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照之象 必先博观-钧瓷网
      分享到:
    • 圆照之象必先博观

    • ——访瑰宝钧窑孙国永大师
      作者:吕超峰 李维维 文/图2014年06月17日 来源:许昌晨报

      孙国永近影。

      盛夏的神垕古镇,大龙山郁郁葱葱,大街小巷车水马龙,到处呈现出勃勃生机。在南大街原禹州市钧瓷二厂(以下简称二厂)院内,20世纪80年代的老厂房和静静地矗立在那里的烟囱,虽然透露着些许陈旧和古拙,但仍在使用老窑生产的瑰宝钧窑,昭示着二厂的血脉仍生生不息。展厅内极具二厂钧瓷神韵的作品,仿佛在无声地诉说着二厂当年的辉煌。

      记者一行来到时,瑰宝钧窑的孙国永大师已早早等在门口。孙大师身材高挑儿,穿着时尚,精神倍儿好,看不出已年逾不惑。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步入他的展厅参观。

      近几年,孙国永的钧瓷作品受到藏家的青睐,主要原因是他坚持用二厂的煤烧工艺,使用二厂的老窑,器型以器皿类老型为主,釉色玉润,质地极具宋钧遗韵,藏界把他的作品总结为“老厂、老窑、老型、老釉、老味”。

      今年以来,孙国永大师又醉心于佛像系列的创作。他创作的佛像、关公等人像类作品,给人以古朴端庄、厚重高雅、慈祥耐看之感。记者问孙大师,佛像与器皿类作品创作难度的区别在哪里。

      “以前没有做过佛像类作品,这是一个尝试。我考虑到,目前信仰佛教的人不少,而我们瑰宝钧窑烧制的瓷器,用的是二厂的老釉方,玉质感非常好。如果将二者结合起来,创作一批工艺上乘、釉色类玉而又传神的佛像作品,将是很有意义的。说起难度,佛像要求造型更为准确,尤其是面部。由于不上釉,面部的抛光工艺要精益求精,面部要传神,而且要形神兼备。另外,佛像比器皿复杂,因为很多部位是粘贴的,对素胎干湿的把握要更精准。但它们的烧成难度是一致的,区别就在于半成品的时候。”孙国永面带微笑,一一向我们解惑。

      记者恍悟,中国始终是信仰泛神论的民族,佛祖也好,关公也好,千百年来,早已成为华夏文明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大师的丰富阅历致使他对人文境界的了悟感同身受,以心会心,产生共鸣。

      在谈到艺术作品适应时代审美取向这一问题时,孙国永脱口而出:“我看好老型,并一直坚持烧制老型。钧瓷从古传承至今的器物是经过岁月和人们共同检验的,并在不断修改中才成型。这些器物造型简约,线条洗练,釉色饱满,端庄大气,因而深受人们喜爱。现在的器型,多数是个人凭自己的想象创作而得,缺少了众人的推敲与时间的检验。坚持老型和创新并不相悖,创新不能乱搞一通,不能抛弃传统文化的语言符号。所谓创新,就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100年以后还有人烧制这样的器型,就是艺术品,才是创新成功了。”

      在与孙国永大师的交谈中,他不止一次强调要弘扬二厂的老型、老釉,希望将弘扬二厂的工艺与创新结合起来。创新并非堆砌和简单的拿来主义,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新,要始终将造型洗练、器型浑朴作为钧瓷审美的标准。任何艺术类型的创新都是离不开不断学习与提高的,正如古人所说——学无止境。

      关于如何在学习中提高,孙大师有自己的看法:“20多年来,我一直在做瓷,并购买了大量有关造型、配釉、烧成工艺的书。由于自身性格开朗,做事低调,结交了很多业界朋友,他们都对我帮助很大。1991年春,我开始烧彩瓷。2011年秋,我转烧钧瓷。幸运的是我从开始做钧瓷就将钧瓷釉玉润的特征烧了出来,并受到业界及专家学者的好评。总结这20多年的成绩,既有大师、朋友们的指正,也有自己的体悟,更多的是在实践中不断学习和创新。”

      或许应了那句天时、地利、人和的古语,孙国永一开始烧制钧瓷就选中了二厂院内的一座老窑,并使用二厂的老釉配方。众所周知,神垕镇很多窑口都有二厂的老釉配方,但能烧制出二厂温润如玉的钧瓷的窑口寥寥无几。然而,孙国永第一窑就烧出了极具二厂作品神韵的钧瓷,令业界侧目。看似偶然的烧制成功,实则蕴含着必然的因素。了解孙国永的人都知道,他从进料、配釉、拉坯、素烧到最后的烧制过程都要求极为严苛,从不马虎应付。无论出现多么棘手的问题,他都百折不挠,直到解决。这种敢于直面问题的性格,是其成功的必要条件。

      艺术家的创作,除了文化形态熏陶之外,主体心灵的自觉省悟也不可缺少。这种自觉省悟,一般建立在艺术感受素质的基础上。艺术家个人的丰富阅历反映到作品上,就是对作品的阅历。艺术家对作品的创作,既入乎其内,又出乎其外。入乎其内,体悟作品的意象与内在精神;出乎其外,不仅仅拘泥于作品的意象,透过意象,传达文外之旨。

      近两年,由于孙国永烧制的钧瓷釉厚肥润、玉质感强且极具二厂钧瓷的神韵,因而受到藏家追捧。借此机会,记者希望孙国永大师给广大钧瓷爱好者提些建议。他说:“收藏是个人的修养和经验问题,我举个例子吧。首先,出现了流釉但不粘掉的钧瓷,有的人认为是残次品,但河南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理事长张玉骉先生认为是‘缺陷美’;其次,每个人喜欢的釉面颜色都不一样。也谈不上建议,只是几句心里话,热爱钧瓷的前提是尊重钧瓷,钧瓷和人是一样的,看眼缘、看缘分,之后才是看品相、看工艺、看造型。总的来说,器物应釉色玉润、器型规整、自然窑变,不能人为点斑,不能添加化学元素使之五颜六色。”

      朴实的语言,与满室温润如玉的雅致相映成趣。孙国永通过作品,使审美者从有限的形,领略到无穷的意蕴,而他的言语是朴实无华的。欣赏孙大师的作品,以自己的情感去设身处地地体会创作者的情感,才能真正地领会作品,有所收获。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博观之上,才能更好地了悟孙国永关于形制、关于釉色的审美意象。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