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钧瓷,为唐代巨星"诗中三李"解心结-钧瓷网
      分享到:
    • 一件钧瓷,为唐代巨星"诗中三李"解心结

      作者:千钧2018年12月13日 来源:钧瓷网

      回首往事,大家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

       

      先不用急着回答。我们追溯中华上下五千年,从辉煌的诗歌记录里去寻找,就会发现一个关键词。

       

       

      (一)愿逢同心者

       

      公元7世纪20年代,青年李白长期在汉水流域和长江中下游一带从事研学游活动。他热衷将“吴声”“西曲”融会入诗,为女性的情感世界做代言。

       

      这段时间,他在朋友圈里贴出了不少情感诗,为后人发明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等洪荒级热词。他还专为一位美女音乐家写下拟古诗:

       

      遥夜一美人,罗衣沾秋霜。

      含情弄柔瑟,弹作陌上桑。

      弦声何激烈,风卷绕飞梁。

      行人皆踯躅,栖鸟起回翔。

      但写妾意苦,莫辞此曲伤。

      愿逢同心者,飞作紫鸳鸯。

       

      一切关于优富美的铺垫,都是为了发出渴求“同心者”的呐喊。当然也有人称李白这是借美女说自己的抱负,这与他对“知音”的追求并不矛盾。

       

      李白的抒情状态一直在线。他用“桃花潭水深千尺”写与汪伦的情谊,用“孤帆远影碧空尽”写对孟浩然大哥的不舍,用“云想衣裳花想容”写杨贵妃羞花之貌,用“弄电不辍手,行云本无踪”颂玉真公主之仙风道骨。

       

      640.webp (11).jpg

      李白诗: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二)无物结同心

       

      李白去世后28年,李贺出生于洛阳,活了27岁。

       

      在李贺诞生的时代,诗歌名人堂里已经挤满了以李白为首的诗仙、诗圣、诗佛、诗豪、诗魔、诗囚等各种前辈。李贺冷然选了一把“诗鬼”的交椅坐下,打出奇幻主义套路,让整个大唐诗坛打了一个寒战。

       

      幽兰露,如啼眼。

      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

      草如茵,松如盖。

      风为裳,水为佩。

      油壁车,夕相待。

       

      这是李贺悼念苏小小的诗作。没有物品可以结同心,烟云幻化的花瓣无从可剪。李贺将苏小小的茕茕孤单推及自己,病弱的躯体里蕴含着高能的魔法穿透力。

       

      比李贺小20来岁的焦作人李商隐,对这个河南老乡、本家十分推崇。李商隐为李贺写了一篇传记,深信他的英年早逝是这样的:李贺临终时被一位“绯衣人”乘龙带走,为天上的白玉楼作诗点赞。

       

      640.webp (12).jpg

      李贺诗: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三)无题无解同此心

       

      李商隐十分赞赏李贺的作诗风格,并应该进行过深入研习。李商隐最后自成风格,追求诗境之美,将无题诗和情诗写得美到极致、浪漫到极致。

       

       

       

      善于写“心”的李商隐,将晚唐诗风带入一片心驰神往之境。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独一无二的灵魂,注定要在孤独中寻觅火光与温暖,倚靠那颗同频共振的心。

       

      第一无二的钧瓷,注定要为这样的灵魂解开心结。没错,就是这件:

       

      宋元钧瓷坊新品《如意同心瓶

       

      640.webp (13).jpg

       

      这件作品为王建伟大师历时三年所造,主题是祝福一对佳人,永结同心,比翼双飞。

       

      作品造型融古典审美与当代情趣为一体,端庄大气,线条流畅。釉色以红黄两色为主调,相互交融,呈富贵吉祥之瑞兆。

       

      640.webp (14).jpg

       

      瓶身上部的轮廓显现出一对相对而视的人像,象征佳偶天成;左右彩云飘飞,象征比翼双飞。

       

      围绕瓶身,设10朵如意云头纹,寓意十全十美,事事如意。

       

      拥有此瓶,你将不再有“罗带同心结未成”之憾。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