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系青蓝釉:钧釉技艺的划时代革命-钧瓷网
      分享到:
    • 铜系青蓝釉:钧釉技艺的划时代革命

      作者:王洪伟2016-03-11 来源:钧瓷网

       在中国陶瓷科技史上,钧窑烧制无疑是诸多陶瓷门类中最为复杂、最为神秘、最为纠结的门类,尤其钧釉调配、烧制在陶瓷门类中难度最为繁杂。所以,在钧瓷史上,钧窑工匠可能倾其一生沉浸于钧釉研制而无果,即使稍有所成却难以向后代传承。翻阅钧瓷史,钧瓷釉色之美并非直线或斜线抬升,而是跌宕起伏,了无定律。唐宋之盛,明清之衰败,即是明证。

      进而言之,在中国陶瓷科技史上,青瓷系瓷种“玩的”就是一道釉,历史虚幻中的柴瓷、典雅温润的北宋汝瓷之所以至今尚为美好的历史记忆,就在釉质、釉色上无以依归、复制。
      同样,曲折波澜的钧瓷史,“官钧”铜红釉的成熟烧造不仅推动钧瓷历史登上一个陶瓷科技与艺术完美交融的巅峰;也在中国陶瓷史上异军突起,拉动中国陶瓷科技和艺术进入“高贵典雅”的审美高度,影响后世陶瓷美学的宽广性发展。
      2011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孔相卿试制成功的铜系青蓝釉,完成钧窑史上继铜红釉之后的又一次釉质、釉色的历史性、革命性创新,开创钧窑科技新时代,甚至远远超越“官钧”开辟的钧瓷红釉技艺的陶瓷美学空间,历史意义非同凡响。
      陶瓷釉色的革命性创新
      按照孔相卿调查,在南方瓷区,景德镇历史上的炉钧曾出现过铜系青绿釉,但是现在他研制的钧窑铜系青蓝釉可出现松石蓝、孔雀蓝、孔雀绿、青绿釉和金绿等,远远比景德镇炉钧釉色丰富。其实,钧窑系曾出现过铜绿、青绿釉色,但一直未将铜系青蓝釉作为一个研究方向和研究主题来进行研制,也未进行科学定义,都以为铜红釉是钧窑传统主题,没有对其反向延伸发展。
      孔相卿说,钧瓷釉色分铁系青蓝釉、铜系红釉、铜系青蓝釉,都属于还原火烧制,也属于窑变分相乳光釉系列,与青釉瓷还是有本质区别,但烧成机理、窑炉结构、火焰气氛基本近似,只是呈色区间有所差异。
      唐花瓷是钧瓷的启蒙时期,也被古陶瓷界称之为“唐钧”,属于黑釉蓝斑或白斑器,是铁系还原火烧制的瓷种。其后,钧瓷出现天蓝色、天青色、月白色,进入铁系蓝青釉时代,也属于还原火烧制;按照现代科技研究,钧瓷属于乳光分相窑变釉。到钧官窑时代,出现里蓝外红或通体红的钧瓷红釉,钧瓷进入铜系红釉时代,对于整个钧瓷史来说,是一次革命性的科技创新。后来由于政治、战争等因素影响,钧瓷烧制跌宕起伏,虽形成横跨大江南北的庞大的钧窑系,但建国前钧瓷几近断烧。新中国成立后,钧瓷恢复研制主要是铁系青蓝釉和铜系还原红釉,其他像钧瓷原产地一些匠师发明的“铬”、“钴”呈色很大程度上不能归入钧瓷青蓝釉系列。新中国成立以后,钧釉研制一直处于追赶历史最高水平的奔跑路上。
      钧窑从铁系青蓝釉到蓝釉点红斑,再到里蓝外红,到通身红,烧成机理一直变化不大。建国后,神垕三大厂都处于钧釉恢复研制阶段,釉色类型并无大发展。
      传统上,钧瓷界一直认为钧瓷就是铁系蓝釉和铜系红釉。孔相卿则总结陶瓷史,结合实践经验,走进了铜系青蓝釉。铜系青蓝釉不像铁系青蓝釉,可以烧制出偏绿头的松石蓝与孔雀蓝。
