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作品诠释钧瓷的魅力-钧瓷网
      分享到:
    • 用作品诠释钧瓷的魅力

    • ——记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李向阳
      作者:吕超峰2011年11月29日 来源:许昌晨报

      李向阳是幸运的,他创建窑口两年多时间,用液化气烧制的钧瓷作品《虎头瓶》就获得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设立的最高奖“百花奖”金奖,此外,还有10多件作品获得不同奖项。

      幸运似乎眷顾李向阳。在上月末,他开始试验用柴窑烧钧瓷,尽管第一窑仅烧成了6件,但其中一件《天球瓶》,在参加河南省工艺美术家协会、河南省收藏协会11月初举办的河南省首届钧藏品展评比之前,就被评委“内定”为金奖。

      说起第一次开柴窑时的情景,李向阳仍很激动。他介绍说,第一次烧柴窑有些忐忑不安,毕竟以前只懂理论,没有亲自烧过。他装窑时清楚地记得装了87件作品,经过20多个小时烧窑后,住火、降温、等待,窑口打开了,从窑中开出的第一件是残品、第二件是残品、第三件仍是残品……开出30多件后还是残品。李向阳砸残品砸的胳膊都有些疼了,他索性走开,不愿看到开出的一件件残品。

      在院子里转了几圈后,他不甘心,又回到窑口,继续开窑。终于,在取出第65个匣钵时,一件通体透红的《天球瓶》露出了“芳容”。这件作品通体呈宝石红色,又名徽宗红、圣母红,红而不艳,鲜而不妖,看上去不像胎体施釉火烧而成,而像一件晶莹剔透、妙不可言、光彩照人的红宝石,用手抚摸,温润而厚重,典雅而淳朴,似玉非玉胜似玉,又有传说中“金火圣母跳窑而成”之神奇。前不久,李向阳带着这件《天球瓶》参加了河南省首届钧藏品展。在布展时,几位评委就对这件作品爱不释手,“内定”为金奖,并在评比后要求李向阳让《天球瓶》多展几天。

      李向阳的幸运虽然偶然,但也有必然的因素。李向阳20岁那年就到禹州市钧瓷研究所当学徒。当时,禹州市钧瓷界的刘富安等10多位有名的大师都在此工作。这些大师各怀绝技,为钧瓷的传承和发展聚集在一起,勤奋工作,刻苦钻研,为钧瓷腾飞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李向阳在那里如鱼得水,吃苦耐劳,勤学好问,从最基础的技术学起,逐渐掌握了拉坯、注浆、修坯、配釉、烧成等关键技术。后来,他又到其他窑口打工。由于技术全面,他在窑口基本上能独当一面,并在配釉、烧成技术上有着自己独到的心得。

      两年前,李向阳创建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窑口——向阳钧窑。建窑伊始,他便厚积薄发,珍品频出,《大愿》、《虎头瓶》、《梅兰竹菊》(文房四宝)、《瑞泽天下》、挂盘《富贵花开》相继获奖,并受到专家及钧瓷收藏爱好者的赞誉。

      “为啥现在又开始烧柴窑呢?”对于记者提出的这个问题,李向阳敞开了自己的心扉。他说:“每一位钧瓷大师都想烧出好作品,特别是在用液化气烧制钧瓷并使成功率达到一定的高度后,追根溯源便成为他们的一种情结,闲暇时总在思考以前柴烧钧瓷为何会‘十窑九不成’?柴烧钧瓷、煤烧钧瓷到底有多难?人们为什么喜爱以前的钧瓷?用柴烧钧瓷、液化气烧钧瓷有何相同点,又有哪些不同?就这样,我越想就越觉得自己应该去实践,去研究。于是,我就建了一座柴窑,开始了新的探索。”

      “钧瓷始于唐,盛于宋,宋代钧瓷就是用柴窑烧制的。钧瓷古朴厚重、拙中藏雅、端庄大气、浑然天成、巧夺天工、似玉非玉胜似玉的窑变效果,就是后人对宋代钧瓷的赞誉,也是对钧瓷魅力最好的诠释。我作为一名省级工艺美术大师,今后要想走得更远,就必须熟练掌握柴烧、煤烧、气烧的钧瓷技术,而且要创作出一批能打上自己烙印的作品,力争用作品诠释钧瓷的魅力。”

      采访结束后,李向阳邀请记者看他开窑。窑口建在院子的后边,四周堆满了木柴。李向阳在窑口清理出一片空地,将木板架在窑口边摆放钧瓷,开始出窑。这是第二窑,装了117件,成了19件,其余当场砸掉。

      李向阳摇摇头说:“不理想,窑变效果出来了,但成品率太低,还得改进,看下一窑吧!” 也许下一窑五彩斑斓,也许下一窑还不太理想,但作为钧瓷人,李向阳会执著地走下去。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