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身塑精品提笔著春秋-钧瓷网
      分享到:
    • 俯身塑精品提笔著春秋

    • ———任星航、任英歌合撰《钧瓷》侧记
      作者:赵霁虹 王增阳2013年12月27日 来源:许昌日报

      “中华文脉·中国陶瓷艺术”丛书之一《钧瓷》终于出版了。在经历了两年多的编写、修改、再修改之后,文字化为书香。打开书匣,映入眼帘的是印着一件古朴厚重钧瓷的封面,蓝色的瓷配着浅灰的底色,极富视觉冲击力。正如演变传承千年的钧瓷一样,它既有浓厚的古韵,又充满现代活力。

      对于常年醉心于制作钧瓷的任星航、任英歌父女来说,泥和火在他们手中可以千变万化,但提笔著书,绝非易事。两位工艺美术大师为这本书倾注了很多心血。“我们的钧瓷对很多人来说还是太陌生了,钧瓷的历史地位也不确定,我和英歌在书中主要讲了钧瓷历史沿革、制作工艺和美术鉴赏,不拘泥于一家一窑,客观公正地给钧瓷定个位。钧瓷要有地位,也要有尊严。”任星航表示。

      “通过这本书让大家认识钧瓷、了解钧瓷,也是对钧瓷在陶瓷界地位的一个认定。如果能有人通过此书喜欢上钧瓷,就再好不过了。”任星航笑着说,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著书机缘

      能编写这本书,是因为一个偶然中带着必然的机缘。在《序言》中,清华大学的郑宁教授写到,他在一个宴席上与两位朋友畅谈中国陶瓷工艺文化,却又感慨从技术与文化角度全面介绍中国陶瓷的论著很少,于是决定编辑出版一套“中华文脉·中国陶瓷艺术”丛书,将丛书做成精品,填补陶瓷专著方面的空缺,而后申请成为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

      2009年,任英歌进入清华大学陶瓷艺术设计系进修,师从于郑宁教授。作为任氏钧瓷第八代传人,任英歌已从业多年,进入清华就是为了进一步开阔眼界,提升自己。既有丰富的钧瓷制作经验,又有较好的文字水平,自然而然地,郑宁教授选择了任英歌来完成丛书中关于钧瓷的这一部分。在与父亲交流之后,父女二人感觉到,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让大家了解钧瓷的大好时机。几乎没有犹豫,他们就决定承担下这个工作,尽力把《钧瓷》一书写好。

      机会有了,如何写,是个大问题。翻看以前与钧瓷有关的书籍,很多都是写哪家的瓷,哪家的窑,倒像是一本本推销、展示自家钧瓷的书。他们认定,自己的书不能这样写,要从国家和整体的高度去写,不能从某个地方某个人来写,不去争论是张家的好还是李家的好,而是把重点放在研究钧瓷精湛的工艺技术,研究钧瓷美的艺术创造规律上。思路有了,任星航指导、任英歌执笔的《钧瓷》一书开始了紧张的创作。

      编写雕琢

      钧瓷的命运随着朝代的更替几经起落,但它以独有的艺术魅力随着时代的兴衰而不断调整着、适应着自己的生存状态,朝代兴旺发达,它就散发耀眼光芒,朝代处于没落,它就让自己的华丽隐藏起来,所以钧瓷的生存与朝代的兴衰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而钧瓷的造型艺术更与所处时代的精神和风俗紧密相连。在父亲的指导下,任英歌博采众长,最终确定了“钧瓷发展史略—产地及原料—成型与施釉工艺—烧制工艺—造型与装饰—窑变艺术”这样一个整体脉络,并逐步填充内容。

      编书的过程并不容易。任英歌身在清华,图书馆里有大量的书籍和资料可以查阅。可在翻阅了之后,她发现关于陶瓷考古类的资料比较多,工艺美术性的则比较少,着重介绍钧瓷的资料更是不足。怎么办?在与父亲探讨之后,他们决定多利用自身掌握的第一手资料,关于钧瓷发展史略部分多查阅资料,而关于制作工艺和美术鉴赏部分则依靠自身实践来完成。