      孔相卿说,在钧瓷史上,也存在铁系青蓝釉之外的青蓝釉,但过去陶瓷中的孔雀蓝、孔雀绿都是合成色料烧制的颜色釉。合成的蓝釉和红釉都不会窑变。而现在铜系青蓝釉是一种窑变釉,可以呈现出美丽的松石蓝、孔雀蓝、金绿釉、孔雀绿等蓝绿釉,统称铜系青蓝釉。孔相卿将其研制成功的铜系青蓝釉统起名为“松石蓝”系列。
      铜系蓝釉与铁系蓝釉的釉色,在艺术效果上也存在很大差异。铁系蓝釉发灰、发蓝、发白。铜系青蓝釉色则发蓝、发绿、色彩更艳。属于蓝绿调,可以分为松石蓝和金绿两种。钧瓷由铁系蓝釉带红斑发展到铜红釉,釉色显得越来越宽广了,演变到铜系青蓝釉,釉色色彩更加丰富多彩。
      纵览钧釉发展,在釉色发展上其实兜了一圈。铁系青蓝釉在汝窑、官窑、耀州窑乃至越窑都有不同角度的体现,如汝窑天青、豆青,官窑的粉青,龙泉窑梅子青、粉青,耀州窑的豆青,越窑的秘色瓷,影青瓷等等。这些铁系青蓝釉不会出现松石蓝、孔雀蓝、孔雀绿、金绿、青绿等,历史上没有出现过铜系青蓝釉。
       钧瓷从铁系青蓝釉逐步发展到铜红釉,从钧瓷铜红釉向钧瓷铜系青蓝釉色调发展,使钧瓷色调更加丰富了。
      工艺美学的历时性拓展
      从2008年起,孔相卿工作室,尝试研制开发铜系青蓝釉。2012年初,河南禹州神垕古镇的孔家钧窑古色古香的办公室里,孔相卿告诉笔者钧瓷铜系青蓝釉的研发过程。
      在氧化焰状态下铜发色相对稳定,但在还原状态下很不稳定。钧瓷铜系青蓝釉之前,在中原陶瓷门类中,唐三彩也可以烧制出铜系绿釉,但是唐三彩上的绿釉属于氧化焰铜绿釉——铜在氧化焰状态下偏绿调;唐三彩上的黄釉属于铁黄;唐三彩上的棕色釉属于铁和锰化合的铁红棕釉,锰属于辅助原料,主色剂是铁元素,统称为铁锰棕色。铜系青蓝釉和铁系青蓝釉都是在还原焰状态下产生的。对铁系来说,氧化焰状态下呈色偏黄。古建筑瓷中,如寺庙上的黄瓦之黄是铁系氧化焰烧制;绿瓦是铜系氧化焰烧制。
      在陶瓷史上,钧瓷铜红釉开辟了高温红釉的先河,但发色不稳定,后来的郎窑红、祭红都是受钧瓷铜红釉的启发。铜红釉发展过程中偶尔会出现还原不充分而产生的铜绿现象,但没有成熟烧制出铜系青蓝釉。而且传统观念一直认为,铜系青蓝釉只能氧化火烧制,不能还原火烧制。孔相卿铜系青蓝釉的成功研制,开辟了铜系青蓝釉的先河,奠定了这个概念,确立了方向。
      就目前所见,铜系青蓝釉成功烧制的釉色包括美丽的松石蓝、孔雀蓝和孔雀绿,都属于青蓝色系。这些釉色色彩饱和度,视觉冲击力很强,给予人们一种安静、宁静、平静的精神愉悦感。由于窑变因素,铜系青蓝釉系列还能出现更多的青蓝釉色调,而且能出现不用点斑的自然红彩,这是铁系青蓝釉做不到的。铜系青蓝釉在松石蓝出现的同时还能呈现红彩,不像铁系只能靠人工点斑才能呈现红彩。除了红彩,铜系青蓝釉还可以出现丰富的机理;如金斑、石锈斑、雀眼、蘑菇斑等自然窑变斑纹。铜系青蓝釉以松石蓝为主色调还可以出现孔雀蓝、孔雀绿等。这就是铜系青蓝釉的奇妙窑变之处。
      钧瓷铜系青蓝釉的烧成温度、烧成条件与钧瓷铜红釉一样,都是还原火烧制,只是烧成曲线、压力、气氛、还原火浓度等用火方法不同,或者说烧成环境和烧成气氛不同。铜系青蓝釉对呈色气氛非常敏感,若掌握不恰当又有可能变成铜红釉。
      在釉料结构比例上,对铜红釉的酸碱度有所调整,与钧红釉有所区别。
