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尽精美-钧瓷网
      分享到:
    • 极尽精美

    • ——钧瓷大师王建伟《宋钧四珍》赏析
      作者:吕超峰2014年08月12日 来源:许昌晨报

      宋代素有“中国的文艺复兴时期”之称,宋钧的艺术价值是科学技术和艺术创造的结晶,形制兼具有实用价值和审美价值,特别是在造型和釉色的完美结合上,由于是宫廷需要,当然成为极尽精美之经典。宋元钧瓷坊钧瓷大师王建伟复烧的宋钧四珍《出戟尊》、《鼓钉洗》、《单柄铣》、《深腹钵》形神兼备,充分展示了宋代钧瓷风格典雅、窑变色彩丰富的艺术特质,被专家誉为当代钧瓷复烧技艺的经典之作。

      宋代钧瓷,特别是官窑制品,以窑变色彩丰富、制作技艺精良而成为中国钧瓷发展史上的一座高峰,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辉煌篇章。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优秀项目,不少钧瓷艺人对其经典器型进行复制,并对其技艺进行研究、传承,王建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数十年来,他潜心于宋元钧瓷制作技艺的研究,曾走访过几十座古窑遗址,搜寻到上万件古瓷残片,并经过不懈的探索和艰苦的实践,复烧出了一批传神写照、足可以假乱真的宋元钧瓷经典器物。这次推出的宋钧四珍是他对遗存下来的宋代钧瓷精品进行反复研磨后,并结合当代审美追求而复烧出来的。

      宋钧四珍《出戟尊》、《鼓钉洗》、《单柄铣》、《深腹钵》可谓宋代钧瓷的代表器型。这些器物已经从简单的日用品类上升到精神需要,表明钧瓷的功能是致力于审美需要的,突出一种“雅”的品位,并成为“淡雅”的典范,成为一种时尚境界。

      中国审美文化的一脉传承使造物意识也有着承前启后的特征。“淡雅”的审美趣味作为美的理想,是魏晋时期显著的追慕着光明鲜洁、晶莹发亮意象的延续,对器物的审美具有比德的意味。“濯濯如春月柳”、“轩轩如朝霞举”、“清风朗月”等,既可形容釉色,又可形容人自身。其中,在釉色方面,作品主色调除天青、月白外,还有罕见的玫瑰紫、海棠红、玛瑙红、天蓝等。釉质莹润、含蓄,呈乳浊状,“似玉、非玉、胜于玉”,无法而有法,有着绚丽多姿的审美风韵。从烧成工艺方面看,王建伟大师严格按照御用官瓷的烧制程序操作,采用素烧和釉烧二次烧制工艺,并在器物足底施满护胎釉,采用支钉烧成。这种对传统工艺的研究、恢复,从而进行复烧,古为今用,推陈出新,已经成为今天制瓷工艺发展、创新的基础。这正是我们对古代瓷器研究的一个重要目标。

      如果说宋代钧瓷以“清纯谈雅”的优秀风格卓立于世,那么鼓舞着这种作品闻世的当推奠定大宋王朝基业的一代霸主柴世宗。柴世宗酷爱瓷器,常下御旨征求精品力作。“雨过天晴云破处 ,诸般颜色做得来”,便是典型一例。据考证,“雨过天晴云破处”是一种复合色,以白云悠悠的背景,衬托出一片空澄的蓝天。其高远、幽静、空澄、恬美、优雅、畅怀、悦目、舒心、旷达的审美感受,不只是停留在审美体验上,而是一种动态的理性感悟,有一种渴望,有征服者的欲望。而这种美,绝对不是臆测的当今柴窑瓷器所能达到的,只有阳翟的钧瓷时隐时现地放射出这种美丽的光芒。那种天青天蓝月的优雅审美折射出极尽天涯归路的思辨和感悟,鼓舞着宋代钧瓷的诞生和发展。从某种意义上讲,柴世宗心中理想的瓷器就是钧窑瓷器。

      宋钧四珍无论是造型艺术还是釉色风格,无论是审美追求还是艺术成就,都显露出一种自然天成的“道家风范”,在看似“平凡”、“平淡”中,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它不乖巧、不矫饰、不哗宠。然而,那神奇绝秘的釉色,在色浅时有韵质的变化,在色浓时有山水风光、四时日月的幻化,淡而不俗,淡而不寡。它那庄重大方的造型透射着冷峻和尊严、素穆和伟毅,极具典雅之魅力。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