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瓷大师的小气与大气-钧瓷网
      分享到:
    • 钧瓷大师的小气与大气

      作者:张国领2016-08-01 来源:钧瓷网

       回到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凤山钧窑的创始人、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张建钊打电话,告诉他,我在他钧窑上挑的几件钧瓷忘记带走了,让他一定给我放着。没想到他一听就笑了起来,说我离开钧窑的时候他就知道我忘带了,是故意不告诉我的,怕我真把那几件瓷器给拿走,因为那都是次品,说我好不容易回河南一趟,不能带着次品钧瓷回北京啊。

       

      多么好听的理由啊,可我认为他分明是舍不得给我。

       

      回神垕老家探亲是今年六月,早听说位于凤凰山脚下张湾村的凤山钧窑,钧瓷别具特色,作为钧瓷爱好者,就主动向张建钊提出了参观他钧窑的要求。

      凤山钧窑展厅一角.webp.jpg
      凤山钧窑展厅一角。


      从神垕镇上禹神快速公路,开车走三四公里,下公路后七拐八拐拐几拐,就到了大名鼎鼎的凤山钧窑后门。后门很小,两个人并排走是进不去的,迎接我的张建钊走在前面,我跟在他的后面,他进了小门之后我没有急于跟进,而是站在小门之外把这个后门看了半天,我想从这小小的后门上看出点门道。左看右看,最终还是没有发现有别的蹊跷,除了它的小之外。中国自古以来对于大门是很有讲究的,一所宅子的风水来说,大门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但眼前这道门似有着无限寓意,但又不透露任何玄机。

       

      又是几个上拐下拐之后,建钊把我带到了他的钧窑前。刚刚走近瓷窑就有一股热浪扑来,明显有火的热度,他告诉我刚住火,温度还很高。虽然很热,虽然一切都在封闭状态,我仍好奇地想从中看出什么,透过一个小小的观察孔,我只能看到黑暗的窑膛里影影绰绰有他称为匣钵我叫做笼盔的影子。

       

      凤尾尊.webp.jpg

      凤尾尊|凤山钧窑作品

       

      这是一座五立方大小的煤烧窑炉,窑的外观已显现出斑驳与沧桑,从此可看出这座钧窑所经历的火热岁月,熄火之后的炉膛前已打扫得干干净净,炉渣坑里没有一粒炉渣,这足以看出窑主人在出窑前那种迎接新生儿般的急切期待心情和对待新生命庄重严肃的态度。

       

      小虎头瓶.webp.jpg

      小虎头瓶|凤山钧窑作品

       

      对于钧瓷我没有研究,心中有很多稀奇古怪的问号,围绕着高温四射的窑炉我问了很多。有些问题也许是可笑的,但张建钊都用最简洁易懂的表达给了我细致耐心的回答。在他说话间我环视这个名声在外的钧瓷厂院,用四个字形容我想最为贴切——古朴紧凑。在不大的空间里,一切都体现着钧瓷艺人的规矩、条理、简洁和与众不同的审美情趣。

       

      一个偶然的发现,使我的心猛然一揪,在钧窑的侧后方堆着一堆钧瓷,我上前拿起几件,并没有发现有破损或别的瑕疵,钧瓷能这样堆放吗?张建钊笑笑说,有的能,有的不能,他看我一脸的疑惑,说这些钧瓷是能堆放的,因为它们在烧制过程中出了问题,也就是说它们已经是次品了。根据他说的残次标准我再看的时候,仍觉得这些都是不错的钧瓷,有些还不失为上好的钧瓷。我问他对这些钧瓷准备怎处理?他毫不犹豫地说,最后一起粉碎。我听了心又是一紧,太可惜了。因为我看到的每一件瓷器都有其闪光耀眼的地方,除个别有了裂纹之外,并没有想象中的残缺。我随手就从这“次品堆”中挑了四件方便携带的钧瓷,心满意足地拿在手里,再舍不得放下了。

       

      看着这一堆“次品”,我问建钊,一窑中像这样的“次品”会出多少,他指着这一大堆“次品”说,这是上半年产生的。

       

