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垕老兵张国领-钧瓷网
      分享到:
    • 神垕老兵张国领

      作者:温均有2018-08-13 来源:钧瓷网

      老兵其实并不老。老兵与老干部、老党员、老工人和老农民相比,名不副实。三年军龄以上的军人,在部队就尊称老兵。老兵不仅成熟、干练、威猛和勇敢,他们还是军中的主心骨和顶梁柱。

       

      像老工人一样老的兵,一定别具一格,独具魅力。神垕有一老兵张国领,今年五十九岁了,依旧戎装革履,依旧魅力四射,真可谓神垕老兵的代表了。

       

      微信图片_20180812204816.jpg

      老兵张国领

       

      张国领生于1960年,老家是禹州市神垕镇白峪村。他1978年入伍,算来也有四十年军龄了。人生四十年,占去他生命大半。一次朋友聚会,有人问他多大了,他不加思索地说四十了。朋友看他充满活力,面部白皙,嫣然一笑,信然点头。我在旁边摇摇头,知道他错把军龄当年龄。我忽然觉得他真的不容易,四十年风雨兼程,四十年崎岖坎坷,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予了部队,唯独没有他自己。

       

      国领年少有白发,初中时两鬓微霜。那时生活条件不好,也没有染发一说。高中毕业后,他在白峪老家当农民。一年的繁重劳动,一年的艰苦生活,折磨得他疲惫不堪,银发倍增。所以,他的白发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张国领后来当了兵,第一次回神垕探家时,我特别注意他头上的白发。他是武警战士,一身的橄榄绿军装,站在我面前,容光焕发。崭新的军帽,陪衬着他乌亮的黑丝和少量的银发,显得英俊潇洒。我问他部队条件好了,怎么不染发?他说,当兵后白发少了,染发也有作假之嫌,虚伪之弊,有点儿白发是他的本色。我笑着说:“中!等咱俩五六十岁的时候,一定是白发斑斑。那时再看你绿军装白头发,那才叫好看呢!”

       

      微信图片_20180812204836.jpg

       

      没有想到,他被我一语说中。五十九岁的他,仍然穿着军装。今年春天,他从北京回来,我们在饭店一聚。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他竟然一头黑发。吃饭前,我问他咋想起染发了,他说染了发,显得更精神,更年轻,穿起军装更好看,他不想让白发影响了军容军貌。他的话很幽默,但我知道,军人的使命,军人的尊严,让他改变了自己很多习惯。

       

      席间,禹州市文联的同志,几次称他将军,他以笑以避之。我知道他十五年前已是大校军衔,不知他是否晋升将军。在送他回家的路上,我问他是不是少将军衔?他谦虚的说,他是做过将军梦,但是还是一个老兵。看他饱经风霜的样子,看他含辛茹苦面容,我忍不住感叹:“你呀,真算得上一个老兵了。恐怕禹州市的老兵也数你最老吧?”他思索片刻说:“差不多吧!”说罢,脸上堆满得意的笑容。

       

      微信图片_20180812225022.jpg

      张国领与夫人偕父亲游玩时合影留念

       

      老兵张国领的军人风采,更多体现在他对军人的崇拜和对军队的敬仰。他是当代著名作家,更是一个军旅诗人。他现任《中国武警》杂志主编。他的诗,为讴歌军人而作,他的散文,为赞颂军人而写。他先后出版《男兵女兵》、《和平的守望》、《和平的断想》,《绿色的诱惑》、《血色和平》和《千年之后你依然最美》等11部著名诗集,还有《高地英雄》等两部报告文学集,去年又出版了《张国领文集》十一卷。他是全国十佳诗人之一,2017全国散文排行榜第六名。他说,他感谢军队,感谢军人,部队生活给了他不尽的创作素材。

       

      微信图片_20180812204841.jpg

       

      张国领爱军队,爱文学,也爱家乡。他在北京魂牵梦绕的,常常是老家神垕。2017年,他撰写介绍钧瓷、宣传神垕的作品《神垕,梦想升起的地方》,《男人爱上钧瓷的八个理由》,《千年期待》,《爱在神垕》等二十多篇文章,把神垕介绍给全国的读者,把神垕钧瓷推向全国。2017年末,他被推为钧瓷年度人物。 

       

