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火圣父”-钧瓷网
      分享到:
    • “金火圣父”

      作者:殷振志2013年03月26日 来源:许昌晨报

      在钧瓷界,人们都听说过“金火圣母”的传说,但没有听说过“金火圣父”的故事。

      “金火圣母”的传说很古老,说的是很久以前,一位叫嫣红的姑娘,为了烧成皇帝要的钧红釉,竟然以身投火,以血孕化,最终完成了“窑变”。这个传说很凄美,也很悲壮,为钧红釉的出世增添了神秘色彩,既显示了钧瓷烧制的艰辛,又体现出钧红釉的高贵。这有点儿类似于贵人出生前后不是祥云笼罩,就是其母瑞兽梦怀。

      “金火圣父”的故事并不凄美,却很惨烈。它不是传说,也不古老,而是一个现代版的真实故事。

      故事发生在1968年神垕镇的钧美一厂。当时“文革”正盛,武斗正凶,厂内的造反派为了“革权威的命”、“造领导的反”,把烧成车间主任贾成揪出来穷追猛打,直打得他血肉模糊,体无完肤,甚至断其一肢。贾成痛不欲生,料定难得善终,乘人不备,从囚室中逃出,一头从烟囱口栽下。

      从古至今,从传说到现实,为钧瓷奋身投火的除了嫣红姑娘外,还有现代的贾成。嫣红投火是演绎,贾成投火却是真实的。嫣红被人们奉为“金火圣母”,凄美得有点儿浪漫;贾成的故事很多人闻所未闻,惨烈得令人难以置信。难道古老的演绎真要成为谶语,虚空的传说要有真实的替代?难道是“孤阳不生,孤阴不长”,冥冥中“金火圣母”必要有“金火圣父”与之配对吗?或者真是人言不虚,天意难违,历代窑工用艰辛成就钧瓷的高贵,真要付出血的代价吗?这些都不得而知,但令人惊奇地发生了。

      只是一个为了钧瓷的窑变,另一个为了抗争和尊严,但他们都是钧瓷的殉道者。

      讲述“金火圣父”故事的是神垕的苗见旭。第一次听的时候我不太相信。因为苗见旭文武兼备:“武”者观其“虎虎生风”,有森然之气,似会拳术;“文”者知道他胸有锦绣,做钧瓷虽然起步较晚,但已渐成气候。

      他烧制的唐钧《文房四宝》等,古朴又现代,含蓄又大气,可谓自出机杼,已成自家面貌。尤为可贵的是他写有一手好文章,有关钧瓷的散文写得尤为传神,经常见诸报端,诸如《瓷片》、《窑火如水》、《感悟圣火神钧》、《古钧台临风》之类。

      我知道文人的习气,怕他有“忽悠”之嫌,再三证之。他说,贾成投火与“金火圣父”全出自他父亲之口,并不是他的杜撰。苗见旭的父亲当年就和贾成同在一个厂,是贾成事件的亲历者。现代人乍听之下觉得离奇,细想倒觉得合乎时势。因为那是整个一代人的悲剧。钧瓷似乎注定要有世代人的辛酸悲苦,而“文革”中尤甚。

      钧瓷艺人真正自由乃至扬眉吐气,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情。

      历史无意中成就了一桩“隔世姻缘”,虽然辛酸,但悲壮凄婉,摇荡神魄,无疑是文学创作的好素材。

      著名作家王宛平创作《窑变》时来禹州采风。在一次座谈会上,苗见旭讲了这个故事,当然讲得绘声绘色,曲折生动。王宛平大喜过望,如获至宝,觉得一段故事胜过多天采访,又特意跑到神垕专访苗见旭,可见这个故事对她的触动。

      至于王宛平如何借题发挥,那是她的事情。但是能够把“金火圣父”的故事写在历史里,则有苗见旭的功劳。

      有了“金火圣父”的故事,钧瓷的历史会变得更加厚重。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