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火熊熊-钧瓷网
      分享到:
    • “话说钧瓷人”之五十二
    • 柴火熊熊

      作者:刘向阳 何思源/文 吕超峰/图2012年10月09日 来源:许昌晨报

      张文建在烧窑。

      神垕其实是由一个个庭院组成的。推开一个庭院的大门,没准儿就是一个钧瓷窑口,没准儿就会撞见一个钧瓷大师,没准儿就会见到一屋子奇珍异宝。

      我们今天推开的是博古堂堂主张文建的大门。

      堂主,这个古老的称谓让人想起金庸武侠小说中那些身怀绝技的大侠。张堂主可算当今钧瓷界的大侠,他有两样锐不可当的兵器,一样是柴,一样是窑。

      一进张堂主的庭院,先看到的是柴,好大、好高的一垛柴,排山倒海般压迫着你,使你感到震撼的同时又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多柴是打哪儿弄来的,又是怎么一层层码上去的?

      随后你会知道,这些柴可不是一般的柴,是特意从鲁山西部山区购进的优质栗木。这种栗木虽然不适合做家具和建筑材料,却含热量极高,又极耐燃烧,是烧制精品钧瓷的上佳材料,而且燃烧后的灰烬可以当炉釉的配料,一举两得。

      这种栗木,本是庄周所谓的“散木”,因其不成材而让人“不肯视,行不辍”,是张堂主这样的大侠发现了它们的热能,让它们为钧瓷而燃烧,为钧瓷发出全部的光和热,变废为宝,变无用为大用。

      早几年,张堂主烧煤窑的时候,最喜欢用堂沟煤,因为堂沟煤含热量高,可以烧出正宗的天蓝、天青等宋钧釉色;要么就用槐树湾产的“四四煤”,这种煤虽然含热量一般,却能烧出梦幻般的鸡血红、海棠红、茄皮紫。在用煤上,张堂主决不迁就,能用好煤决不用次煤,哪怕一吨多花几十块钱。

      为了烧出梦想中的钧瓷,张堂主在每道工序上都不惜工本,有种不管不顾的狠劲儿,有种孤注一掷的癫狂。

      再说窑。

      我们走进博古堂的时候,先看到的是柴,接着看到的是窑。

      张堂主的窑,5.5立方米的柴窑、5.5立方米的倒焰柴窑,正在熊熊燃烧。

      窑边铺着一张席,席上坐着两位烧窑师傅,师傅身边扔着两盒“帝豪”烟,一盒已经抽了一多半。

      我不知道这两位师傅中哪位是霍振保,只知道张堂主用的烧窑师傅霍振保是神垕有名的“烧窑王”,先后给20多家窑口烧过窑。

      “生在成型,死在烧成。”这句尽人皆知的行话说明了烧成的重要性。

      张堂主跟别的主家不同。别的主家对烧窑师傅的要求是尽量提高成品率,一窑中成品率越高,主家越高兴。张堂主却不然,烧第一窑时就告诉霍振保,不计成品率,一窑能烧出一件精品就算成功。他还对霍振保说,不要怕费柴,每窑要烧35个小时,温度要达到1300℃。

      乖乖!

      霍振保当时很不理解,他快烧一辈子窑了,遇到的主家不可谓不多,都要求他烧30个小时,温度达到1100℃就行,顶多1270℃。张文建却要求1300℃!这不是瞎胡闹吗?这不是烧钱吗?

      张文建同时还要求霍振保,在长达35个小时的烧窑时间内,窑内的温度要有变化,要形成一条美丽的跳动曲线,有高有低、有长有短,像五线谱,像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张文建这几句话,是诗。

      事实证明,张文建是对的。1300℃的高温再加上35个小时的烧制,尽管烧坏了不少作品,但同时也烧出了许多精品、珍品、极品。

      张文建就是这样癫狂。

      张堂主跟所有大侠一样不修边幅,衣服好像不是穿在身上,而是贴在身上。

      此外,就是瘦了。他好像不但为钧瓷付出了全部心血,甚至付出体内所有的脂肪和水分,瘦得只剩骨头架子。

      我开始采访,照例先问他的出生年月。想不到他竟说自己有两个年龄,一个是身份证上的年龄,一个是真实年龄。身份证上的出生年月是1952年2月,实际出生年月是1962年2月,整整相差了10年!

      “这也错得太离谱了!”

      “是离谱……不过,我是1981年进的钧瓷一厂,这一点千真万确,绝对错不了。”

      又是钧瓷一厂!一厂真是钧瓷的圣地,出了多少大师、大侠啊?

      “一直干到一厂倒闭,我才开始烧仿古瓷,一烧就是8年。”

      我问他烧什么仿古瓷。

      “最先,烧交趾陶……”

      交趾陶?我玩了这么多年古陶瓷,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于是张文建就解释什么是交趾陶。由于交趾陶产量低、效益差,他不得不另找出路,又开始仿制汝瓷、官瓷、哥瓷……他很快便仿出了大名,很多贩子慕名而来,带上他的仿品,下广州、跑北京,到处推销。

      他也很快脱贫,过上了小康生活。但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使他痛下决心,发誓再也不烧仿古瓷了。

      我问是什么事情。张文建说,2007年,一个瓷贩从他手里购买了20多件汝瓷,搭乘长途汽车到北京去卖。下车一看,20多件汝瓷全碎了,瓷贩当场失声痛哭。

      哭着哭着,瓷贩突然萌发了卖瓷片的念头,于是就不哭了,开始做旧,然后把经过做旧处理的瓷片拿了十几片到潘家园去卖。

      没想到,他两天就卖完了,且卖的全是好价钱——买家都以为自己买的是北宋官汝瓷片!瓷贩乘“胜”前进,又拿出一批去卖,结果,不到两个月就把所有瓷片卖得干干净净。

      瓷贩美滋滋地揣着赚得的几万块钱回到神垕,即来找张文建,眉飞色舞地讲述自己发财的传奇经历。

      瓷贩走后,张文建整整在床上折腾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发誓,再也不烧什么古瓷让贩子拿着去骗人了,从今往后烧钧瓷,堂堂正正烧钧瓷!

      8年仿制各种古代名瓷的经历,使张文建悟出一个道理:凡是名瓷,都是不计成本,使用最好的材料、最好的工艺、最好的工匠烧制而成的。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严格把关,一丝不苟地选料、制作、烧成,从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微之处,竭尽全力打造他精品钧瓷链上的每一个环节。

      张文建同时也是在打造自己的钧瓷梦。

      张文建的钧瓷梦是雍容华贵、富丽典雅的皇家气象。

      因此,博古堂堂主张文建宁尝鲜桃一口,不要烂杏一筐;不做普品,只做精品、珍品、极品!

      张堂主这几年烧制的200多件精品钧瓷,都藏于二楼的密室。

      可惜,由于种种原因,我们未能进去一饱眼福。

      据说,有幸进去参观的人出来后,都会情不自禁地仰天长叹:“美哉,钧瓷!”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