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官钧”瓷器-钧瓷网
      分享到:
    • 谈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官钧”瓷器

      作者:王莉英2012年 来源:《中国钧窑考》

      清宫收传下来的钧瓷,是钧窑的代表作。它卓绝的工艺技巧,考究的造型和变幻莫测的美丽色釉,不仅为北宋朝廷所赏识,更为世人所赞美,从而引起国内外古陶瓷研究者、鉴赏家们对钧窑烧造历史、工艺技巧及装饰艺术进行探索,现谈谈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钧瓷。
      一、清宫收藏钧瓷的由来与分属
      清宫收藏的钧瓷以北宋晚期钧台官窑烧造的陈设瓷为主。这批宫廷用瓷的烧制,都是照来样烧造,一经烧成,就直入宫廷。因而“官钧”成品一概集贮在宫廷之中。北宋末,“靖康”之变,汴京的收藏品,或随宋室南迁临安,或散失民间,或为金入掠往燕北,南宋时,临安宫廷收藏品复渐增盛。元朝建立,南宋宫廷收藏被转集于大都(今北京),成为元、明、清三朝皇室广藏的根基。清朝宫廷收藏品在承袭已有的基础上,又有增新。辛亥革命成功,清帝退位,一九二四年末代皇帝溥仪出宫。此后成立专门机构,对清室的公、私财产进行清查,据《清室缮后委员会点查报告》记录所知,清宫收藏品类极繁,并统称为“古物”,其中的数十万件瓷器,可谓苍海之一粟,而钧窑瓷器仅是瓷器类中一指!它们随同全部古物一起辗转南北,历经数百年而收传下来,成为建立于一九二五年的北平故宫博物院的基本收藏,一九三三年日寇占领热河,平、津危急,为保护文化艺术遗产,选择精要文物一万三千四百二十七箱,运往上海收藏,一九三六年又转运到南京库房庋藏。“七七”事变后,这批古物又转入蜀地,直至一九四七年方运返南京,其中一部分运回北京。南京解放前夕,国民党政府从该批古物中精选了二千九百七十二箱,于一九四八年十二月至一九四九年元月分三批运到台湾省,自此清宫收传下来的古物就分别收存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两大主要庋藏地。在“清室缮后委员会员点查报告”里记录有不少钧瓷精品,其中的一部分也夥于南迁古物中,至今庋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
      二、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下文简称“两院”)所藏钧窑瓷器的种类,造型特点及色釉装饰
      分藏在海峡两岸故宫博物院的瓷器都保存完好,并陈展于众,以宣扬祖国文化艺术之灿烂,新中国成立以后,北京故宫博物院通过多种渠道,收回失落在民间的文物精品,其中也有“官窑”瓷器,本人曾涉于博物院藏瓷的保管、陈列与研究工作,现就所接触过的钧瓷藏品,并参照“清宫缮后委员会点查报告”中所列的钧窑瓷器,再结合台北故宫博物院于七十年代编辑出版的《故宫藏瓷》宋钧篇,对“两院”收藏的“官钧”瓷器进行分类排比,以示“官钧”器物之概貌。与民间窑业相比,北宋钧台官窑的瓷器生产具有少而精的特点,器物以陈设瓷为主,有花盆、盆奁、洗、尊等类,其中以花盆为数最多,洗、尊次之。各类又有多种样式和不同的色釉装饰,以花盆为例为可分为菱花式、渣斗式、四方式、六方式、海棠式、葵花式、仰钟式等等,釉色有天蓝、月白、玫瑰红、丁香紫或红、紫、蓝相间的美如彩霞的颜色,除上述典型的“官钧”器物外,藏品中还有一些碗、盘之类和数量极少的瓶、炉等器,它们不是“钧台”官窑的产品,但制作相当精细,它们产自何处,下面专作讨论,现对各类钧瓷分析如下。
      (一)出戟尊:“两院”均有收藏。仿青铜尊式样制作。侈口外撇,束颈,小斜肩,扁鼓腹,胫至底边渐外敞,尊体饰有长方形戟十二个,分置在颈、腹和下胫部,计三层,每层四个,两两对称,上下呼应,分别饰以月白色和丁香紫色釉,棱边处呈土黄色,足底均涂彩色釉汁,并刻有汉写数字号。
      (二)花盆:样式颇多
      1、渣斗式花盆:此类器物,因其口阔,口径大于腹径,曾一度误称为“尊”。经查凡此类品,底部均有五个圆孔,当属花盆,此类花盆的特点,多数是广口外撇,口沿下至颈部内收,圆腹,圈足较高并向外撇。个别的这式花盆,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一件广口,平沿,直颈,圆腹,矮圈足的渣斗式花盆,曾在一九三三年被列为精要文物南迁至宁,后又运回北京。尽管此式花盆的造型不尽一样,但都具有体硕、端庄的风韵。花盆底边旋削板平,底心有五圆孔,作中心一孔,边围四孔的排列。底部多涂酱色汁,并刻有汉写数字标号,盆体的装饰釉有浑然一色的天蓝,月白或器里部天蓝色,外部丁香紫色或器里月白色,外部是玫瑰色。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玫瑰紫釉花盆,色彩鲜艳绚丽,最为精美。
      2、长方形花盆:此式花盆为数甚少。盆体呈长方形,敞口,平沿,窄唇边,委角,腹壁自上向下斜内收,四个如意形足。“两院”各收藏一件,均饰以里部天青,外部玫瑰色釉,器底涂以酱色汁,留有十多枚支钉痕迹和五个圆孔。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品的底部还刻有“建福宫”、“凝辉堂用”的字样。
      3、菱形式花盆:侈口,出沿,深腹,矮圈足,以凹凸变化的线型组成六瓣或十二瓣菱花式,很美观,窑变色釉装饰,绚丽多彩,如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六瓣菱花式花盆,器里饰兰、紫色相间的釉,外壁釉色半边蓝,半边深紫,是罕见之品。此器曾陈设在清宫养心殿随安室,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十二瓣菱花式花盆,以器里的天蓝色衬托器外部的玫瑰紫色,宛如蓝天与彩霞辉映,格外动人,菱花式花盆的边棱处均呈茶黄色,器底涂酱色汁,底上有五个圆孔,刻汉写数字号。
      4、葵花式花盆:此式盆数量较多。敞口,出沿起唇边,深腹壁,矮圈足,通体作六瓣葵花形。以天蓝、天青色或天蓝与玫瑰紫色釉相配装饰盆体,边棱处均呈褐黄色,底部涂酱色汁,有五个圆孔,并刻有汉写数字号,收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一件葵花式盆,装饰釉色很有特点,盆里部是匀润的蓝色,外部以大面积玫瑰紫色衬托小面积的天蓝色,清丽鲜艳,别具一格,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着一件,盆里青蓝色釉,外部玫瑰紫色釉,色调浓艳。曾被清宫视为钧瓷之上乘,陈设在“建福宫”,于器底标刻“建福宫”“竹石假山用”字样。
      5、仰钟式花盆:器型如同口面朝上的倒置钟型。花盆的口径大于体高约五厘米,所见器物的高度在22—15厘米之间。底部涂酱褐色汁,有五个圆孔,刻汉写数字号,收藏于“两院”的此式花盆,形体相类,釉色各异。北京故宫博物院历代艺术馆陈列的仰钟式花盆,装饰釉以青蓝色和玫瑰红为主色,于蓝中闪红,红、蓝相间,有一种含蓄的美,且釉面平滑,无常见的大棕眼,堪称为钧瓷中的精绝之品。
      6、海棠式花盆:此式盆仅见一器,四瓣海棠形,敞口,出沿,唇边,腹壁自上至下渐敛,四如意头足,器里饰月白色釉,器外部饰玫瑰紫色釉,端巧秀雅。此器曾陈设在清宫后妃的居室内,在盆底上刻有“重华宫”,“金胎玉翠用”。
