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钧人生-钧瓷网
      分享到:
    • 炉钧人生

      作者:刘向阳/文 吕超峰/图2012年07月24日 来源:许昌晨报

      张自军近影

      张自军的炉钧人生开始于1974年。那年他21岁,进的是神垕国营瓷厂。

      每个人在人生的不同阶段都有不同的梦想。只因进厂时的身份是临时工,21岁的张自军最大梦想就是当一名正式工。这个梦想激励着他一开始学艺就特别勤奋,特别能吃苦。

      他最早的师傅是孔铁山和任坚,后来又通过孔铁山介绍,正式拜炉钧第四代传人卢正兴为师。

      21岁的张自军不可能知道自己多么幸运,遇到的师傅个个都是钧瓷这个行当里多少年才出一个的最最顶尖最最优秀的人物。

      如今,那段日子留在张自军记忆里的,除了师傅们手把手地教他造型、配釉、注浆、烧成之外,就是虱子。

      因为没日没夜地跟着师傅们学技术,长期不洗澡不换衣服,当时他生了一身虱子,又肥又大的虱子。

      魏晋南北朝的名士们“扪虱而谈”,传为千古美事,张自军扪虱学艺,同样不失为当代钧瓷界的一桩佳话吧?

      钧瓷老艺人王凤喜也是张自军的师傅,且还是双料师傅。

      王凤喜,小名王喜娃,为人正直,待人宽厚,豁达大度,德高望重。又素喜打拳习武,其武功在神垕无人可比。神垕人把他的钧瓷技艺、德高济人和习武打拳称为“三绝”。

      张自军早早就拜在王凤喜门下,一方面学习钧瓷技艺,一方面练拳习武。

      张自军说他练的是师傅独创的一套拳法,叫“青龙出海”。

      张自军还会刀术,11岁就跟著名武生刘九先生练习刀法。他说他练的是“花刀”。

      我们采访张自军的时候,正碰上登封武术界的朋友给他送来两把新刀。张自军一时兴起,当场给我们耍了一套,果然是呼呼生风,乱花迷眼,好看得紧。

      张自军现在还每天坚持打拳练刀。“不是吹,”张自军说,“长这么大,我几乎没跟医院打过交道,不知病是咋看的。”

      张自军走路也带着习武人的架势,再把中式练功服一穿,再加上那一头灿然的银发那一脸岁月的沧桑,端的是鹤骨松姿,飘飘欲仙。

      张自军的窑口叫“炉钧张工作室”。

      他是省委宣传部、省文联命名的首批民间杰出文化传承人——“炉钧传人”。

      因创烧于卢家,炉钧又叫卢钧。

      张自军说,卢正兴曾把秘不示人的卢钧秘方传授于他,因此他是当之无愧的卢钧第五代传人。

      我提起我前不久写过的卢俊岭,直言不讳地问他:“有人说自己是卢钧第五代传人,那卢正兴的长子卢俊岭呢?”

      张自军一句话就把这个难题化解了:“俊岭是家传,我是师传,我们都是卢钧的正宗传人。”

      在近40年的炉钧人生中,张自军不仅师从王凤喜、卢正兴、孔铁山、任坚等钧瓷名家,还先后赴天津美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轻工部美术总公司特训班深造,与周国桢、徐国桢等陶瓷大家多有往还,并且当过胜利瓷厂的技术副厂长、东风瓷厂的书记兼厂长。

      早在1993年,他试制出的“蚯蚓走泥纹釉”就轰动整个钧瓷界。

      2000年,他研制成功的“窑变金星天目釉”茶具又得到清华大学美术系教授张守智、吕晓壮夫妇的高度评价,并被大英博物馆收藏……可以说,张自军是要实践有实践,要理论有理论,要资历有资历,要成绩有成绩,早该宏图大展,发家致富,“屁股后冒烟儿”了,可他却硬是端着金饭碗要饭吃,曾经一贫如洗,穷得让人难以置信、难以想象。

      张自军说他最穷的时候,连吃袋面都是赊的,一块两毛钱的硬币在兜里整整揣了两个星期,磨得锃光瓦亮。

      此话,谁信?

      然而,却是事实。

      事情的起因似乎是他被人骗了,一车价值一二十万的货打了水漂儿,其实还是因为他对炉钧太痴迷,或是叫痴迷不悟,或是叫一条道走到黑,或是叫头撞南墙也不知拐弯儿……反正用什么词来形容张自军对炉钧的痴迷都不为过。

      炉钧有炭烧、柴烧、煤烧、气烧四种。其中最难烧的是炭烧炉钧。

      张自军痴迷的、念兹在兹的恰恰是炭烧炉钧。

      且看省里的专家在授予他“炉钧传人”称号时如何评价他:张自军采用升焰式窑炉,使用木制风箱煽火,炭烧,一炉一器,烧制技艺独特,烧制难度大,该技艺是我省一项重要的民间文化遗存。张自军延续了这一传统的民间工艺技术,并收徒传艺,使之免于消亡,对钧瓷事业的继承发展有着深远影响。

      专家们所说的升焰式窑炉,实际上就是大家常说的鸡窝窑,一窑只装一件作品,烧制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而是太大,成功率不是一般的低,而是太低。

      张自军曾经一口气连烧16窑,仅烧成3件,且都捐给了中国工艺美术馆。

      烧一窑不成,烧一窑不成,烧得张自军直落泪,烧得张自军直想上吊。

      也把张自军烧成了穷光蛋。

      也把张自军烧成了“钧痴”——这是他老婆张志华说他的。

      采访快结束时,张自军小心翼翼地从卧室捧出一只小鹅颈瓶,说这是他这么多年烧得最成功的一件炭烧炉钧作品。

      乍一看还真不起眼儿,但越看越有味道。

      张自军介绍说,炭烧炉钧的特点是“沉”,握在手里沉沉的,看上去同样沉沉的,撒满瓶子周身的“金斑银钉”,恰似心血的结晶,精气内敛,宝光四射,照亮了烧制人筚路蓝缕的一生。

      张自军说,这样漂亮的东西,他这辈子怕是再也烧不出来了。

      因此,这只小瓶给多少钱他也不会卖,要当成传家宝,世世代代传下去。

      张自军真是名副其实的钧痴!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