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赏钧记-钧瓷网
      分享到:
    • 龙门赏钧记

    • ——张金伟钧瓷作品展观后
      作者:张宏伟2013年10月25日 来源:许昌日报

      吾与金伟兄,年相仿,性相近,心相知,名几同。曩在禹州,或品茗,或谈艺,白沙颍水,具茨逍遥,相携从游十数载,岁月匆匆,不觉吾迁许有五年矣。金伟兄精于技,勤于悟,广交游,饱读书,尤于钧瓷一道,颇有心得,此先前所知。五年间,吾无大事,亦无暇日,碌碌营生;许与禹,虽不远,亦相隔,与金伟兄晤对渐少,但我知其精进识时,定有大成。果于前日,得兄电话告知,其个人钧瓷作品展于洛阳龙门博物馆,邀往观焉。同车同往者有李兄争鸣、吕兄超峰等。

      龙门博物馆,立于洛阳伊水之滨,龙门山侧,馆长王迪。除欣赏金伟兄钧瓷作品之外,又得闻王迪馆长、争鸣兄、金伟兄三人有关钧艺高论,思想碰撞,颖悟迭现,妙语连珠。吾叹为钧瓷研讨之华山论剑,幸获耳福,即钧艺行外如我者,亦大快大喜。

      馆长王君迪,年四十余,精干睿智,富文采富收藏,多年来策划文化艺术品交易会,于钧瓷亦有自家见解,主要论点是:钧瓷通于哲学,应具庙堂、宗教气象。李兄争鸣,钧瓷文化学者,立足于思想信息交汇之潮头,多年关注钧瓷艺人及作品,主要论点是:何为钧瓷之精神实质,如何方能表现?哲思幽邃,引人深省。金伟兄为钧瓷人,工作于研究生产一线,博学勤勉,主要论点是:如何用钧瓷承载文化大道、哲学大美。吾得见金伟兄大作,又闻三家高论,遂于钧于艺,产生自家想法,权且记下,以助谈资。此不谈具体作品,因佳作自会说话,毋庸赘言。

      瓷之为钧者,即非其他,产于中州腹地,苍茫浑朴,千年贡品,天机独厚,可贵非凡。钧瓷较之紫砂、青花,若以诗文喻之,钧如汉魏六朝古文,识高气雄,非大慧大勇者不能为也。紫砂、青花如花间婉约小词,极尽韵致之能事,盖因其产生于温润柔和之乡。吾极不赞成钧瓷从俗从小。若以迎合市场言之,适者生存,见仁见智,本无可厚非,但此钧非彼钧,是瓷而非器也。

      钧瓷者,庄重之器。钧若弃礼器而趋雅玩,终难致其高。钧之高,必为浑而博,哲而美者也。叠石成山,所乏气势;盘泥为钧,竟可大观。妙手皆如天成,能工理通本源,所谓礼器圭角不露,大美混沌如初。窃以为,钧之美在其不沾茶烟酒气,亦不必实用把玩,钧之美在蕴藉大雅,能让人息心观瞻。大凡生活器物,可入灶角案头者,不可胜数,何独缺一钧耳。

      或曰,君不闻,金玉皆可为杯盂,况钧为瓷乎?余曰,焉能如是言哉!人若友君,即近庄重;瓷若为钧,岂同寻常?吾今以鄙陋之思,微孔之见,草芥小民,斗胆大言:当下所缺者,非巧小精能之实用,而是宏大渊硕之观瞻;非浮夸炫赞之口彩,而是扛鼎担义之铁肩;非悦己娱人之皮相,而是真血真肉之肝胆!钧之为器,能通神者必感人也。制钧如治玉,作钧如做人,能成钧之大器者,若非硕学通人,亦必深明世事艺理,钧大缘人大,不可无,不必多。既雕既琢,复归于朴,如切如磋,心通于天。古人云,高韵深情,坚质浩气,缺一不可为书家;余曰,缺一亦不可为钧艺也。

      钧之可称艺者,亦如书之可称法者,须熟谙质、材、技、理,得之于心,应之于手。精研其法,规矩其手,庄严其心,郑重其事,得之不喜于形,失之不愠于色,知其事,明其理。钧艺妙品之出炉,如生命之问世,阴阳相合,有无相生,必然条件,偶然机缘,说焉不清,控焉不能,唯其未知,乃得灵性。

      或谓,如是所言,何以求之?曰:求心修心,求人修人。能妙神逸,皆是人为,器可载道,技可达道,无心自近,道不远人,即心是真,佛是初心。不患得忧失,不顾后瞻前,精纯吾技,精诚吾心,精心吾事。广收博取,厚积薄发,无外无厚,不见全牛,至简至能,大器大美。正如宋人之花鸟小品,浑朴活脱,如画无人之境,斯情斯景,竟不知作者何以得见?画终归于艺,亦人所为也。然至人无机巧,妙品尽天籁,大道法自然,鸟雀见之亦不惊警,信也夫?是耶?非耶?如是我言。

      读者诸君,有缘览此小文者,以为然否?世之所贵,必贵其难,大匠徒手偶得之佳构,岂注浆翻模可比哉!噫嘻!

      酒后援笔,意不尽言,遂缀小诗,方家正腕:

      抟泥成器实非易,

      太极无语神自明。

      一炉可见千年艺,

      七缘造化三分工。

      奇彩意外夸窑变,

      大匠心中信天成。

      水火泥土君所擅,

      丹青翰墨道本同。

      癸巳重阳夜,于抱月轩灯下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