窑火深处炼道 开片声里悟禅-钧瓷网
      分享到:
    • 窑火深处炼道开片声里悟禅

      作者:苏建民2012年09月07日 来源:许昌日报

      中国陶瓷书法第一人张万庆曾给苗见旭写了一副对联:“窑火深处炼道,开片声里悟禅”。见到这副对联是在苗锡锦老师家里,苗老说:“见旭是我的本家后生,炉钧烧得很好,他托我弄副对联,新建的展厅急用。对联是见旭自己拟的,当初我没太注意内容就径直给张老师发了短信过去,谁知张老师立即打电话过来说,烧钧瓷的能拟出如此对联很了不起,并给见旭写了这副对联。”苗锡锦老师说这话时,显得异常激动,脸上始终洋溢着微笑,看得出来,他很赏识见旭。

      我和见旭相识是在2004年的秋天,朋友介绍说,神垕镇有一个叫苗见旭的教师业余烧钧瓷很有特色,专烧钧瓷赏盘,并配诗出售。我心想,教师烧造钧瓷并写诗,肯定有文化底蕴。

      在我的印象里,好像烧钧瓷的大都是些禹州钧瓷一厂、二厂和国营瓷厂的下岗职工,再有就是镇上的农民。一个当教师的怎么就玩上了火呢?见到苗见旭,我更是心生诧异。这个外表严肃、略显彪悍的青年怎么会写诗呢?做钧瓷吧似乎还说得过去,因为做钧瓷需要体力,写诗的好像都是些文静、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无论如何我是不敢把挥洒文字和眼前这个武松般的男人联系在一起的。苗见旭看出了我的心思,说:“我父亲是钧瓷一厂的老工人,烧了一辈子窑,对火有深刻的理解,没事就陪我烧窑、讲火,讲与窑火相关的人和事,渐渐地,我开始迷恋上了钧瓷,迷恋上了火。也就是在这一时期,我成功地烧制出了赏盘《香荷千年》,看到这个赏盘的那一刻,我思绪万千。修坯、施釉、装窑、烧火,56个盘子,就独独烧成了这么一个天之尤物,你说我能不高兴吗?兴奋出诗人。‘妙手栽得荷叶鲜,大珠小珠凝玉盘;不是炉火窑变出,何留清香一千年。’ 第一首写给钧瓷的诗就这样破茧了,那天中午我喝得飘飘欲仙,或者叫我欲乘风归去,这是真正的发自内心深处的陶醉,醉人的不光是酒,那是让心、眼都迷离的奇绝窑变呀!”苗见旭说到动情处,两眼充满泪水。这一刻我心里头的那个结终于散开了,就像眼前秋光里悠然回旋飘落的叶片。这是一个真正的具有诗人气质的钧瓷艺人,严格地说是钧瓷诗人,他用切肤的感悟,道出了万千钧瓷艺人想吐而吐不出,想说而说不圆的窑变釉画和釉画意境。

      接下来苗见旭说:“诗是语言的精华,是叙述的浓缩,它揭示和诠释美,如果不是姚雪垠的《寒鸦归林》一诗,钧瓷赏盘《寒鸦归林》可能就是一件极普通的赏盘,至多是一精品而已。眼下我最痴迷的莫过于清晨开窑的那一刻,既战战兢兢,又充满渴盼,这是让人心跳加快的时刻,如果你没有躬身烧过窑,你无论如何是体会不出这其中妙处的。1000℃多下,耀目的火焰里,火舌在瓷胎之间穿梭,像飞天神女的飘带,让你想起当风的舞带,让你想起月色里嫦娥舒展飘拂的广袖,让你想起太上老君仙丹即将炼成时的笑容,而你此时的心情也如吃了仙丹一样,飘飘然,醺醺然,欲罢不能。而陶渊明‘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的隐世绝唱,也会恰在此时隐约在耳畔响起,这是一种禅境,这是一种火焰世界里的静谧,是火焰炽烈到极致时的一种纯净,它纯净得像雨过天晴,又像春雨洗濯后阳光普照的麦苗,青得逼你的眼。而这所有的感知又都是躬身烧窑感悟的结果,每逢这时候我常想,当教师的要让学生真正理解‘炉火纯青’这个成语,最好是带领学生观看1300℃的炉火。”苗见旭说着,极富表情的面上,两眼放光,仿佛透过他的瞳孔我们就可以看到沸沸扬扬变化莫测的钧窑神火和神火幻化出的“夕阳紫翠忽成岚”的绝妙窑变意境。这是一个怎样痴迷窑火的人啊!我不仅在心里肃然起敬了。

      接下来,我们在苗见旭简易的展厅里,看到了更令人惊奇的一幕,30几个钧瓷赏盘,整齐地排放在方形桌面上,紫檀色的支架把赏盘稳稳地支撑着,赏盘则静静地躺在橘黄色的灯光里,好像是海蚌大张着肚皮惬意地沐浴着阳光,令人炫目的奇绝釉彩在这里流淌。每一件赏盘都是一幅画,有的是一方断崖,无名的植物正大胆地探着身子窥视崖下的幽谷,弯曲的身子留下了风的形状;有的是戈壁上的黎明,淡青色的天空,隐含着启明星;有的是花丛里隐约可见的婀娜少女,正含着春愁,一步三徘徊。而这所有的釉画意境,苗见旭都一一用绝句表述了出来,每一件赏盘前都摆放着一张名片大小的硬纸片,上面工整地写着无题诗,其中几首是这样的:“三月春色花影重,山色空濛柳色青,天外飞来流星雨,携来徐徐醉人风”;“红到极致紫气生,星光点点似流萤,君若有幸观一眼,梦里爬满常春藤”;“寂寞崖上一孤篷,汪洋恣肆任性情,天光无限宇宙大,险峰绝地有禅境”。

      沉醉在诗所营造出的意境里是享受,欣赏这种鬼斧神工的天意之作,又是灵魂的升华。苗见旭说:“闲暇的时候独自一人静坐在展厅里,就会进入李清照诗词营造的意境,叮、叮……的开片声,会不时地钻入耳孔,它不是细雨敲打梧桐,恍惚是遥远天际玉女的佩环琤琮,它真的会把心带到天上的,那里是云淡风轻。”

      好一个人间天上,好一个云淡风轻,我不禁又一次对苗见旭肃然起敬了。

      不知什么时候,窗外的阳光照了进来。窗子是正对着西方的,透过窗棂我看到硕大的山红豆般的太阳正滚向远方的天际,它略显温柔的光芒正毫不吝惜地布散在大地和天空之上,它真是一眼苗见旭叙述的观火孔吗?那么它后面肯定是宇宙这座大的钧窑了,它定然也正炽烈地窑变着万千星辰和灵性万物,亘古不变。正如苗见旭为钧瓷写的一首诗:“天地本是一大窑,金木水土罩天烧。”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