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艺十年-钧瓷网
      分享到:
    • 钧艺十年

      作者:刘向阳 2011年05月03日 来源:许昌晨报

      张金伟2002年1月任禹州市钧瓷研究所所长,到今年,不多不少,正好十年。

      十年,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朵转瞬即逝的浪花,张金伟却完成了从一名普通公务员到钧瓷大师的华丽转身。

      张金伟不是神垕人,甚至不是禹州人。张金伟出生于长葛后河一个叫纸坊的村子。1989年焦作矿院地质系毕业后,张金伟走的是一条顺利得令人艳羡的仕途之路:刚刚到矿山公司上班两个月便被抽调到禹州市纪委,1995年任浅井乡副乡长,1997年任共青团禹州市委副书记,2000年任顺店乡党委副书记。可以说,那时的张金伟是禹州政坛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前途无量,风头正胜,被许多人看好,寄予厚望。谁也不曾想到,他居然会到钧瓷研究所当所长。

      张金伟自己也没想到。

      尽管张金伟先前是副科,到钧研所这个正科级单位任所长是提拔,是重用,但谁不晓得钧研所是个啥单位呀,要权没权,要钱没钱,典型的清水衙门。到那儿工作,等于给张金伟的仕途画上了句号——张金伟今后没戏了。

      当许多人都替张金伟扼腕长叹的时候,张金伟却坦然接受了组织上的这一安排,欣然走马上任。

      因为张金伟喜欢钧瓷。

      一个人喜欢上一件事物可以毫无缘由、毫无道理,莫明其妙就喜欢上了。不过,张金伟喜欢上钧瓷却不无缘由和道理。他很早就喜欢文艺,喜欢书法、绘画,在艺术的熏陶浸润下,自然对所有与造型、线条、色彩相关的东西感兴趣。几乎是一踏上禹州这块热土,他便被这块热土上的钧瓷艺术所吸引,被钧瓷“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神奇窑变所征服。

      早在共青团禹州市委当副书记时,他就常跟一帮朋友到钧研所找当时的团干冀德强玩,看冀德强如何做钧瓷,并且时常按捺不住,挽起袖子,一试身手。

      由于有书画的基础、艺术的敏感,他上手很快,没多久做出来的东西就很像样子了。于是,朋友便夸他,说他天生是干这行的料儿,干脆来钧研所当所长吧。

      没承想,朋友的戏言成真,他现在真来钧研所当所长了。

      既然来当所长,首先必须明白钧研所是干什么的,钧研所的职责所在、任务所在。

      钧瓷研究所,顾名思义,是研究钧瓷的专业机构,而且是禹州市研究钧瓷的唯一官办机构,除了研究钧瓷外,还承担着全市钧瓷文化的发掘、保护、继承、发展等重任。

      然而,张金伟欣然走马上任时的钧研所又是怎样一种状况呢?老所长赵学仁退了,副所长阎夫立、刘富安、任星航相继离开……大家不能不怀疑,这个学地质的大学生,这个浓眉大眼的年轻人,能否挑起这副沉甸甸的担子。

      张金伟顶着大家怀疑的目光开始对全市古窑址进行全面考察——河南是全国古窑址最多的省份,而禹州又是河南古窑址最密集的地区。他这个所长不摸清全市古窑址的情况,不做到心中有数,怎么研究钧瓷?

      上任后的一年多时间,张金伟或驱车,或骑车,或徒步,翻山越岭,风餐露宿,考察了散布于全市9个乡镇的50多个古窑址,搜集了大量的瓷片标本,基本理清了钧瓷发展的历史脉络,先后在《古陶瓷研究》、《文物天地》等核心期刊发表10多篇有分量的论文,并与李少颖合作,出版《钧台窑发现与探索》一书。此外,张金伟还主持开发了被评为河南省重大科研攻关项目的钧瓷无匣钵明焰煤烧技术,完成了受到专家高度赞誉的对宋代钧官窑双火膛窑炉的复制。

      于是,大家不再怀疑,开始对这个浓眉大眼的年轻人刮目相看。

      张金伟不但喜欢动脑,而且喜欢动手制作钧瓷。

      2003年是他创作的黄金时期。突发的非典疫情使他出不了门,也少了许多外界的干扰。于是,他便一心一意在所里搞创作。张金伟充满感情地回忆说,那真是一段幸福的时光,每天什么事都不用考虑,满脑子想的尽是如何造型,如何施釉,如何掌握炉温,并且不时有创作灵感迸发,常常寝不安席,食不甘味,全部身心都沉浸于如醉如痴的癫狂状态中。

      我从《张金伟钧瓷作品集》中看到了张金伟那个时期的作品——造型端庄典雅,线条流畅饱满,色彩艳丽明快,无一不具有强烈的主体意识和鲜明个性。尤其是他的《无语》系列,以罐的造型为载体,用奇异的窑变釉色将汉陶的朴拙、唐花瓷的雄浑、宋官钧的宁静和元钧的粗犷表现得淋漓尽致;同时,又无语胜有声,给人留下无限遐想的空间。

      这样的作品当然会引起巨大的轰动。2005年11月,许昌市文联和市民间文艺家协会联合为张金伟等三人举办钧瓷作品展。2006年,张金伟的《双凤广口瓶》在新加坡世界华人艺术精品系列展中被授予金奖,《单弦瓶》和《无语》系列之二在钧瓷创新评定会上被河南省工艺美术学会分别授予银奖。2007年,张金伟的《无语》系列之一在第十二届“中南星”设计艺术大赛上获金奖……

      身为钧瓷研究所所长、钧官窑博物馆馆长的张金伟,经常出席各类钧窑学术研讨会,不可能不关注国内学术界对“官钧”的年代之争。他认为,钧官窑“明代说”可支持的证据链不足,很难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钧官窑年代问题必须进行多学科论证,不但要重视野外考古,还要对标本进行化验测试和理化分析。同时,钧瓷“始于唐,盛于宋”的说法也不严谨,因为唐花瓷与钧瓷属于两种不同的瓷种:唐花瓷是氧化火烧制的,而钧瓷则是还原火烧制的。二者只是在施釉手法和装饰风格上有明显传承关系或相同之处。钧瓷产生的年代始终是一团笼罩在学术界驱之不去的迷雾。大家尽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抒己见,相互切磋。不过,一定要以理服人,以证据服人,切不可以偏概全,贸然下结论。

      钧艺十年,半路出家的张金伟已经成为著作等身、作品盈室,既有理论又有实践的钧瓷专家。他对炉钧与钧瓷的区别,对产生于上世纪80年代的“钧瓷新工艺”,对计划经济时期国营瓷厂、钧瓷一厂、钧瓷二厂的作品及烧制特点,对现代陶艺与钧瓷的结合,对以韩美林为首的外来艺术家介入钧瓷创作给钧瓷造型艺术带来的新变化、新境界,对柴烧、煤烧、气烧三种烧制方法的优劣,对钧瓷未来发展的方向……均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我和张金伟是老熟人,相识于许昌的古玩市场。那应该是七八年前的事,他刚就任所长不久,常和李少颖一起来许昌淘古瓷片。可惜我那时对钧瓷毫无兴趣,错过了许多与他切磋的机会。

      我们见面很稀。我只是不断见到他一本又一本精美厚重的钧瓷专著,听到关于他的一个又一个好消息。我只知道,他每天在做什么,决不会不做什么,碌碌无为混日子。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