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于艺,成于乐-钧瓷网
      分享到:
    • 游于艺,成于乐

    • ——访钧瓷名家张建钊大师
      作者:李维维2016-03-07 来源:钧瓷网

       从神垕古镇出来,一路驶在禹神快速通道上,车行六七里,俨然到了一处郁郁葱葱的所在,山不高,赫然醒目的指示牌挂于山脚下,“凤山钧窑”到了。司机师傅一个右转,沿溪而下,目光触及到的最远处是一个典型的北方农家院落,此时正值初秋,袅袅青烟,花木相掩。因为看过颇多窑口,以至于出发前,未曾想过凤山钧窑的不同,先入为主的思想使笔者在看到坐落于农家院中的窑口时,不禁为之惊诧。回廊蜿蜒,曲径通幽,又因树木繁杂,以致阳光变得斑驳起来,就这样走着走着,不觉然步入了展厅,豁然开朗。倚墙而立的展架中,陈设的钧瓷形制规整,作品最高的不过30厘米,走近了端详,天蓝、月白以及色如晚霞的釉色窑变玉润浑朴,器形线条洗练流畅、不事过多堆饰,大有“宋钧”的遗风。       

      “你们来了”,伴随着一声厚重质朴的方言式问候,张建钊大师快步走来。这样一位55岁的钧瓷大师,谁人知晓,他既非神垕瓷区人,也非钧瓷传人,既没有钧瓷世家的光环,也没有陶瓷院校毕业的科班学历。他凭借着对钧瓷艺术的一腔热诚和与生俱来的艺术天赋,创作出了一件件令当代藏家爱不释手的钧瓷造型艺术。在笔者采访过程中,就遇到一位郑州的藏家前来拜访张大师。据大师自己介绍,他是原钧瓷二厂的职工,1988年从武警部队转业到原钧瓷二厂后,长期担任厂保卫科科长和车间主任的工作。8年后的1996年,厂里的生产停滞了,他和几位同事一起兑股份,披星戴月在车间干了两年,2003年的时候,决定成立凤山钧窑。窑址选在了自己的祖籍所在,禹州市鸿畅镇西北凤凰山下。这里虽是依山傍水、风景怡人,但就市场的角度而言,远离神垕瓷区,或许不是好窑址的首选,但在张建钊的坚持下,这一年,凤山钧窑在凤凰山下正式创烧。
           “当时建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恢复原钧瓷二厂的釉料配方,用传统的煤烧,回归钧瓷出窑万彩、温润如玉的本质。”张建钊跟笔者说。熟悉钧瓷的人都知道,二厂烧制瓷器的特点有三,釉色厚重、窑变丰富、玉质感强。一直以来享有“似玉非玉胜似玉”的美誉。其釉料配方也是整个神垕人尽皆知的,并不是秘密。但真正能烧制出二厂釉厚、玉润特质的,仅仅只有四家,而张建钊的凤山钧窑就是其中极为出色的。究其原因,张建钊说不外乎两个:第一,窑口问题。第二,个人对钧瓷的感悟。同样的配方,窑口不同,对钧瓷的感悟不同,烧制出的效果也不同。他总结为“可意会不可言传”。笼统的说,是“天时地利人和”,细分析来,“意会”其实是一种直观的感受,是自然物象、创作者的心象与程式创造在感受上的合而为一,恰巧就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呈现。
          从最初建窑至今,凤山钧窑已走过了十年光景,问张建钊从业这些年来,对钧瓷有何感悟?他深深的吸口气,目光变得深邃起来,边思考边娓娓道来:“最大的感触就是继承了钧瓷二厂,发扬了钧瓷二厂”。釉的质感、层次、乳浊感在二厂的基础上得到了提升,造型方面积极创新,没有因循守旧去机械的重复当年二厂的几十种造型,而是与时俱进的与高校专家合作进行创新问题的探寻。他指着展架中风格典雅的“八方瓶”和“平安瓶”对笔者说,这两件钧瓷器物的造型是由梅国建教授设计,由自己来制作完成的。虽然在造型上相较于过去老二厂的器型有所突破,但在艺术风格方面,他非常坚定的告诉笔者,始终坚持宋代钧瓷严谨含蓄,典雅匀净的美学特征,坚持“造型服务于釉色窑变”的创作理念。这一理念,承继了宋钧在理学约束下,去“奇技淫巧”,使丰富窑变融于单色釉中的审美趋向。张大师对釉面类玉的追求,以及之前数次提到的“个人感悟”,在这一创作理念的指导下,突出体现为重视内在人格的修养和内心世界的完善,“感悟”不同,实为修养不同。
      面对未来,张建钊大师神采奕奕的告诉笔者:“现在做的是钧瓷文化,不是产品。”作品也经历了不打底款、打底款盖章到手签的过程,紧接着要做的是扩大窑口的规模,做好基础建设,为不拘一格的进行新釉色、新器型的研发打下牢固的基础。
          这样一位执着于追宋,又孜孜不倦践行着钧瓷“尚玉”之特性的大师,于古朴玉润的釉质中彰显了北方青瓷特有的温柔敦厚。也实现了他对钧瓷创作实践性的自由把握,积淀、溶化了自身的智慧和德行。这是人生,也是审美。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李维维:女,河南许昌人,毕业于武汉大学美学专业,博士,许昌学院讲师。研究方向:设计美学,陶瓷美学。2013年9月赴美国西俄勒冈大学做访问学者,编著有《道器关系的变化对宋代钧瓷器物形制的影响》、《世界美术史》等,先后主持参与“钧瓷造型艺术的审美、文化传承与创新综合研究”等多项关于钧瓷研究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