      7、六方形花盆:仅见一器,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花盆做六角长方形,出沿,委角,唇边,腹壁斜收,平底,六个乳头式短足。通体施天蓝色窑变釉,底部涂酱色汁,刻汉写数字号。
      8、长方花盆:仅见一器,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长方形,出沿,委角,唇边,浅腹壁,四云头足,饰月白色釉,底部有二圆孔,已被填堵。
      (三)盆奁:花盆之托,又称盆托。造型与花盆品种相类,有葵花式、菱花式和海棠式三种。
      1、葵花式盆奁:多为六瓣花形,敛口,出沿,唇边,浅腹壁,平度,三个云头式足,器里均饰天蓝色釉,外部为玫瑰紫或葡萄紫色。底部涂酱色汁,有十余枚支丁痕,刻汉写数字号,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品之一的底部刻有“瀛台”、“虚舟用”。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此式盆奁中有一件为十二瓣葵花形,底部刻有“七”字号码,一足内侧刻有“九”字号码,一件器物刻两个不同的标号,值得研究。
      2、菱花式盆奁:多作六瓣菱花形。敛口,出沿,起唇,浅腹壁,平底,三云头式足。釉色多以器里的浅天青与外部葡萄紫、玫瑰紫或深紫色相衬。边棱处呈褐黄色,底部涂酱色汁,一周支丁痕迹,多者三十余,少者十余枚。刻汉写数字号,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品之一的器底和一足内则分别刻“一”、“四”两个不同数字标号,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此式花盆中,有一件为四瓣菱花形,比较少见。
      3、海棠式盆奁:四瓣海棠形,出沿,浅腹壁,平底,四个云头式足,以器里天蓝色与器外部的半边蓝半边紫色相配,或器里月白色配外部的玫瑰紫色釉做装饰,边棱处呈黄褐色,器底涂酱色汁,刻汉写数字号,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品之一的底部刻有“重华宫“、“漱芳斋用”。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品之一的底部刻“养心殿”、“明窗用”字样,两器都是清宫赏识之品。
      4、六方形盆奁:仅见一器,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奁作六角形,出沿,窄唇边,浅腹壁,平底,六个短足,装饰釉以器里的浅天青色衬托外壁的浅紫色,柔和悦目。边棱处呈黄褐色,底部涂酱色汁,有一周十八枚支丁痕迹,刻有“七”字号码,又刻“养心殿”,“明窗用”字样,台北故宫博物院冠此器以“水仙盆”之雅称。
      (四)鼓钉洗:在所见“官钧”瓷器中为数最多,敛口,浅腹壁,三个云头式足,口缘下部和底边处有相对的鼓钉装饰,之间以两道弦纹隔开,口缘处鼓钉多于底边处鼓钉。鼓钉的多少随洗的口径大小变化而增减。口缘处鼓钉在十六至二十三个之间,底边处鼓钉在十五至二十之间,釉色有纯然一体的月白、天蓝、玫瑰紫,也有里部天蓝与外部葡萄紫相配,和蓝紫相间的窑变色,棱边处呈黄褐色,釉质肥厚,起棱处色釉自然垂流,底部涂酱色汁,都有支钉痕迹,在十六至三十六枚之间,在底部或一足内侧刻汉写数字号,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品的器底多刻有清宫陈设标记,如“养心殿”、“长春书屋”、“重华宫”、“静憩轩用”,“瀛台”“静憩轩用”、“瀛台”“涵元殿用”等。
      (五)单柄洗:“两院”均有收藏,有葵花形和圆形两种式样。
      1、葵花形单柄洗:敛口,浅弧式腹壁作六花瓣式,平底。口缘一侧出葵花式沿边,下有半环式柄,另一侧起窄唇边,胎薄,通体饰以粉青色釉,棱边处呈浅茶黄色,底部釉面上有三枚小支丁痕迹,与官汝窑器物的底足特点相近似。
      2、圆形单柄洗:圆形,敛口,平底,口缘一侧出半弧形沿边,下饰环形钣,胎体薄,饰以浅淡的天蓝色釉,棱边处呈浅茶黄色,底部釉面上有三枚小支丁痕。
      (六)平底洗 :圆形,敛品,窄唇边,弧形腹壁,平底,通体天青色釉,釉面有小棕眼,器底满釉有五枚支丁痕,与官汝窑满釉支烧的底足特点相类。
      (七)胆式瓶:“两院”均有收藏,长颈,腹部上敛下丰,形如悬胆,矮圈足,足边施釉,足心涂酱色汁,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胆式瓶,口部微敞,通体施以萤润的月白色釉。台北故宫博物院的胆式瓶,口部微敛镶铜边,天青色釉,釉面满饰冷纹。
      (八)盘:有折沿式、镗锣式、八方式、折腰式等。
      1、折沿盘:“两院”均有收藏。侈口,折沿,浅腹壁,平底,浅圈足。通体满釉,或天青一色或于天蓝色上缀几块紫红色斑,颇为艳丽。底部釉面上有三、五枚不等的小支钉痕,露着灰白色胎。
      2、镗锣式盘:圆形,口微敛,腹壁短直,小圈足,盘心平坦,近似镗锣的式样。胎薄,饰天蓝色釉,底心施釉,足边涂酱色汁。
      3、八方式盘:八方形,侈口,浅腹壁斜向收至底处内折,圈足,月白色釉。
      4、折腰盘,侈口外撇,出沿,浅腹壁斜向内收,折腰,圈足。盘面施天蓝色釉,外壁紫色釉。底心施釉,足边涂酱色汁。
      (九)碗:有菱花形和圆形。通体施天蓝色釉,釉质莹润,边棱处呈浅茶黄色。底心施釉,足边涂酱色汁。
      (十)枕: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如意头形,前低后高,平底。枕壁后侧的左右方各有一葫芦形气孔。胎厚,釉浓,天蓝色釉上缀四块紫红斑,釉面有冷纹。底部涂酱色汁,上刻有清乾隆御题诗:“汝州建青窑,珍学柴周式,柴已不可得,汝尚逢一二。是枕犹北宋,其形肖如意;色具君子德,面映于背。髻垦虽不无,穆然以古贵;今瓷设如兹,脚质在所弃。贵古而贱今,人情率若是;然斯亦有说,鲁论示其义。大德不逾闲,小德可出入,色润玛瑙釉,象泯烟火气。通灵旁孔透,怡神平底置;我自霄衣人,几曾此安寐”。乾隆丙申中秋御题。钤印二:“比德”、“朗润”。
      (十一)三足炉:广口,出窄沿,扁鼓腹,平底,乳形三足。通体施浅青、蓝与紫斑相间的窑变色釉,棱边处呈浅褐黄色。釉面满饰冷纹,多棕眼。“两院”均有收藏。
      以上谈到的十一类钧窑瓷器,虽分藏于“两院”,但都旧源于清宫的收藏,是精美的宫廷用器。它们同为钧窑作品,但却产自不同性质的窑业,花盆、盆奁、尊、洗之类陈设瓷是官办钧窑的佳作。盘、碗、瓶等则是民间窑业的精品。它们具有不同的特点:“官钧”窑生产的陈设瓷胎体厚重,胎色灰或灰白,通体施釉,釉面都有棕眼和长短不一的蚯蚓走泥纹。釉色以绚丽玫瑰红,丁香紫色为最,天蓝、月白色匀净而素雅,可谓艳丽、淡雅兼而有之。型体的边棱处呈黄褐或茶黄色,器底部刻汉写“一至十”间的数字号码。鼓钉洗和盆奁类采用支丁烧;尊和花盆类以匣钵装烧;民窑生产的贡奉器物,即“两院”收藏的盘、碗、洗、瓶等器,胎体较薄,胎色浅灰白,施天蓝,天青或月白色釉,少见窑变红斑。釉面匀净细润,有细小的棕眼,不见蚯蚓走泥纹,工艺精细。盘洗类器底满釉,有细小的芝麻丁痕,与汝官窑器物的裹足支烧特点相近似。碗,注碗和瓶器的底足旋削规整,涂酱色汁,足心施釉。器底都不刻汉写数字号码。钧窑瓷器很美,美在色釉,美在造型,两者结合构成完整和谐的美。闪烁着蛋白石光泽的厚釉,凝重典雅,即使是艳丽的窑变红色也由于釉的乳光而具有一种含蓄优雅的美。这种乳光厚釉配在设计巧妙的型体上,越发显示了它的魅力。遮罩在花盆、盆奁等器体上的厚釉,在烧成中流动,依照坯体的凹、凸线型部位,产生厚、薄变化,聚釉处凝炼,薄釉处露胎色,两相对比,突出了厚釉的天然美,又衬出造型浑厚,圆润和线型清晰的艺术特色,器体边棱部位呈现的黄褐、茶黄或土黄色,不仅使装饰釉增加了色层和色彩对比,又产生由视觉美感而有的遐想。黄褐、茶黄色与鲜艳的玫瑰紫、丁香紫色映衬,犹如夕阳于晚霞相辉。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月白釉出戟尊,匀净的月白釉罩在雄浑、古朴端庄的型体上,赋予尊体以雍容博大的气韵,釉的凝厚质感与含露蓝色的乳光产生了令人陶醉的艺术魅力。
