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心源,合技艺-钧瓷网
      分享到:
    • 得心源,合技艺

    • ——李向阳大师《跃马尊》作品赏析
      作者:李维维2016-03-05 来源:钧瓷网

       在未识李向阳大师之前,就对其娴熟的传统雕刻工艺慕名已久,更对其能将雕刻工艺与钧瓷艺术融为一体,并使之相得益彰,颇为惊叹。冬寒料峭,悉闻李大师《跃马尊》出窑,记者一行不畏严寒,驱车前往向阳钧窑。

      落于眼前的《跃马尊》,阔口,在腰腹部以下渐收敛,圈足。器形浑厚、线条洗练流畅、不事过多堆饰,口径部位施以月白釉,腰腹往下施以紫红釉。经过自然窑变的紫红釉巧夺天工般的嵌入了斑斓的蓝绿釉色,这与顶部的月白色遥相呼应,对比鲜明,却又趋于统一。在月白釉与紫红釉之间,于瓶身的二分之一位置,李大师匠心独具,并未施任何釉,胎体清晰可见。由远及近的认真端详起来,胎体裸露处所用为跳刀工艺,沿用了浮雕之手法使徐悲鸿的奔马跃然于胎体,呈现出惟妙惟肖之神韵。他所雕刻出的三匹马饱酣奔放,马腿的直线细劲有力,而腹部、臀部及鬃尾的弧线又充满弹性,实为传神之作。之所以能传神,是艺术家在选用徐悲鸿的马作为对象时,自身就已进入审美的心态,以赤诚的心去映照万物,才会感物动情,才会使观赏者在看到骏马奔腾时感受到富于生命的动感,这是“师造化”,也是“得心源”。

      李向阳大师在骏马身侧刻以汉字“马”,独辟蹊径,却令人折服。以象形为本源的汉字,形体作为独立的语言符号,它以其净化了的线条美表现出和表达出种种形态姿态、情感意兴和气势力量,汉字“马”,在大师卓越的技艺下,通过结构的疏密,点画的轻重,用刀的缓急……区别于一般的图案花纹,区别于一般构成形式的装饰美,它是真正意义上的“有意味的形式”,一般形式总是静止的、程式化、规格化和失去现实生命感、力量感的,而“有意味的形式”恰恰相反,它是活生生的,流动的,富有生命暗示的美。这是“技近乎道”的体现,是李大师自身技与艺的高度和谐,才有了得心应手的“合技艺”,从而使作品超越物质层面的实用价值,给观者带来精神上的享受。

      全观作品《跃马尊》,它在艺术性之余,更多的向我们道来艺术强调的象征性和意味,立春伊始,多彩的釉色、奔驰的骏马、寓意深远的汉字借助于艺术家的技艺,提炼于我们眼前,这是艺术家李向阳大师的构思和认知,也是华夏文明的呼唤与传达。2014,我们以梦为马,马到功成。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李维维:女,河南许昌人,毕业于武汉大学美学专业,博士,许昌学院讲师。研究方向:设计美学,陶瓷美学。2013年9月赴美国西俄勒冈大学做访问学者,编著有《道器关系的变化对宋代钧瓷器物形制的影响》、《世界美术史》等,先后主持参与“钧瓷造型艺术的审美、文化传承与创新综合研究”等多项关于钧瓷研究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