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板到大师的嬗变-钧瓷网
      分享到:
    • 从老板到大师的嬗变

    • ——记禹州市金鼎钧窑董事长高丙建
      作者:吕超峰 陈高阳2013年06月09日 来源:许昌晨报

      高丙建近影。

      中央电视台7套《乡土》栏目近日播出了一期20多分钟的专题片《禹州寻宝》。该节目以探秘国宝钧瓷为主题,摄制组对钧官窑址博物馆、神垕古玩市场、钧瓷手拉胚比赛、神垕老街进行了为期三天的拍摄,并先后采访了任星航、高丙建等数位钧瓷文化传承人,详细地介绍了国宝钧瓷深厚的文化底蕴以及传承、保护与发展现状,带领观众走进钧瓷的神奇殿堂,让观众感受到钧瓷无穷的艺术魅力,展现了禹州浓郁的地域特色和风土人情,对进一步弘扬钧瓷文化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细心的观众发现,在20多分钟的节目里,展示金鼎钧窑作品、作坊、手拉坯工艺的镜头就占了1/4还多。对此,金鼎钧窑董事长高丙建谦虚地说:“与那些老窑口相比我们起步较晚,需要学习和借鉴的经验很多。这几年我们一直在练内功,扎扎实实做钧瓷,欣慰的是我们受到了业界和藏家的认可。”

      在神垕钧瓷界浸淫了20多年的镇干部赵富殿说:“金鼎钧窑建窑时间虽然不长,但高丙建给企业定位准确,并将以前经商的经验用在企业经营上,坚持以‘型’、‘釉’为抓手,不搞花架子,不走捷径,从而使企业在很短的时间内脱颖而出。他们的经验值得总结借鉴。”

      河南省著名钧瓷收藏家党金伟先生如此评价金鼎钧窑:“金鼎钧窑在器型与釉色上实现了传统与创新的完美结合,尤其是柴烧钧瓷的釉色独树一帜。我个人认为,金鼎钧窑是神垕镇带领钧瓷界前行的三驾马车(孔家钧窑、大宋官窑荣昌钧瓷坊、晋家钧窑)中的一匹‘黑马’。”

      记者与丙建兄相识多年,对他为人豪爽、义气、好交朋友的性格印象深刻,只是今年春节后一直没机会和丙建兄深谈。近日看过央视的专题片《禹州寻宝》后,深为金鼎钧窑取得的成绩高兴。6月8日,记者驱车前往位于神垕镇西开发区的金鼎钧窑采访了丙建兄。

      高起点——为企业准确定位

      每个人生命中都有一个“点”,这个“点”包含着想穷尽一生成就的事业,迸发着多年来积攒的激情。对高丙建先生来说,钧瓷就是他生命中的那个“点”,金鼎钧窑就是他人生的新舞台。

      在创建金鼎钧窑之前,高丙建还做过很多与钧瓷毫不相干的行业。细数高丙建有些带传奇色彩的过往,他似乎在每一个行业都能做到游刃有余:他建过矿,上世纪80年代初就成了万元户;他烧过彩瓷,上世纪90年代初就盖起了二三十万元的楼房;他搞过建筑,神垕的大楼,几乎都是他盖的;回归钧瓷后,金鼎钧窑照样被他经营得风生水起。

      2007年春,高丙建放弃了挣钱快、利润高的建筑行业,创建了金鼎钧窑。在旁人看来,对年过五十的他来说这个抉择似乎有点儿晚。但在高丙建看来,前半生所有的奋斗,都是为回归钧瓷作铺垫。现在,他只不过是在知天命的年纪,做了顺天命的事。

      建窑伊始,高丙建就给企业制定了高起点、高规格、高标准、快速发展的路线,并提出了只做藏品,不做产品的口号。他决心用5年到8年时间使金鼎钧窑跻身钧瓷界一流企业的行列。“不怕起步晚,只要起点高。所有的东西,只要跟梦想关联,就被赋予更多存在的意义。”高丙建说,“金鼎钧窑要做的不仅仅是分得钧瓷市场的一杯羹,而是促进整个行业裂变。”

      为此,厂房、美术师、技工、讲解员高丙建要最好的,去年投资1000多万元新建的金鼎钧瓷艺术馆是目前神垕各窑口中规模最大、装修最好的。高丙建给企业的高起点定位,决定了金鼎钧窑要走一条不同寻常的发展之路。

      从老板到大师的华丽转身

      高丙建作为土生土长的神垕人,尽管烧过彩瓷,还曾经营过规模不小的建筑企业,但他深知,要做钧瓷并最终成为大师,还要从零开始。“什么是大师?就是在某一领域有学问或艺术上有很深的造诣,被大家尊崇的人。”高丙建说,“一个窑口掌门大师的水平和理念,决定了这个窑口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能走多远。”

      开业伊始,高丙建就感觉到从小耳濡目染的配釉、拉坯、注浆、上釉、烧成等技艺,真正做起来却并不那么简单,甚至有些高深莫测。以前那些听来的、看到的知识似乎都成了浮云。从不服输的高丙建决定从造型、配釉的基础知识学起,沉下心来,力争用2年到3年时间使自己变为内行,成为大师。

