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物以游心-钧瓷网
      分享到:
    • 乘物以游心

    • ——访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刘建军先生
      作者:李维维2016-03-05 来源:钧瓷网

      刘建军的钧瓷,区别于记者曾看过的众多窑口。远观其钧瓷作品,风格平易而隽永、淡泊而含蓄,即反映出一种观照自然意象的方式,也传达了一种艺术家胸襟和心灵的姿态,同时也是刘建军本人深受传统文化浸染,背负着弘扬传统文化使命的体现。赶至中秋前夕,在他位于神垕古镇的一间工作室里,我们见到了慕名已久的刘大师。

      这位出生钧瓷世家,16岁就深入原钧瓷二厂一线的艺术家,数年来,多次接到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邀请参加展览,他的作品也深得陶瓷界泰斗耿宝昌先生的青睐。提及他目前正在创作的钧瓷作品,刘建军端起案前的杯子,浅抿一口,话语间有抑制不住的激动:“今年10月份,在故宫博物院要开展一个钧瓷论坛,受耿宝昌先生之约,为此论坛设计制作220件仿宋钧形制的海棠式水仙盆。”说起宋代钧瓷,他告诉记者:“家里收藏的宋官钧瓷片是目前已知最多、品种最齐全的。也由于这些瓷片,与故宫博物院的耿宝昌先生结下了不解之缘,老先生多次不远千里前来刘家进行田调,这些瓷片,对于钧瓷的形制特征、审美嬗变,甚至是学界一直争论未休的年代问题,都可以提供有力的支撑”。而刘建军,早已将所藏之瓷片历历于胸中,通过熟练的拉坯成型,将世上仅存的18件传世钧瓷一一复烧。其作品之美好程度,足以乱真。

        记者在刘建军先生的工作室,偶遇了大师悉心烧制的鼓钉洗,釉色饰以天青与紫红,紫红釉上有结晶斑点。此式周身唯以鼓钉作为装饰,窑变色彩可爱自然。观赏者不同、观赏者的角度不同,对窑变产生的胎纹釉理的“感知”也不同,其妙夺造化的程度,是宋钧的完美再现。面对复烧宋代钧瓷时所遇到的问题,刘大师直言不讳:“钧瓷创作难,但复烧更难,因为宋钧传世精品人们非常熟悉,复烧出来如有瑕疵,或稍有形神差池,便会被一眼看穿;又因历史图片与实物之间有隔阂,从二维图形中可得到的准确尺寸与釉色往往很有限,所以在复烧过程中,精益求精,每一件都做四到五遍甚至更多,目前已经制作完成的有鼓钉洗、花盆等10种左右。另外,在釉色方面,宋代钧官窑的釉色也有北宋、南宋之分。北宋时期,釉面色泽呈灰青色,开片大,在宋都南迁之后,带走了大量匠人,就杭州老虎洞窑出土的钧瓷来看,南宋初期和北宋大致相同,后来,釉面变化则日渐趋于开片小这一特点。”宋代“以礼俗治天下”的统治手段之下,文人士大夫阶层中兴起的尚古之风对陶瓷艺术创作中最明显的体现就是很多前代的礼器逐渐转变为祭器或陈设器而在民间使用,在刘建军对宋代钧官窑传世瓷器的复烧过程中,深深体会到钧瓷造型对青铜器器型的承继,也正因为其造型特点多出于对礼器的演变,从而使宋钧之尺度工整具有敬慕含蓄之美。

      面对宋钧工整、严谨的理性美,刘建军滔滔不绝的对记者说:“钧瓷的器型,无非是两个形式美法则,‘压缩’与‘拉长’、‘曲线’与‘直线’。这是在复烧宋官窑钧瓷时体会到的,在创作《道玄》系列时,就沿用了宋钧简单的坯体装饰,沿袭了青铜器‘刻线’的艺术表现手法。另外,闲暇之余,我喜欢看时装秀,时装中的色彩廓型以及·裁剪的线条,时刻提醒我‘艺术无处不在’。”他指着放在展架上陈设的其中一件道玄钵对记者说:“它的器型外观类似古文房用品中的笔洗,但在制作的过程中,我考虑到现代人生活方式的转变,就将底部提高,使内部腹深变浅,并引入汝窑传统的弦线,使作品看起来圆中有方”。将生活方式融入艺术作品中,将艺术作品成为生活方式的物质体现,这是作为艺术家的考量,也是大师特有的智慧。刘建军大师从业数十年来,屡次与国家工艺美术大师的头衔失之交臂,提起此事,大师宽厚的笑着,云淡风轻,他说:“这一生,都是离不开钧瓷的,对于创作,不抄袭是自己的坚持。瓷是无声的,但可以通过器来看一个人,所以人首先要有德,至于是否拥有国家级大师的光环,自己未考虑过,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体会到,钧瓷艺术是现代钧瓷人共有的东西,是老祖先留下的,艺术需要个性化,但弘扬文化则需要共性化”。言语间的豁达令在场的记者们动容,这种“心”摆脱“物”的挂碍、牵累,又“无为而为”的达到物心和谐的境界,着实应和了庄子的“乘物以游心”。

      未来的刘建军,准备将作品分别以“复烧”、“传承”、“创新”为三个主题,进行展览。他在生活中提炼出的一套属于自己的、特殊的、相对稳定的艺术语言形式,将一一呈现在

      在制瓷的节奏与空间的回旋中,使心得以容与,美得以安顿。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李维维:女,河南许昌人,毕业于武汉大学美学专业,博士,许昌学院讲师。研究方向:设计美学,陶瓷美学。2013年9月赴美国西俄勒冈大学做访问学者,编著有《道器关系的变化对宋代钧瓷器物形制的影响》、《世界美术史》等,先后主持参与“钧瓷造型艺术的审美、文化传承与创新综合研究”等多项关于钧瓷研究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