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文奇:玉壶盛满奥运情-钧瓷网
      分享到:
    • 贺文奇:玉壶盛满奥运情

      作者:刘革雨 贾耀钟 2007年08月22日 来源:许昌日报

      在许昌众多钧瓷大师中,“陶一家”工作室的贺文奇是一个相当另类的人。这是因为,他的钧瓷作品游走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有传承又有发展,是钧瓷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2006年1月,贺文奇作为第一个在许昌举办个展的钧瓷大师,曾经让人眼前一亮。

      不久前的8月8日,还是在许昌,贺文奇又将自己一年多的奇构异思呈现给了我们。这一次,他带来的29件作品,取名“钧瓷奥运壶”,以壶为载体,全部表现的是喜迎北京第29届奥运会的主题。这一天,恰恰是北京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

      与奥运会有个约定

      时已立秋,天气已不是那样酷热,我们走进了禹州西部古老的山镇神垕。

      由于是山中小城,这里的道路并不平直。在许昌钧瓷协会秘书长温剑博的带领下,我们的车子一会上山坡一会下山坡,在一个建在半山腰的建筑面前,我们终于看到了“陶一家”三个刻在石头上的大字。我们找到了贺文奇。

      贺文奇的创作室,既是设计室、车间、产品展室,又是创作和休息的地方,推开窗子,山上的一片绿色便会扑入眼帘,这也许是贺文奇能够酣畅淋漓地汲取神垕独特的山川灵秀的缘故。

      已过不惑之年的贺文奇,高中未上完即到禹州市钧瓷一厂当了工人,幸运的是,在这里,酷爱钧瓷的他得以拜在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富安门下,系统地学习钧、陶瓷造型设计及陶瓷工艺。更幸运的是,由于钧瓷在中国陶瓷史上的独特地位,有许多陶瓷界专家每每来到神垕或考察或创作,使贺文奇得以一睹大师们的风采,熏染其创作风格,大开了眼界,使自己的艺术视野有了更大的时间感和空间感。在强烈的创作冲动的支配下,贺文奇贪婪地从考古发现的古陶瓷的朴拙和现代陶瓷的前卫中汲取营养,从而形成了自己能古能今的创作风格。

      在贺文奇的创作室中,满地都是他创作的“农耕系列”陶瓷俑,造型古朴,大有田园异趣,一切都似乎与“奥运钧瓷壶”无关。像是猜到了我们的疑惑,贺文奇解释说,“奥运钧瓷壶”系列作品已经定稿,有一些小改动也都是在楼下的作坊里进行。问其何以想到创作“奥运钧瓷壶”,贺文奇指了指挂在屋中一角的拳击沙袋说,自己酷爱体育运动,尤爱拳击。2001年7月17日夜,亲眼从电视上看到北京申办奥运会成功的消息后,贺文奇就萌生了创作一组奥运会献礼作品的想法,从那时起,这个“与奥运会的约定”一直萦系在心头,挥之不去。2006年4月份,贺文奇受邀到江苏宜兴参加了一次陶瓷展会,看到展会上那些造型各异的紫砂壶作品,他认为自己已经找到了表现“奥运题材”的载体,那就是钧瓷壶。

      钧瓷壶里写乾坤

      在贺文奇看来,壶,自诞生之日起,并不仅仅有实用这一功能。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人类在发展中还赋予壶以审美功能,尤其是在中国,受茶文化发展的影响,壶这一日用品,还逐步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造型语言形式,产生了独特的审美趣味。更重要的一点是,与传统的瓶等钧瓷器型相比,壶本身的嘴、把、提梁是比较好的载体,更适合表现奥运题材,钧瓷的釉质与色彩更可与玉石媲美。

      从2006年4月确定了创作方向后,贺文奇就开始了艰苦的构思和创作。为了准确地把握各项体育运动的魅力和内涵,他经常收看电视体育转播节目,还利用各种机会,买来了《奥运会指南》等书,从中揣摩、提炼各件钧瓷壶的表现主题。2006年8月7日,北京奥组委发布了奥运会体育图标,这些图标以篆字笔画为基本形式,融合了中国古代甲骨文、金文等文字形象意趣和现代图形的简化特征,充满了运动美感和文化内涵,达到了“形”与“意”的和谐统一,这给了贺文奇很大的启发。经过无数个日日夜夜,草图改了又改,甚至是推翻了重来,仅一个表现篮球运动员灌篮风采的作品,贺文奇就前后修改了十几次。功夫不负有心人,以“申奥成功”、“舞动北京”、“福娃诞生”、“火炬传递”、“圆满成功”为立意的29件钧瓷奥运壶成功面世,并于今年的8月8日隆重推出,它拓宽了人们对壶艺的理解,从而使钧瓷艺术领域有了更广阔的表现空间。

