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瓷镇有个约会:请君到来,赏钧七美-钧瓷网
      分享到:
    • 你与瓷镇有个约会:请君到来,赏钧七美

      作者:千钧2018年03月26日 来源:钧瓷网

      当东风拂过绿色的柳条

      你或会想起

      还欠与古镇一个约会

      在这里   哪怕一片瓷上

      也有春夏秋冬

      有黄金屋   有颜如玉


      就请东风告诉你

      钧有七美……

       

      微信图片_20180326065510.jpg

       

      人们去神垕镇,多因向往那里的钧瓷。这是一张历经千年、镶在群山怀抱中的精美名片。

      在你小的时候,就认识家中的瓷器用具了。你会对着白底蓝花的纹路、图案、印记感到印象深刻,甚至想拿来临摹一番。

      后来,你终于见到了即便是画家也难摹画的钧瓷。擎在掌心,立在案头,相看两不厌。你记住了它在世界唯一成规模的产地:许昌,禹州,神垕。

      China·瓷,jun·瓷。所有的骄傲,让你的童年记忆更加深刻……

       

      44fa95bede4023a4858fd701c79f3c60.jpg

       

       

      泥中生命

      从泥而生,化身如玉

       

      昔有女娲抟土造人,今有匠人练泥造瓷。似乎人与瓷器都是源自泥土的奇迹,泥是瓷的生命之源。

      在神垕古镇,有尚未开发保护的金、元、明时期连片古瓷窑遗址。从窑里挖出的泥土,黄灿灿的,带着火的颜色。

      从泥而生,化身如玉。于是,从尘埃里诞生了高贵的生命。

       

      640.webp.jpg

       

      富贵尊 苗家钧窑作品.jpg

      富贵尊 | 苗家钧窑作品

       

       

      与水交融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在瓷器制作车间里,你会极度惊讶于瓷土与水交融过程的繁复。因为水的融入,泥土黏合紧密,能被拉成不同的形状和姿态,仿佛继承了水的灵动特性。

      瓷土被水化作绕指柔,在匠人一番琢磨之后,将最终迎来一场水火相济的窑变盛宴。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640.webp (2).jpg

       

      莲花尊 天合坊作品.jpg

      莲花尊 | 天合坊作品

       

       

      雕琢灵魂

      淡妆浓抹总相宜

       

      玉不琢,不成器。

      每一款钧瓷诞生之前,都要被匠人仔细反复打磨。匠心独运,器有乾坤。每位钧瓷大师,都擅长多种雕刻、装饰技法,人物,动物,淡妆浓抹总相宜。

      随手渲染之间,素坯具有了可与人交流的灵魂。

       

      4c6fec5438a0326240779b51f1f3311c.jpg

       钧瓷大师李向阳

       

      荷口尊 正玉钧窑作品.jpg

      荷口尊 | 正玉钧窑作品

       

       

      火中涅槃

      绽放生命的万彩

       

      瓷来自泥土,似乎为了赴一场约定,要经历一次重生般的煅烧。

      即便是一抔普通的泥土,只要敢于锻造,勇于磨砺,甘受熬煎,就可以升华自己,绽放生命的万彩。

      钧瓷对于火,有无限深情。

       

      dc2f370a-e080-43ae-92c2-6cf15c34a455.jpg

       

      长颈瓶(林涛) 任星航作品.jpg

      长颈瓶(林涛) 任星航作品

       

      独一无二

      生命的真彩在于不重复他人

       

      出窑万彩,窑变无双。

      窑火煅烧中的钧瓷釉料,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神秘变化。釉层流动交融,化学反应无处不在。最终,当住火降温,无数奇幻的颜色便从此定格。这种自然变化、不受人工控制的窑变,让每一件作品举世无双。

      生命的真彩在于不重复他人,在于活出独一无二的自己。

       

      鹅颈瓶 刘建军作品.jpg

      鹅颈瓶 | 刘建军作品

       

       

      历久弥珍

      经受时间考验才历久弥珍

       

      你见过出土的青铜器,锈迹斑斑;你见过陈年的绸缎,色泽黯淡。而瓷,却在岁月长河里永葆年轻,永不退色。

      就像人间真情,不应是一幕绚丽却短暂的烟火,应是一幅清新而悠远的画卷。能经受时间考验,才历久弥珍。

       

      象鼻尊 崔松伟作品.jpg

      象鼻尊 | 崔松伟作品

       

       

      永恒之美

      即便零落亮色犹存香如故

       

      钧瓷窑口多有砸瓷立窑的习惯,出窑后的残次品会被当场砸碎。

      也有上好的瓷,不慎落地破碎。

      你看到的是残缺,我看到的是残缺美。那一地的瓷片,仿佛一朵朵坚贞的花,凄美中发出绝响。它们失去了型,而钧釉之美却将在残片上永恒。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梅花风骨,人所共知。而钧瓷,即便零落,亮色犹存,香魂如故,岂不应得到更高的推崇?

       

      龙尊 杨晓锋作品.jpg

      龙尊 | 杨晓锋作品

       

       

      面对钧瓷,整件也罢,残片也罢,我们不仅能看到这七重美,更能从中体味到生命的七重况味。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