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垕艺术家与纽约艺术家对话擦出啥火花?-钧瓷网
      分享到:
    • 神垕艺术家与纽约艺术家对话擦出啥火花?

      作者: 钧瓷网 2018-05-25 来源: 神垕 纽约 大泽人

       

      微信图片_20180525085250.jpg

       

      5月21日晚,钧窑学大讲堂在被誉为“神垕798”的神垕孔家钧窑开讲。

       

      “钧窑学大讲堂”是《钧窑通史》作者王洪伟博士提出“钧窑学”学说后,在学术研究基础上开创的一个开放性、公益性的学术平台。

       

      首场讲学者为大泽人,其讲题为《当代性与话语权——我的陶艺之路》。

       

      微信图片_20180525085256.jpg

       

      纽约当代艺术家受邀驻场钧窑进行艺术创作

       

       首场“钧窑学大讲堂”主讲者大泽人本名王庆祥,祖籍中国山东莱州,1942年出生于中国大连市。1964年、1982年先后获得河南大学外语系英国文学方向学士、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曾任河南大学外语系主任。1986年任教于美国西彻斯特大学,教授中国近现代文学和中国艺术史。1991年获取美国宾州印第安纳大学英美文学博士学位,在美国大学从事中西文学教学和研究。1995年辞去所有教职,专职从事艺术创作,以书法和绘画为载体进行当代艺术创作,近年涉足当代陶艺创作。现任美国卡卡当代艺术家及批评家协会会长,纽约现当代艺术研究会会长,美国亚洲艺术院院士及荣誉院长。

       

      大泽人是享誉国际的当代表现主义艺术家,其艺术创作充分将中国传统艺术形态与西方当代表现主义艺术观念相结合,并进行艺术再造。作为当代抽象表现主义艺术的代表性人物,大泽人倡导艺术创作“三原则”:

       

      其一,“异者艺也,大异者,大艺也,无异不足以言艺也。”


      其二,“但求越雷池一步。”


      其三,“观念不厌其新,笔墨不厌其精。”

       

       

      何谓当代性

      在首场“钧窑学大讲堂”上,大泽人先生首先讲述了当代性的八大特征:


      第一,当代性是相对传统性和现代性而言;


      第二,当代性是对传统和现代的颠覆;


      第三,当代性对传统的继承强调选择性;


      第四,当代性强调革命而非改良;


      第五,当代性强调唯一性,而非同一性;


      第六,当代性强调观念而非技法;


      第七,当代性强调张扬个人情绪,而非集体意志;


      第八,当代性强调综合手段,而非“纯正单一”。

       

      微信图片_20180525085215.jpg

       

      接下来,大泽人讲述了中国书法的当代性、中国水墨的当代性,特别是中国历史名窑的当代性。然后,大泽人先生与许昌本土艺术家进行了对话。

       

      640.webp.jpg

      ▼▼

      王洪伟:谢谢大泽人老师!今天参加讲座的听众主体是神垕瓷区本土的陶艺家,还有来自郑州、禹州的陶艺家。再有十多天,大泽人先生就要返回纽约,大家听了讲座有哪些问题,可以当面向大泽人老师请教,无论是绘画、书法还是当代陶艺,有哪些想法都可以提,现场大泽人老师可以做一个回馈。今天大泽人老师的讲座,张馆长带着他的整个团队都过来了,那么首先有请张金伟馆长。 

       

      e91000698589ac16ef6.jpg

      ▼▼

      张金伟(禹州钧官窑址博物馆馆长、禹州市钧瓷研究所所长):就是我想问一下那个传统瓷区,尤其是钧瓷,有这么悠久的历史走到今天,如何在当代性上做一些尝试,或者说发展的趋势方向,大泽人老师能否给一些指导性建议?

       

