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瓷人生-钧瓷网
      分享到:
    • 钧瓷人生

    • ——钧瓷老艺人杨玉中先生印象
      作者:吕超峰2014年04月15日 来源:许昌晨报

      杨玉中(中)和二儿子杨杰召(左)、孙子杨萌菲(右)近影。

      在神垕镇采访多年,听多位大师提到过原禹州市钧瓷一厂技术科科长杨玉中先生的大名,说他为人正直、技术过硬,1986年被国家选入“中国古代传统技术展览团”赴美国表演钧瓷制作技艺8个月之久,在近50年的钧瓷生涯中见证了钧瓷一厂的兴衰。遗憾的是一直没有机会与杨先生当面交流。前不久,在神州钧窑巧遇杨先生,于是就约他谈谈当年钧瓷一厂的往事,聊聊他的钧瓷人生。

      4月的神垕,草长莺飞,万木葱翠,记者在关爷庙社区的一隅找到了玉中钧窑。记者到来时,杨玉中先生和二儿子杨杰召、孙子杨萌菲已在大门口等候。杨先生今年已经75岁,满头银发,尽管身子单薄,但精神矍铄,耳不聋,眼不花,谈起钧瓷一厂的往事思路清晰,仿佛历历在目。

      杨玉中出生在神垕一个钧瓷世家,完小6年级毕业,从6岁起就跟父亲学习手拉坯。1954年春,16岁的杨玉中进入神垕第五生产合作社上班,从最基础的陶瓷制作工艺学起。1957年秋,第五生产合作社合并到神垕陶瓷一社(禹县钧瓷工艺美术一厂的前身),杨玉中从此开始学习钧瓷制作技艺。

      “早在1955年秋,神垕陶瓷一社就从西北请回了钧瓷老艺人卢广东,并挑选出苗才娃、刘振仓、曹宝才、刘发群等技术骨干跟随卢广东开始了恢复钧瓷生产的实验。从实验初期,实验小组的人员就以宋代、元代的钧瓷器型为标准,造型、骨胎研究到位,并按照宋代钧瓷里蓝外紫的釉色配釉,坚持做到型准、釉似且有神韵。”杨玉中先生一提起当年钧瓷一厂恢复钧瓷生产实验的情景,就仿佛回到了过去的火红岁月。

      “当年,虽然工资低、条件差,但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有困难一起上。因此,恢复钧瓷生产实验进展顺利。1963年到1966年,钧瓷一厂已经可以批量生产钧瓷,并逐步达到恢复钧瓷生产后的第一个高峰期。那时的钧瓷以传统器型为主,灰胎、灯草边、铁足铜口,釉色玉润透彻、晶莹欲滴,胎骨坚实、工艺精湛,受到专家及学者的高度赞誉。1968年到1971年,是钧瓷一厂发展的又一个高峰期,钧瓷产品开始批量出口。我清楚地记得,当时一件《荷口瓶》就能卖550元,相当于一位科级干部一年的工资。”

      “杨老师,当年的钧瓷一厂为什么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记者禁不住问道。

      “一是原材料挑选认真,把关严格;二是技术人员研究器型、胎质准确;三是研究釉方人员多,集思广益。而最主要的原因是严格按照厂里制定的《原材料加工工艺规定》以及有关生产的规章制度去做,所以就生产出了很多好钧瓷。”杨玉中先生举例说,“按照厂里的规定,每一种原材料进厂要经过实验室实验,合格后报技术科批准才能进料、生产。一次,厂里的两个大型隧道窑连续7窑烧制失败,每窑每天都要损失8000多元。技术科组织人员查找原因,最后发现是配釉的长石含硅量超标,而这批长石原料没经过实验室实验就直接进入了生产程序。”

      从1954年进厂开始,杨玉中一直坚守在生产一线,熟练地掌握了钧瓷烧制的各种工艺,并逐步成为实验室的技术骨干。当时,钧瓷一厂技术科科长是刘国安大师。由于杨玉中技术过硬,工作认真负责,1980年刘国安升任厂长后,就让杨玉中负责技术科的工作,1982年正式任命他为技术科科长。

      “标准化生产是当年钧瓷一厂成功的法宝。我在主持钧瓷一厂技术科工作期间,就和刘国安厂长一起编写了《原材料加工工艺规定》,并制定了各道生产工序的标准与要求,分工细致、职责分明,产品出现问题实行倒查。现在的窑口大多没有实验室,选料、进料全凭经验,釉方相互抄用,没有静下心研究釉方,其作品也达不到以前钧瓷的艺术水准。”在谈到当年钧瓷一厂成功的秘诀时,杨玉中如是说。

