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相卿:以钧窑的名义重建中国陶瓷史-钧瓷网
      分享到:
    • 孔相卿:以钧窑的名义重建中国陶瓷史

      作者:王洪伟2017-03-01 来源:钧瓷网

      创烧于唐宋之间的钧瓷以“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窑变艺术而闻名世界陶瓷史。钧瓷属于高温还原、分相乳光颜色釉,主要分为两个色彩体系:一是以铁系青蓝釉为主的天青、天蓝、月白釉;一是以铜系红釉为主的各种钧红釉和钧花釉。

      1.jpg

      孔相卿在创作

       

      2008-2011年,在钧瓷原产地的河南省神垕镇,当地杰出的钧瓷匠师孔相卿历经数年研制出铜系青蓝釉,呈现出美丽的松石蓝、孔雀蓝、金绿釉、孔雀绿等蓝绿釉色。与铁系蓝釉的釉色相比,铜系青蓝釉在艺术效果上发生很大变异:铁系蓝釉发灰、发蓝、发白;铜系青蓝釉色则发蓝、发绿、色彩更艳,属于蓝绿调,可以分为松石蓝和金绿两种。钧瓷由铁系蓝釉带红斑发展到铜红釉,釉色显得越来越宽广了,演变到铜系青蓝釉,釉色色彩更加丰富多彩。 

      1.jpg

      孔相卿研烧的铜系青蓝釉梅瓶。

       

      铜系青蓝釉釉色色彩饱和度,视觉冲击力很强,给予人们一种安静、宁静、平静的精神愉悦感。由于窑变因素,铜系青蓝釉系列还能出现更多的青蓝釉色调,而且能出现不用点斑的自然红彩,这是铁系青蓝釉做不到的。铜系青蓝釉在松石蓝出现的同时还能呈现红彩,不像铁系只能靠人工点斑才能呈现红彩。除了红彩,铜系青蓝釉还可以出现丰富的机理;如金斑、石锈斑、雀眼、蘑菇斑等自然窑变斑纹。铜系青蓝釉以松石蓝为主色调还可以出现孔雀蓝、孔雀绿等。铜系青蓝釉的烧成温度、烧成条件与钧瓷铜红釉一样,都是还原火烧制,只是烧成曲线、压力、气氛、还原火浓度等用火方法不同,或者说烧成环境和烧成气氛不同。铜系青蓝釉对呈色气氛非常敏感,若掌握不恰当又有可能变成铜红釉。这就是铜系青蓝釉的奇妙窑变之处。

      1.jpg

      孔相卿研烧的铜系青蓝釉中原套壶。

       

      众所共知,在氧化焰状态下铜发色相对稳定,但在还原状态下很不稳定。钧瓷铜系青蓝釉之前,在中原陶瓷门类中,唐三彩也可以烧制出铜系绿釉,但是唐三彩上的绿釉属于氧化焰铜绿釉——铜在氧化焰状态下偏绿调;唐三彩上的黄釉属于铁黄;唐三彩上的棕色釉属于铁和锰化合的铁红棕釉,锰属于辅助原料,主色剂是铁元素,统称为铁锰棕色。铜系青蓝釉和铁系青蓝釉都是在还原焰状态下产生的。对铁系来说,氧化焰状态下呈色偏黄。古建筑瓷中,如寺庙上的黄瓦之黄是铁系氧化焰烧制;绿瓦是铜系氧化焰烧制。在陶瓷史上,钧瓷铜红釉开辟了高温红釉的先河,但发色不稳定,后来的郎窑红、祭红都是受钧瓷铜红釉的启发。铜红釉发展过程中偶尔会出现还原不充分而产生的铜绿现象,但没有成熟烧制出铜系青蓝釉。而且传统观念一直认为,铜系青蓝釉只能氧化火烧制,不能还原火烧制。孔相卿铜系青蓝釉的成功研制,开辟了铜系青蓝釉的先河。

      1.jpg

      铜系青蓝釉光明壶。

       

      在釉料结构比例上,对铜红釉的酸碱度有所调整,与钧红釉有所区别。就烧成工艺而言,铜系青蓝釉是在钧瓷红釉基础上调整了烧成制度,强化了烧成环境,且烧成范围更窄,烧成条件更加苛刻,烧成难度相对较大。一般而言,钧瓷铜系青蓝釉呈色率可以达到70%,但精品率低,色差过大,但都可称为青蓝釉,若出现美丽的松石蓝其实很难、很少,精品率不足20%。

