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在瓷中-钧瓷网
      分享到:
    • 乐在瓷中

      作者:刘向阳2011年08月16日 来源:许昌晨报

      真是“张王李赵遍地刘”,“话说钧瓷人”写到这时候,又碰到一个姓刘的一家子——刘国安。

      我曾不只一次地提及英年早逝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富安,刘国安就是刘富安的哥哥。

      只因弟弟刘富安太有名,哥哥刘国安反倒显得不那么有名了。

      换言之,弟弟这颗星太亮,其光芒完全盖住了哥哥。

      不由得想起哥窑的传说:南宋时,姓章的哥俩在龙泉烧瓷器,哥哥的窑叫哥窑,弟弟的窑叫弟窑。哥哥的烧造技术比弟弟高,招致弟弟的嫉恨。为破坏哥哥的声誉,弟弟偷偷在哥哥配好的釉料中添加了许多草木灰。哥哥全无察觉,烧好后开窑一看,瓷器的釉面全裂开了,有的像冰裂纹,有的像鱼仔纹,还有的像蟹爪纹……哥哥惊呆了——怎么办?只好拿到市上去处理。不想一到市上,人们对这种带有冰裂纹的青瓷产生极大兴趣,一抢而空,哥窑由此闻名天下……

      当然,这些全是传说,后人的演绎附会。我宁愿相信,哥哥和弟弟都是勤劳、善良的!

      钧瓷界哥俩烧窑的例子也不少,譬如刘家钧窑的刘建军、刘志军昆仲。

      刘国安早就不烧窑了。如今,他一没窑口,二没大师的头衔。可是神垕的钧瓷大师们提起他,无人不服气,无人不敬重。

      为啥?刘国安是神垕钧瓷界的“活化石”,几乎经历和见证了恢复钧瓷生产的整个历史进程。

      刘国安1944年出生,年长弟弟刘富安4岁。他们有一个著名的父亲,就是曾任神垕第一钧窑生产合作社主任、为钧瓷的恢复生产做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后在十年浩劫中不堪受辱以死相抗的刘保平。1961年,17岁的刘国安和13岁的刘富安几乎同时进厂,到父亲工作的钧瓷一厂当学徒。刘国安进的是钧瓷组,跟随著名钧瓷老艺人卢广东学配釉,是卢广东的第二代徒弟。当时厂里的产品主要是“大火蓝”。他们一边生产“大火蓝”,一边搞新釉子,实验“蓝釉挂红斑”。1963年年初,“蓝釉挂红斑”实验成功,他们欣喜若狂。为此,刘国安还写了一篇题为《钧瓷的新生——蓝釉挂红斑出现》的文章,发表于当时的《河南日报》上。刘国安虽然只是初中毕业,却有扎实的文字功底,常有论文发表。时至今日,仍笔耕不辍,经常撰写钧瓷研究方面的论文。

      1963年下半年,省手工业联社艺术处下来两个人,帮助恢复钧瓷生产。

      这两个人都是老古董商出身,随身带着官窑的瓷片。

      他们拿出故宫藏品的照片——莲花盆、鼓钉洗、渣斗什么的,让他们照着试。

      在老艺人苗才娃的带领下,他们总共搞了180多个配方。最后确定了几个配方,反复实验,终于烧出了相当于元钧水平的钧瓷!

      著名陶瓷专家陈万里看了,激动万分,连声说:像,像,太像了!

      这批作品送到广交会上,被抢购一空。

      刘国安说,现在许多钧瓷厂家的釉子,追根溯源,还是他们那时搞出来的配方。所以说,1963年和1964年是钧瓷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终于找到了或者说破译了宋代钧釉的密码。

      随后,“文化大革命”爆发了。他们的钧瓷实验陷入困境,钧瓷组转而生产主席像去了——先是石膏像,后是白瓷像。直到1973年,周总理指示:凡不是反动的、黄色的、丑恶的,都可以产生。钧瓷的实验和生产才重新启动。

      幸亏过去的窑炉还没扒。过去的老人儿也都还在,只是上了年纪。为加强钧瓷队伍建设,他们大胆起用新人,刘富安、杨志、李欣营……都是他们当年起用的年轻力量。

      钧瓷实验组也变成了钧瓷车间,产品主要是出口换外汇。大件一窑装16个,一件售价550元。烧一窑,就够开全厂一个月的工资。

      后来“批林批孔”,龙凤造型的东西一律不让烧了,于是只好搞英雄人物,比如“草原英雄小姐妹”……

      刘国安真不愧为钧瓷界的“活化石”,说起恢复钧瓷生产几十年来的风风雨雨,他如数家珍。

      刘国安说,父亲一直让他埋头学技术,连个小组长都不让他当。直到1983年,他才被推到厂长的位置上,一干就是5年。而今,他虽然早已退休,在家安度晚年,可是一直关注着钧瓷。他认为,目前是钧瓷发展的黄金时期,是空前的,但不是绝后的。釉色虽然也有发展,但沿用的基本上还是他们上世纪60年代搞出来的配方。钧瓷最大的创新是造型,流派很多,人物、动物、陶艺、抽象、具象……与过去相比,太丰富了,真正实现了百花齐放。另外就是媒体了。这些年,报纸、电视台等新闻媒体不遗余力地宣传钧瓷,推介钧瓷,对提高钧瓷的知名度,对钧瓷的发展和创新,对钧瓷的市场营销,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促进作用。

      从1961年到2011年,刘国安已经在钧瓷之路上整整走过了50个春秋。今年已经67岁的刘国安健康、快乐、达观,过着平静而又充实的退休生活。他退而不休,经常被一些窑口请去当技术指导,画画图,搞搞配方。他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技术和经验传授给下一代。

      刘国安说他不是乐在其中,而是乐在瓷中。

      好一个“乐在瓷中”!

      刘国安不但热爱钧瓷,而且热爱生活。来到他府上,最先闯入眼帘的就是门前那一棚金瓜,个个都宛如小灯笼,黄澄澄,金灿灿,枝繁叶茂,瓜瓞绵绵。

      这棚果实累累的金瓜,是不是也象征着刘国安硕果累累的一生?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