      三、“两院”收藏的钧窑瓷器与“钧台”官窑遗址出土物的对照
      一九七四至一九七五年河南省文物工作者对禹县钧台窑址进行了发掘,清理出窑炉、作坊、灰坑等遗迹,出土了一千余件的钧瓷标本和大量的窑具。出土的一件用瓷土烧制成的“宣和通宝”钱模,表明钧台窑是北宋晚期烧造宫廷用瓷的一处官办作坊,是当时宫廷用瓷的重要产地之一。窑址出土的钧瓷有出戟尊,葵花式、菱花式、海棠式、六角形、长方形花盆和盆奁以及鼓钉三足洗等,其数量之多占总出土残器的90%以上。这些出土残器的造型、釉色、烧制工艺和底部刻“一——十”间的汉写数字号码等特点均与“两院”收藏钧瓷中的尊、花盆、盆奁、三足等陈设器的制作特点一致。因而证明,清宫收藏的钧瓷陈设品产自于北宋晚期的河南禹县“钧台官窑”,解决了一个长期存在的悬疑问题。经我们将收藏与出土的官窑陈设瓷进行对照发现两者之间存在着某些不同之处,即出土的钧瓷胎体较收藏品中的同类钧瓷胎体厚重。这一差别恰巧说明,窑址出土的残器都是不合格的次品,可见当时宫廷对陈设用瓷挑选的严格。再者收藏下来的官钧陈设瓷中有在器物的底部刻着某宫某处用的字样,多数是清宫使用过的标记,这在钧台官窑出土的残器中是见不到的。有些收藏品的器物底部刻有乾隆御题诗,更说明清代皇室对宋代钧窑瓷器的赏识。上述窑址出土的残器与“两院”收藏钧瓷的对照结果,也证实了清人《南窑笔记》所述“北宋钧州所造多盆、奁、水底、花,盆器皿”是有所据的。
      四、“两院”收藏钧窑陈设瓷数字标号与器物的关系
      花盆、盆奁、三足洗、尊等陈设器物的数字标号,绝大多数是在坯体上刻划,涂酱色汁后入窑烧,有极少的数字号是在烧成后补刻的。多数器物的数字号刻在底部,偶有花盆的数字号刻在圈足内的,盆奁与三足洗类中有少数器物的底部与一足内侧都刻标号,还见有器底无刻号,数字号刻在一足内侧,是极为个别的。现把有标号的花盆、尊等器物按品种式样,尺寸大小列出,见下表:
      “两院”所藏官钧陈设瓷数字标号与尺寸统计

      名  称 通高(厘米) 口径(厘米) 足径(厘米) 数字标号 釉色 藏瓷地点
      出戟尊 32.6 26 21 月白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出戟尊 24.7 19.2 14.4 丁香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出戟尊 22 16.6 12.5 月白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渣斗式花盆 25.8 26.8 15.7 丁香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渣斗式花盆 24.3 25 14.6 天蓝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渣斗式花盆 21.5 23 13.5 月白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渣斗式花盆 19.7 21.6 12.2 玫瑰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渣斗式花盆 18.4 20.1 12 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长方形花盆 15 16.5×20 10×13.4 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长方形花盆 14.8 16.4×20。3 9.5×13.1 天青、葡萄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菱花式花盆 18.2 26.7 13.3 天蓝,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菱花式花盆 16.5 22.8 11.9 蓝紫相间 台北故宫博物院
      菱花式花盆 14.2 20.5 10.2 天青紫色相间 台北故宫博物院
      菱花式花盆 20.6 28.2 14.1 天青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菱花式花盆 18.8 26.4 13 天蓝,玫瑰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菱花式花盆 17 24.8 12.4 天蓝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菱花式花盆 15.8 22.8 11.5 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菱花式花盆 15.8 22.8 11.5 天蓝,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仰钟式花盆 22.5 28.6 15.1 玫瑰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仰钟式花盆 17 23 12 蓝紫红相间 北京故宫博物院
      仰钟式花盆 14.7 19.7 9.5 天蓝、浅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海棠式花盆 14.7 18.6×23.3 8 月白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六方形花盆 13       北京故宫博物院
      六瓣葵花式盆奁 6.6 21.4 13 天蓝葡萄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六瓣葵花式盆奁 6.2 18.6 11 天青葡萄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六瓣葵花式盆奁 6 19 8 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十二瓣葵花式盆奁 8.1 21.6 13.7 七(底)九(一内足) 月白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六瓣葵花式盆奁 9.4 25.9 17 一(底)四(一足内) 天青葡萄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六瓣葵花式盆奁 7.8 24 13.5 “二” 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六瓣葵花式盆奁 7.3 22.5 13.9 “三” 天青、深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六瓣葵花式盆奁 6.2 19 11 “十” 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四瓣葵花式盆奁 9 19 8.3 “十”