      微信图片_20180525085300.jpg

      ▼▼

      大泽人:对你这个问题的前半部表示欣赏,最后指导建议不能用这个词,因为我这是谈我的看法,而且我是从一个艺术家的角度,艺术家说白了是各种媒材是拿来为我服务,比方说瓷器,我在做钧瓷的时候,并不是在做礼品,我不要做一件礼品,或者做一个日用瓷,或者拿来喝水、喝茶,不是考虑拿到市场上可以销售,我是考虑拿它来做当代艺术,为我所用。我觉得古代钧瓷创烧至今,整个完成了第一个循环,就是从低到高,做到极致。你看比方说孔大师的作品,他的作品里面实际上是两部分,一部分是器型的研究,一部分是釉彩的研究包括上釉的技术、烧制的技术,发展的很精彩。如果说在古代还很原始,那么现在已经做到了,很亮丽。第二,就是1950年代以来,国内的一些陶瓷工艺美术家韩美林、周国桢等,这些大师们进一步在工艺美术上加以改造,又创出了自己的许多东西,因此发展到今天,其实要用钧瓷这种形态来进行艺术操作,其实是很困难的。你要说工艺性的,我比不过在座的任何一个,手艺都经过十几年、几十年的锤炼,而且还有世家家族的传承,师傅徒弟之间的传承,手艺已经是很精道了。而且钧瓷和汝瓷一样,我在去年在清凉寺做的时候,在研讨会上我就说实际上汝瓷、钧瓷这种讲究要窑变,尤其是钧瓷讲究“入窑一色、出窑万彩”这种形式,你在上面动手脚进行所谓的当代艺术创作是很难的。为什么雕塑界喜欢用石膏?为什么喜欢青铜?为什么喜欢用石头、用泥巴,就是因为对那种材料、材质进行雕刻的时候,比较容易。钧瓷讲究釉彩窑变,它的规律不允许轻易动手脚。所以我说很困难。我提出来以后好好研究钧瓷的客观规律,在适应它的客观规律情况下,创造出新东西来。难不等于不能,难能可贵,难做的东西你能做成,你能做出来,这才可贵,所以难要迎着困难上,绝不等于钧窑、汝窑这些古老的陶瓷形态,不能再推陈出新,不能再变花样。现在我就觉得我来是来学的,也不敢说我能做成一件,也不敢说我做出来的东西学术界、理论界是否认可,但是我认为,只要善于学习,只要下功夫,适应的客观规律,钧瓷是能为你的艺术服务的,我觉得往前推是极有可能的。我就是来尝试的,我不敢说拿我这东西来影响谁,像韩美林来做的时候,他就影响了一大片人,周国桢来又影响了一大片人,比较容易影响,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工艺美术家,很了解这些东西,而且他那个艺术就是工艺性的东西,很适合于做这个。我这个现在做的叫当代艺术,这个你要用这个材料去给你做可以,但是你要说拿来影响谁,只能起相反的作用。因为不管哪个窑口,尤其是钧瓷和汝瓷,我曾经提出来钧瓷、汝瓷这些形式只能尽力走第一步。第二,融进现当代的一些创作手段和元素,加上现当代技术的进展,这样可以有观赏性。毕竟窑口和工匠是要生存的,窑口只有盈利了才能发展;作为艺术家,我做的烧坏了,烧不成了,烧不成交学费了,我没有市场方面的考量。任何一种古老的传统,哪怕他走到一种顶峰、极致,都有继续发展的空间,这个东西越是做到极致的,再突破、再发展越难。但是难不等于不是,难不等于不做,所以我给孔大师私下里聊的时候,我也建议培养年轻一代甚至送优秀的人才到美术院校里去进修,甚至出国,到美国、到日本去学习,回来以后把这些东西带进来以后,就是加进去新元素。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在创作当中就是这样,如果想来想去想不出来什么东西的时候,走出去,海阔天空。你看我作品里头有华夏的文化元素,有水墨画的笔墨,但是我又发展成大笔墨,大笔墨就抽象,纽约艺术的抽象,线条都很大,但是他没有我们的笔墨。我用书法的线条结合当代艺术的观念,发展出来大笔墨。我认为钧窑如果今天是大放异彩,钧窑的明天一定会再创辉煌。另外我看了你的作品,有几件东西非常打动我,有几件东西你是进入了当代思维,就是当代观念,刻画表达的手段和上釉的方法,已经有了一些心得,关键问题是你在探索的路子上,分离出来你自己的主打,确立你自己的样式。

       

       

      微信图片_20180525085236.jpg

      ▲▲

      苗见旭(右二)(禹州市作家协会主席):王教授好!如果说韩美林先生和周国桢先生在促进钧瓷造型这方面引领了潮流,就是以你一个艺术家的眼光,看当代钧瓷的造型是什么样一个状况?另外,以艺术家的眼光看,对钧瓷的设计造型这方面的看法和建议。

       

      大泽人:提到韩美林和周国桢两位大师,我多年以前没到美国的时候,就很熟悉,都知道他们二位。今天我客观的评价,他们的影响,我觉得他们二位都是影响非常深远的人物。周国桢的影响主要在景德镇;韩美林的影响主要在北方,当然南方影响也不小,他的影响比周国桢还要大。两位的影响为陶瓷界创造了大量的财富,从1950年代以来,中国一些历史名窑逐渐恢复的过程中,他们两个在工艺方面、设计方面、造型方面的新的元素和新思想,影响了一大批陶瓷人,都从中得到了很多启发。直到今天都可以看出他们的影子,这是他们两个的贡献。这个历史上的贡献不可磨灭,应该给予肯定。但是今天看他们二位基本属于工艺范畴,就是设计、工艺的范畴。譬如拿青铜器上的东西、传统的陶瓷上的东西、平面设计的东西以及图案设计的东西拿来运用在陶瓷上,基本上没有摆脱工艺的范畴,这是一个局限。另外,如果从1970年代1980年代到今天已经30年过去了,韩美林、周国桢的影响尽管有所下降,但是两位的影响是历史性的了。今天要从他两个的影子里走出来,这是一个。另外,我觉得在咱们在神垕就谈钧瓷,钧瓷的器形,在传承古代基本元素的基础上,应该还有突破,现在的信息太快,现在现代的当代的、国内的国外的信息太快,人要走出去,开阔眼界,你一定会碰到为你所用的东西。你不到那个地方,那个山头上去走一走,你永远都想不来。人的思维都是有限的,所以走出去,把眼界打开,一定会创出新的辉煌。所以我认为钧瓷的明天要超越韩美林,要超越周国桢。在雕塑上能不能超越周国桢,在装饰性上能不能超越韩美林,走出他们的影响,摆脱他们的影响,答案是肯定的。

