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之年的钧瓷人,这样感悟曾国藩-钧瓷网
      分享到:
    • 天命之年的钧瓷人,这样感悟曾国藩

      作者:郑胜利2018年11月06日 来源:许昌晨报(13版)

      转眼 20 多载,我从一个懵懂的少年走到中年。到了知天命的年龄,我逐渐找到创作的思路和方法。我对于钧瓷的思考与探索,从来没有间断过,尤其是对作品内涵的把握,不敢有一丝懈怠。每次创作,我都希望找到最适合该题材的表现方式:由外在的线条到釉色的呈现,一点一线都恰到好处。

       

      640.webp (14).jpg

      郑胜利和他的钧瓷作品

       

      事实上,每一个钧瓷艺术家, 以及各个厂家都有自己的特点。比如,孔家钧窑工人的精工细作, 大宋官窑作品的恢宏大气,正玉钧窑作品的温润如玉等。每次看到大家的精品之作,我都在心里默默地赞叹。我佩服他们为艺术的发展呕心沥血,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我以前去门店,看到同行的作品,不由得为他们赞叹。我在赞叹之余恨自己无能,觉得自己是一个笨人,做出的东西没有特点,没有过人之处。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感受到人生不易,也渐渐懂得了一些道理,这时“躁”的心态慢慢平缓下来。

       

      曾国藩说过,人生最大的敌人是懒与傲。前一个字我认同,懒, 是人生最大的敌人。傲需要资本, 我没资本怎么敢傲。我知道勤能补拙,“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什么事我都认认真真地做, 一丝不苟。“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这句话我牢记于心。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君子不会因为外界的干扰而停止做自己的事。山有一定的道,海有一定的规则,君子有一定的做人、做事标准。为此,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可行的标准,要求自己不受外界的干扰和诱惑,以达到内心的宁静,提高手上的功夫,做到心手合一,创造出自己心目中的完美之物。因此,最近以这种心境, 我创作了一件作品,取名叫《鸿运来》。该器物整体是钵的造型,是佛家化缘的一件法器,代表有缘,之人来相会。

       

      640.webp (12).jpg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鼓钱锁肩,瑞兽为耳饰,下配耳环,平衡阴阳,否极泰来、鸿运连连,既庄重又典雅,没有脂粉、金钱之气。

       

      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这是几千年前古人就总结出来的经验。品味这些话,我烦躁的心静了下来。黄宾虹大师说过, 做艺术的要学一点儿禅学。我当时看到这句话,不能理解其中的含义,过了这么多年,才知道禅学所蕴含的哲理。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不要为欲念所束缚,否则作品会俗气。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宁静之心,人必有之,否则一事无成。由躁到静,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只有凤凰涅槃,才能达到一个新的境界。

       

      本文原载于《许昌晨报》2018年11月6日13版,原标题为《由躁到静》

      640.webp (13).jpg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