      (一足内)
      月白、玫瑰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海棠式盆奁 8 17.6×21.4 11.8×16.5 “一” 天蓝、浅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海棠式盆奁 5 13.8×17.4 8 “八” 月白、玫瑰紫 北京故宫博物院
      六方形盆奁 13 15.2×22.8 9.2×13.5 “八” 天蓝色花釉 台北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11.5 25.2 16.5 无刻号 天蓝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9.9 25.5 18.3 “一” 天蓝、深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9.6 26.5 17 “一” 月白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9.4 23.5 19.5 “一” 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9.2 24.3 16 “一” 月白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9.2 23.8 17.2 “一” 天蓝色、葡萄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10.5 26.3   “一” 月白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9.8 23.6 16.8 “五”
      (足内底)
      茄皮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8.7 22.5 16 “二” 月白、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6.8 17.5 12.6 “八” 天蓝、深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一)数字标号的含义和刻划规律
      为什么钧窑陈设瓷都刻有汉写数字号码,对于这个问题的探索早见于清雍正年间,《南窑笔记》说:“……有一、二数目字样于底足之间,并配合一副之记号也……”。此说中的“配合一副”可作两种解释:一是指“配对”使用的器物而言,二是指“几件器物配合为一组、一套。”若作前者解释,则陈设瓷都应是“配对”使用的,但事实上藏品中的尊、三足洗都是单体的,仅有花盆与盆奁能“配合一副”。在“两院”收藏的花盆与盆奁中,仅找到一件菱花式花盆和一件葵花式花盆与同式的盆奁刻有相同的数字标号,可配为一对。多数的花盆都找不到同式同号的“配偶”。因此,将数字号做配对记号的解释是难以表明各种陈设瓷二数字号的含义。如果“配合一副”是指一组、一套而言,就是说每种器物从一号至十号配齐即为一副,似乎可通。但是文中却未记明刻号的起止数字和排列顺序,也难以认识“配合一副之记号”的规律。寂园叟《陶雅》和许之衡《饮流斋说瓷》对钧瓷器底刻号的解释为:一、三、五、七、九单号数是红朱色器物的标记,二、四、六、八、十双数号是青蓝色器物的标记,按照此种说法把“两院”收藏的数十件有数字标号的陈设瓷做排比,事实并非如上所说。现就三件钧窑出戟尊为例加以说明,青白釉出戟尊两件,一件刻单数号“三”,另一件刻双数号“八”;紫红釉出戟尊一件,底部的刻号并非是单数号而是双数号“六”。因此,《陶雅》等书对钧瓷刻数字号的解释缺乏根据。经对数十件有数字刻号钧瓷的排比研究,发现数字号与器物的尺寸密切相关。“一”为起始号即是最大号,至“十”为截止号即是最小号。每一类器物的标号大小都以器物尺寸大小为准绳,即是高、口径、足径三者尺寸最大者所刻数字号最大为“一”,尺寸最小者所刻数字号最小为“十”。每类器物都有十种大小不同的型号。因此,我认为钧瓷器底刻的数字号是器物大小的标记,亦是器物型号规范化的标记,和统计烧制件数的标记。器物型号规范化,自然便利于花盆与盆奁器物的“配对”。
      (二)标号的出现
      盆奁与鼓丁三足洗类器物除多数底部刻数字号,尚有少数在底部和一足内侧刻同一的数字号或不同的数字号。如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茄皮紫釉鼓钉三足洗的器底和一足内侧都刻有“五”号。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十二瓣葵花式盆奁的器底刻“七”号,一足内侧刻“九”号,对这种不同于常规的刻号现象怎样解释,以往曾有说,底部的刻号标志器物口径的大小,足内侧的号数是器物配对的编号。如果此说确立,就应凡花盆、盆奁都有两个不同的刻号。事实上有两个刻号的器物很少,有单一刻号的器物居多,鉴于藏器中确有器底上号数在酱色汁遮罩 下显露极不清晰者,或器底上看不见刻号而一足内侧有号数或圈足内有刻号和全器上不见刻号的情况。据此,推论两个刻号的出现可能是以防底部刻号不清晰。再于足内侧刻数字号。由于所见例证不多,尚不能找出两个刻号的规律。
      五、民窑生产的宫廷指令瓷器
      在“清室缮后委员会点查报告”记录里并见于“两院”收藏的钧窑瓷器中,除尊、花盆、盆奁、三足洗等陈设瓷外,尚有为数不多但制作颇精致的盘、碗、洗、瓶等器。这些器物在“钧台官窑”遗址中有的不曾见,有的所见极少,显然不是“钧台官窑”的产品。这些器物产自何地呢?六十年代故宫博物院的古陶瓷研究者对河南禹县古窑址做了调查,在距神后不远的刘家门采集至烧制出色的带把洗,折沿碟等器;在苗家门(上白峪)的采集品中有碗、盘、碟等器。这些瓷器制作水平很高,碗是满釉的,盘底部裹足支烧,釉质莹润,釉面平细。(引自《河南省禹县古窑址调查记略》《文物》1964年第8期。)这些特点与“两院”收藏的单柄洗、折沿盘、圈足碗等器物的胎、釉、造型和工艺特点相一致,据此推论“两院”收藏钧瓷中精致的宫廷生活用器当是距神后不远的刘家门、苗家门的民窑为宫廷烧造的贡瓷。调查禹县古窑时,还在几处堆积层内发现了不少素烧过的半成品,这种素烧方法正是建立于后的钧台官窑相承使用的先素烧、后釉烧的二次烧成工艺的前身。这正说明,在“钧台官窑”建立之前,离神后不远的民间窑业的制瓷技艺已有了相当高的水平,被朝廷着重指令烧造盘、碗、洗、瓶等类宫廷日用瓷,也烧制少量的花盆之类。徽宗时艮嶽造,各地奇花异木集运东京,种植花木的盆、奁及室内陈设器皿的需要量急剧增加,建立一处专造作坊已势在必行,朝廷抽集到刘家门、苗家门等地的民间窑工,在禹县城北门内的“钧台”建“官窑”烧造宫廷陈设用瓷。当说“钧台官窑” 是在发达的民间窑业基础上建立的。北京故宫博物院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清宫存传钧窑瓷器中既有钧台官窑烧造的尊、花盆等类陈设品,也有禹县一带刘家门、苗家门等民间窑为宫廷精造的盘、碗等类日用品。它们虽然产自不同性质的“官窑”与“民窑”,但都是宫廷专用品,从广义上讲当可统称为“官钧”瓷器。它们出自九百年前的窑工之手,在那幽雅、凝炼、绚丽的美釉中闪烁着窑工们智慧的火花。