      1986年,杨玉中入选“中国古代传统技术展览团”,赴美国表演8个月之久。此行结束路经香港回国时,一位香港的教授请杨玉中先生留在香港,由他投资5万美元让杨玉中在香港制钧瓷,报酬丰厚,但被杨玉中先生婉言谢绝。他告诉那位教授:“你可以到神垕投资建窑,因为钧瓷的原产地在神垕,我的家在神垕,我的事业在神垕。”

      “钧瓷文化博大精深,钧瓷烧制技艺不能简单地传承、模仿,而要在传承中不断创新与发展。人才是钧瓷发展的决定因素。”在采访中,杨玉中先生谈到了当年他在钧瓷一厂着力培养技术骨干的往事。“当年钧瓷一厂、二厂是集体企业,国营瓷厂条件优越,可以随意招人。钧瓷一厂、二厂的干部职工以神垕人为主,新招来的工人也基本是接班的职工子弟。那时我就认识到,人才是企业发展的生命线,招不来人才,我们可以自己培养。我把自己的想法向刘国安厂长作了汇报。谁知,这与刘国安厂长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厂里在经费紧张的情况下,挑选了一批德才兼备的青年技术骨干,带薪到大专院校脱产进修。他们毕业后回到厂里,都成了技术骨干,有几位在后来还成了厂里的领导。”谈起当年为厂里培养人才的往事,杨玉中先生仍感到十分欣慰。

      “能说出这些人的名字吗?”记者好奇地问杨先生。

      “李欣营、李建峰、贺文奇、赵领、陈俊杰、朱金锋等。”杨玉中先生脱口而出,仿佛是在展示自己的得意之作。

      的确,像李欣营、李建峰、贺文奇等几位大师,目前都是神垕镇钧瓷界的中坚力量。1993年,他们在钧瓷一厂停产后,先后创建了自己的窑口,并凭着过硬的技术和高品质的作品享誉钧坛。1990年秋,杨玉中先生从钧瓷一厂退休了。工作了40多年按说可以歇歇了,但他退而不休,仍然情系钧瓷。杨玉中先生退休当年,就受聘到禹州市钧瓷研究所担任技术顾问。2000年,他还应邀到郑州大学传授陶瓷传统技艺,深受师生好评。平时在神垕,哪家炻瓷厂生产线出问题了,哪家窑口有事了,只要给他打个电话,随喊随到,热情相助。“只要每天能看到窑口、看到钧瓷,心里就踏实,要不然吃不香、睡不好。这也许是命吧,钧瓷已融进我的生命里。”谈起退休后的生活,杨先生感慨地说。

      杨玉中先生的钧瓷情结也感动着二儿子杨杰召。2011年年初,在成都做了多年生意的杨杰召毅然决然地回到神垕,与父亲一起创建了玉中钧窑。建窑之初,杨玉中先生就立下规矩,要严格按照原钧瓷一厂的工艺流程、选料标准、烧制技艺、釉料配方进行生产,绝不粗制滥造,用煤窑烧出当年钧瓷一厂作品的神韵。

      记者在玉中钧窑的作坊里看到,作坊内整洁明亮,各种物品、素胎摆放有序。院内西侧矗立着一座煤窑,周围打扫得干干净净,窑门已打开一半。杨杰召介绍,这一窑是郑州的一个藏家包的,等客户来到才能开窑。

      杨杰召告诉记者:“俺爸平时看着挺和气,但一到作坊,就要求工作人员严格按照原钧瓷一厂的工艺标准进行生产,谁做不到位,劈头盖脸一阵吆喝,六亲不认。我和老婆、儿子都经常挨他的训斥,老爷子认真着哩。”

      杨先生听后语重心长地说:“我干了一辈子钧瓷,自认技术还行。现在有了自己的窑口,我要烧不出来好钧瓷不丢人吗?我要求严格,他们可能不理解。其实,要求严没坏处,你到展厅看看作品就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

      走进玉中钧窑的展厅,仿佛有穿越时空的感觉。博古架上摆放的钧瓷不多,但每件都似20世纪七八十年代钧瓷一厂的钧瓷,端庄的造型、坚实的胎体、玉润的釉色、瑰丽的窑变,件件让你爱不释手。

      这时,杨先生的孙子杨萌菲拿着一件作品让记者欣赏。器物既有传统器型的痕迹,又融入了现代审美元素,釉色莹润含蓄,似玉非玉,令人耳目一新。杨玉中先生告诉记者,杨萌菲大学毕业,从小就喜欢钧瓷,玉中钧窑也是为他建的。他希望把自己的一生所学传授给孙子,玉中钧窑的创新与发展就寄托在孙子身上。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