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钧狂-钧瓷网
      分享到:
    • “话说钧瓷人”之五
    • 我为钧狂

      作者:佚名2010年11月23日 来源:许昌晨报

      一个刚刚创办不到一年的窑口,便跻身于神垕各大名窑之列,烧出了《凤尾尊》、《回归瓶》、《四大菩萨》这样美轮美奂的作品。这就是金鼎钧窑。

      一个搞建筑的人,忽然改弦更张,烧起了钧瓷,而且不烧则已,一烧惊人,一烧就烧出了名堂烧出了名气。这就是金鼎钧窑董事长高丙建。

      高丙建坐在宽大的茶台前,鼓捣着一排按钮为我们烧水沏茶。显然,他还不熟悉这套现代化的设备。鼓捣了半天,终于鼓捣成了,他抬起头,孩子气地冲我们一笑。

      我不知道钧瓷人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相貌。但我觉得,在我所接触的钧瓷人当中,最像钧瓷人的,非高丙建莫属。他身材不高,体格健壮,活泛的眼神透着一股子精明强干,可又不修边幅,头发没梳理,衣着也很随意,好像刚掂着瓦刀从脚手架上下来。

      高丙建快人快语,一切入正题便说他过去是搞建筑的,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包工头——需要声明的是,他这个包工头并不黑心。搞了这么多年建筑,他从来都是以诚待人,没坑过谁骗过谁,自然也没谁戳他的脊梁骨。他反倒结交了不少朋友,人缘儿和口碑都不错。

      我说我相信。不过,建筑和钧瓷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行当,相隔十万八千里。

      “神垕人,几乎家家都烧瓷器,世世代代都吃瓷器这碗饭,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再说,过去我曾烧过彩瓷。”

      彩瓷我知道,市上常见,一向乏人问津,前一段不知为什么突然行情看好,许多人抢着买。

      “彩瓷与钧瓷当然是两码事,彩瓷是氧化火,钧瓷是还原火。”高丙建嘴里忽然蹦出了专业术语,“不过,会推磨就会拉碾。”

      “我想知道你为啥突然放弃你熟悉的建筑行业开始烧钧瓷,是为了挣更多的钱吗?”

      “要说挣钱,还是搞建筑挣钱,钧瓷是微利行业,挣不了多少钱。你这个问题其实很好回答,但我怕你说我吹大话唱高调——我之所以放弃我熟悉的建筑行业开始烧钧瓷,是因为我热爱钧瓷,喜欢钧瓷,对钧瓷情有独钟。我是神垕人,一生下来就掉进钧瓷堆里,潜移默化,耳濡目染,使我对钧瓷产生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特殊感情。我喜欢钧瓷的釉色,那千变万化神秘莫测的釉色,真让人百看不够百听不厌——我没说错,钧瓷不光是让人看的,还是让人听的,我马上就会说到。我喜欢钧瓷的造型,《玉壶春》、《出戟尊》、《鼓钉洗》……光听听这些名字就足够美了,就足够令人神往了。我喜欢听钧瓷的开片声——我刚才说听钧瓷,就是说听钧瓷的开片声。尤其是夜深人静时,刚出窑的还带着窑温的钧瓷那轻微的啪啪的开片声,真清脆啊,真好听啊,真像仙乐,真像天籁之音。我小时候就有一个梦想:长大了我一定要烧钧瓷,烧出世界上最好最美的钧瓷,天天听钧瓷开片的声音……”

      “你这个梦想今天实现了。”

      “是呀,实现了,终于实现了。我这人可以说就是为钧瓷而生,烧钧瓷既是我的梦想,也是我人生的唯一目标。我先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烧钧瓷。”

      “包括你搞建筑?”

      “对,搞建筑是前期准备,为日后烧钧瓷积累资金。当资金积累到一定程度,我的人生阅历人生经验也积累到一定程度,我感到万事俱备,时辰已到,可以开始了。”

      “眼下钧瓷行业竞争这么激烈,你起步是不是晚了点儿?”

      “不怕起步晚,只要起点高。我什么都要最好的,厂房、展厅我要盖最好的,手下的员工——从设计造型的美术师到每一道工序的技工,甚至连展厅里的讲解员,我都要聘最好最优秀的。我给他们提供最高的工资、最好的条件、最好的伙食,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乐不思蜀。我到处拜师学艺,每一个烧钧瓷的,都是我的老师,我都要虚心下问,向他们请教学习。我要苦练内功,广采博集众家之长之美为我所用。我把自己的产品定位在高精端,既走传统的路子又要突破传统,发展创新。我要让钧瓷的釉色红的更红,蓝的更蓝,绿的更绿!我不是吹——3年之后,看金鼎!”

      “你就这么有信心?”

      “我的信心不是盲目的,来自我对钧瓷的热爱、理解,来自我有一支出色的团队——我们金鼎钧窑从2009年12月1日破土动工,到2010年3月31日建成出产品,仅仅用了4个月时间。这在别人,怕是连想都不敢想!可是我高丙建做到了,我们金鼎钧窑做到了。这就是金鼎速度,这就是金鼎精神,同时,这也是我的信心所在。”

      当高丙建神采飞扬雄心勃勃地讲他的发展宏图时,金鼎钧窑总经理梅红军远远地坐在一旁,光是笑,不说话。

      梅红军是高丙建的夫人。

      丈夫是董事长,妻子是总经理,这种夫唱妇随琴瑟和谐的情形,在我到过的钧瓷窑口中,还是第一次碰到。

      高丙建说:“我老婆比我小。”

      梅红军还是笑。

      高丙建说:“我老婆比我小好多。”

      梅红军还是笑。

      于是我明白了,高丙建对金鼎钧窑的信心,还来自他有一位贤内助。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