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法自然-钧瓷网
      分享到:
    • 道法自然

    • ——评张金伟钧瓷、瓷艺
      作者:刘庆庆2011年10月19日 来源:许昌晨报

      《太极》

      10月13日,张金伟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受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授予的“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称号,此刻,距他正式开始钧瓷创作已近8年。

      张金伟先生的《无语》、《太极》系列作品最初创作于2003年,当时引起了钧瓷界不小的振动,有些人感到疑惑,有些人不以为然,觉得它们不具备传统钧瓷的基本特征。在大众的观念中,显然把宋官钧当做了难以企及的高度和最佳的评判标准。宋官钧多取自青铜器的造型,造型规整多变,轮廓线逶迤交错,钧瓷的釉色多为海棠红、玫瑰紫、天青、月白等瑰丽的色彩,加上窑变营造出的变幻莫测、巧夺天工的效果,为陶瓷装饰艺术的发展开辟了广阔的天地。千百年来人们沿着这条线索一方面努力恢复古老的技艺,另一方面探索新的钧瓷表现语言,在传承和创新之间犹疑徘徊。传统思维模式的限定,使钧瓷始终未能在观念方面有大的突破。钧瓷作为珍贵的文化遗产,它含蓄优美的釉色、严谨和谐的造型体现了宋人细腻、敏感的审美感悟力和极高的艺术价值。当时间进入21世纪,当时代氛围和人们的审美观念已发生了很大变化的时候,当陶瓷艺术由传统走向现代的时候,钧瓷何去何从?张金伟先生以作品代言,给出了自己的思考和答案。

      从外表上看,张金伟先生很像一个学者型的官员,而不像常与瓷土打交道的钧瓷艺术大师。他在大学期间读的是地质专业,爱好文学、哲学、书法等,接触钧瓷是在1989年毕业到禹州参加工作以后,尤其是担任钧瓷研究所所长和钧官窑址博物馆馆长之后。禹州这块寓寄着陶瓷灵魂的土地,以它弥漫着的特有文化气息和充满传统智慧的烧造氛围,不断激发着他的创作灵感。他在收集、整理、研究的过程中细致深入地梳理了钧瓷的发展历史、烧成技术、窑变原理,在与全国各地陶瓷研究单位的学习交流中,横向比较了同一时期陶瓷发展的联系和区别。在掌握了大量第一手资料的情况下,他的头脑中形成了陶瓷发展的清晰脉络,力求在陶瓷语言中融合民族文化的意趣,在不割裂形式与意蕴、创新与传统、艺术与文化相互联系的前提下把握钧瓷艺术的自律性。他清醒地认识到民族文化和艺术精神是影响审美创造的积极性因素,在沉静中潜心品味本土文化的传统给钧瓷创作带来的活泼生机。

      在思考成熟之后,张金伟先生以一个现代陶艺家对材料的敏感和全新制作方式的把握,对陶泥工艺进行了探索性尝试,在8年中完成了一系列钧瓷作品。按其钧瓷表现语言,它们可分三大类:

      第一类是盆、钵、瓶之类的传统型实用器皿。在宋官钧中以盆、奁、洗之类的花器为多,民钧多为实用器皿,这类器皿在器型的类别上保留较多的传统因素,当然现代工业文明减轻了陶瓷的传统压力,人们可以以陶瓷为媒介和方式,相对集中、纯粹地表达自己所追求的精神价值和审美价值。张金伟的碗、钵系列造型端庄大气,釉色纯净而厚重,或是艳而不俗的胭脂红,或是深邃明亮的靛蓝,那釉色不是纯粹的一色,而是单色中有些许微妙变化的深浅不一,如牛毛、如细丝、如雪花、如冰晶的纹路让器物丰富而有变化,浑然天成,似乎非人力创造。这种合目的与合规律的高度统一,就是老子赞赏的所谓“大巧”。瓶的造型变化比较多,《如意瓶》或把瓶颈置于一侧,在颈、肩斜立一柄如意,显得妩媚多姿;或是瓶体浑圆,瓶颈丰润,在瓶颈两侧对称地贴塑两柄短小的如意,显得稚气可爱;《双凤广口瓶》有荸荠型矮短的腹,上宽渐窄悠长的颈,腹部上对称堆塑两只引颈向天的凤凰,器身由不规则的开片和规则的弦纹形成统一中的变化,釉色为豆青和胭脂红交错而成的不规则变化,豆青中有深浅的不同,胭脂中如飞白般出现豆青的痕迹,张金伟先生显然把国画中的墨分五彩及书法中的韵律、节奏、飞白都植入钧瓷的表现手法中了。

