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瓷传人成创作突破口-钧瓷网
      分享到:
    • 高满堂对本报记者细说《大河儿女》创作过程
    • 钧瓷传人成创作突破口

      作者:张明春 2014年04月11日 来源:大连晚报

      文化寻根巨制《大河儿女》正在央视一套晚间黄金档热播,该剧以浓郁的“大历史、小人物”的满堂剧特色,为荧屏带来久违的正能量,一扫黄金档遭“恶雷虐”笼罩的雾霾,让人眼前一亮。剧中,一对充满传奇的钧瓷“龙凤盘”,牵扯出城头变幻大王旗年代的惊心动魄;一对东方式“罗密欧与朱丽叶”,在与命运抗争之后,各自不同的归宿看得人不胜唏嘘……

      该剧以钧瓷为切入口,以传统手艺人的乱世传奇为主线,讲述了一个血脉贲张的平民史诗。但钧瓷这一文化符号的确立和诠释,并不是妙手偶得的神来之笔,而是建立在编剧长时间的采访与寻找的基础之上。近日,高满堂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详细解说了钧瓷这一符号的确立过程。

      十几次赴禹州采访 遇到钧瓷传人

      《大河儿女》,顾名思义,气势磅礴,编剧高满堂对这个选题不敢怠慢。不写光怪陆离的老爷丫鬟姨太太,不写寻常的偷情与家长里短,要用小人物的命运折射大历史,在浓郁的民族文化中彰显中国气派,是高满堂创作此类题材的“大情怀”。与创作《闯关东》系列一样,高满堂写《大河儿女》也经历了漫长而繁琐的田野考察和采访阶段。“光禹州我就去了十几趟。”高满堂说,“写黄河儿女,怎么写,泛泛地写肯定不行,花园口决堤也只能是个大背景。我得找到具体的文化符号,作为突破口。”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人,这个符号才找到了。”高满堂说,这个人叫任星航,是钧瓷传人,艺术大师。“他与我同岁,今年59。他祖上多少代都是烧钧瓷的。他家的院子里就有四孔窑。他还有一个钧瓷博物馆,里边好东西太多了,安保措施做得也好。”

      凤盘确有其物 龙盘则一般

      在任星航的钧瓷博物馆里,一个盘子引起了高满堂的注意,那上面的花纹像凤凰一样,美丽绝伦,他不禁赞叹道:“这个盘子跟凤凰有关?”任星航说:“好眼力!就叫凤盘。”“有凤就得有龙啊,龙盘呢?”任星航不好意思地说:“确实有,但龙盘一般,没摆出来。这就是钧瓷的遗憾吧。”

      原来,钧瓷有“千年一窑”的说法,由于“窑变”特别强烈,所谓“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精品永远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龙盘就难以与凤盘相媲美。

      据介绍,这个凤盘已成为稀世珍宝,故宫出高价收藏,任星航不肯出手,多大的人物要看这只盘子,可以,到家里来。这只凤盘,就演化成《大河儿女》中那对神秘而承载了许多恩怨的“龙凤盘”。

      赵奎娥是动员出山的 李小冉难得眼睛里有一汪水

      对于剧中演员的表现,高满堂用满意来评价。“陈宝国和赵君这两个老戏骨,一放一收,恰成对比。陈宝国属于那种盛气凌人的,大气;赵君属于那种绵里藏针的,这戏就有层次感了。”高满堂介绍说:“赵奎娥这次表现也很好,她的戏不多,出彩的戏份又都不在她身上,能把这样的人物演出意味来,确实见功力。”

      高满堂透露,赵奎娥是经他几次动员才出山的。赵奎娥说“我已经多少年不演戏了,我就在家过日子、伺候老陈就挺好”,高满堂说“赵老师你可是我年轻时的偶像啊,我就想看你再演戏会怎样”,思索再三,赵奎娥才进了组。

      对于李小冉,高满堂是这么评价的:“小冉过去年代戏拍得比较少,通过《大河儿女》这部戏,我发现她其实应该多拍年代戏,因为她的扮相非常典雅,气质与年代戏吻合。而且,她最难得的是,眼睛里有一汪水,这种神情在当今的女演员中已经不多见了。”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