      【此文出自《河南钧瓷汝瓷与三彩》(河南省文物研究所编辑,紫禁城出版社出版)】
      清宫收传下来的钧瓷,是钧窑的代表作。它卓绝的工艺技巧,考究的造型和变幻莫测的美丽色釉,不仅为北宋朝廷所赏识,更为世人所赞美,从而引起国内外古陶瓷研究者、鉴赏家们对钧窑烧造历史、工艺技巧及装饰艺术进行探索,现谈谈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钧瓷。
      一、清宫收藏钧瓷的由来与分属
      清宫收藏的钧瓷以北宋晚期钧台官窑烧造的陈设瓷为主。这批宫廷用瓷的烧制,都是照来样烧造,一经烧成,就直入宫廷。因而“官钧”成品一概集贮在宫廷之中。北宋末,“靖康”之变,汴京的收藏品,或随宋室南迁临安,或散失民间,或为金入掠往燕北,南宋时,临安宫廷收藏品复渐增盛。元朝建立,南宋宫廷收藏被转集于大都(今北京),成为元、明、清三朝皇室广藏的根基。清朝宫廷收藏品在承袭已有的基础上,又有增新。辛亥革命成功,清帝退位,一九二四年末代皇帝溥仪出宫。此后成立专门机构,对清室的公、私财产进行清查,据《清室缮后委员会点查报告》记录所知,清宫收藏品类极繁,并统称为“古物”,其中的数十万件瓷器,可谓苍海之一粟,而钧窑瓷器仅是瓷器类中一指!它们随同全部古物一起辗转南北,历经数百年而收传下来,成为建立于一九二五年的北平故宫博物院的基本收藏,一九三三年日寇占领热河,平、津危急,为保护文化艺术遗产,选择精要文物一万三千四百二十七箱,运往上海收藏,一九三六年又转运到南京库房庋藏。“七七”事变后,这批古物又转入蜀地,直至一九四七年方运返南京,其中一部分运回北京。南京解放前夕,国民党政府从该批古物中精选了二千九百七十二箱,于一九四八年十二月至一九四九年元月分三批运到台湾省,自此清宫收传下来的古物就分别收存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两大主要庋藏地。在“清室缮后委员会员点查报告”里记录有不少钧瓷精品,其中的一部分也夥于南迁古物中,至今庋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
      二、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下文简称“两院”)所藏钧窑瓷器的种类,造型特点及色釉装饰
      分藏在海峡两岸故宫博物院的瓷器都保存完好,并陈展于众,以宣扬祖国文化艺术之灿烂,新中国成立以后,北京故宫博物院通过多种渠道,收回失落在民间的文物精品,其中也有“官窑”瓷器,本人曾涉于博物院藏瓷的保管、陈列与研究工作,现就所接触过的钧瓷藏品,并参照“清宫缮后委员会点查报告”中所列的钧窑瓷器,再结合台北故宫博物院于七十年代编辑出版的《故宫藏瓷》宋钧篇,对“两院”收藏的“官钧”瓷器进行分类排比,以示“官钧”器物之概貌。与民间窑业相比,北宋钧台官窑的瓷器生产具有少而精的特点,器物以陈设瓷为主,有花盆、盆奁、洗、尊等类,其中以花盆为数最多,洗、尊次之。各类又有多种样式和不同的色釉装饰,以花盆为例为可分为菱花式、渣斗式、四方式、六方式、海棠式、葵花式、仰钟式等等,釉色有天蓝、月白、玫瑰红、丁香紫或红、紫、蓝相间的美如彩霞的颜色,除上述典型的“官钧”器物外,藏品中还有一些碗、盘之类和数量极少的瓶、炉等器,它们不是“钧台”官窑的产品,但制作相当精细,它们产自何处,下面专作讨论,现对各类钧瓷分析如下。
      (一)出戟尊:“两院”均有收藏。仿青铜尊式样制作。侈口外撇,束颈,小斜肩,扁鼓腹,胫至底边渐外敞,尊体饰有长方形戟十二个,分置在颈、腹和下胫部,计三层,每层四个,两两对称,上下呼应,分别饰以月白色和丁香紫色釉,棱边处呈土黄色,足底均涂彩色釉汁,并刻有汉写数字号。
      (二)花盆:样式颇多
      1、渣斗式花盆:此类器物,因其口阔,口径大于腹径,曾一度误称为“尊”。经查凡此类品,底部均有五个圆孔,当属花盆,此类花盆的特点,多数是广口外撇,口沿下至颈部内收,圆腹,圈足较高并向外撇。个别的这式花盆,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一件广口,平沿,直颈,圆腹,矮圈足的渣斗式花盆,曾在一九三三年被列为精要文物南迁至宁,后又运回北京。尽管此式花盆的造型不尽一样,但都具有体硕、端庄的风韵。花盆底边旋削板平,底心有五圆孔,作中心一孔,边围四孔的排列。底部多涂酱色汁,并刻有汉写数字标号,盆体的装饰釉有浑然一色的天蓝,月白或器里部天蓝色,外部丁香紫色或器里月白色,外部是玫瑰色。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玫瑰紫釉花盆,色彩鲜艳绚丽,最为精美。
      2、长方形花盆:此式花盆为数甚少。盆体呈长方形,敞口,平沿,窄唇边,委角,腹壁自上向下斜内收,四个如意形足。“两院”各收藏一件,均饰以里部天青,外部玫瑰色釉,器底涂以酱色汁,留有十多枚支钉痕迹和五个圆孔。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品的底部还刻有“建福宫”、“凝辉堂用”的字样。
      3、菱形式花盆:侈口,出沿,深腹,矮圈足,以凹凸变化的线型组成六瓣或十二瓣菱花式,很美观,窑变色釉装饰,绚丽多彩,如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六瓣菱花式花盆,器里饰兰、紫色相间的釉,外壁釉色半边蓝,半边深紫,是罕见之品。此器曾陈设在清宫养心殿随安室,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十二瓣菱花式花盆,以器里的天蓝色衬托器外部的玫瑰紫色,宛如蓝天与彩霞辉映,格外动人,菱花式花盆的边棱处均呈茶黄色,器底涂酱色汁,底上有五个圆孔,刻汉写数字号。
      4、葵花式花盆:此式盆数量较多。敞口,出沿起唇边,深腹壁,矮圈足,通体作六瓣葵花形。以天蓝、天青色或天蓝与玫瑰紫色釉相配装饰盆体,边棱处均呈褐黄色,底部涂酱色汁,有五个圆孔,并刻有汉写数字号,收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一件葵花式盆,装饰釉色很有特点,盆里部是匀润的蓝色,外部以大面积玫瑰紫色衬托小面积的天蓝色,清丽鲜艳,别具一格,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着一件,盆里青蓝色釉,外部玫瑰紫色釉,色调浓艳。曾被清宫视为钧瓷之上乘,陈设在“建福宫”,于器底标刻“建福宫”“竹石假山用”字样。
      5、仰钟式花盆:器型如同口面朝上的倒置钟型。花盆的口径大于体高约五厘米,所见器物的高度在22—15厘米之间。底部涂酱褐色汁,有五个圆孔,刻汉写数字号,收藏于“两院”的此式花盆,形体相类,釉色各异。北京故宫博物院历代艺术馆陈列的仰钟式花盆,装饰釉以青蓝色和玫瑰红为主色,于蓝中闪红,红、蓝相间,有一种含蓄的美,且釉面平滑,无常见的大棕眼,堪称为钧瓷中的精绝之品。
      6、海棠式花盆:此式盆仅见一器,四瓣海棠形,敞口,出沿,唇边,腹壁自上至下渐敛,四如意头足,器里饰月白色釉,器外部饰玫瑰紫色釉,端巧秀雅。此器曾陈设在清宫后妃的居室内,在盆底上刻有“重华宫”,“金胎玉翠用”。
      7、六方形花盆:仅见一器,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花盆做六角长方形,出沿,委角,唇边,腹壁斜收,平底,六个乳头式短足。通体施天蓝色窑变釉,底部涂酱色汁,刻汉写数字号。
