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神垕-钧瓷网
      分享到:
    • 我与神垕

      作者:温均有2019年07月26日 来源:钧瓷网

      我的散文,总是与神垕故事相遇,小文因此而美丽。

       

      神垕故事,把我拉上了写作路。我写散文那种感觉,就像拉家常,拉着拉着,就拉成了文章。过去两年,我写了一百多篇散文,其中多是写神垕。

       

      微信图片_20190725181231.jpg

       

      我去过名山,下过大河,走过水乡,游过高原,但我没有写过一篇游记。因为走马观花,不懂人家的文化内涵。我想即是写了,也一定是生硬而俗套,不像我们的神垕故事,有根有秧,徐徐道来。

       

      神垕故事,随手拈来。天宝寨,驺虞桥,伯灵翁庙,大炮楼,实实在在,饱经沧桑,那古老的容颜,让我浮想联翩。白果树,奎星楼,压妹台,鸿翠湾,如诗如画,沁人心脾。当笨笨的我,遇到美美的故事,我的练笔就遇到了好时机,所以我是一个高产作者。我的读者很多,他们欣赏的,不是我的三脚猫工夫,是美丽的神垕故事。

       

      微信图片_20190725181316.jpg

       

      去年五一节,我去中牟县官渡镇,参加河南省散文学会年会。好吃好住了几天,最后的创作任务,是每人写篇关于官渡的文章,说是集册出书。官渡镇是官渡之战的古战场,曹操与袁绍的决战,留下很多历史遗迹。栓马槐,官渡桥,官渡营……然而,1938年,国民党蒋介石炸开黄河花园口,官渡一带一片沼泽。洪水过后,官渡的村庄被埋在地下十几米,历史遗留下来的古迹,成了虚无缥缈的传说。

       

      我是绞尽脑汁完成创作任务的。那篇《千古风情官渡桥》,是根据当地人的描述,扑风捉影想象出来的。后来,我看了文友们的作品,止不住想笑,大家同写一件事,写的却是千差万别,似是而非。我写官渡,远没有我写神垕那样省心,那样经得起推敲。那时我就明白,只有神垕古镇的灿烂文化,才是我写作的不竭源泉。

       

      t0188fbf793ea8d8283.jpg

       

      瑰丽的钧瓷,沧桑的老街,美丽的传说,别致的地名,还有古村落,古树,古寨,古桥……我用不着搜肠刮肚,他们都是饱含感情闯入我心的,所以我的文章,常常带有浓重的感情色彩。

       

      最近,我写了一个神垕三部曲:《神垕八景》、《神垕三十六喷》和《神垕话》。我以我笔写神垕,我以我心爱神垕。我总是想,我爱家乡之情,不足家乡爱我千之一二。

       

      FpMr-hmivixn8989732.jpg

       

      2017年7月,神垕高中七七届学生,举行毕业四十年聚会。我写了一篇纪念性文章,叙述了耄耋之年的老师,依旧爱生如子,年近花甲的学生们,依旧不忘恩师的动人场面,阅读量超过一万两千人。普普通通的文章,怎么会有如此反响呢?原来,神垕人眷恋的,是家乡的故事啊。

       

      《钧瓷年鉴》在神垕采集信息,神垕学者董耀伟打电话说,我写的神垕美文很多,让我填报信息,录入钧瓷志。我考虑在三,觉得自己上不得大雅之堂,就婉言谢绝了。我与神垕互相爱着,暖暖的爱意,让我感动。

       

      640.webp.jpg

       

      神垕籍军旅作家张国领,中国散文排行榜的第六名。我仔细研究他的作品,发现他的散文内容可以分成两部分,一是军营生活,一是神垕老家。今年,他把我推荐给中国散文学会,他说,推荐的理由很简单,我们都是神垕人,写的都是神垕事。因为爱神垕,写神垕,张国领把我推荐给中国散文学会,我的心里热乎乎的。

       

      十天前,中国散文学会,从北京寄给我一张入会申请表。那天微醉,填写个人简历时,我从上学写到工作,从这个单位写到那个单位,写来写去,大半辈子没有走出神垕。

       

      也许几分醉意,也许几分感慨,我忽然明白,神垕对我有多么重要,故乡对我有多么重要。神垕四万多居民,多一个我不多,少一个我不少,而我,只有一个神垕故乡啊。

       

      26003800.jpg

       

      在写“发表何种作品”一栏时,我趁着酒意,一下子写得满满的。《神垕奎星楼》,《神垕,那条南去的河》,《千古风情槐树湾》,《神垕晚秋》……那些发表在报纸或刊物的散文很多,不能一一写出。可是,那些写在表里的文章,无一例外,篇篇都是写神垕。神垕的山,神垕的水,神垕的故事,如取之不尽的宝藏,丰富了我创作的内容。

       

      表中有一栏是填写笔名,可我没有笔名啊!我一个泥腿子,写了几篇小文,还需要什么笔名吗?我打电话问中国散文学会,一女同志说,最好填一下。

       

      对于笔名,我也曾经想过。去年填写河南省散文学会入会申请表时,我就犹豫了很久,因为没找到合适名字,没有填。我在文后的署名,都是温均有,其实,那是我误写,我身份证的名字是温军有。那时我就想,将错就错,把温均有作为算了。可是写的时候,我突然改变了主意,因为在我心里,早有一种渴望。

       

      微信图片_20190725181321.jpg

       

      说实话,我想用神垕的一个字,用在我的笔名里,让我的笔名,有点儿神垕的影子,沾点儿神垕的光。可是,我忽然觉得,一个普通老百姓,用神垕镇的名字作笔名太张扬。可心里还是被神垕二字满满的占着,再也想不出合适的笔名来。

       

      中国散文学会入会申请表,本是一张普通的纸。当“神垕”二字密密麻麻地写在上面,它在我心里,就再也不普通了。

       

      微信图片_20190725181326.jpg

       

      几天前,我收到中国散文学会寄来的会员证。证件印刷得异常精致,淡淡的花底细纹里,藏着“中国散文学会”的字样。熊猫抱竹的水印图,惟妙惟肖。安全线上“中国散文”几个字,小的几乎看不见。

       

      我知道,美丽的会员证里,没有我的笔名,但我还是仔细地看了又看。此时,我很平静,因为那美丽的笔名,早已写进了我的心。

       

       

      2019年7月23日于神垕

       

      作者简介

       

      微信图片_20190725181330.jpg

      温均有,河南省禹州市神垕镇人,河南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