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古今于须臾,与造化同其妙-钧瓷网
      分享到:
    • 观古今于须臾,与造化同其妙

    • ——访钧瓷艺术大师周松建先生
      作者:李维维2016-03-06 来源:钧瓷网

      20131226日,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的在北京发行,周松建大师被业界称为“当代最具收藏价值的艺术家”。由此契机,我们邀约这位集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国学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多项殊荣于一身的大师,于百忙之中接受采访,实为难得。

      记者步入坐落于神垕古镇的周家钧窑,庭院深深,颇具古意。院内一隅之处,是明清时期的老窑口,它在周家人的保护下至今保存完整,仿佛见证着钧瓷艺术历史的发展和生生不息的传承。

          谈及《中国魂》一书时,大师告诉记者:“这是偶然性的,中国收藏家协会、中国国画院、《鉴宝》栏目杂志社要在全国寻找有实力的大师,然后举荐给藏家们,范围涉及书画、书法、雕塑、瓷器等方面。每个门类甄选十位大师,由于此书为全国发行,在我本人看来,对于宣传钧瓷文化是好事情。恰好适逢自己也想出作品集,于是乎就答应下来。书从排版到罗博建作“序”,到国画院的常务副院长卢禹舜的提词,都是出版方策划的,我内心感觉这本书的规格在业内还是相对比较高的,也就积极参与了。确切的说,此书是对自己从艺多年的总结,在书中,我更加客观的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当然,也看到了自己在做瓷方面值得肯定的闪光点。为了以后有更好的作品,在书出版以后,冷静的审视了自己创作的器型、釉色和工艺,希望未来的发展中能更好的提高自己的艺术创作水平”。周大师谦虚的说是偶然性,但偶然和必然之间的联系又是相当紧密的,是大师数年来孜孜不倦,耗费心力、智力的艺术创作从而使他在全国范围内被认可,幼时至今,无论晨起,还是暮归,日日可见明清古窑,出生钧瓷制瓷世家,浓厚的艺术氛围,早已使大师本人在创作时可观古今于须臾,揽四海于一瞬。

          据大师自己介绍,他是19634月出生的,最早接触钧瓷那年只有八、九岁,10岁的时候,就和厂里的师傅一起吃住。“家父周有,是老一代的制瓷艺人,曾出任一厂的车间支书,他当年热衷于钧瓷艺术,以厂为家,我跟随其后,耳濡目染,少时就已见过多位后来闻名的工艺大师。高中毕业后,我进入钧瓷一厂工作,厂里要派出人员带资学习两年,很幸运的,在1984年到1986年间被派去邯郸学习陶瓷工艺。学成归来后,在技术科质量监理小组工作。我外出学习的两年间,父亲周有一手创办了窑口,名字取为禹州市神垕镇古钧瓷厂,后来更名为周家钧窑。也是在父亲手里,父亲烧制了闻名业界的‘周家花瓶’。2003年,父亲辞世,我开始正式接受周家钧窑。”周松建大师娓娓道来,言语间,是对父亲的深深怀念。他接着说:“父亲的名声大,在钧瓷艺术界,他的技艺、品格都名列前茅,在刚接手的时候,我考虑到,坚持两点:一是继承;二是创新,无论在造型、工艺、釉色都要钻研努力”。但是创新谈何容易呢?

      2003年,也就是父亲过世那年,我在老院的基础上开始建了新窑,开始气烧。以前的老院仍然坚持煤烧。但在2012年,我决定全面的进行煤烧。因为钧瓷在我心里是神圣的,它的传统是不能失去的,煤烧是周家钧窑的强项。2013年开始以后,钧瓷越来越多的受到藏家的重视,本着对钧瓷负责的态度,如果使钧瓷次品流向市场,对钧瓷的发展是相当不利的,目前,神垕镇兴起了包窑之风,无论好坏,一律照单全收。在周家钧窑,依然坚持着次品不卖的风骨,次品当场摔毁,即便包窑,也不例外”。这种精益求精,拒不出售次品的态度,在收藏家看来,是极为有诚信的。虽然市面上不乏对钧瓷艺术品瑕疵修复的技巧,但是,和所有弄虚作假的东西一样,是经不起时间的检验的,日子久了,修补过的地方一定会暴露出来,无法掩饰。上个世纪周家钧窑在老一代钧瓷大师周有的带领下在业内有口皆碑,久负盛名,烧制工艺已非常成熟。在周松建先生看来:“周家钧窑的创作标准始终坚持以乳浊釉的浑厚、莹润准则,形制上全部坚持手拉坯造型,并且在用煤烧的过程中考虑环保”,正是由于周松建大师的坚持与固守,近年来,周家钧窑的钧瓷作品屡被国礼选中,200812月,在亚太(投融资)经济年会上,作品怀柔天下作为国礼,赠送给联合国副秘书长阿沙·罗斯·米基罗;20092月,受菲律宾总统邀请,中国侨商投资企业协会领导出访菲律宾,钧瓷怀柔天下被再次作为国礼,赠送给菲律宾总统阿罗约;200912月,钧瓷珍品《运转乾坤》被全球首届消费资本高峰论坛组委会指定为国礼赠送给国际官员及驻华使节;201012月,钧瓷《安泰鼎》被选为高端礼品赠送泰国亲王素博-巴莫。并且,“欢乐中国行”栏目在禹州演出时,《怀柔天下》、《运转乾坤》、《安泰鼎》就是作为节目的背景进行呈现的。更值得称道的是,周松建的作品《祥瑞乾坤》在2012年上海世界博览会河南馆展出。周大师对父亲周有的怀念和敬佩,对钧瓷的热爱及追逐,直接影响了他的创作心态,这些感性生命之上的各种情感表现,通过艺术作品的具体形态加以物化,周松建先生所制作的钧瓷作品是静止的,但是他的情感却是流动的,是应物现形的,是会感发而勃兴的。作品多次被作为国礼送出,足矣说明作品的生动和趣味,由于他发自本性的真诚,以至于作品可以感物而动情。

      关于未来,周松建大师致力于在工艺上投以精力和时间,准备就釉色展开探索,但在产品数量上,会进行收紧:“钧瓷釉色的发展从宋代的单色到复色,再到周总理指导下的74号釉和86号釉,这些是钧瓷质的飞跃。钧瓷是雅致的,创新也该在传统的基础上展开,而非是耳饰、足的堆砌,创新要回归本源,才是真正有本可依,有法可依的创新”,大师如是说。周松建大师手中的艺术,是显示出情的作品,归根结底,艺术是人的艺术,艺术作品常常是艺术家抒发情怀、寄托感慨的对象。大师的钧瓷作品,形制细腻传神,感物动情的深有底蕴,将他对父亲的追忆情怀,对钧瓷的赤诚之心表现的淋漓尽致,贴切自然。作品有所依托,才能文外重旨,才能使观赏者感其所感,感其所不惑。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李维维:女,河南许昌人,毕业于武汉大学美学专业,博士,许昌学院讲师。研究方向:设计美学,陶瓷美学。2013年9月赴美国西俄勒冈大学做访问学者,编著有《道器关系的变化对宋代钧瓷器物形制的影响》、《世界美术史》等,先后主持参与“钧瓷造型艺术的审美、文化传承与创新综合研究”等多项关于钧瓷研究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