      8、长方花盆:仅见一器,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长方形,出沿,委角,唇边,浅腹壁,四云头足,饰月白色釉,底部有二圆孔,已被填堵。
      (三)盆奁:花盆之托,又称盆托。造型与花盆品种相类,有葵花式、菱花式和海棠式三种。
      1、葵花式盆奁:多为六瓣花形,敛口,出沿,唇边,浅腹壁,平度,三个云头式足,器里均饰天蓝色釉,外部为玫瑰紫或葡萄紫色。底部涂酱色汁,有十余枚支丁痕,刻汉写数字号,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品之一的底部刻有“瀛台”、“虚舟用”。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此式盆奁中有一件为十二瓣葵花形,底部刻有“七”字号码,一足内侧刻有“九”字号码,一件器物刻两个不同的标号,值得研究。
      2、菱花式盆奁:多作六瓣菱花形。敛口,出沿,起唇,浅腹壁,平底,三云头式足。釉色多以器里的浅天青与外部葡萄紫、玫瑰紫或深紫色相衬。边棱处呈褐黄色,底部涂酱色汁,一周支丁痕迹,多者三十余,少者十余枚。刻汉写数字号,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品之一的器底和一足内则分别刻“一”、“四”两个不同数字标号,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此式花盆中,有一件为四瓣菱花形,比较少见。
      3、海棠式盆奁:四瓣海棠形,出沿,浅腹壁,平底,四个云头式足,以器里天蓝色与器外部的半边蓝半边紫色相配,或器里月白色配外部的玫瑰紫色釉做装饰,边棱处呈黄褐色,器底涂酱色汁,刻汉写数字号,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品之一的底部刻有“重华宫“、“漱芳斋用”。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品之一的底部刻“养心殿”、“明窗用”字样,两器都是清宫赏识之品。
      4、六方形盆奁:仅见一器,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奁作六角形,出沿,窄唇边,浅腹壁,平底,六个短足,装饰釉以器里的浅天青色衬托外壁的浅紫色,柔和悦目。边棱处呈黄褐色,底部涂酱色汁,有一周十八枚支丁痕迹,刻有“七”字号码,又刻“养心殿”,“明窗用”字样,台北故宫博物院冠此器以“水仙盆”之雅称。
      (四)鼓钉洗:在所见“官钧”瓷器中为数最多,敛口,浅腹壁,三个云头式足,口缘下部和底边处有相对的鼓钉装饰,之间以两道弦纹隔开,口缘处鼓钉多于底边处鼓钉。鼓钉的多少随洗的口径大小变化而增减。口缘处鼓钉在十六至二十三个之间,底边处鼓钉在十五至二十之间,釉色有纯然一体的月白、天蓝、玫瑰紫,也有里部天蓝与外部葡萄紫相配,和蓝紫相间的窑变色,棱边处呈黄褐色,釉质肥厚,起棱处色釉自然垂流,底部涂酱色汁,都有支钉痕迹,在十六至三十六枚之间,在底部或一足内侧刻汉写数字号,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品的器底多刻有清宫陈设标记,如“养心殿”、“长春书屋”、“重华宫”、“静憩轩用”,“瀛台”“静憩轩用”、“瀛台”“涵元殿用”等。
      (五)单柄洗:“两院”均有收藏,有葵花形和圆形两种式样。
      1、葵花形单柄洗:敛口,浅弧式腹壁作六花瓣式,平底。口缘一侧出葵花式沿边,下有半环式柄,另一侧起窄唇边,胎薄,通体饰以粉青色釉,棱边处呈浅茶黄色,底部釉面上有三枚小支丁痕迹,与官汝窑器物的底足特点相近似。
      2、圆形单柄洗:圆形,敛口,平底,口缘一侧出半弧形沿边,下饰环形钣,胎体薄,饰以浅淡的天蓝色釉,棱边处呈浅茶黄色,底部釉面上有三枚小支丁痕。
      (六)平底洗 :圆形,敛品,窄唇边,弧形腹壁,平底,通体天青色釉,釉面有小棕眼,器底满釉有五枚支丁痕,与官汝窑满釉支烧的底足特点相类。
      (七)胆式瓶:“两院”均有收藏,长颈,腹部上敛下丰,形如悬胆,矮圈足,足边施釉,足心涂酱色汁,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胆式瓶,口部微敞,通体施以萤润的月白色釉。台北故宫博物院的胆式瓶,口部微敛镶铜边,天青色釉,釉面满饰冷纹。
      (八)盘:有折沿式、镗锣式、八方式、折腰式等。
      1、折沿盘:“两院”均有收藏。侈口,折沿,浅腹壁,平底,浅圈足。通体满釉,或天青一色或于天蓝色上缀几块紫红色斑,颇为艳丽。底部釉面上有三、五枚不等的小支钉痕,露着灰白色胎。
      2、镗锣式盘:圆形,口微敛,腹壁短直,小圈足,盘心平坦,近似镗锣的式样。胎薄,饰天蓝色釉,底心施釉,足边涂酱色汁。
      3、八方式盘:八方形,侈口,浅腹壁斜向收至底处内折,圈足,月白色釉。
      4、折腰盘,侈口外撇,出沿,浅腹壁斜向内收,折腰,圈足。盘面施天蓝色釉,外壁紫色釉。底心施釉,足边涂酱色汁。
      (九)碗:有菱花形和圆形。通体施天蓝色釉,釉质莹润,边棱处呈浅茶黄色。底心施釉,足边涂酱色汁。
      (十)枕: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如意头形,前低后高,平底。枕壁后侧的左右方各有一葫芦形气孔。胎厚,釉浓,天蓝色釉上缀四块紫红斑,釉面有冷纹。底部涂酱色汁,上刻有清乾隆御题诗:“汝州建青窑,珍学柴周式,柴已不可得,汝尚逢一二。是枕犹北宋,其形肖如意;色具君子德,面映于背。髻垦虽不无,穆然以古贵;今瓷设如兹,脚质在所弃。贵古而贱今,人情率若是;然斯亦有说,鲁论示其义。大德不逾闲,小德可出入,色润玛瑙釉,象泯烟火气。通灵旁孔透,怡神平底置;我自霄衣人,几曾此安寐”。乾隆丙申中秋御题。钤印二:“比德”、“朗润”。
      (十一)三足炉:广口,出窄沿,扁鼓腹,平底,乳形三足。通体施浅青、蓝与紫斑相间的窑变色釉,棱边处呈浅褐黄色。釉面满饰冷纹,多棕眼。“两院”均有收藏。
      以上谈到的十一类钧窑瓷器,虽分藏于“两院”,但都旧源于清宫的收藏,是精美的宫廷用器。它们同为钧窑作品,但却产自不同性质的窑业,花盆、盆奁、尊、洗之类陈设瓷是官办钧窑的佳作。盘、碗、瓶等则是民间窑业的精品。它们具有不同的特点:“官钧”窑生产的陈设瓷胎体厚重,胎色灰或灰白,通体施釉,釉面都有棕眼和长短不一的蚯蚓走泥纹。釉色以绚丽玫瑰红,丁香紫色为最,天蓝、月白色匀净而素雅,可谓艳丽、淡雅兼而有之。型体的边棱处呈黄褐或茶黄色,器底部刻汉写“一至十”间的数字号码。鼓钉洗和盆奁类采用支丁烧;尊和花盆类以匣钵装烧;民窑生产的贡奉器物,即“两院”收藏的盘、碗、洗、瓶等器,胎体较薄,胎色浅灰白,施天蓝,天青或月白色釉,少见窑变红斑。釉面匀净细润,有细小的棕眼,不见蚯蚓走泥纹,工艺精细。盘洗类器底满釉,有细小的芝麻丁痕,与汝官窑器物的裹足支烧特点相近似。碗,注碗和瓶器的底足旋削规整,涂酱色汁,足心施釉。器底都不刻汉写数字号码。钧窑瓷器很美,美在色釉,美在造型,两者结合构成完整和谐的美。闪烁着蛋白石光泽的厚釉,凝重典雅,即使是艳丽的窑变红色也由于釉的乳光而具有一种含蓄优雅的美。这种乳光厚釉配在设计巧妙的型体上,越发显示了它的魅力。遮罩在花盆、盆奁等器体上的厚釉,在烧成中流动,依照坯体的凹、凸线型部位,产生厚、薄变化,聚釉处凝炼,薄釉处露胎色,两相对比,突出了厚釉的天然美,又衬出造型浑厚,圆润和线型清晰的艺术特色,器体边棱部位呈现的黄褐、茶黄或土黄色,不仅使装饰釉增加了色层和色彩对比,又产生由视觉美感而有的遐想。黄褐、茶黄色与鲜艳的玫瑰紫、丁香紫色映衬,犹如夕阳于晚霞相辉。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月白釉出戟尊,匀净的月白釉罩在雄浑、古朴端庄的型体上,赋予尊体以雍容博大的气韵,釉的凝厚质感与含露蓝色的乳光产生了令人陶醉的艺术魅力。