      我打电话问他,离开神垕四十年,身在北京,怎么把神垕写得那么有情有味?他说:“想家啦。都说咱河南人出门爱想家,我就是爱想家的人。想家的时候,写起来特别顺手。老家给了我无尽的写作题材”。爱屋及乌,在国领的眼里,神垕的一草一木都是美的。他的散文,把对神垕的无尽思念,表达得淋漓尽致。

       

      微信图片_20180812204846.jpg

      张国领和妻子

       

      去年秋天,神垕镇举办钧瓷文化节,他接到神垕镇政府的邀请函,提前回来。那天,在他三弟的国风华韵钧窑,我们促膝谈了很久。别时,他拿出一个盒子给我。我打开一看,是做工十分考究的一套毛笔,有粗有细,长短不一。我诧异问他,怎么让我收藏毛笔呢?那东西不好放。他微微一笑,说是让我趁老的时候练练字。听了他的话,我哭笑不得,哪有老了学书法呢!他说,他就是趁老了才练书法的。

       

      我知道他的字啥样,虽然有个性,但是不规范。我毫不掩饰对他说:“你的字呀,再练也好不到哪儿去。因为年龄大了,顶多成为一种爱好。或者说呢,你是一个名人书法,但不是书法名人。”我以为,他是一种应付。因为公众场合他需签名、留念什么的,太差了他拿不出手。

       

      半年后,他竟然真的弄出名堂来了。他的字苍劲有力,独具匠心。我问他跟谁学的,他说跟名家学习已经太晚了,自己凑合着练的。他把汉字的意境与文学的内涵结合得天衣无缝,把文学的大度、包容、深沉和睿智,融入于书法,寄托于书法。

       

      微信图片_20180812204851.jpg

      张国领书法作品《厚德载物》

       

      他写了几副书法作品寄给我,我没有料到写得那么美。兴奋之余,我把他的书法作品发到朋友圈,让大家一睹为快。其中有一副“厚德载物”的横幅,有朋友问:“厚德载物的载字为啥少一点儿呢?是不是忘写了?”我忽然觉得是少了一点儿,可百思不得其解。我问他,他说:“我是一个军人,我渴望和平,希望干戈少一点儿。”此时,我才恍然大悟,字如其人,字如其心啊。

       

      最让张国领这个老兵开心的,就是他家那位老党员了。他父亲六十年党龄,村上人都叫他老党员,家里人也跟着叫他老党员。老党员活泼开朗,幽默风趣,对儿孙们这样称乎他,也格外高兴。老党员家里几个党员,他老人家自然以党小组长自居。茶余饭后,谈谈农村的变化。田间地头,说说党的好政策。一家人其乐融融,妙趣横生。

       

      今年三月,是老党员八十五岁寿辰。老兵从北京回来,给父亲带回一件珍贵礼物。那是老兵用崇敬之心书写的一副中堂字:中间红底黑字一个大“寿”字,两边是“鹤鸣唱大寿,松舞纳新福”的对联。那天我也在,看着中堂字,一笔一画都包含一种感恩、崇拜、敬爱和温馨。本以为,老党员高寿令无数人激动不已,一定是高朋满座,宾客盈门,大家热热闹闹庆祝一番。没有想到,只有老兵一家人陪同我们几个老同学,欢欢喜喜吃了一顿团圆饭。原来,这是一位老共产党员和一位你近花甲的老兵,响应党的节约号召,不约而同的美丽心愿啊。

       

      微信图片_20180812204855.jpg

      从左至右:作者温均有、张国领的父亲、张国领

       

      父亲那么健康,家乡那么亲切,事业那么随心,部队那么温暖。神垕老兵张国领,感到一种无尽的幸福。

       

      2018年8月6日于神垕

       

       

      640.webp (1).jpg

      温均有

      禹州市神垕镇温堂村人,生于1960年。爱好写作、旅游、运动、收藏、雕刻、音乐等。

       

      人生如梦,忽然年近花甲。想干点儿啥活儿,心有余而力不足。想写点儿啥东西,精力疲惫,两眼昏花。吃饱了撑得慌,瞎写点儿小诗文,捯饬点儿小根雕,偶尔摆弄一下乐器,更多时间与网友闲喷。困了累了,出去溜溜弯儿,与人侃大山。生活习惯: 吃素食,爱爬山,开车胡转悠。人生格言: 顺其自然,稍加努力。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品钧作者:品钧夜话栏目是钧瓷网为个人开办的品钧专栏。赏钧,贵在会心知意;说理,当应条分缕析。每遇神人、神品、神事,不有佳句,何伸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