      双龙活环炉.webp.jpg

      双龙活环炉|凤山钧窑作品


      建钊说,他的钧窑之所以与别的钧窑不同,是他这个人比别固执,他烧的钧瓷也是固执的。几十年来,钧瓷在神垕钧瓷艺人的共同努力下,发展变化非常快,可以说多领域、多行业、多工艺、多技术、多思维、甚至是多观念的方法、手段都用到了钧瓷的烧制过程之中,生产的钧瓷有的已脱离了传统钧瓷的审美观,甚至出现了一些可以说是钧瓷也可以说不是钧瓷的钧瓷。用一些人的话说叫与时俱进,叫创新,叫钧瓷艺术的新发展。而他始终不跟风,固执地坚守着传统的煤烧工艺。从眼前这一堆“次品”钧瓷看,它们不但是出自煤烧的窑炉里,它们的器形也都是传统的,看到它们我的脑海立马就跳出四十年前在神垕高中上学时见到过的钧瓷一厂、二厂的钧瓷。那时候的钧瓷器形没有五花八门,没有千姿百态,更没有稀奇古怪,但那些器形肯定都是经过岁月长河的洗礼,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挑拣和无数宫廷、豪门、大师、工匠、文豪、艺术家们挑剔的目光,大浪淘沙似的筛选、保留、流传下来的。这些器形的一个共同点是端庄,大气,民族风格鲜明,文化气息浓郁,无不体现出天圆地方、阴阳平衡、天人合一和自然与人的高度和谐。艺术的结晶与劳动者的智慧,在一件传统钧瓷上往往能得到完美的展示,无论过多长时间,无论社会怎么变迁,什么时候、什么人看到它,都会肃然起敬,产生对美、智慧和劳动的敬畏。

       

      老钧瓷人对钧瓷的器形与釉质有个很经典的比喻,叫形是胎骨釉是魂。在建钊的带领下我看到了上釉师上釉的情景,看了之后使我对“釉是魂”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兽耳钵.webp.jpg

      兽耳钵|凤山钧窑作品

       

      他的上釉方式与别的钧窑上釉有很大不同,都是要上三到五遍釉,上第一遍釉看不出区别,上第三遍的时候,无论什么器形,形状都完全模糊了,呈现在眼前的就是个没有形状的“土圪垃”。因为他采用的全是厚釉,这三遍上釉不是在釉缸里醮釉,而是用刷子抹,抹到最后一遍,像稠泥巴一样的釉完全把坯胎包裹了起来,乍一看,都成了大小不一的“土圪垃”。

       

      梅瓶.webp.jpg

      梅瓶|凤山钧窑作品

       

      建钊告诉我,这种上釉的方式是典型的老钧瓷二厂的工艺。优点是烧出来的瓷器透如翠,润如玉,艳如霞,厚重、深邃、窑变丰富,玉质感极强,这就是传说中的似玉非玉胜似玉的钧瓷的魅力所在;缺点是工艺复杂、成功率低、成本高,煤烧的最大区别是温度难控制,而钧瓷又是全靠温度产生窑变的艺术。由于他采用厚釉工艺,需要的窑温就要更高一些,为了追求钧瓷艺术的独特效果和极致美,往往温度要烧到一千三百度以上,以矿物质和化学物质为原料的釉,在这么高的温度下,什么可能都会发生。钧窑后面堆放的次品,就是成功率低的证明。看来烧一窑钧瓷十件九不成的说法并非故弄玄虚。

       

      “每次看到出次品是不是很失望?”我问。

       

      “有次品就有精品,所以早就不失望了。”他答。

       

      “看到烧出的精品还激动吗?”

       

      “任何时候看到精品都会激动,因为次品是相同的,而精品总让我喜出往外。”

       

      “喜出往外”,这个成语用得恰出其分,但我想,即是在喜出往外的时候,张建钊也只会把喜悦放在心里,因为从他身上体现更多的是憨厚,是朴实,是坚韧,是执著。二十多年来他的心思都在钧瓷上,能有今天的成功,他说要感谢部队对他的培养和军营生活的磨练,使他有了超强的抗挫折能力,所以他至今对部队念念不忘。不忘是一种感恩,把感恩的心融入钧瓷,美将融入人心,因为任何一位收藏者,都想把自己的藏品融入自己的生命中。

       

      建钊的凤山钧窑给我的印象谈不上气派,但很精致,这精致不是指他作为厂房的窑洞,而是他的作品。他的作品不走普通市场,走的是收藏这一本身就很讲究的狭窄通道。他说世界很大,无论多么狭窄的通道,都能通向广阔的空间,因为每个爱美的人都有博大的心灵。他的话让我又想起了刚才通过的那道后门,虽然很小,也依旧能通向一个钧瓷大世界。

       

      虎头瓶.webp.jpg

      虎头瓶|凤山钧窑作品

       

      与建钊告别的时候,他送我一件亲手签名的钧瓷《仕女瓶》,我左看右看非常喜欢,带着收获的喜悦上车离开了。哪知只顾高兴呢,把我从“次品堆”上挑选的四件钧瓷忘在了他的办公室,这才有了本文开头对建钊小气的“认识”,我想也许一开始他就没想让我带走吧。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张国领:禹州神垕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丰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原《橄榄绿》主编,《中国武警》主编,武警大校警衔。出版有散文集、诗集、报告文学集等10多部,《张国领文集》11卷。作品曾获“冰心散文奖”、“解放军文艺新作品奖”、“战士文艺奖”、“中国人口文化奖”金奖、“河南十佳诗人”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