      三、“两院”收藏的钧窑瓷器与“钧台”官窑遗址出土物的对照
      一九七四至一九七五年河南省文物工作者对禹县钧台窑址进行了发掘,清理出窑炉、作坊、灰坑等遗迹,出土了一千余件的钧瓷标本和大量的窑具。出土的一件用瓷土烧制成的“宣和通宝”钱模,表明钧台窑是北宋晚期烧造宫廷用瓷的一处官办作坊,是当时宫廷用瓷的重要产地之一。窑址出土的钧瓷有出戟尊,葵花式、菱花式、海棠式、六角形、长方形花盆和盆奁以及鼓钉三足洗等,其数量之多占总出土残器的90%以上。这些出土残器的造型、釉色、烧制工艺和底部刻“一——十”间的汉写数字号码等特点均与“两院”收藏钧瓷中的尊、花盆、盆奁、三足等陈设器的制作特点一致。因而证明,清宫收藏的钧瓷陈设品产自于北宋晚期的河南禹县“钧台官窑”,解决了一个长期存在的悬疑问题。经我们将收藏与出土的官窑陈设瓷进行对照发现两者之间存在着某些不同之处,即出土的钧瓷胎体较收藏品中的同类钧瓷胎体厚重。这一差别恰巧说明,窑址出土的残器都是不合格的次品,可见当时宫廷对陈设用瓷挑选的严格。再者收藏下来的官钧陈设瓷中有在器物的底部刻着某宫某处用的字样,多数是清宫使用过的标记,这在钧台官窑出土的残器中是见不到的。有些收藏品的器物底部刻有乾隆御题诗,更说明清代皇室对宋代钧窑瓷器的赏识。上述窑址出土的残器与“两院”收藏钧瓷的对照结果,也证实了清人《南窑笔记》所述“北宋钧州所造多盆、奁、水底、花,盆器皿”是有所据的。
      四、“两院”收藏钧窑陈设瓷数字标号与器物的关系
      花盆、盆奁、三足洗、尊等陈设器物的数字标号,绝大多数是在坯体上刻划,涂酱色汁后入窑烧,有极少的数字号是在烧成后补刻的。多数器物的数字号刻在底部,偶有花盆的数字号刻在圈足内的,盆奁与三足洗类中有少数器物的底部与一足内侧都刻标号,还见有器底无刻号,数字号刻在一足内侧,是极为个别的。现把有标号的花盆、尊等器物按品种式样,尺寸大小列出,见下表:
      “两院”所藏官钧陈设瓷数字标号与尺寸统计

      名  称 通高(厘米) 口径(厘米) 足径(厘米) 数字标号 釉色 藏瓷地点
      出戟尊 32.6 26 21 月白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出戟尊 24.7 19.2 14.4 丁香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出戟尊 22 16.6 12.5 月白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渣斗式花盆 25.8 26.8 15.7 丁香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渣斗式花盆 24.3 25 14.6 天蓝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渣斗式花盆 21.5 23 13.5 月白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渣斗式花盆 19.7 21.6 12.2 玫瑰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渣斗式花盆 18.4 20.1 12 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长方形花盆 15 16.5×20 10×13.4 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长方形花盆 14.8 16.4×20。3 9.5×13.1 天青、葡萄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菱花式花盆 18.2 26.7 13.3 天蓝,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菱花式花盆 16.5 22.8 11.9 蓝紫相间 台北故宫博物院
      菱花式花盆 14.2 20.5 10.2 天青紫色相间 台北故宫博物院
      菱花式花盆 20.6 28.2 14.1 天青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菱花式花盆 18.8 26.4 13 天蓝,玫瑰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菱花式花盆 17 24.8 12.4 天蓝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菱花式花盆 15.8 22.8 11.5 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菱花式花盆 15.8 22.8 11.5 天蓝,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仰钟式花盆 22.5 28.6 15.1 玫瑰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仰钟式花盆 17 23 12 蓝紫红相间 北京故宫博物院
      仰钟式花盆 14.7 19.7 9.5 天蓝、浅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海棠式花盆 14.7 18.6×23.3 8 月白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六方形花盆 13       北京故宫博物院
      六瓣葵花式盆奁 6.6 21.4 13 天蓝葡萄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六瓣葵花式盆奁 6.2 18.6 11 天青葡萄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六瓣葵花式盆奁 6 19 8 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十二瓣葵花式盆奁 8.1 21.6 13.7 七(底)九(一内足) 月白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六瓣葵花式盆奁 9.4 25.9 17 一(底)四(一足内) 天青葡萄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六瓣葵花式盆奁 7.8 24 13.5 “二” 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六瓣葵花式盆奁 7.3 22.5 13.9 “三” 天青、深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六瓣葵花式盆奁 6.2 19 11 “十” 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四瓣葵花式盆奁 9 19 8.3 “十”