      1.jpg

      铜系青蓝釉盘口瓶

       

      孔相卿成功研制出的铜系青蓝釉,把钧窑色调甚至中国陶瓷色调从铁系青蓝釉转向铜系青蓝釉,钧瓷色系愈加丰富多彩,开辟了钧窑釉色的一次革命,开创了钧瓷史上的一个崭新时代;换而言之,铜系青蓝釉完成了钧窑史上继铜红釉之后的又一次釉质、釉色的历史性、革命性创新,开创了钧窑科技新时代,甚至远远超越了官钧开辟的钧瓷红釉技艺的陶瓷美学空间。

      1.jpg

      铜系青蓝釉荷口玉壶春

       

      “十窑九不成”成为历史

       

      在陶瓷史上,钧瓷釉烧制难度大,“十窑九不成”,无疑是诸多陶瓷门类中最为复杂、最为神秘、最为纠结的门类,尤其钧釉调配、烧制在陶瓷门类中难度最为繁杂,被后世赞为宋代五大名窑之一,响誉海内外。但位于古代中原乱世的钧瓷史,坎坷而悲怆。

      首先是钧瓷起源何时、缘起何地,现在古陶瓷界还聚讼不一。其次是备受后世青睐的“官钧”到底烧造于北宋还是金元甚或明代,至今学术界莫衷一是。尤其是晚清民国时期,曾经拓张大江南北的钧窑系不仅萎缩到河南神垕一镇,而且即使在原产地,钧瓷业烧造也临近奄奄一息,陷入几乎断烧的境地。

      1.jpg

      《祥和尊》高16cm径25cm,孔春生2013年

       

      新中国成立后,在各级政府的扶植下,钧瓷回归到神垕一镇恢复研制。最初只在国营瓷厂、钧瓷一厂、钧瓷二厂和镇办东风瓷厂研烧,随后延及乡镇村队瓷厂。但不仅高仿上未达钧瓷历史工艺高度,而且釉色、造型相对都比较单一。更重要的是,集体化时期公办瓷厂的钧瓷保护性生产的“政治性”功能大于经济创收,尽管也曾发展出钧瓷快烧工艺、大窑烧制、釉料中加入还原剂规模化烧成,但都在低水平上维持性发展。

       

      历史上,钧瓷界有“十窑九不成”之说,主要是钧釉还原烧成范围窄,最佳烧成范围1320-1350℃,欠烧会使釉面生涩,过烧会造成起泡、流釉等缺陷。在传统煤烧、柴烧钧瓷窑炉里,由于燃料内含成分不确定,尤其是微量元素的作用,都会对钧釉呈色带来差异性效果;器物在窑炉的摆放位置、气候和天气、烧成曲线也都钧瓷呈色影响很大。而且由于窑炉温差大,匣钵密封有限,使钧瓷成品率很低,不仅大大限制了钧瓷的产量,也影响到钧瓷的艺术性表达。一直到1990年代早期,钧瓷产业化大门一直被烧成难所阻遏。

      1.jpg

      《小口瓶》高26cm径18.5cm孔相卿2010年

       

      1990年代中早期,神垕钧瓷匠师孔相卿率先研制成功液化气钧瓷窑炉,并成功研制出气烧钧瓷工艺制度,一下子为钧瓷美学洞开出无可比拟的空间,为钧瓷烧制的产业化拓展出无可估量的前景。

       

      钧瓷史的又一个巅峰时代,从此姗姗到来!

       

      从“一法多器”到“一器多法”

       

      1950年代之后钧瓷恢复的一长段时期里,钧瓷造型以仿制为主,以仿的像、仿得到位为上,缺乏创新;甚至到1990年代,钧瓷造型依然以传统的瓶瓶罐罐为主,主要烧制“梅瓶”、“玉壶春”、“观音瓶”等传统造型——尽管这些经典器型上多有变化。

      1.jpg

      铜系青蓝釉《扁肚瓶》高14cm径28cm 孔相卿2012年

       

