藏品

       

      去年,我去杭州旅游,按照梁志成侄子给的电话和地址去找他,很遗憾没有找到。我又去梁志成儿子的工作单位找,但也没有找到。 

       

      我时常想,难道我和梁志成真的就这样失去了联系吗?我想在有生之年能够与他再次相聚。我们哥俩还能用那套珍藏多年的钧瓷酒具,在一起喝酒,在一起天马行空地聊天儿。

       

      (本文转自2018年3月20日《许昌晨报》14版,原标题为《老朋友,希望有生之年在相聚》)

      cb1420180320C_01.jpg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