      从烧成工艺上来说,铜系青蓝釉是在钧瓷红釉基础上调整了烧成制度,强化了烧成环境,且烧成范围更窄,烧成条件更加苛刻,烧成难度相对较大。一般而言,钧瓷铜系青蓝釉呈色率可以达到70%,但精品率低,色差过大,但都可称为青蓝釉,若出现美丽的松石蓝其实很难、很少,精品率不足20%。
      划时代陶瓷科技创新
      据孔相卿透露,2008年间,他的大师工作室就开始研究铜系青蓝釉,当年工艺技术已经趋于稳定。2010年、2011年,随着釉烧技术成熟,开始烧制带有孔相卿手签底款的钧瓷作品,采用手工制作或拉坯成型工艺,器型主要有荷口梅瓶、丁口梅瓶、盘口梅瓶、蝉瓶、纸锤瓶、太白瓶、杯口太白瓶、弦纹瓶、罗汉碗、中原壶、光明壶、西施壶、玉柱瓶、天球瓶等,单件价位都在十万元左右,饱受市场青睐。
      孔相卿工作室对铜系青蓝釉重新定义进行系统研究,把钧窑色调甚至中国陶瓷色调从铁系青蓝釉转向铜系青蓝釉,钧瓷色系愈加丰富多彩,开辟了钧窑釉色的一次革命,开创了钧瓷史上的一个崭新时代。
      孔相卿少年时代随父学艺跨入钧瓷界,1980年代中后期自创窑口仿烧北方古陶瓷,1990年代中早期创建孔家钧窑,创新性地率先研制出钧瓷气烧窑炉,到2011年成功研制出铜系青蓝釉,孔相卿在陶瓷科技和艺术创新的道路一直狂奔前行。
      孔相卿曾云,要他总结其对钧瓷艺术发展的贡献,主要有五:一、是对现代钧瓷生产工艺的改进,把日用瓷的生产方式改进为艺术瓷的生产方式,在制作手法上进行了大胆的改进,从日用瓷的“一法多器”的生产方式,改为艺术瓷的“一器多法”带专工(专用工具)的生产方式,从而大大的提高了产品的工艺含量和工艺品质,总结创立了当代艺术钧瓷的生产方法和制作模式。二、是成功的引入液化气梭式窑炉,打破了原来钧瓷十窑九不成的烧成技术瓶颈,奠定了新型钧瓷窑炉的烧制方法。三、是丰富拓宽了钧瓷造型的表现范围,使传统钧窑器多为器皿造型,转向丰富多姿的人物、动物、抽象、写实、卡通等艺术形式。并大胆的引入传统玉器、青铜器、木雕等艺术形式来进行创新设计,其作品如:莲花观音、佛光普照、伟人尊等。四、是利用现代科技逐渐破解钧瓷窑变之谜的神秘性,使钧瓷烧造走上现代科学的轨道。重现了历史上名贵的釉种,如:天蓝、月白、海棠红、茄皮紫、蚯蚓走泥纹、兔毫纹等。并且创新出众多新的釉种,如:牡丹红、星辰釉、醉红釉、山水红、礼花彩、松石蓝等。五、紧跟时代、贴近需求,把钧瓷艺术重新走进大众生活,克服了历史上瓷器茶具不规整、不严谨的技术难题,设计出了具有中原风格和中原制式的钧瓷茶具系列,为钧瓷产业的大发展找出了一条新路径。
      钧瓷铜系青蓝釉的革命性研制,无疑将钧窑文明引入继“官钧”之后的另一个巅峰时代,孔相卿在钧瓷史的划时代意义非同凡响。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王洪伟:神垕镇人,社会学博士,文化地理学博士后,曾在广州、上海从事新闻十年,获得30多项新闻大奖。现为河南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近年来专心钧窑文明研究,申报国家级、省市级钧窑学术课题十多项,发表钧窑相关学术论文30余篇,出版钧窑相关专著6部。研究方向:社会学人类学、文化地理学、现代陶艺和中原陶瓷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