      为此,他买来了《瓷器器型识别图鉴》、《茶具珍赏》、《青铜器造型》、《色彩与艺术》、《陶瓷计算》、《陶瓷釉配方》、《艺术釉》等专业书籍,刻苦钻研,不耻下问。朋友劝他,50多岁的人了,还学那干啥,花钱雇一个大师不就得了。对此他笑而不答,照旧勤学好问。他的精神也感动了神垕镇的不少大师,孔相卿、刘建军等大师经常到金鼎钧窑与其交流,帮助解决创作过程中出现的问题。

      通过刻苦学习,高丙建在很短的时间内,理解了陶瓷造型设计中实用、工艺以及美观这三个要素的含义,弄懂了陶瓷造型设计的稳定性、造型的变化和统一、造型的实用性、造型的科学性等基本法则,掌握了点、线、面在造型中的交叉、互换、平移等技法的灵活运用。在釉方的研制上,他摒弃“拿来主义”。尽管“钧花釉”、“蚯蚓走泥纹”、“鹦哥绿”、“元钧釉”、“炉钧釉”等在钧瓷界已广泛运用,但高丙建依然坚持逐一试验,摸索一年四季给釉方带来的变化。他还大胆将几种釉方混合在一起,研制成一种新型复合釉,使一件器物能呈现多种釉色的特点,令人耳目一新。

      型是骨,釉是魂

      在钧瓷界有两句约定俗成的名言:“生在成型,死在烧成。”“型是骨,釉是魂。”由此可见,成型在钧瓷烧制过程中占据的位置。高丙建认为,钧瓷成型的关键是在吸收传统器型精髓的基础上,融入现代元素,赋予器物新的文化内涵。另外,在创新中还要坚持使用传统工艺,手工成型,经过神奇的窑变,使器物成为孤品,这才是艺术藏品;如果对一件器物进行机械的复制,那就成了工艺品。那些为了赚钱而烧制的钧瓷只能算是产品。

      为了突出个性,不步人后尘,高丙建从2011年秋天开始,将窑口的作品定位为中、大件器型,并坚持手拉坯成型,辅以传统的手刻工艺。为此,他从广东佛山一大型陶瓷企业高薪聘请来成型高手秦茂云作为金鼎钧窑的技术总监,并给他充足的艺术创作空间和严格的管理权。在高丙建这个理念的支配下,窑口技术人员齐心协力,将南北瓷区的造型特点进行融合,不断研发出新的器型。其作品造型既有唐代的端庄大气、舒展流畅,又有宋代的飘逸洒脱、釉质莹润;既有北方陶瓷的雄浑,又有南方陶瓷的灵秀,而且工艺精湛,细节处理一丝不苟,令人耳目一新。对此,高丙建举例说,他们今年初研制的《竹节瓶》就完美地体现了这个理念。该器物高1.3米,直径0.68米,用正常的拉坯技术是不能一次成型的。技术人员分两次拉坯,并有意将竹节延长,然后再对接、雕刻。尽管这样成型增加了烧成难度,但器物舒展大气,又表现了竹子的高风亮节,再加上丰富细腻的窑变,使作品呈现出独特的魅力。

      高丙建在用釉上既大胆又讲究策略,可以在一件器物上使用自己研制的混合釉,使器物同时呈现“鹦哥绿”、“蚯蚓走泥纹”、“钧花釉”的窑变效果。他还根据不同的造型,选择不同的釉方,并根据某一种釉的窑变效果选择合适的器型,力争达到釉与型完美结合。

      这时,陪同记者采访的富殿兄告诉记者,今年在钧瓷市场疲软的情况下,金鼎钧窑的柴烧作品一直供不应求。究其原因,一是器型大且有新意;二是研制的釉色别具一格,令人眼前一亮。金鼎钧窑已将这种釉命名为“金鼎柴釉”。

      记者在神垕采访多年,几乎跑遍了各大窑口,看过太多的好釉色,富殿兄用“别具一格”来形容“金鼎柴釉”,引起了记者的极大兴趣。在高丙建的引导下,在展厅2楼西侧靠北墙的展柜里,记者看到了静静地摆放在那里的8件“金鼎柴釉”钧瓷。器物以传统造型为主,六七十厘米的高度显得大气十足,釉色沉稳,艳而不俗,观其一眼就有心如止水的感觉。其窑变丰富细腻,有的像细雨蒙蒙,有的像花绒绵绵,五彩渗化,简洁明快;其釉画鬼斧神工,有的像春天的草原,遍地青翠,生机盎然;有的像大海,碧水湛蓝,孤帆远影;有的像高山流水,云水禅心,恍若仙境。记者禁不住感叹,国宝钧瓷,窑变神奇,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谈起从老板到大师嬗变的感受,高丙建说:“当老板是自己指挥别人做,以赚钱为目的;做一名大师要有真才实学,俯下身子身体力行,在经营好自己窑口的同时,有责任和义务为钧瓷艺术的传承与创新作出自己的贡献。就金鼎钧窑来说,现在只是在钧瓷界站稳了脚跟,得到了藏家的认可,但在工艺上还需要精益求精。今后,我们会继续努力,不断前行。”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