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晓永:耕耘在田园,草木寄匠心-钧瓷网
      分享到:
    • 杨晓永:耕耘在田园,草木寄匠心

      作者:王增阳2018年12月11日 来源:许昌晨报(12版)

      不久前,再次到访神垕。在钧瓷大师杨晓永的电话指引下,记者一路驱车来到神垕镇杨岭村。来神垕的次数已数不胜数,凭着感觉,记者来到杨晓永表述的地点,看到的却是工人们正忙着修整几孔窑洞和装饰院落围墙。

       

      难道走错地方了?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依照原有窑洞规划,依山就势打造的一个供人游玩的田园农家。再次打电话询问时,就看到杨晓永站在二层的平台上向记者挥手。

       

      图片1.jpg

      杨晓永近影

       

      “什么时候搬到这里了?还以为走错了地方,看起来根本不像窑口。”记者问道。

       

      “有这种感觉就对了,从两年前开始打造这里,我想要打造的就不单单是一个烧钧瓷、赏钧瓷的地方,而是可以感受到浓厚田园生活氛围的自然天地,咱们先看一看吧!”说话间,杨晓永指引记者沿着山石和鹅卵石砌成的道路,走到了屋后山上的一片开阔林地。

       

      “前面这一大片田地都是我承包下来的,包括我们脚下的这几孔窑洞和身后这片林地。依照山势,在原有格局的基础上,我已经打造了两年的时间。我们再去看看窑洞吧!”杨晓永说。

       

      梅瓶.webp.jpg

      梅瓶 | 杨晓永作品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杨晓永打造的几孔窑洞,最准确的应该是别有洞天。三孔已经完成基本装修的窑洞相互连通,有工作室,有展厅,也有休息的地方,空间硕大,布局合理。“我刚接手的时候,不仅窑洞破败,空间也很小,单是把窑洞内的空间扩大,我就找专业的工人挖了很长时间,花费巨大,后期的修整和装修更是烦琐。”杨晓永说。

       

      在窑洞前的院落中,几名工人正在用红石砌着围墙。院中有假山,有水池,有盆景,搭配着窑洞上方自然生长的几棵百年古树,闲适而有情趣。“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然的东西是最美的,根雕、奇石,甚至是一枝一叶都具有唯一性,就像是自然天成的钧瓷一样。我认为,做钧瓷也是一个不断接近自然的过程。在创作过程中,我在器型上追求精细、饱满、流畅,将美传递给更多人,让更多人拥有美、欣赏美。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夏天,那几棵古树枝叶茂密,环境静谧,便喜欢上了这里。”杨晓永说。

       

      冲宵瓶.webp.jpg

      冲宵瓶 | 杨晓永作品

       

      熟悉杨晓永的人都知道,他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杨志的儿子,年少时期就跟随杨志大师学习烧制钧瓷。他制作的钧瓷,有着杨氏一族深刻的印记。“我小时候比较淘气。16岁那年的端午节,我被父亲发现没有去上学,父亲狠狠揍了我一顿。其实,我一个学期都没怎么去学校,每天按时出门然后出去玩。父亲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我要回来干活儿,然后就开始帮家里烧钧瓷了。那时候,很多脏活儿、累活儿都是我干,揉泥、搬坯、打下手。我还记得当时哥哥在大轮上拉坯,我在旁边转小轮,靠小轮的动力带动大轮。”杨晓永说,在父亲的教导下,他熟练地掌握了拉坯、注浆、配釉、烧窑、器型设计等关键技术,很快就在窑口独当一面。

       

      “在钧瓷的制作上,我一直比较佩服我的哥哥。他对线条的把握和对器物的理解都非常独到,做出来的作品也独具一格。我的父亲一直以来都强调‘一线之差’这个观点。这种思想也影响了我,有时候一件器物,多一线则肥,少一线则瘦,如何把握最佳的比例,需要靠长时间的经验积累。”杨晓永说,他今年38岁,在钧瓷领域已经干了22年。长期的实践,让他能够准确地把握线条,做到手、眼、心的完美结合。“比如,在手拉坯创作大肚小口的器物时,在封口之前,一定要准确把握器型的线条变化,一旦成型,就难以改变。”杨晓永说。

       

      杨小永│梅花碗_副本.jpg

      梅花碗  | 杨晓永作品

       

      “我的作品手拉坯成型,器型简约、饱满,线条流畅,注重釉色与器型的完美结合,柔中带刚,突出钧瓷制作工艺的特色。从一件小茶杯到直径近一米的大洗,我都会用心去做,并通过器物将我的情感传达给藏家,让藏家在把玩器物的时候,还能受到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熏陶。”杨晓永说。

       

      在杨晓永的展厅中,作品除了器型和釉色完美结合外,更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大量作品都采用满釉支烧的方式,精准处理器型底部。满釉支烧早在宋代就开始流行了,由于成本太高,满釉支烧逐步被取代。满釉支烧的优点是器物在匣钵内放置平稳、牢固,在烧制过程中不易变形,器物出窑后更规整、更美观,缺点是成本高,烧制难度大。当问起有什么诀窍时,杨晓永说没有诀窍,摔出来的,烧坏了就摔掉。

       

      杨晓永│秦权壶.webp_副本.jpg

      秦权壶  | 杨晓永作品

       

      “钧瓷的未来发展,可能有不同的方向,把传统的器物做到极致,也会成为经典。钧瓷的创新一定要从生活中获得灵感,钧瓷创新不能舍弃钧瓷本真。一件好的器物,应该具有简洁、实用、美观等特性。在创作的时候,我坚持极简风格,为釉提供充足的流动空间。钧瓷无论如何创新,都要保留古代钧瓷的神韵,蕴含传统文化元素,器型美观大气,窑变自然天成,体现钧瓷的造型之美、釉色之美和工艺之美。”杨晓永说。

       

      在杨晓永的规划中,未来他的窑口中,会有七八个不同风格的茶空间,每一个茶空间都有独特的主题,他也会搭配不同风格的钧瓷作品。“我希望未来走进这里的人,能从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景、一器一物中感受到我在艺术上的所思所想。”杨晓永说。

       

      本文原载于2018年12月11日《许昌晨报》12版,原标题为《于细微处见匠心——钧瓷大师杨晓永印象》

      11.jpg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