      窑炉和烧成工艺难题突破之后,孔相卿首先按照整理、完善、优化的思路,将不同年代的钧瓷造型进行比较分析,看哪个年代造型的某个部位更舒展大气、比例适当、线条匀称,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改造,使传统器型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需求。由此,孔相卿自创一套新的钧瓷成型工艺制度和理念。以前所有钧瓷器形都是一个制作方法,现在孔相卿实行个性化制作,以利于多品种小批量生产。孔相卿为每一个钧瓷器形都制定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独特成品方法。孔相卿由此改革创立了一套完备的现代钧瓷制作工艺,一改既往长期沿用的工艺简单、手法单调、品种不多的日用瓷生产方法。孔相卿称之为从“一法多器”到“一器多法”、“以器定法”的成型工艺变革。

      1.jpg

      《玉壶春》高32cm径18.5cm 孔相卿2010

       

      “一器多法”一改过去钧瓷工艺含量低,口底、器型不规整,复杂及特种产品不能生产的缺陷,主张强化手工制作,根据器形和有色需要制作专用工具,并制定出了科学的成型方法,先后创立了手捏法、内置结构法、倒灌法、嵌入法、生坯灌釉法、二次规整法、烧成辅助法等一系列钧瓷新成型工艺和技法,以满足钧瓷器形的设计要求,达到和满足了艺术瓷的生产要求。

       

      成型工艺的革新,推动孔相卿颠覆传统钧瓷瓶、罐、尊、炉等固有模式,大胆吸收其他瓷区的陶瓷造型理念,将人物、动物和现代陶艺造型理念和形式引入钧瓷作品中,并将青铜、玉器及现代雕塑元素嵌入,表达钧瓷美学理念。“这些器型上的工艺改进还仅仅是初步的,还有很多尝试,大大拓宽钧瓷艺术表现范围。”孔相卿说,“这些雕塑造型的尝试,奠定了钧瓷其他工艺基础,使钧瓷艺术的表现范围更宽。”

       

      孔相卿钧瓷造型上的创新,从器皿到雕塑,从写实到抽象变形,把钧瓷的艺术思维无限拉开,丰富了钧瓷艺术表现形式。这些造型理念深刻地影响着一长段时期钧瓷器型艺术的发展态势。

      1.jpg

      《圆满如意瓶》高18cm径22cm 孔相卿2013年

       

      重构现代钧瓷色彩体系

       

      在钧瓷史上,钧瓷釉色主要分为铁系青蓝釉、铜系红釉以及两者叠加交融所达成的五颜六色的艺术花釉。新中国成立后钧瓷恢复研制的很长时期里,钧瓷艺人一直在矢志不移地研制断烧的钧瓷铜红釉,而铁系青蓝釉长期靠钴呈色混蒙过关。

       

      1960年代中后期,随着外来陶瓷科技人员的介入和禹州钧官窑的发现,钧瓷的铜系红釉和铁系青蓝釉陆续研制成功。实际上,在计划公办瓷厂时代,钧瓷以红为尚,“钧瓷江河一片红”。

       

      孔相卿将公办瓷厂时期较为稳定烧制的釉方重新整理、归类、分析:哪些材料对钧瓷某种釉色有助?哪些成分对钧瓷发色有何影响?那种元素产生哪些色系?烧成温度、湿度、气候、天气、季节、压力等对钧瓷成色及变化起哪些作用?孔相卿将注重因素分类组合,调制出许许多多的新釉方。20年来,孔相卿研制的“美人醉”、“桃花红”、“紫金斑”、“山水釉”、“孔雀尾”、“牡丹红”、“醉红釉”、“鸡血红”、“兔毫”、“拉丝”、“紫藤釉”、“星辰釉”、“彩霞斑”、“雪里红”、“春红春绿”、“月白釉”、“百笈碎”、“青红釉”、“霁蓝釉”、“翡翠红”、“石光釉”、“锦彩釉”、“铜系青蓝釉”,将过去红蓝单色调的钧瓷色彩幻化为真正五彩缤纷的“万色”钧世界。至今,孔相卿试制成功的钧瓷釉色达数百种,常用到钧瓷工艺的有60多种,其中又可以细分很多釉色。

       1.jpg

      《天球瓶》高28cm径19.5cm,孔相卿2011年

       

      孔相卿不迷信窑变神话,崇尚科学优化组合。孔相卿说:“一说钧瓷是窑变陶瓷,好像就只能靠天了,传统釉方一点都不敢动。其实绝不是这样,这不是科学精神!”如此一来,钧瓷窑变的空间无限放大,使当代钧瓷色彩丰富度达到陶瓷史的巅峰,而且依然宽广……

       

      钧瓷真正成为世界上最具色彩覆盖性的代表性瓷种,站在世界陶瓷艺术的前沿!

