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物动情-钧瓷网
      分享到:
    • 感物动情

    • ——访宋元钧瓷坊王建伟大师
      作者:李维维2016-03-05 来源:钧瓷网

       注:王建伟,1965年出生,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1982年进入原钧瓷二厂工作,1984年到1986年间,到湖南醴陵学习陶瓷工艺学。学成归来之后,由于国营瓷厂的衰落,进入禹州钧瓷研究所工作。于1996年开始复烧做仿古瓷,并成立自己的窑口。

      代表作品:钧瓷《十二兽首》、《宋元珍宝》系列。

         

          “钧瓷烧造工艺”数年前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而今,悉闻王建伟大师《宋元钧瓷制作技艺研究》一书出版,其书中对宋元两代坯料的选择加工、成型的方法过程、窑炉的构成特色等相关技艺描述详尽,倍觉激动。暮春时节,暑期尚微,记者来到了宋元钧瓷坊前来拜会大师。

      初见,大师正在工作室外端详瓷片标本,认真而严肃。看到记者,他轻轻将标本放入盒子,迎了上来。看着这位被神垕镇业界称为“仿元钧第一人”的大师,记者不由的开口便问,

      “第一人”的雅称,您是怎么做到的?

      王建伟豁然一笑,“我先谈谈我的具体制作过程吧”,记者惊诧。曾有学者拿神垕镇与景德镇相比,说神垕镇是座有围墙的城,他的文外之旨是说神垕的从业者闭门造车,相互并不交流,而今王大师一言,却是对过去学者理论的有力反驳,古老的神垕镇也许正向着百花齐鸣式的开放发生着悄然改变。

      “要追溯到二十年前了。我发现历代都有做仿宋钧的,并且那时事业也刚起步,仿古瓷做起来规模小,便从这儿开始入手了。说起来做复烧,难度其实挺大的,首先是胎质和釉色过关。以天蓝釉为基础釉色,这个不难。难度在于胎,胎相当于人的骨骼,元钧的胎质比较混乱,因为它的产地比较多,宋钧精致,元钧粗糙,但并非是工艺之上的粗糙,而是胎体。我做的之所以接近出土的文物,是因为是从胎入手的”。提到胎的原材料时,王建伟大师开怀一笑到:“我当时骑着摩托车啊,四处找。后来发现,元钧看着粗糙,其实在手里拿捏着感觉到是非常轻的”说到这里,他起身在内室拿来一个元代钧瓷碗的钧瓷标本,让记者们拿手里掂量、感受。“制作时,我应用了漂洗法。对原材料进行了筛选,反复尝试之后,我弃用了漂洗法,开始在质密度上做文章,增加气孔,增加在高温下挥发的材料,把面粉加进去,面是有可塑性的,但一遇高温便挥发了,缺点是面容易酸。当时,整天想着拿什么替代面粉,就想到了锯末。一试烧,果然成功了。但是锯末燃烧后会成草木灰,它会降低泥胎的温度”,听着大师曲折的烧造过程,记者无不身临其境,感其艰难。在创作心态上讲,他是感于物而动情的,他谈话间手里反复擦拭着那片元钧标本,其爱惜程度,反映了他之所以拥有锲而不舍的创作心态,全是感发于手中瓷片。“不平则鸣”,内心波涛起伏,才可以会心应手,坚持不懈。

      “最后,想到了原煤加入瓷胎中。蒙古煤、山西煤都试过。点火之后,煤自身燃烧起来,节省用煤用气,瓷胎中的质密度也降了下来,看着厚重,实则很轻,胎成功了;其次是型。我有长期搜集古瓷片的习惯,拿着标本常年揣摩,造型准确对我来说并非难事。”2006年,他在《华豫之门》做嘉宾专家的时候,随身带过去的作品得到了古陶瓷专家的认可。面前展厅里陈列着被坊间称为“四珍四宝”的钧瓷作品,四周展架上,大师的钧瓷《十二兽首》也在其中。

      关于被称为“四珍四宝”的《宋元珍宝》系列,大师自己如何看待的呢?

      王大师缓缓端起茶水,轻抿一口道:“这要感谢我的朋友,鼓励我从仿古瓷中走出来,也是在他们的建议下,我在2010年的时候开始打自己的底款。先说兽首吧,从2009年法国拍卖我们的圆明园兽首开始,我特别愤慨,爱国热情前所未有的高涨。于是,我就想,作为中国人我能为文物做些什么呢?后来考虑再三,决定用钧瓷做出来十二兽首。开始的时候,我用的宋钧釉色,天青、月白。待成品出来之后,并非心中所想。在殚精竭虑的思考下,选用卢钧釉进行尝试,特别的高兴的是,红斑绿釉的炉钧釉使兽首达到了青铜器的金属效果”。我们在大师不平静的语调里还可以感受到当年听到兽首被拍卖时候的义愤填膺,大师手造之物,跟大师的性情是融为一体的,而界定创作者主体之性,即从血气、心知两方面看。性是静的,固定不变的,而人的情感则是不定的,是应物现形的。大师在法国公开拍卖我国文物的那一刻,内心情感由此感发而勃兴,创作的心理功能正由此体现。

      在十二兽首烧制成功之后,圆明园管理处授权他成为独家少烧造。此次授权,标志着王建伟的作品已然达到了流失海外的青铜器十二兽首的神韵和艺术水准。

          “在2012年到2013年,我结合以前创作的经验,潜心烧造《宋代四宝》、《元代四珍》系列作品。器型分别为:出戟尊、深腹钵、鼓钉洗、单柄洗;折边盘、莲花碗、双系罐、夹板炉。”他向记者娓娓道来,经记者了解,大师的制作均以传世的文物为标准来制作的,反复奔波于各大博物馆、博物院进行观摩,从而使烧制出来的作品釉色的雅致,法度严谨。论及创意,他只有一句话:“用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根金线,串起散落于民间的宝贝”。记者被深深打动,这是有血性的中国人勇于肩负传承文化的使命才会吐纳出来的。大师的《宋元珍宝》,有礼器,也有民用的碗、盘,也有陈设器,像单柄洗,釉色器型的选择可以说代表了宋元时期的钧瓷特点。在2014322日,福建省举办的第49届全国工艺品交易会上,大师带去的93件作品一售而空,可见其被专家、藏家的认可度之高。

          十二兽首文物的公然拍卖也好,屡次在博物馆中对传世钧瓷驻足凝思也好,这些来源于生活的创作情感真实而感性。社会生活,自然之物,人心之动,物使之然,王建伟的创作,成于妙手所得,成于感物动情。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李维维:女,河南许昌人,毕业于武汉大学美学专业,博士,许昌学院讲师。研究方向:设计美学,陶瓷美学。2013年9月赴美国西俄勒冈大学做访问学者,编著有《道器关系的变化对宋代钧瓷器物形制的影响》、《世界美术史》等,先后主持参与“钧瓷造型艺术的审美、文化传承与创新综合研究”等多项关于钧瓷研究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