       

      另外,从钧瓷和汝瓷以及景德镇窑来说,当前首要重视的就是市场上需求的实用瓷,市场上实用性的花插、花瓶、壶、盘、碗、盏等。现在人们生活都已经大大改善,家里博物架上都要摆上几件瓷器。再一个类别就是礼品瓷,礼品瓷是有命题的,什么多少周年,重要的国家会议,运动会、商业会或者高端论坛,这些纪念性礼品瓷需求很大。这三大宗仍然是各个窑口的主打。在这方面要下功夫,传统的产品要守住,但新产品要不断的开拓。同时,我认为要鼓励设计人员,放开思想,把获取灵感的手段放到各种门类的艺术领域里去,与雕塑、装饰甚至绘画、版画等等各种领域,也要深入进去。为什么要进行比较高端的、艺术的创作,其意义很简单,如乔布斯所说,技术要做成艺术,他不是要把苹果做成艺术品,拿到手上好玩,好摆在架子上,不是的,是因为你只有像艺术那样去创作技术性的东西,你才会永远领导时代潮流,你才有话语权。

       

      王洪伟:谢谢大泽人老师。说到钧瓷,在我们禹州,孔相卿大师带领他的团队,连续开拓创新三十年,攻克或破解了一个个工艺技术难题,带领钧窑走向新时代。大泽人先生能够来到钧窑驻场创作,也与孔大师的盛情邀分不开,有请孔大师来总结一下。

       

      640.webp (1).jpg

      ▼▼

      孔相卿(孔家钧窑艺术总监、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感谢王老师精彩的演讲,从思想角度和艺术层面,虽说我们钧瓷在当今发展的比较好,但是离不开之前的基因,现在我们每个窑口都做出了自己的个性,希望在继承中得到发展,在发展中的得到更好的传承,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发展,从多种角度,把新的东西引进来,所以今天感谢今天大家可以来听王老师的讲座,为学术讲座注入了新的内容,并有所提高,从而对钧瓷的发展做更好的基础,谢谢大家。

       

      田野樵(女,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孔相卿大师工作室学艺):今天看到大泽人老师感觉很荣幸,我想问个问题:让钧瓷从本土化走向国际化,从民族的成为国际的,我们新生代的年轻人能为钧瓷做些什么? 

       

      大泽人:你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要走向世界的问题,我不说钧瓷,也不说汝瓷,也不提景德镇,中国今天的艺术界、美术界,尤其是画传统山水方面的,各个层级的画院、书协,都像打了鸡血,仿佛朦朦胧胧的都要走向世界。实际上,如此的走向世界,怎么走出去的还要怎么走回来。我们的陶瓷,唐代的,明代的,清代的,包括孔相卿大师这里烧造的等等在传统的器型上研发出来的带有“中国”或“传统”符号的陶瓷器,都可以走出去;如果能够进一步进行创意设计,也可以走出去。所谓走出去,不是形式走出去,而是内容上走出去。你出去时候你会有一种交流,世界各地看了以后会感受你这个艺术究竟达到什么程度,在哪个层面,是继承传统做到了淋漓尽致,还是现在你有了新的思维,一目了然。在传统方面,以孔相卿大师为代表的钧瓷大师们已经做了很多开创性的工作,比如说茶具、茶杯、茶壶、中原壶等。但是有没有想到做咖啡具?如果用做茶具的这种工艺,能设计出来具有钧瓷特色的咖啡具,走向世界,一年就不是几万套。淄博一个瓷厂每年销到美国的咖啡具,论件是一亿多件,论套是几千万套。神垕钧瓷人可以设计各种钧瓷咖啡具。在美国只有华人在喝茶,西方人都是和咖啡,咖啡具市场巨大。孔大师设计的钧瓷茶具非常棒,为什么不设计钧瓷咖啡具?当然,也不可否认,钧瓷也可以当代,当代是钧瓷走向世界的另一条路线。

       

      王洪伟:最后,非常感谢大泽人受邀为钧窑学大讲堂做首场讲座。大泽人今年年届八旬,站在这里,整整讲了两个多小时。大泽人先生是为数极少的走进钧窑原产地进行当代艺术创作的国际艺术大家,大泽人先生的驻场创作和讲座无疑将会给当代禹州钧窑带进一股股新鲜风气,再次向大泽人先生表示衷心的感谢。大泽人先生为我们的钧窑学大讲堂开了一个很好的头,今后钧窑学大讲堂还将邀请更多的海内外有造诣的专家学者和艺术家走进钧窑、走进禹州、走进神垕,为我们传经送道,推动当代钧窑的“文化转型”、“艺术转型”,使当代钧窑真正能够与世界陶瓷、世界艺术的发展命脉结合在一起,走向世界,与世界对话。

       

      今天的讲座到此结束,谢谢大泽人先生!谢谢各位!

      编辑: junci3
      关键词: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