      1.jpg

      中国钧瓷文化园牌楼

       

      钧瓷产业化梦想

       

      2013年11月,规模浩大的第八届中国禹州钧瓷文化节在刚刚落成的中国钧瓷文化园盛大开幕。中国钧瓷文化园由孔相卿主理的孔家钧窑投资逾3亿元人民币兴建,占地156亩,与禹州老城历史上的钧官窑遗址遥遥相望。

       

      中国钧瓷文化园涵盖钧瓷文化广场、天成阁、历代钧瓷窑炉展示、钧瓷七十二艺廊等钧瓷文化展览交流区,酝酿研烧钧瓷、汝瓷、磁州窑、官瓷的钧陶瓷生产科研孵化基地,钧瓷市场交易的钧瓷贸易区,集文化演绎、休闲服务、饮食、商务为一体的多功能综合服务区,等等,旨在打造一个国际性的钧瓷科研孵化、文化交流、艺术展示贸易平台。

       

      孔相卿说,中国钧瓷文化园旨在以现代化的集约型经营模式,改变千百年来钧瓷“一盘散沙”的经营现状,解决陶瓷生产与终端销售之间的“瓶颈”关系,为生产企业、商务贸易、专家学者搭建了一个共享性平台。文化园将运用最先进的生产、检测、分析设备,集中最优秀的专家和制作人才,使以钧瓷为代表的当代中原陶瓷名窑的制作技术、烧造工艺发生历史性的变革,将中原陶瓷的艺术品位及价值达到一个新的、更高的境界。

       

      2012年,孔相卿主理的“孔家钧窑”,鉴于其“在全国本行业中具有典型、示范意义和窗口和辐射作用”,获批为第五批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原则上每两年评选命名一次,文化部对获批的示范基地在政策、信息服务和市场开拓等方面给予重点扶持。“孔家钧窑”是中国陶瓷界继景德镇法蓝瓷实业有限公司(第三批)、广西钦州坭兴陶艺有限公司(第四批)获批的第三家陶瓷文化企业,也是后世所云的钧、汝、官、哥、定等“宋代五大名窑”唯一入选者。

       1.jpg

        中国钧瓷文化园之主厅

         

        实际上,自1990年代中期钧瓷烧成、成型工艺难题破解之后,孔相卿率领孔家钧窑团队不断在钧瓷市场推广、文化创意上推陈出新,力主推动当代钧瓷的产业化进程,三五年时间孔相卿将孔家钧窑打造成原产地钧瓷界的“龙头老大”。“1995年前后,孔家钧窑每月烧制100多窑钧瓷,我一个窑口的产量占到整个钧瓷界产量的8成以上。”孔相卿说。

         

        1999年5月,“孔家钧窑”组建销售分公司,这是禹州钧瓷界窑口第一家把钧瓷销售独立出来,并且还注册了专业钧瓷销售公司。 2002年,孔家钧窑兼并重组了为新中国钧瓷恢复研制立下汗马功劳的地方禹州市国营瓷厂,并组建以生产出口日用瓷的禹州市孔家窑陶瓷有限公司。2003年孔家钧窑大酒店建成运营。2007年气派恢宏的孔家钧窑钧瓷艺术馆禹州市区落成。在孔相卿的主导下,孔家钧窑发展成为当下钧瓷界乃至中国陶瓷界规模最大、产业链条最为合理、工艺技术最为全面、最具成长前景的艺术陶瓷现代窑口。

         

        2002年,孔相卿主理的孔家钧窑获得首批“河南名牌”称号。2006年获得“河南省著名商标”、“河南省守合同重信用企业”称号,2007年先后获得“河南名牌工艺美术品”、“河南省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称号。2007年初,孔相卿获得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其后先后获得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钧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授牌、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孔相卿及其主理的孔家钧窑获得海内外陶瓷艺术界的诸多殊荣,备受陶瓷艺术界和学术界关注。