      第二类是《无语》系列。张金伟先生在这类作品中努力把握现代钧艺的价值核心——精神性和审美性,使之具有深厚的中国文化根基。众所周知,传统的中国文化是由儒、道、释构建的,如果说他的第一类作品更多表现出儒家所倡导的美与善的完美统一,把陶瓷中各种对立的因素和谐地统一起来的话,他在《无语》中则更多体现了对佛的体悟。他以罐为载体,利用泥料的柔软、延展、可塑性,吸收汉唐陶瓷器皿轮廓线条特点,强化形式的扩张感、饱满感,作品体量颇大,给人厚重、沉甸甸的分量感,小口丰肩鼓腹,胎厚釉润,釉色或蓝中萦紫,斑驳陆离;或紫、红、绿、蓝、白交相辉映,如五彩的焰火般绚烂;或通体赭黄,由细密的、凹凸有致的线纹形成旋转变化。钧瓷中最为突出的窑变效果被他发挥到极致,变化更多,效果更自然,如大自然的运行般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如尘世的凡俗生活千变万化、多姿多彩,在这变幻的釉色中浮现的佛像又是如此的安静、祥和。他似乎在提醒人们克服当下的浮躁、焦虑,把心灵调整到安宁、清静的状态,在生活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加快运转时清醒地认识现实,找到历史发展的方向。

      《无语》系列中有一件造型较为特别,丰润的肩不规则地凹陷下去,瓶口被隐没在裂缝中,整体不再浑圆,釉色在凹凸不平的表面形成特殊的效果。这件本是因烧成控制不力而烧塌变形的残次品,张金伟先生结合创作需求,将本属烧成缺陷的工艺问题转化成作品形态的需要,体现了钧瓷创作在烧成观念上的衍变。

      第三类是《太极》系列。其器型不再为具有实用价值的瓶、罐、钵,突破了陶瓷圆满、完整的整体感,瓶口到瓶身由一条金属质感的硬边框括形成S形的太极图形,形体更厚重,质感更粗糙,蓝、紫色传统的釉色中浮现斑驳的金属印迹。烧造的过程存在着寄寓必然的偶然性因素,作为一个成熟的钧瓷艺术家,张金伟先生往往能从“限制”中预见或洞察到“偶然”的潜在契机,在烧成温度和升温曲线中,通过对坯体的处理和局部的化学氧化物的渗透,以达到并留住火走过的痕迹。这种对器型和釉色的突破、对材料性能的创造性发挥,并不是追求单纯的视觉效果,他企图从自然现象生成变化的观察上,从自然的无限和永恒上,去找到人类达到无限和自由的启示、秘密,这种成器的过程正是品道的过程。张金伟先生从富有沧桑感、深邃感的抽象空间形式表现出现代文明中对传统文化既神往又困惑、既温馨又艰涩、既悠远又亲近的体验。中国特有的传统文化精神始终鼓舞着他追求一种超越单纯物用,具有一定审美倾向的精神品质。

      张金伟先生在众人的怀疑和关注下走过了探索创造的8年,作品由不被认可到获得专家、业内人士的好评,这正是一个具有前卫创新气质的艺术家所走过的曲折道路。2004年《无语》获全国中陶杯陶艺创新大赛优秀奖,2006年《双凤广口瓶》获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铜奖、河南省杰出手工艺品奖章,《太极》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陶艺学会优秀作品奖……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