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满堂-钧瓷网
      分享到:
    • 金玉满堂

      作者:刘向阳2011年03月01日 来源:许昌晨报

      久闻金堂钧窑的大名,并且久有采访金堂钧窑董事长李海峰之意,却一直没有机会。

      因为金堂钧窑在郑州有店,李海峰不但长住郑州,还经常全国各地到处跑,很难逮住他。

      今天逮住他实属巧合。当听说他人在许昌,并且下午有时间接受采访,我不由喜出望外。然后问他具体在许昌什么地方。

      他回答店里。金堂钧窑许昌也有店?我又是一惊,赶紧问他店在哪儿。他回答建安大道。建安大道?这不等于是在我家门口吗?嗐!

      由于是第一次在许昌采访神垕的钧瓷人,我不知怎么忽然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不是采访钧瓷人,而是于一个日影淡淡的午后,和朋友坐在茶馆里聊天儿。然而,周遭陈列的又分明是我熟悉的钧瓷,这鼎那尊,这钵那簋,在柔和的灯光下熠熠生辉。

      李海峰是土生土长的神垕孩子。不过,在受过高等教育之后,尤其是经受城市文明的洗礼之后,李海峰身上已经找不到一点儿农村孩子的影子。

      李海峰出生于钧瓷世家,其父李金堂不仅是神垕国营瓷厂的退休老职工,还是金堂钧窑的创始人。因此,李海峰又是标标准准的“钧二代”。

      “钧二代”,我端的很欣赏这个从“富二代”衍生而来的词儿。

      李海峰是李家的独子,李金堂只有他一个儿子,因此尽管李海峰没讲,我还是可以想见他小时候在家中是如何的娇生惯养。

      李海峰偏偏又很争气,打小学习成绩就好,从小学一直好到高中,最后又不负众望地考上了全国重点大学——郑州大学。

      4年后,毕业归来,李海峰又一顺百顺地在许昌城建系统找到了一份让人艳羡的工作。

      而在他求学的这几年间,父亲李金堂已在神垕老家大刀阔斧地干起来,不但创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钧瓷窑口,而且干得风生水起,红红火火。

      然而李金堂的年纪毕竟一天大似一天,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他开始考虑自己的身后事,开始考虑自己百年之后,谁来继承他这份家业,谁来把他手中的钧瓷薪火、把他开创的事业接过去往下传?

      他头一个想到的自然是儿子李海峰。想来想去,想了一圈儿,念头最后还是落在李海峰身上——谁叫他只有这一个宝贝儿子,不把家业传给李海峰,传给谁?

      李海峰是继承金堂钧窑的不二人选。金堂钧窑的接班人非李海峰莫属。

      可是儿子刚大学毕业,上班不到一年,而且刚开始谈女朋友,愿意放弃办公室的舒适工作,放弃优渥的五光十色的城市生活,回家跟泥水打交道吗?即便儿子答应,未来的儿媳妇会答应吗?

      李海峰果然不愿意。虽然他出生于钧瓷的故乡神垕,从小就结识了钧瓷,喜欢钧瓷,对钧瓷有深厚的感情,可是如果让他在钧瓷与城市之间选择,他的选择必是后者。

      一个农村的孩子,从农村走出来,在城市扎下根,多不容易啊,现在突然让他从城市返回农村,就好像从起点出发,转了360度一个圆,又回到起点——他这些年的书不是白读了吗?他这些年的奋斗不是白费了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早知今日烧钧瓷,当初何苦考大学……李海峰实在心不甘情不愿。李海峰有一千个理由拒绝,有一万个理由不答应!

      就在这时,李金堂干活儿时意外受伤。

      李海峰匆匆从许昌赶回去。

      刚下手术台的父亲神志尚不清楚,但是一见儿子,立即紧紧抓住儿子的手,再一次向儿子提出自己那个曾被儿子拒绝的心愿。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李海峰还能说什么?还能再一次拒绝病榻上的父亲吗?李海峰唯有含泪点头。

      这是个艰难的抉择,可是为了父亲,李海峰只能抉择。

      这是个痛苦的决定,可是为了父亲,李海峰只能决定。

      李海峰就这样忍痛割爱,在单位办妥停薪留职手续,带着未婚妻返回神垕老家,从父亲手里接过金堂钧窑掌门人的重任。

      是年,他只有23岁。

      23岁的李海峰意气风发,踌躇满志,他想把自己在大学学到的知识运用到钧瓷生产和管理上去,大干一场。回到神垕的头一年,他就在原窑口的基础上建起了一座占地十几亩的新窑,尔后,又雄心勃勃地开始炻瓷——出口瓷的生产。

      可是两年下来,李海峰发现,炻瓷生产看起来挣钱,实际上并不挣钱。由于投资太大,细细一核算,他非但没挣到钱,反倒赔进去不少。同时,金堂钧窑在钧瓷界的影响力也在日渐下降。

      李海峰如梦方醒,这才拐回头来,重新做钧瓷,一心一意做钧瓷。

      一晃,十几年过去。李海峰已由当年那个青杏年纪的意气风发的大学生步入中年。多年生意场上的摸爬滚打使李海峰成熟沉稳,同时也使他感慨万端。

      李海峰说,做钧瓷其实就是做品牌。而做品牌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急不得,不能急功近利。同时又慢不得,太慢就会坐失商机。做钧瓷同时也是做文化,所以他提出了“传承民族文化,彰显尊贵品质”的口号,专门成立了研发部,特聘艺术大师韩美林的高足王志勇设计产品造型,每年都会推出几十种内涵丰富、构思独特的新产品投放市场,接受检验。

      李海峰说,说到底,钧瓷市场只有两个,一个是收藏市场,一个是礼品市场。前者太小——全国喜爱钧瓷的收藏家能有多少?而礼品市场则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海洋。所以,要想把钧瓷品牌做大做强,必须走礼品化的路子。

      李海峰说,做钧瓷其实也是讲故事。不但要自己讲,还要让活动、让媒体、让喜爱钧瓷的人帮你讲。只有把故事讲好了,讲精彩了,讲得大家怦然心动了,人家才会掏钱买你的东西……

      真是字字珠玑!

      和李海峰交谈当然不能不提及去年的上海世博会——金堂钧窑设计制作的钧瓷珍品《瑞泽四海》世博簋、世博鼎,被世博会官方指定为外事礼品,馈赠数百位参加世博活动的中外贵宾。

      2010年上海世博会是金堂钧窑的骄傲,辉煌!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