         

        孔相卿,这个从神垕钧瓷古镇成长起来的本土陶艺家,以钧瓷的名义把沉寂的传统中国文化资源引领到一个新的时代高度。

        1.jpg

         

        中国钧瓷文化园 天成阁


        “世界性”的陶艺家

         

        1963年5月,孔相卿出生于河南省禹州市神垕镇一个钧瓷世家,为孔子第七十四代后裔。少时家贫,孔相卿常常穿梭于镇上窑场之间玩火玩泥。1992年,29岁的孔相卿在家父、钧瓷老艺人孔铁山支持下,创建“孔家钧窑”,迄今专注于钧瓷业逾三十年。

         

        三十年来,孔相卿创造性地引入液化气窑炉,用来烧造具有“还原窑变反应釉”特质的钧瓷,一改延续千余年的“十窑九不成”钧窑定律。他历经千百次试验,制定出迥异于一般陶瓷工艺的钧瓷烧成制度,探索出净色期、呈色期、保色期细分的钧瓷呈色工艺流程标准,幻化出五彩缤纷的、最具色彩覆盖性的钧瓷色彩体系,引领钧瓷成为真正的“世界陶瓷王国”之魁,颠覆并重构陶瓷工艺史和陶瓷美学史。

         

        三十年来,孔相卿创造性地改造钧瓷工艺尤其是成型工艺流程,创新出器物成型的“活环无蜡连接法”、“多节活环连接法”,主要用于大型器皿的“内支法”,主要用于口小肚大器型的“倒灌法”,主要用于钧瓷壶制作的“瓷胎二次规整法”,人物和动物造型的“结构分解法”、“预留手捏法”、“泥坯见釉法”、“泥坯嵌陶法”、“毛发写真法”等十多种独有成型工艺,一举革新传统钧瓷初期“有型无工”的粗糙笨拙工艺,促成了钧瓷成型工艺从“一法多器”到“一器多法”的转变,大大推动了钧瓷艺术化和产业化发展。

         

        三十年来,孔相卿创造性地用铜的氧化物作为着色剂,在还原气氛系下成功烧制铜系青蓝釉。继铁系青蓝釉、铜系红釉之后,为人类陶瓷工艺、陶瓷美学开辟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三十年来,孔相卿创造性地向外在形体具有现代气质的钧瓷内涵里,灌注进具有“中国性”的传统历史文化种子,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在当代陶瓷艺术品里洋溢着鲜明的历史语言、文化符号和时代风貌,创制出难以计数的当代钧瓷经典之作,深刻地影响着新世纪的陶瓷美学水准。

         

        三十年来,孔相卿创造性地将传统钧瓷文化与现代企业、现代商业理念和实践对接,引领封闭保守的传统陶瓷手工艺走向现代文化产业的阳光大道,以一己之力带动整个当代钧瓷界繁荣发达,使钧瓷成为宋代五大名窑中恢复最好、发展最快、前景最为光明的陶瓷门类。

         

        一直以来,研究者常常局限于以钧瓷评价孔相卿的历史价值,肯定其于当代钧瓷界工艺技术上的特殊贡献,在相当长的时期引领着钧瓷艺术发展的方向,代表着钧瓷艺术发展的一个高度,是当代钧瓷技艺的领跑者。其实,很多时候人们忽视了,作为从钧瓷工艺美术走出来的孔相卿,已经成为当代中国陶瓷艺术的一个代表性符号。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张守智教授从一个微观的视角解读了孔相卿的“世界性”象征:“孔相卿使铜红、铜绿在同一件钧瓷器物上出现,攻克了一个世界性的陶瓷工艺技术难题。”

         

        在这个意义上,由于其独特的陶瓷工艺技术成就,孔相卿必将在绵延千余年的中国钧瓷史乃至中国陶瓷史上,留下属于他自己的浓墨重彩的一笔。

         

      编辑:junci1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王洪伟:神垕镇人,社会学博士,文化地理学博士后,曾在广州、上海从事新闻十年,获得30多项新闻大奖。现为河南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近年来专心钧窑文明研究,申报国家级、省市级钧窑学术课题十多项,发表钧窑相关学术论文30余篇,出版钧窑相关专著6部。研究方向:社会学人类学、文化地理学、现代陶艺和中原陶瓷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