      贺文奇创作的钧瓷奥运壶艺系列作品,具备了装饰性、雕塑性,有着强烈的时代感。他把壶嘴、壶把、提梁的造型功用运用到了极致,运用点、线、面的结合,把一个个正在运动的人物形态,或一或二或五巧妙地与壶体结合在一起,再现了运动韵律之美,表达了对奥运精神、体育运动精神的由衷赞颂。

      这组壶艺造型,给人强烈的美感是,在相互关联的形体组合里,组成了丰富的韵律、节奏之美,乍看起来并非每个处理运用手法都十分合理,但如果从整体上去观察,从审美的视角去体察作者的创作心境,你就会感悟到其中的艺术内涵。如“奥运会自行车运动壶艺”、“乒乓球运动壶艺”、“平衡木运动壶艺”等等,在每件作品中,你总能找出它的主题和突出之处,它把相应的运动特征加以强化,作品不需用过多的文字说明,就会把你带到它所表达的意境之中。

      在这组作品的创作中,贺文奇还注意发挥“点”的作用,作品中的每一个“点”都用来表现人体的头部和运动方向,使“点”成为作品的灵魂。比如“划艇运动壶艺”的壶嘴、壶盖钮和壶把这三个点,都是一个朝向的划艇运动员造型,表现了团结奋进的体育精神,整个造型严谨统一,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不独如此,在整个创作中,贺文奇大胆杂糅了古老的岩画艺术和充满乡土气息的民间剪纸艺术元素,显示了在钧瓷造型上的创新魄力。

      贺文奇钧瓷奥运壶系列作品,不仅有较高的艺术欣赏价值,还有较高的文化价值,体现了人文奥运的精神,同时也将借助奥运会这个通向世界的窗口,向世界展示钧瓷独特的魅力。

      团队合作的结晶

      贺文奇头上蓄的是长发,在脑后随意地梳在一起,看上去颇有艺术家的气质。这一点,温剑博几年前颇看不惯,认为没有男人气。然而,几次接触,贺文奇对钧瓷艺术的独特见解和他那极具个性的钧瓷作品,使温剑博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此后,也正是在钧瓷研究会的极力推荐下,贺文奇的创作才为更多的人所认识。

      贺文奇潜心钧瓷艺术创作的同时,还潜心于钧瓷创作理论的研究,多年来,他写作的《仿宋代油滴釉研制》、《钧窑传统手拉坯成型工艺》、《试谈陶瓷动物雕塑艺术》等10多篇论文在《中国陶瓷》等杂志上发表,产生了良好的影响。与此同时,他编绘的《陶艺装饰资料》和《中国瓷枕艺术》两书业已完成,不久也将付梓。从钧瓷造型设计、钧瓷工艺到釉料配制,贺文奇无不涉猎,这也使他成了多面手,也使更多的潜心研究钧瓷艺术的同道中人相互成了志同道合的朋友。这次钧瓷奥运壶系列作品的诞生,其中就渗透着多位钧瓷大师的心血。

      贺文奇说,饮者离不开壶,更离不开水和茶叶。怎样用好的壶、好的水、好的茶叶,泡上一壶清香宜人的茶水,组合非常重要。钧瓷艺术的发展离不开创作设计,离不开成型工艺,离不开釉色装饰,更离不开烧成工艺。贺文奇在作品设计定型后,就力邀多位钧瓷大师、多家窑口共同参与后期创作,这其中就有“钧华苑”的崔国营大师、“东升钧艺”的李建峰大师、“名家钧瓷艺术村”的贺鹏总经理、“炉钧坊”的王金合大师、“一把泥钧瓷坊”的王利峰大师和“宋钧仿古作坊”的李占果。各位大师艺术气质不同、各家窑口艺术风格不同,使29件钧瓷奥运壶系列作品呈现出色彩斑斓、气象万千的艺术风貌,从而使作品的感染力更为强烈。

      在贺文奇宽大的作坊里,几件钧瓷奥运壶半成品摆在工作台上,尚需要经过好几道工序才能入窑烧制。贺文奇拿过一个“举重运动壶艺”作品毛坯来,仔细进行整理,像在给自己的孩子认真修饰。他的想法很单纯,奥运会是展示中国形象的舞台,作为给奥运会献礼的钧瓷作品,一定是精益求精之作,“一片冰心在玉壶”,要将许昌人民迎接奥运会的热切心情展示在世人面前。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