      (一足内)
      月白、玫瑰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海棠式盆奁 8 17.6×21.4 11.8×16.5 “一” 天蓝、浅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海棠式盆奁 5 13.8×17.4 8 “八” 月白、玫瑰紫 北京故宫博物院
      六方形盆奁 13 15.2×22.8 9.2×13.5 “八” 天蓝色花釉 台北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11.5 25.2 16.5 无刻号 天蓝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9.9 25.5 18.3 “一” 天蓝、深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9.6 26.5 17 “一” 月白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9.4 23.5 19.5 “一” 玫瑰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9.2 24.3 16 “一” 月白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9.2 23.8 17.2 “一” 天蓝色、葡萄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10.5 26.3   “一” 月白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9.8 23.6 16.8 “五”
      (足内底)
      茄皮紫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8.7 22.5 16 “二” 月白、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鼓丁三足洗 6.8 17.5 12.6 “八” 天蓝、深紫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

      (一)数字标号的含义和刻划规律
      为什么钧窑陈设瓷都刻有汉写数字号码,对于这个问题的探索早见于清雍正年间,《南窑笔记》说:“……有一、二数目字样于底足之间,并配合一副之记号也……”。此说中的“配合一副”可作两种解释:一是指“配对”使用的器物而言,二是指“几件器物配合为一组、一套。”若作前者解释,则陈设瓷都应是“配对”使用的,但事实上藏品中的尊、三足洗都是单体的,仅有花盆与盆奁能“配合一副”。在“两院”收藏的花盆与盆奁中,仅找到一件菱花式花盆和一件葵花式花盆与同式的盆奁刻有相同的数字标号,可配为一对。多数的花盆都找不到同式同号的“配偶”。因此,将数字号做配对记号的解释是难以表明各种陈设瓷二数字号的含义。如果“配合一副”是指一组、一套而言,就是说每种器物从一号至十号配齐即为一副,似乎可通。但是文中却未记明刻号的起止数字和排列顺序,也难以认识“配合一副之记号”的规律。寂园叟《陶雅》和许之衡《饮流斋说瓷》对钧瓷器底刻号的解释为:一、三、五、七、九单号数是红朱色器物的标记,二、四、六、八、十双数号是青蓝色器物的标记,按照此种说法把“两院”收藏的数十件有数字标号的陈设瓷做排比,事实并非如上所说。现就三件钧窑出戟尊为例加以说明,青白釉出戟尊两件,一件刻单数号“三”,另一件刻双数号“八”;紫红釉出戟尊一件,底部的刻号并非是单数号而是双数号“六”。因此,《陶雅》等书对钧瓷刻数字号的解释缺乏根据。经对数十件有数字刻号钧瓷的排比研究,发现数字号与器物的尺寸密切相关。“一”为起始号即是最大号,至“十”为截止号即是最小号。每一类器物的标号大小都以器物尺寸大小为准绳,即是高、口径、足径三者尺寸最大者所刻数字号最大为“一”,尺寸最小者所刻数字号最小为“十”。每类器物都有十种大小不同的型号。因此,我认为钧瓷器底刻的数字号是器物大小的标记,亦是器物型号规范化的标记,和统计烧制件数的标记。器物型号规范化,自然便利于花盆与盆奁器物的“配对”。
      (二)标号的出现
      盆奁与鼓丁三足洗类器物除多数底部刻数字号,尚有少数在底部和一足内侧刻同一的数字号或不同的数字号。如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茄皮紫釉鼓钉三足洗的器底和一足内侧都刻有“五”号。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十二瓣葵花式盆奁的器底刻“七”号,一足内侧刻“九”号,对这种不同于常规的刻号现象怎样解释,以往曾有说,底部的刻号标志器物口径的大小,足内侧的号数是器物配对的编号。如果此说确立,就应凡花盆、盆奁都有两个不同的刻号。事实上有两个刻号的器物很少,有单一刻号的器物居多,鉴于藏器中确有器底上号数在酱色汁遮罩 下显露极不清晰者,或器底上看不见刻号而一足内侧有号数或圈足内有刻号和全器上不见刻号的情况。据此,推论两个刻号的出现可能是以防底部刻号不清晰。再于足内侧刻数字号。由于所见例证不多,尚不能找出两个刻号的规律。
      五、民窑生产的宫廷指令瓷器
      在“清室缮后委员会点查报告”记录里并见于“两院”收藏的钧窑瓷器中,除尊、花盆、盆奁、三足洗等陈设瓷外,尚有为数不多但制作颇精致的盘、碗、洗、瓶等器。这些器物在“钧台官窑”遗址中有的不曾见,有的所见极少,显然不是“钧台官窑”的产品。这些器物产自何地呢?六十年代故宫博物院的古陶瓷研究者对河南禹县古窑址做了调查,在距神后不远的刘家门采集至烧制出色的带把洗,折沿碟等器;在苗家门(上白峪)的采集品中有碗、盘、碟等器。这些瓷器制作水平很高,碗是满釉的,盘底部裹足支烧,釉质莹润,釉面平细。(引自《河南省禹县古窑址调查记略》《文物》1964年第8期。)这些特点与“两院”收藏的单柄洗、折沿盘、圈足碗等器物的胎、釉、造型和工艺特点相一致,据此推论“两院”收藏钧瓷中精致的宫廷生活用器当是距神后不远的刘家门、苗家门的民窑为宫廷烧造的贡瓷。调查禹县古窑时,还在几处堆积层内发现了不少素烧过的半成品,这种素烧方法正是建立于后的钧台官窑相承使用的先素烧、后釉烧的二次烧成工艺的前身。这正说明,在“钧台官窑”建立之前,离神后不远的民间窑业的制瓷技艺已有了相当高的水平,被朝廷着重指令烧造盘、碗、洗、瓶等类宫廷日用瓷,也烧制少量的花盆之类。徽宗时艮嶽造,各地奇花异木集运东京,种植花木的盆、奁及室内陈设器皿的需要量急剧增加,建立一处专造作坊已势在必行,朝廷抽集到刘家门、苗家门等地的民间窑工,在禹县城北门内的“钧台”建“官窑”烧造宫廷陈设用瓷。当说“钧台官窑” 是在发达的民间窑业基础上建立的。北京故宫博物院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清宫存传钧窑瓷器中既有钧台官窑烧造的尊、花盆等类陈设品,也有禹县一带刘家门、苗家门等民间窑为宫廷精造的盘、碗等类日用品。它们虽然产自不同性质的“官窑”与“民窑”,但都是宫廷专用品,从广义上讲当可统称为“官钧”瓷器。它们出自九百年前的窑工之手,在那幽雅、凝炼、绚丽的美釉中闪烁着窑工们智慧的火花。
      【此文出自《河南钧瓷汝瓷与三彩》(河南省文物研究所编辑,紫禁城出版社出版)】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