      2011年年底,任英歌开始了写作。在此之前,她已翻阅了几十本书籍,复印了厚厚的资料,在繁杂的资料中搜寻自己需要的内容。这些资料多是从考古的角度,通过古代窑址遗留的器物及瓷片的标本来研究钧窑的起源、兴盛与没落,这些研究对钧瓷的恢复和发展提供了可靠的依据,也是《钧瓷》一书中钧瓷发展史略部分写作的重要参考。在接下来的制作工艺和艺术鉴赏部分,任英歌充分利用了自家的优势。作为任氏钧瓷世家第八代传人,她长期致力于钧瓷工艺研究和造型设计,而她的父亲——第七代传人任星航,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他在近40年的钧瓷制作生涯中,立志恢复各个时期的钧瓷窑炉,建立了禹州钧瓷窑炉博物馆,重现了各个时期不同构造的窑炉,从唐代烧制黑唐钧的蔴斗窑,到宋代烧制官钧的双火膛柴烧钧瓷窑炉,再到金元时期具有少数民族风格的马蹄窑柴烧钧瓷窑炉,还有钧瓷恢复时期以炭为燃料的清代炉窑,直到近代以煤为燃料的倒焰窑钧瓷窑炉和直焰窑钧瓷窑炉。这些钧瓷窑炉的演变清晰地记录了钧瓷烧制工艺的演变和发展历程。

      多年的钧瓷制作经验,使父女二人的钧瓷鉴赏能力锻炼得极为出色,不管是唐代浪漫华丽的黑唐花、宋代温润含蓄的玫瑰红、元代清新明朗的天蓝月白、清代朴实无华的炉钧,还是近代钧瓷绚丽多彩的窑变,他们都能给鉴赏钧瓷的人很好的指导,如何赏钧瓷,如何发现钧瓷之美,都一一体现在了书中。

      几番辛苦,初稿终成,任英歌忐忑地将书提交给了专家们进行评估。本以为写得已经相当完备,但专家还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自身实践与历史是否相符?采用数据是否科学?在听取了专家的意见后,任英歌作出了相应的调整,选取更为专业的权威机构数据,同时将自身实践更好地融入钧瓷历史中去。前后经历了10次修改之后,书稿终于通过了审核,《钧瓷》一书将世人带入了“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神奇钧瓷世界。

      书成艺精进

      现在,书已经出版了,任星航、任英歌父女都松了一口气,也感到由衷的欣喜。在谈起整个创作过程时,任英歌一再表示,父亲对她的影响很大。“父亲从事钧瓷制作已经有数十年了,实践更加丰富,不管是对钧瓷历史的了解,还是钧瓷制作工艺和鉴赏水平,父亲都更有权威性。他将自己的思想注入整本书中,对我启发很大。他告诉我,不要从众,不要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要有自己更真实可靠的东西,千篇一律不好。”任英歌说。

      “我觉得生在一个钧瓷世家,是有自己的使命的,有些东西必须要有人传承下去。”任英歌说得很坚定。她告诉记者,原先自己觉得制作钧瓷又脏又累,整天与泥和火打交道,有时一坐就是一整天,远没有外边的世界精彩。可随着时间不断推移,随着自己接触的越来越多,特别是写成《钧瓷》一书后,她有了新的感悟。“现在我觉得,钧瓷更像是一种载体,是有生命的,就像作家用文字、画家用画展现自己的生命一样,我是在用钧瓷展示自己的生命,这是一种美,是一种收获,也是一份成就感。”任英歌说。

      境界提升了,舞台就更加宽广。11月,任英歌在河南省美术馆举办了个人作品展,展出的都是她一年多来创作的精品。《钧瓷》的出版是一种收获,精品的诞生是一份成就,任英歌这两年,精进不少。

      “有些人听到别人说孩子比自己强,心里难受,可我不会。我喜欢听到别人说孩子的水平越来越高,快赶上甚至超过我了,这样我才更骄傲。孩子们青出于蓝,这是喜事儿。”任星航望着逐渐蜕变、逐渐成熟的女儿,满脸都是疼爱和欣喜。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